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的救赎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伞的救赎
文/谢二宁
这把伞太漂亮了!
一把置放在山道上的无主雨伞,使旅游者郑文本来瘦弱的身体颤了一下,微微有些感觉,心儿砰砰地跳,耳朵支愣愣的,这是怎么啦?从前可不是这样。
他心惶惶地回头一看,老婆和孩子佳佳还在后面五米多远。他着急地期待着。
前面一个农妇,慢慢走了过来,已弯腰伸手了,那惊慌的眼神,犹犹豫豫的动作告诉郑文,她不是伞的主人。
“伞!郑文与其说给快要上来的老婆,不如说是给那农妇听。农妇像被蝎子蛰了一般,猛然缩手直腰走开,羞得连头都不敢回。
郑文觉得好笑,自己想占有这把伞,竟还产生对贪别人财物的不平,真是滑稽至极。
郑文老婆胖胖的身躯站定在丈夫身旁,大大的眼睛看见伞立刻不自然起来,她知道丈夫不舍“正人君子”的身份。
她不怕,捡来的又不是偷来的。
这里是旅游胜地,时间是在四月间。弯弯的山道,游人如织。道两旁悬崖峭壁,怪石嶙峋。远山起伏重叠,葱茏翠绿。
伞的侧方,是一条宽约十四五米,横躺竖卧着青白色的山石,悠悠流淌着小清水溪。清凌凌的泉水中,散落着嬉笑逐闹,玩水照相和摸鱼虾的年轻人。
除了佳佳以外,郑文两口子都猜到了,是清水溪中的一对年轻人,男的赤脚站在水中,猫腰把相机对准五米外的一个女子。
那个妩媚动人的年轻女子,坐在一个比斗大的不规则山石上,皙白的双脚浸泡在水中,披肩的秀发向后一甩,侧转脸冲着相机一笑,那男的便“咔嚓”一下。
老天在上,郑文确实产生过物归原主的念头,但既然对着老天,又的确不敢掺假。他心的最底层确实希望老婆捡起伞快走。心里微微感到烦闷和不快了。
当老婆捡起伞以后,还掩饰地说:“放下吧,要人家的东西干啥!”他是知道老婆不会放的情况才这样说的,旨在表示自己的清白。这话也是说给旁边佳佳听的,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但来不及细想,赶忙背着手昂头朝前走。
他知道自己从来都是领头羊。头羊一走,拿伞的老婆也会跟着走的。
“妈妈,给人家放下吧,咹?给人家放下吧!”小男孩佳佳摇着妈妈的手祈求着,郑文潜伏在心底的另外一种感觉浮现了出来。
他意识到了严重可怕的问题,简直比得失一把伞要严重的多。
“咱拿着,谁看见了要,咱就给谁。”听这口气,老婆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拿着,人家的东西谁要给他,别人的东西我们不要!”这话是说给老婆的,也是说给孩子的。
山道漫漫,他们上啊上的。
郑文心中很不是滋味:还是物质的力量大啊,三十年来各种各样的思想教育竟抵挡不住一把十几元钱的伞。
更奇怪的是,大人这么做,而不希望孩子这样做,甚至于连一点思想也不想让他沾染,这到底为了什么?
郑文回头看了佳佳一眼,猛然发现小家伙很可爱,挺拔秀气,明亮的眸子转动着,时而好奇,时而疑目沉思。
是啊!“应该让他看到一副美丽的画面,可不能让他探索出爸爸只值一把伞。”
妈妈仍在向孩子解释:“咱不拿伞,别人就捡走了。咱们捡了还可以还给人家,别人捡了就不给人家了,咱们往前走,丢伞的人看见了,我们就给人家。”
“我们怎么还给人家?刚才要是大声喊叫:谁丢了伞!说不定还能还给人家呢,可是你们什么也没有喊!”
郑文和老婆一时无语了,错事在郑文脑海里扩大着,使他想到万恶之源。于是说道:“是呀!我们为什么不喊呢!还是我儿子聪明,我和你妈都是笨蛋,那我们现在喊吧!”
“我不喊。都走到这里了!”孩子有些闷闷不乐。
老婆这时坚持要把伞交给走在前面的郑文,可见他不止意识到,而且心情很慌乱了。她也是要做个好妈妈呢!
但是,郑文无论如何不接伞,说的怎么好也不会拿的,他就是这种人。郑文劲走两步,把拿着伞的母子落在后面。
这下老婆在后面发脾气了。
“哼!做贼心虚,你们郑家人就是这副德性,既想占人便宜,又想做正人君子,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郑文怒不可遏,气的肚子一鼓一鼓的,碍着旁边的游客和孩子,不便发泄,回头狠狠地瞪了老婆一眼。
“瞪啥瞪!快四十的人啦,干出了什么名堂,向你这样爱占便宜不愿吃亏的人,有几个把事情干成了!你那占便宜吃亏,我看只能占小便宜吃大亏。
“你还有完没完。”郑文教训老婆。
“还没有说完!咋啦?”
“没说完你说!”
“你那面子,臭的不如一泡狗屎。”
“妈妈,你们争吵啥呢?”佳佳问。
“没争吵啥。”老婆开始闭上了嘴吧。
“哼!你们是为伞的事在吵架!”
郑文和老婆整个的旅游好心情都被搅坏了,瞬间都沉默起来。
脚儿不经意地走着,脑子在沉思着。
“老婆说的对着哩,年近四十,一事无成。这种贪便宜怕吃亏的思想,限制了自己的目光,别奢求干成什么事,就连最起码的做人也做不好,更不要说保家卫国,流血牺牲了。”
老婆也在思索: “可不要害了孩子啊!”
郑文慢慢磨到老婆跟前,小声地说道:“这件事,我有错。”
老婆态度也有所转变,说:“都有错。”
佳佳在旁边说:“我们幼儿园老师说啦:“有错必纠。”
郑文声音小了,他们在商量怎么处理这把伞。
老婆说:“把伞丢到山道上吧,谁捡到归谁。”
佳佳说:“不行,我要物归原主,幼儿园老师说了,捡到东西,要物归原主。”
“好!好!物归原主,就按我儿子的意见办。”
“物归原主,怎么个物归原主?”
“我们下山去,找到伞的主人!把伞还给人家。”
“行,让爸爸先坐下喘口气。”
郑文和老婆各自坐在山间的石头上,尽情地欣赏着远山的秀丽景色。他看见了泊泊流淌人群中的伞主,那对青年正在山道上快乐地朝上走着。
“伞主上来,把伞给他们不就万事大吉了。”他想着。
佳佳开始拉坐着的郑文,然后再拉妈妈,要他们下山去找伞主。郑文笑着给老婆挤挤眼答应着。
佳佳左手拿着伞,右手拉着郑文,郑文拉着老婆,像大雁一样排成了斜斜的一字行,在平缓的山坡处,在春风拂面的景色中向山下飘去。佳佳一会喊:“妈妈没拉上爸爸的手,快拉上!”一会高喊着:“物归原主啰!”山间的景色映衬着他们,像一幅幅变动着的画面,吸引着游客的目光。
正在上山的所谓伞主,忽然看见下山的“大燕”一字行,觉得造型独特,马上掏出相机来,“咔嚓”一下,连景带人照了一张相。
那妩媚动人女子,脸上含着微笑,在旁边伸出拇指称赞着。
“那不是伞主!”郑文心中一惊。”
他停下脚步,对佳佳小声说:“快去,问一下那个大哥哥和大姐姐,是不是他们的伞?”
看着小朋友过来,那青年马上取出相机里的照片,递给了佳佳。
“小朋友,照的怎么样,留个纪念吧。”
郑文心里一阵紧张,给我们照相,莫非看见了我们捡伞?莫非猜到自己小心眼。。。。。。这时,孩子的话已经问过了。
只听那青年回答说:“不是我们的伞,我们没有丢东西,小朋友。”
郑文这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不是他们的,那会是谁的呢?
郑文说明了情况:“我们捡到一把伞,都说不是他们的,我们急于找到伞主,所以才打扰了你们,麻烦啦!”
“告诉你们个地方,紧挨着售票处,旁边有一个失物认领处,望回走个两三分钟就到了。”
“谢谢,也谢谢你给我们照的照片。”
“没关系,你们是好人办好事,值得回报,也值得我们学习。”
“客气了!”
“不客气,再见!”
就这样,那把伞便被挂在失物认领处外面墙上的一颗钉子上,伞下挂了个号牌是四号。
郑文想着,那把雨伞挂在这里,很快就会被人领走的。
临下山时,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这时天阴了下来,要下雨啦,郑文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那把伞早已被人领走了。
下山到了失物认领处,那把伞依然在墙上挂着。
就在他们要离开时,郑文看见登记室工作人员出来,摘掉了伞牌,递给了身后一胖一廋,一高一低的两个中年男人,也是两个中国男人。
廋高个的那个接过了那把伞,
两人来到旁边人烟稀少的地方,开始兴奋起来,瘦高个说:“我赢了!伞又回来了!怎么样?掏钱吧!”
然后,双手举起,昂头向天,大声喊着:“我赢了,赢了一千块钱!”
“好!我服堵认输,可是,有一点我还要问你,你怎么会是那样的自信?”胖子问。
“你说呢,只能是越来越自信。”
“你是看好我们的国家。。。。。。”
”郑文感到在伞这件事上受到了戏谑,心中很不是味,赶忙拉着没有注意这事的老婆和孩子快走。
佳佳问:“爸爸,哪儿在干啥?”
“两个人在打赌。”
“他们在说啥。”
“说明天比今天更好。”
(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谢二宁,男,咸阳渭城区人,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咸阳市作协会员,早年在咸阳市《职工文艺》上发表作品,在陕西省第四次故事会上获陕西省文化局颁发的创作奖。作品《田军的心事》被《群众艺术》刊登,后被人民文学和上海文艺出版社收入集子,《石头赶车》和《建国以来新故事选》,创作长篇网络小说两部:《倔强的草根》和《田亮》,在新浪读书频道和中国移动手机阅读上连载,《倔强的草根》参加了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田亮》参加了新浪第七届网络文学大奖赛,《浅海文苑》上发表短篇《吉祥的燕子》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伞的救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