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该为艺考改革的“副作用”买单?

圣诞节的前一天
我曾经在艺可知公众号发文提醒广大考生
“今年校考抢位可能比考试更重要”
(原文链接:《校考时间临近,艺术升账号该注册了》)
考生人数增加
校考学校减少
报名通道绝大多数集中在艺术升App
最后的结果必然是
类似春运买火车票一般的“抢票大战”
事实也恰恰印证了这一判断
并且只有过而无不及
1月3日,上海戏剧学院网报系统开放后仅1小时42分钟,华山路、莲花路两个考点美术设计类容量均已报满。半小时后,随着部分未按时缴费的用户被剔除,系统又释放出一部分容量,并且在接下来的10分钟里被抢光。翌日,上戏临时调整阅卷安排,新增1月20日一整天的考试时间,当天再一次被一拥而上的考生瓜分殆尽。而这,只是今年“抢报大戏”的一个开端。
1月5日早上六点整,鲁迅美术学院2019年校考开始网报,由于全国所有省份考生同一时间通过同一款App艺术升软件报考,系统响应速度变得极为缓慢,大量考生和家长遇到长时间点击按键不反应的情况,杭州考点在1个小时的时间里即宣布报满,经鲁美招生办确认,杭州考点扩容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今年新增的大连考点可以继续接受考生报名,而春运期间高昂的考务费用却令很多考生却步。
1月5日早上九点,湖北美术学院网报系统开通,依旧是“瞬间报满”现象。中午时候湖美杭州考点临时了增加几百名浙江考生专属通道,依旧是一瞬间即被抢光。这里面还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大量报名在武汉考点参加考试的同学发现在报名杭州考点时系统显示专业冲突,不能报考。我们致电湖北美院招办的回答是,“考生在时间不冲突的情况下可以选择在多个考点考试”,如果不能报名应该是软件问题,建议我们联系艺术升客服。而艺术升方面的回答则是,“我们只是报名端口,后台规则是院校自己设置的,我们也没有访问权限”,建议联系学校招办解决。而学生致电湖北美院招办的结果则是“我们学校只能在一个考点报名参加考试,报了武汉就不能再报其它考点了”。直到现在,湖美官网及招生简章对于这种情况始终只字未提,也没有开通更换考点的通道,又是一起无头悬案,反正现在杭州也报不进去,估计很少会有考生追着不放“较真儿”了。
明天的天美和西美都是六点开始报名
浙江省的很多家长群里都弥漫着
“天美、西美必须考”的观点
注定了明早会是更为艰苦的一场战役
家长焦虑、老师紧张、学生没心思上课
我们不禁要问的是
“艺考到底是在考实力,还是在考运气?”
从小学到研究生
我差不多念了将近二十年的书
别的东西都忘了
就记住一件事
“遇到问题,先搞清楚为什么会发生?
再想清楚接下来会怎么样?
最后一步是我应该咋办最好?”
越是简单的逻辑往往就越是有效果
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一现象的前因后果
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
恐慌!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文件一出,普通高校美术设计类专业2019年不建议组织校考,从2020年开始不允许组织校考。几乎所有原定校考的学校都是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对策,各省教育考试院一时之间也拿捏不定,申报和审批的工作一拖再拖,直至今天,杭州考点校考学校列表依旧杳无音讯,我们致电理工大考务办的回应是“再等一周左右时间”,而现在距离2019年浙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1月12日吉林艺术学院的校考已经不足一周。
据我们了解,不光是在浙江,全国很多省份都有这样的现象:未来一片迷茫,部分学校报名已经开始,换做我是艺考生和家长,我也会不由分说“先报了名再说”。毕竟,报错10所学校也才2000块钱,漏报一个外出考试的费用3000块都不止,两害相权取其轻是任何人都明白的道理。
接下来可能面临的情形
艰难!
①.在杭州学画的考生人数远远大于杭州考点容量,大幅扩容的可能性不大。
②.艺术院校在“考点紧缩”的情况下纷纷取消报考限制,杭州考点席位一票难求。
③.赴外地参加考试的费用远远大于本地考点,部分考生考务支出猛增。
④.艺术升服务器不可能承受得了同一时间几十万的点击量,卡将会陪伴你很长时间。
⑤.盲目报名导致“弃考率”和“重复拿证率”提升,拿到合格证的考生将更容易被录取。
有望缓解这种现象的提案
简单!
方案一:官方尽快公布各省校考详细时间安排,给考生和家长吃一颗定心丸,不论考还是不考,早点儿决定好,总好过现在这样学生魂不守舍、无心上课,这是最快速,也是最有效解决当下困境的办法。
方案二:艺术院校依考点区块限制报考,缓解类似杭州这样艺考中心城市一票难求的现象。浙江省参加校考的考生充其量1w人,理工跟杭师大加起来足以消化。浙江考试院提供的场地仅能容纳2到3个省份的考生参加考试,而聚在杭州学画的学生来自全国20多个省份,西北地区的该规定去兰州就去兰州,西南地区的该规定去桂林就去桂林,官方如果不作任何干预,只会增加无畏的交通支出。当然,已经开始报名的学校已然没有办法了,还没开报的学校大可以参考这样的建议。
方案三:政府提供经费,将艺术升转化为一款真正的官方软件。我个人认为这款软件做得很好,极大地减轻了现场确认的负担,但是全国20多万考生的报考工作全部交由一家第三方的公司,对服务器硬件、应急处理能力、人员服务水平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前段时间的中国传媒大学校考从发放通知、到报考解析、再到全国十多场线下咨询会,一切进展地井然有序,而现在各大院校的报名仅仅只是在官网发一个通知,然后第二天早上通过艺术升开抢,对于全国报考达到数万人次的高校来说,是不是略显儿戏了呢?当然,艺术升只是第三方软件开发商,人家也需要盈利才能给程序员发工资,升级服务器,培训客服人员需要大量经费,而报名时间却往往只有几天,这在经济模型上行不通,没有投资人愿意为这个买单,这个单也不应该单纯由他们来买,更不应该由全国几十万美术考生来买,这本来就是应该由政府相关部门来统筹管理的,你们不买单谁买单?
方案四:艺术院校不再组织线下初试,统一在官方网站发布考题,规定时间内考生自行录制绘画视频并提交,根据作品质量决定复试名单。这样既可以达成院校的选材目的,又可以响应教育部缩减校考规模,促进艺考录取公平公正的文件精神。唯一需要解决的是执行方便程度的问题,个人认为这个倒是可以借助类似艺术升App的软件来实现,反正现在手机的摄像头足够清晰,只需要装一款软件就能实现在线考试了。当然,这个方案今年肯定是来不及实施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咱们该抢还是要抢…
En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谁该为艺考改革的“副作用”买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