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上2020年高考前不组织现场校考?这下子麻烦来了

今天下午,教育部召开视频会议部署2020年艺术类专业招生考试工作,明确提出要继续把考生和考试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原则上2020年高考前不组织现场校考。文件挂在教育部官方网站,我就不贴了,想看原文的可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后跳转。
教育部部署做好2020年艺术类专业招生考试工作
文件中同时提出:高校应尽可能减少校考专业范围,对于专业性强且拟继续组织校考的高校,鼓励先通过提交作品、网上视频面试等手段对报名考生进行初选,在高考后再组织现场校考。教育部也将从3月16日起在阳光高考信息平台举办为期一个月的网上咨询活动,届时高校将安排专人解答考生关心的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文件一出,对2020届考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呢?本着自媒体首先必须政治正确的原则,我也只能稍微谈谈关于如何应对的几点个人看法。
首先要说的是,这份文件预示着“2020届高考延期举行的可能性正在无限变小”。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疫情在6月以前没能得到有效控制,那么高考还是会延期的,这样“原则上在2020年高考前不组织现场校考”就是非常有必要的了,以目前疫情控制的局面来看,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如果疫情在3到4月间被控制住了,甚至5.1以前在国内彻底“绝迹”了,那么高考也就没有必要推迟,只需推迟其它的一些考试就可以了,而这份文件做出的恰好就是这样的安排,让艺考为高考让路,学生司在答记者问是表示3月底之前,各校都应该公布今年最新的招生简章,明确考试时间和录取办法。
重要的事情首先办!艺考和高考相比,无论影响范围、组织难度、重要程度都是小巫见大巫的,从整个招考系统的角度来看,这种做法的改动幅度是最小的,所以教育部此举也属正常,但这种做法打破了艺术高考多年形成的固有模式,对2020应届艺考生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
第一个改变是学习的顺序变了。
对于当前的全国一盘棋来说,高考远远要比艺考重要,但对于艺术生,尤其是有志于报考校考院校的艺术生来说,艺考却要比高考更为重要。校考制度决定了“一旦没有拿到合格证,高考考多高都没有意义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目前全国所有的高中、画室都是采取先进行专业集训,等专业考试都结束后再对接文化课补习,这也是遵从了“重要的事情首先办”的原则。而今年这个顺序倒过来了,艺术生要先考完文化高考,再参加各大院校的专业考试,能够一心二用的学生还好,实在忙活不过来的怕是就要顾此失彼了。
绝大多数艺考生并不具备多线操作的微操水平,这也是我在之前一直反对将校考安排在高考之后举行的根本原因。当然,现在政策既然出来了,我们也只能在现有的模式下寻求改变,最好的建议依旧是在高中开学以后全身性的投入到文化课复习当中,至于校考,还是到时候再说吧。
×××
第二个改变是校考集训的时间没有了。
按正常的招生考试流程,在高考之后2周左右就可以公布成绩,而高校学生司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明确表示:“对于拟采取现场考核的高校,应安排在高考结束后、高考成绩公布前组织”,也就是考试和阅卷必须要在这2周的时间里全部完成。
北京、天津、浙江、山东、海南等省的高考事实上将持续4天,也就是6月的7日~10日,校考最早也要6月11日才能开始;而全国绝大部分省份出成绩的时间集中在在6月22日~6月25日,也就是校考最晚在6月21日前必须结束。
这样总共只有11天的时间,还要留出足够的阅卷时间,满打满算能有7天用于安排考试就已经是极限了,而通过校考招收美术生的学校至少也有30多所,考试时间大范围撞车基本上已成定局。
这不见得就是坏事,起码今年重复拿证的比例会大幅降低,中间层的学生只要选择得当,拿证的可能性也更高了;这也不一定就是好事,校考学校文化分数要求远低于同档次联考学校的本质原因就是重复拿证率高,很多合格证事实上都被考生主动放弃了,最后的竞争自然就会弱一些,而重复拿证率一旦掉下去,录取分数线也就该上来了。
另一方面,本就不富裕的时间自然不可能再分一部分留给考生备考,高考后回画室进行大规模专业冲刺的时间基本上也没有了。艺术生在复习高考的这段时间里,要么专业、文化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或者都不硬),要么干脆放弃校考,一心一意的准备高考算了。
特殊类型招生考试理论上还有一个为期2周左右的公示期和复核期,这个倒可以事急从权,校考干脆和高考同天公布成绩,在接下来的5~7天里连公示带复核一气呵成,这个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
第三个改变是校考对经济条件的要求高了。
我之前在关于开学时间的文章中曾多次提到:“开学的时间越晚,对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是越为有利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学校长期以来都是对教育资源最主要的分配渠道,背起书包去上学也是迄今为止最具有普适性的教育模式,这种模式一旦被打破,大量教育资源将被迫按照市场的手段进行调配,也就是价高者得。
对于经济条件较为优越的中产阶层家庭来说,学校不开学,那就一对一来上课;机构不敢接,那就自己去请各科老师。从2月中旬小区进出管理放松以后,当大家每天都在紧盯着疫情变化,盘算着啥时候可以回学校的时候,大量家教一对一的模式已经开启了,在广州、深圳等大城市里甚至出现了老师只要来上课就衣食住行全包的抢人场面。所以这批学生除了会感觉有点闷以外,其实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真正受影响最大的,还是绝大多数工薪阶层家庭,只能每天盯着手机上那些效果不见得有多好的网课,赔上一名家长全程在一旁监督,还要期盼小孩的学习能力不存在问题。这个是关于文化课学习的一个现状,对于美术我觉得其实也差不多。
在我还小的时候,艺术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才去学的,主要原因只有一个字:“贵”。我们高中每年的学费当时只有300块钱,而我的一名同学单是周末一个下午的钢琴课就要600块,据说这个还是友情价,吓得我立即就打消了学艺术的念头,反正我是学不起的。
那个年代的艺术生少,但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少,应该说,是这些年画室行业的野蛮生长带来了更多的艺术从业者,尤其是美术类集训班的模式,辅以一定的技术手段,让1位老师可以同时教授几十名同学画画,学艺术的费用反而没有想象的那么高了。
目前美术类的学费大多在3~6万元之间,如果去除掉高额的场地负担和招生运营成本,实际运用到教学上的也不过三成左右,也就是1万~2万元,以当前的物价标准作为参考的话,这个价格真的是不高的,所以现在学美术的小孩并不需要家庭条件多么地优越,只要有梦想,基本上大家都学得起,这也算是画室行业对美术教育做出的贡献吧。
那么校考调整到高考之后会怎么样呢?时间变成了第一稀缺资源,想要保持专业水准就需要在高考前坚持两手抓,而学校和画室多数又是分开的,这就有点难办了。
把专业老师固定到学校里同步上课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然而多数画室并不具备这样的师资储备。他们之前都是老师周一在A学校上课,周二去B学校,周三再去C学校,把时间循环起来利用的。现在疫情防控不允许来回流动,学生即便返校基本也是住校全封闭管理,这下子老师肯定就要不够用了。
艺术生较多的高中肯定会向合作画室施压,教学安排上会更为有利一些,而更多的散户就需要自己考量得失了。我如果以学文化为主,专业课就会变成网课或是一对一;我如果以学专业为主,文化课就需要网课或一对一了。网课的效果很有限,而一对一无疑将大幅提高考生的经济负担。
另一方面,文化课补习机构也会迅速推出通常称之为“专业文化一体化”的学习方案。和高中相比,他们在开学之后也要保持一定的封闭性,因此同样存在老师不能走动的问题,但他们对艺术生散户的聚集度远远比学校要高,且与各大画室一般都有合作关系,在专业课的安排上会有一定的优势;再或者,他们干脆另起炉灶,自己请专业老师来教也未尝不是一种办法。当然,文化课的补习费用自然比学美术要高得多,这也是我说校考对经济条件要求更高的原因之一。
×××
第四个可能的改变我目前还不敢确定,那就是高校是否会适时调整今年的录取办法。
提交作品也好,视频面试也罢,顶多起到一层初筛的作用,进入复试的人数依旧不会太少。以第一个举办初试筛选的中国传媒大学来看,近两年进入复试的人次平均为招生人数的40倍左右。
中传美术类只招200人出头,到时候也就是8000~9000人次的考试,阅卷压力已经挺大了,而中国美院每年通过校考招收1500人以上,如果也参考40倍左右进入复试,那么复试依旧会达到6万+的人次,和往年相比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
阅卷时间的压缩必将会令结果产生更多的不确定性,也可以认为校考成绩的偶然性更大了。如果在专业测试端无法达到预定期望,或者说无法达到往年的公平程度,学校是否有可能会调整专业课和文化课的比例,以期让结果更具有科学性呢?比如提高文化课在录取中所占的比例?
部分院校在一些省份已经组织过校考的问题倒是不难解决,只需事先按报考人次的比例划分好合格证数量,再分考点单独阅卷也就解决了。然而各省由于开学时间不同,校考完成程度不同所带来的文化课复习效率,以及高考成绩的差异又浮现了出来。为了让结果更具有科学性,是不是应该酌情降低文化课在录取中所占的比例呢?
一个要提高,一个要降低,怎么搞都注定是一部分人获益,而另外一部分人受损。还有一个点子是按照各省校考合格证的数量划定分省名额,搞成省内竞争,不过这种办法文化成绩高的省份自然是不会开心的,而且依照合格证总数比例划分名额也会有一定的缺陷,比如有一年海南省只有2名同学拿到国美合格证,但是这2个人分别是造型和环艺的状元,真要按照人数比例来协调,就会出现2个状元录取不了的情况了。
所以第四个改变我也不敢确定,保守估计改动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为湖北省单列计划。至于能否允许考生重新选择考点,或是干脆取消报名,浙江考生甚至还有一个三位一体,一切还是等3月下旬看看各校最新的招生简章再说吧。
— End —
感谢您的阅读
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有价值
请感谢将它转发给您的朋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