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北京服装学院、北京印刷学院慎重考虑全国统招的方案

北京服装学院丨修订版招生简章
①.美术统考合格,外语不低于60分,高考总分达到艺术类省控线的所有考生均可报考。
②.每名考生仅限报考1个专业,学校仅承认第1专业志愿。
③.不编制分省计划,按照综合分排名录取,其中综合分=统考成绩÷统考合格线×100+高考成绩÷考生所在省文理科一批控制线×100。
招生简章原文链接:
×××
北京印刷学院丨修订版招生简章
①.美术统考合格,高考总分达到艺术类省控线的所有考生均可报考。
②.考生可兼报多个专业,各专业按照分数优先的规则平行录取。
③.原则上除北京外不编制分省计划,按照综合分排名录取,其中综合分=统考成绩÷统考满分的70%×100+高考成绩÷考生所在省文理科一批控制线×100。
招生简章原文链接:

艺可知评述:
两所学校几乎同时发布了修改版的招生简章,调整方式也大同小异,应该是经过慎重讨论之后做出的决定。笔者窃以为,在当前全国美术统考、普通高考以及录取规则均存在诸多不一致现象的情况下,以按统考成绩参与综合分计算的学校不太适宜面向全国统招。原因有三,我分别来说:
一、各省美术统考评分标准差异性较大第一个原因的影响是最大的,虽然目前美术统考的推进程度基本覆盖了所有省份,然而艺术专业评分规则的差异性导致各省统考分数分布情况差别巨大。我就只以浙江、湖南和湖北这三个已经公布联考成绩的省份为例,我把统考成绩在折算为百分制80~91分这12个分数,2020年每个省达到各个分数以上(含)的考生占考生总人数的比例折算了一下,就是下面的表格。
北印往年校考合格线折算为百分制差不多就是70多分,所以今年学校采取了统考满分的70%作为专业折算分母,基本上和以前是一脉相承的。然而由于各省统考评分差异巨大,浙江学生相比湖南优势明显,对比湖北简直就是碾压级别。贸然采用全国统招相当于在不同省份的考生之间制造人为的系统偏差,对录取公平的伤害不容小视。
再来看北服,目前大多数省份美术统考合格线是本专科一起划的,也有些省份分开来划,具体划到多少分,各省会根据院校招生人数的一定比例折算后得出。我还是以上面的三个省份为例,2020年浙江省统考合格线65分,占统考总分的65%;湖北省统考合格线186分,占统考总分的62%;湖南省统考合格线155分,占统考总分的52%。各省按北服的这个统考分数÷统考合格线的折算比重新排序,就是下面的表格。
2020年,湖南省有95.5%的同学统考折算比达到1.30以上,浙江省的这个数字是27.8%,而湖北省呢?是2.4%。在这一轮的较量中,湖南省凭借合格线较低明显胜出,而湖北省的学生则要继续承受系统偏差带来的录取劣势。
二、各省普通第一批控制线的划定办法不同第二个原因是各省普通类第一批次录取控制线(或相关替代分数线)差异性同样很大,比如2019年浙江省普通类不分文理,第一段分数线595分,青海省理科类第一批次控制线是407分,这两者都会作为分母参与对应同学的综合分计算,但其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高考500分的浙江同学按上面的综合分计算公式(500÷595×100)算出的文化部分分数是84.03分,而同样是500分的青海理科同学,算出的文化课部分足有122.85分,超出浙江同学接近40分,这放在百分制下的专业统考里起码要拉开30分左右的差距,简直就是难以逾越的差距。换言之,如果青海省理科美术生人数很多,并且大量填报北京服装学院或北京印刷学院,浙江的同学录取机会将会非常的小。
当然,各省高考试卷难度不同,评分标准不同,单纯以绝对分数进行比较并不科学。我们换一种方式,以第一批控制线上的考生占对应科类高考报名总人数的比例来看,青海理科占比58.3%、北京理科占比50.2%,天津理科占比48.7%分列前三甲,而广东、江西、山西三省的文科生分别以6.6%、6.0%、4.7%的占比排名垫底儿。
注①:辽宁省未公布普通高考详细报名细节,仅以考试院官方发布的总分150分以上考生数据作为参考。
注②: 吉林省未公布普通高考详细报名细节,仅以考试院官方发布的总分100分以上考生数据作为参考。
注③: 上海市未公布艺术类文化课省控线以下考生分布情况,仅以官方公布的六月高考参考人数的约数作为计算。
注④:江苏省未公布精确的文理科报考人次,表格中比例按文理科一批总上线人数91582人除以高考总报名人数33.9万得来。
注⑤.吉林省未公布普通高考详细报名细节,仅以考试院官方发布的总分200分以上考生数据作为参考。
注⑥.湖北省未公布普通高考详细报名细节,仅以考试院官方发布的总分150分以上考生数据作为参考。
注⑦.河南省未公布普通高考详细报名细节,仅以考试院官方发布的总分100分以上考生数据作为参考。
注⑧.广东省未公布普通高考详细报名细节,仅以考试院官方发布的总分100分以上考生数据作为参考。
注⑨.广西壮族自治区未公布普通高考详细报名细节,仅以考试院官方发布的总分180分以上考生数据作为参考。
注⑩.四川省未公布普通高考详细报名细节,仅以考试院官方发布的总分100分以上考生数据作为参考。
需要指出的是,达到第一批控制线跟传统意义上的上“一本”还是有区别的,比如浙江一段线固定20%,但大家都清楚省内重点大学基本要超一段线20分以上才能有机会(护理学及高学费的中外合作办学类不计)。很多省份也把大量省内高校调进一批招生,一方面可以支持这些学校获取好生源,另一方面,省里面的“一本率”也会显得好看一些。这种现象是存在的,但是与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无关。
第一批上线人数在考生总数中所占的比例大致可以反映出考生达到一批线所需的难度,但依旧不能精确体现一批线作为分母后对综合分计算带来的影响。北京高校普遍喜欢采用相对文化成绩进行计算,我在之前反复提及,这种做法同样是一部分人“占便宜”而另外一部分人“吃亏”的,清华大学对单一省份限制录取人数的做法正是为了矫正这种偏差,而目前北服和北印尚且没有相关的措施。
以前是按照校考录取,拿到合格证的同学即便所有人都不放弃,录取率依旧高达25%,况且报考人群在拿证的一瞬间就已经锁定,各省的这种差异影响是有的,但总体还可以接受。现在是所有统考合格的学生都能报名,全国今年起码有40w以上的美术考生,这种差异如果不加以限制,很可能发生A省一片欢呼,B省却颗粒无收的情况,而这种现象本来就是可以避免的。
三、各省投档录取规则不同第三个原因是各省的录取制度各有不同,北服和北印究竟应该编制在哪个批次是由学校和考生所在省教育考试院协商后确定的,而在不同的省份这种协商耗费的精力可能比预想的要大得多。
以福建省为例,30+18独立艺术院校采用校考成绩录取的一律安排在艺术类提前批,也就是最早一轮投档;凡是采用统考成绩录取的,无论211、985工程、独立艺术院校,还是普通高校,都在本A和本B两个批次填报。典型例子就是苏州大学同时是211及30+18艺术院校,承认统考的美术学(师范)、数字媒体艺术历来都是在本A批次录取的,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甚至都被扔到本科B批去了,我想不出北服和北印如何说服福建考试院对自己特事特办。
那么不同的批次安排有什么区别呢?关键是投档时间。福建本A和本B批次的所有学校都有明确的福建分省计划,既然是自己省内的竞争,投档早几天晚几天是没关系的,然而北服和北印想要全国统招,别的省都快录取完了,福建省还没投档呢,岂不是所有的考生都会被耽误掉。如果非要找一个承认统考后继续放在提前批的理由的话,就只有“不划分省计划的都放提前批”这一种解释了。
如果你觉得福建只是特殊情况那就大错特错了,同样是华东地区,安徽省教育厅在2019年11月5日发布了《2020年普通高校艺术专业招生工作实施办法》,明确规定如下:
简单来说就是30+18艺术院校、双一流建设大学可以进入第一批招生,但前提是组织校考,如果不校考那么就统一是第二批平行志愿,而像江西服装学院、四川文化艺术学院等普通类校考学校是在第三批次招生的。以前校考的时候北服和北印确实是在第一批的,然而今年既然承认统考成绩了,按上面的规则就应该在第二批录取。
由用户表示北服和北印不一样,人家是艺术院校,那么江南大学、苏州大学、上海大学算不算30+18艺术院校呢?好几年了,人家统考专业可一直都是第二批招生的,我相信北服和北印说服安徽省考试院修改规则的可能性是有的,但肯定不大。
那么放在第二批的话会有什么问题呢?第一个是投档时间来不及,跟福建一样,别的省都录取完毕了,安徽这儿才开始投档,最后岂不是一个学生都录取不了;另一方面,平行志愿是全省排队一起投档,不划定分省计划人数的话安徽省究竟要投多少份呢?传统志愿滑档了还有平行兜底,平行志愿要是滑档了,那可就近乎于复读啦。
华东地区会出问题的只有这两个省份么?No!还有一个江苏呢。江苏省艺术类提前批第1小批都是校考学校,第2小批则是统考学校,全部采用平行志愿投档。我不再像福建和安徽那样一一细举,我只说一个事实,南京艺术学院在江苏省是第2小批平行志愿录取的,北服和北印想要说服江苏省教育厅,承认统考而继续留在第1小批,个人认为难度同样不小。
华东五省中,针对北服和北印的这种改革方式,浙江和江西现有的制度基本可以匹配,学校基本不会遇到阻力;江苏、安徽、福建则对现有秩序有一定的冲击,当地考试院是否愿意协调多放予以配合尚有待观察。才五个省份就已经有3个需要协调,放眼到全国,学校招生办的工作压力不轻啊。笔者窃以为,学校务必要在高考志愿填报之前完成相关批次的协调工作,切勿到时因时间不够导致个别省份直接演变为不招生。
第三条原因是可以通过反复沟通和协调加以解决的,但由第一条和第二条原因带来的录取不公的情况无法回避。笔者始终认为,“分数高的同学享受更为优质的教育资源”并非普遍存在的真理,法律和法规在一定程度上也应该适度保护弱者,然而在录取分数计算公式中明显的依考生所在省份不同而产生大幅偏差的情况着实不应该发生。以我们前面对专业课和文化课的分析来看,湖北学生显然是“倒霉到极点”了,他们在专业成绩上被其它省份远远甩在身后,同时在文化课方面依旧没有任何的优势。
可供参考的提议我的习惯是如果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就干脆不去提意见,就像清华大学初审合格线太高的问题。那不是学校的本意,是北京市对疫情期间人员聚集的管控“太严”,对不起,以我所能掌握到的信息并不能判断北京的做法是否“过于严格”,所以我们什么都没有跟进;但另一方面,家长上访闹得越厉害,对其它美院和当地城市主管部门争取适当放宽限制条件可能会有帮助,这样对这一届的考生是有利的,所以我们也没有阻止。
北服和北印这次的情形确有不同,我们提供的建议也很简单:既然学校是面向所有统考合格的考生招生,并不仅仅局限于已经报名的学生,那就不需要去管过去几届究竟各省录取了多少人了,按照各省今年统考合格人数的比例把招生计划分一下,直接按分省计划录取不就行了嘛。
我粗略算了一下,全国美术统考合格的学生差不多40~50万,按照考生人数的权重计算,北服和北印平均每10000考生差不多分别可以拿到20个和10个指标。直观一点,浙江省大约有2万美术生,就可以拿到40个北服指标和10个北印指标;山东省人多一些,统考合格的4w人,则可以获得80个北服指标和20个北印指标;黑龙江人少,只有1万左右,那就分别是10个和5个。各省自己和自己竞争,简单易操作,岂不大家都省事儿。
当然这个里面也会产生一些副作用,比如北服各招生单位历来相对独立,考生都是仅限报考1个专业,有些专业招生人数很少,比如摄影、艺术与科技,划分到各省基本就是0或1了,这样考生的填报风险特别大。
中央民大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儿,各专业先按照大类统一把学生招进来,开学以后立马再组织一次校考,根据那次考试的成绩再分流到各个专业。各专业依旧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学生,但考生的填报风险却大幅降低了。对于艺术类顶级名校来说,考生对填报风险的关注度远远超过专业选择,所以中央民大的做法非常人性化,同时作为今天主角之一的北京印刷学院也一改往年仅限报考一个专业的规定,破例允许考生兼报多个专业,这些做法是非常值得更多高校仿效的。
我要说的差不多就这么多,除了为考生和家长提供一对一志愿填报服务,我觉得我们也有必要对高校制定的一些可能会带来副作用的政策给出预警,北服和北印今天公布的调整方案恰恰属于这种情况。这段时间我们发文章比较少,没啥必要的事情,大家不妨就埋头苦读,这个点儿多考几分文化课比每天追踪各种新闻动态有意义多了。
这个周天我在绍兴地区有一场家长会,地点在越城区人民东路278号语林书院,实在坐不住的家长可以过来聊聊天。活动不是我们组织的,为配合当地防疫要求,想参加的请务必在明晚八点之前同艺可知编辑部的老师联系确认,电话13362164419/0571-56335880,我也要和人家确认一下究竟允不允许我带很多人去。
— End —
感谢您的阅读
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有价值
请感谢将它转发给您的朋友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建议北京服装学院、北京印刷学院慎重考虑全国统招的方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