艺可知App面向用户首轮调研—功能篇

开发初衷我们想作的一直都是产品
小的时候喜欢看变形金刚类的动画片,立志将来要学物理自己“造机器人”,高中却鬼使神差地通过化学竞赛保送了浙大,分到了竺可桢学院的理科班学习。年龄磨平了当年的“机器人梦想”,但“产品化”的理念自始至终从未改变。志愿填报,尤其是艺术生高考志愿填报应该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我们思考了三年,调研了三年,也尝试了三年。
2015年我还在非凡教育代课的时候,为了解决班上学生的志愿填报问题,我录了平生以来第一节视频课程《麻辣说高考》,当时的影响力并不大,也有诸多的疏漏之处,但学生和家长的反响很好。
2016年我到了塔夫教育,只带两个班,工作量不大,有了更多时间学习和整理资料。我发现很多学生报考的学校与他的实际文化水平并不对应,比如一名文化课只有300多分的考生居然去参加了江南大学的校考,还有一名400分出头的考生竟然报考了中传的播音主持专业。
作为一名文化老师,我接触到学生的时候联考和校考往往大局已定,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于是我想,有没有办法把报考知识提前普及下去,让所有的学生从一开始就规划好高三一年的学习安排。这个过程中一名叫蒋逸飞的同学给我提供的帮助非常大,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一直坚持着向应届和往届学生学习的习惯,并在“取经”的过程中不断进步。
2017年,我向塔夫申请了半年“假期”,不参与教学,专心运营报考咨询的公众号“塔夫驿站”。申请很快就被批准,意料之外的是这个“假期”居然是带薪的,所以曾经因塔夫驿站公众号受益的小朋友们,你们应该感谢的是曹晖老师,我其实是拿着塔夫的工资“为人民服务”的…
运营公众号的过程中发生过各式各样的窘况,比如我曾经因为私自给学生开小会被一家画室当成“间谍”差点报了警;我也曾经因为建议一名文化很差的考生放弃校考补习文化课而被画室投诉到了塔夫。
类似这样的事挺多的,画室的做法并非毫无道理,那名被我建议补文化的考生其实专业非常好,当年校考拿了好几张合格证,最终也录取了上海大学(国美没敢填)。如果当时听我的话补文化,能录到万里学院就了不得了,我在不了解学生专业水平的情况下给出的建议并不成熟。
从那个时候,我开始认识到画室在美术学习过程中起着近乎决定性的作用,只有改变他们的观点,才能让不同的学生“各得其所”。幸运的是,一年多的工作逐渐积累起了美术圈的信任,越来越多的画室对我们敞开大门,我们的规划理念越来越多的通过专业老师得到推行和检验。
我想做的是一件为艺考生提供帮助的产品,最终通过服务画室行业的方式初步实现,这个偏离了塔夫教育的招生和教学工作,没有理由继续要求曹总“买单”。2018年4月,我们注册了杭州艺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众号也正式更名为“艺可知”,在开发产品的同时谋求财务健康运转。
在我们的理念里,志愿填报应该是一门课程,每一名考生都应该学习的课程;同时也是一种服务,一种可以随时随地解答问题的服务。由于考生和家长的辨识能力有限,因而多数机构往往以“塑造权威”的方式来获取信任。
艺可知并不打算做“权威”,一来我个人能力不够,只有蹲下来才看得清世界;二来搜集信息然后到处“装逼”并不具备可持续性,“捞一笔算一笔”跟我们最初“服务艺考生”的理念也不相容。我们更想做的是整合资源,让艺考变得更“易考”。
轻社交只有依托画室,规划才能发挥最大效益
志愿填报的知识很容易通过微信群推广,而我们却不适宜创建这样的群。社交带来了方便,也带来了大量附加产品的推销,有的画室为了提高学习效率,从高二、甚至高一开始就将艺考规划的工作“承包”给了我们,这对我们无疑是巨大的信任和肯定,我们有责任保护好用户的资源,以免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大家有问题可以拉我进群,但我自己不建群,这是我们艺可知所处环境的局限性。
第二个缺点是“交流”本身固有的,很多群中不乏有家长对小孩学习的画室颇有微词,这很正常。学习的效果和满意度来自于多个方面,单纯以成绩高低来评估教学质量并不科学,而且很多开始时候的“不满意”换来地却是成绩公布时的“硕果累累”。
以今年的校考为例,所有画室都在拼命练彩头,国美八成要改考题,这个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但是没有人敢练其它的。画室可以接受整个行业都练错,却无法接受只有自己一家练错了,这个博弈我已无力改变,只能鼓励学生勇敢地去“冲”,这也是在当时的特殊环境下最好的选择。
那段时间各群里有很多家长加我微信,我都没通过,并非高冷,而是我已经规划不了什么东西。这个时候站出来“抨击”画室确实可以给自己贴上一个“正义斗士”的标签,家长们也会不断给画室施加压力,但小孩的信念可能就此动摇,变得瞻前顾后、无所适从,其实还不如师生同心义无反顾地赌一把,如果可以在画室和家长之间建立充分的沟通渠道,把三方力量拧成一股绳无疑是最优的选择。
轻智能我们做不出更聪明的电脑,我们自己尚需不断学习。
大数据时代人们尤为向往“智能填报”,毕竟是一个概率问题,有没有可能创造出一种算法来模拟录取结果?也许有,但目前有两个致命的难题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1、隐性概率和显性概率不同。
两名考生经过测算报考某大学的某个专业都是99%的概率,但是该专业今年只招1个人,两个高达99%录取概率的考生就必定会“挂掉”一个。在A考生测算时系统并不了解B考生的存在,99%的概率并无问题,然而实际填报中高概率鼓励了和A成绩相近的考生填报,进而大幅降低A考生的录取率,关注过博彩行业赔率算法的人肯定更容易理解,用这种工具的人越多,最后的结果越不准确。
2、无法获取精准信息
模拟填报是很多机构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然而我们却无法确保信息的准确性。每一年中国美术学院都要求考生在官网填报志愿,理论上江西等省份的考生在填报高考志愿之前是可以了解到国美录取分数线的,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国美并不可能透露这样的信息。并非国美不人性化,是国美自己都不敢确定官网填报的那些考生是不是在高考系统内填的也是国美。在志愿填报时间结束之前,没有人能够实时采集到志愿信息,即便可以,在不违法的前提下,这一过程的投入远远大于产出,没有人会做这样的“亏本生意”。
随身顾问随时随地了解最新艺考政策、随时随地享受专家解答。
艺术生考学比文化生要复杂得多,尽管今年我们推出了实物版的《校考攻略》,在直播间、画室和高中之间也进行了多场的公益讲座,另外更有几位资深的艺考生家长,比如大名鼎鼎的“启妈”、“君爸”、“蓉妈”等几乎每天都在微信群里作科普,然而考生和家长的问题不光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懂得越多,问题就越多,我们不能奢望每年都有那么多热心家长无私奉献,艺考随身顾问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是随身顾问,就不可能是免费的,这一部分功能将通过两种途径来实现:画室买单和学生个人买单。从春节前跑到现在,签下了七家画室,顾问老师由画室招聘并交由艺可知团队长期培训,服务由画室买单,考生和家长可随时通过App向顾问老师咨询;非合作画室由用户自己买单,顾问老师由艺可知团队单独指派。艺可知App集“内容”与“服务”于一体,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专属的考学档案。
倡 议艺可知App不追求流量,也不以广告收益为目标,旨在为考生、家长和画室创造价值的同时发展自身,所以在功能开发上尽可能追求“小而精”的特点。目前程序基本框架已搭建完毕,内容准备接近完成,顾问老师的培训工作也已经开展了两期,预计于5月20日左右开始内部测试,主要是查找问题,改进体验;6月10日左右公开测试,主要检查服务器抗压和顾问团队的接待能力;如无意外,6月18日正式运营。
为了更好地为您提供服务,我们诚挚的邀请您加入到开发者的行列,为我们“稚嫩”的产品出谋划策。比如您需要有什么样的功能?您更关心什么样的内容推送?您更喜欢什么样的界面等。这一期调研对我们开发的意义非常重大,为防止思维受到局限,我们没有设置问卷,您可以在下面的评论区畅所欲言。
艺可知,创造属于艺术生自己的软件。
一对一填报均为有偿服务,团队组2000元/人,专家组4000元~8000元/人,有意向的考生和家长请长按识别下面二维码填写个人资料,会有工作人员进行电话回访。
感谢您的阅读
如果您认可我们的理念
也希望您能将我们的课程传递给身边的人
我们没有专门的营销团队
也没有进行互联网付费或关键词的推广
您的每一次转发对我们都弥足珍贵
End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