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高校学科布局窥探艺术教育未来之方向

春节前接近尾声,跑了一天,路上抓紧时间敲敲键盘,也稍稍记录一下2019这一整年的些许感受。校考学校的减少、联考分数的争议、不让外省学生在杭考试、外地送考一票难求…再加上月底之前即将公布的浙江省选考成绩,学生紧张,老师紧张,家长更紧张,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就是
“我好难啊!”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带大家一起煽情,我们也从来不会以消费读者感情来换取流量,我只是在想,咱们能不能站得更远一点儿,看得更全一点儿,看一看当前的这种“难”究竟还可能会持续多久。
先来看几项数据:
01. 北京市45所重点高校一共有156个专业入选世界一流学科,其中普通类147个,艺术类9个,包括北京大学的艺术学理论,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的音乐与舞蹈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中央戏剧学院的戏剧与影视学,中央美术学院的美术学和设计学、清华大学的设计学。

×××
02. 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是另一条赛道上的比拼,相比于双一流,国一的数量要大得多,而且是由学校自主申报,后经国家审批通过的,质量上虽比不上双一流,却足以看出学校对该专业的重视态度。除清华大学、中国音乐学院、中国科学院大学等少数院校至今未公布国一专业名单外,其余高校入选专业总数为405个,其中普通类专业374个,艺术类专业31个,除北京师范大学和首都师范大学各有1个专业入选外,其余29个专业清一色来自30+18独立艺术院校。

×××
03. 省级一流本科专业是对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的一项重要补充,由于很多学校并未公布省一专业的入选情况,我们仅收集到111个专业,其中普通类97个,艺术类14个。

简单总结一下:
结论很明确,艺术院校占据压倒性优势,各项数据全面碾压综合类高校。当然,我们所说的艺术院校是指经教育部批准,可不编制分省计划,面向全国统一招生的30+18所学校,这份名单同样包含清华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而且这个名单是浮动的,每年可新增,也可以删减,类似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专业性非常强的高校,没有入选的本质原因其实是由于学校压根就没去申请过。
那么为什么单单选择北京的高校作为参考呢?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我们选取的45所学校中,由教育部直属的超过一半,这些学校对改革政策的判断力和执行力都比较强,所以有比较强的参考性;第二个嘛,全国有1200多所本科高校,挨个儿数起来实在是太累了,而我现在是在用IPAD在打字的,而且还要一晃一晃的…
那么新的问题出现了,既然艺术院校在以专业为主导的未来学科建设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那么这些学校是否应该在艺术学科的基础教育领域内贡献更多的力量呢?这个逻辑很简单,用最好的资源,去做最重要的事情。
×××
一、是否可以提高艺术院校本科学生中师范生的比例
教育始终是要依靠教师去执行的,所以培养出好的老师远远要比教育市场蛋糕的大小要重要得多。以往咱们国家都是在师范类大学中办美术师范专业,比如南京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浙江师范大学等高校都非常优秀,相比之下,艺术学院开设的美术师范类专业则是少之又少的。
师范院校在教育学理论、教育心理学等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艺术院校则在专业水平方面更加擅长。当前中小学处于教学管理能力的需要,普遍偏爱师范院校的毕业生。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批老师在应对省级统考时或许还可以游刃有余,然而在面对高水平艺术院校的校考时就不免捉襟见肘了,要不然每年也不会有几十万的学生跑到画室里面来学画了。
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在艺术院校中增加本科师范生的比例。仅以中国美术学院为例,造型艺术类每年毕业生有300多人,大部分专业水平都不错,然而却鲜有人能够真正的成为艺术家。这个里面有很多人其实是喜欢做老师的,只是苦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学理论,编制考不进,甚至不少高中会因为他们不是师范科班毕业而直接拒收,最终也只能流转在各个培训机构里面代课。
如果中国美院能够有更多的美术学(师范)专业的招生名额(现在一个名额都没有,国美现在的这个叫美术教育),这帮学生就可以有更大的机会成为老师,而他们也将能够带着在国美四年中学到的知识更好的去普及美学类基础教育。这是一个关系到国家未来20~30年美术教育事业发展的大事,只有培养出最好的老师,才能教得出越来越出色的学生。
当然,我提出这样的建议丝毫没有贬低综合类大学毕业生的意思。在当前的环境下,艺术院校和综合大学可以说是百家争鸣;然而在以专业为导向的学科建设政策下,十年之后的格局可能就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艺术院校将越来越多地掌握各类优质资源,让他们多为社会做一些贡献,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
二、艺术院校是否该在省级统考中发挥更多的影响
我们在之前文章中曾多次提过,最早的时候学校都是通过校考招生的,只不过随着开办美术设计类专业的学校越来越多,考生的负担太大了。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全国现在一共有1200多所本科高校,其中将近有800所都有美术专业,如果每所学校都自己考试,一名考生从高一入学开始,刨去双休日,一直考到高三毕业都考不完,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为了解决这一麻烦,刚开始的时候是一部分学校联合起来,统一组织一次考试,成绩通用于联盟内的所有学校,这就是所谓联考的由来了。后来国家发现这种做法挺不错的,就由省级招生单位把美术联考承揽了起来,而且倡议越来越多的高校都承认联考成绩。由于这次考试事实上已经是由各省统一组织了,所以也叫美术统考。
虽然说组织管理权是收归省里了,但省统考在命题、阅卷等诸多方面还是会受到联盟里最早那一批高校比较大的影响,最典型的就比如在浙江省美术联考的命题和阅卷过程中,杭师大的话语权历来都是比较大的,而作为省内艺术类一哥的中国美术学院,在整个阅卷过程中也仅仅只是一个参与的角色而已。
至于原因嘛,我猜主要是由于中国美术学院并不在最早搞联考的几所高校的联盟之内,也不使用联考成绩作为录取依据。换句话说,联考怎么考、试卷怎么评,和中国美术学院能否录取到优秀的考生其实没啥关系。如果不是考虑到教育部的规定,国美甚至都不会关心一名考生联考到底合格了没有,自然也就懒得去关心联考如何组织了。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种思考方式,如果咱们换一个维度去理解,浙江省艺术类唯一一个世界一流学科在国美,浙江省唯一一个艺术类国家级重点学科也在国美,浙江省11个美术设计类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有10个在国美,美术学、设计学、戏剧与影视学、艺术学理论4个一级学科在教育部最新一轮学科评估中均位居浙江省第一,这样的一所高水平艺术院校,居然不是浙江省美术基础教育的引导者,是不是挺奇怪的呢?
这种情形导致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准备联考和冲刺校考成为了相互竞争的2件事。想要校考成绩好,就得在训练内容上分配更多的时间,这样毫无疑问将影响联考的分数。比如去年有一家很有名的画室就是由于在校考上花费了太多时间,最后导致联考成绩普遍不理想,今年他们适时调整了战略,联考成绩非常优秀,现在我都有点儿担心他们今年校考会考不出来了。
联考好的画室校考常常不甚理想,相反,校考好的画室也常在联考遭遇滑铁卢,这个并非坊间传闻的所谓联考画室和校考画室的分别,老师还是同样的那一批老师,说到根上就是时间到底怎么分配的问题。以前多数好学校都要校考,联考的重要性不高,大家往往是联考随便应付一下,以专心致志冲刺校考为主;现在政策不一样了,联考异常重要,校考也很重要,时间到底应该怎么分配,几乎困住了所有的一线老师。
我在想,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就是让以中国美术学院为代表的,包含浙江理工大学等常年组织校考(省外)的高校更多的参与到联考的组织和评卷工作中去,我们干脆直接就将联考和校考统一到一起去好不好,这样学生和老师也就都不用再纠结了,我相信,这样做对浙江考生来说绝对是好事。
我们在以前的文章中多次提出过这样一个建议,就是由浙江省考试院牵头,在全省范围内组织美术类的模拟统考,由阅卷组长面向全省讲解得分要点,让所有的考生和一线教学的老师都能搞清楚接下来应该努力地方向。既然文化课可以有全市、全省级别的统考,美术为什么就不能效仿呢?如果这样做会给部分大学带来师资上的负担,中国美术学院有好多好多教授,肯定忙得过来,只是要看国美是不是想要牵这个头了。
高考有两个主要的目的,一项是帮助高校选拔人才,还有一项则是促进社会公平和正义。中国美院由于教授人数众多,评卷体系完善,每年校考阅卷的稳定性都很高,而联考阅卷的偶然性明显是很大的,尤其是在当前联考分数如此重要的情势下,这种偶然性偶尔也可能会伤害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之前《美术报》曾经刊发过我们的一篇署名文章,《校考学校减少,是减负,还是一考定终身?》在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下,我亲爱的国美,您是不是可以考虑更多地承担一些美术人才的基础选拔工作呢?尽管国美自身并不采用联考成绩,然而以考促教,如果浙江联考的整个体系与中国美术学院选拔人才的体系非常接近,我想这对于贵校自身录取到更为优秀的学生,也会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的。
— End —
感谢您的阅读
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有价值
请感谢将它转发给您的朋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