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万女童拿袜子当卫生巾?中国还有多少女性深陷「月经贫困和耻辱」?

文/75分妈妈不知道大家关注没有,前阵子一个#散装卫生巾#的话题上了热搜。究其起因,只是有个朋友发现淘宝上居然有卖塑料袋包装的散装卫生巾,100片的价格仅仅为21.99元。一开始我还挺不屑一顾的,毕竟散装卫生巾而已嘛,现在卖男士卫生巾都没什么可稀奇的了。直到我看到爆料的第二张图——【提问】里有人提醒:还是买牌子的吧,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用在私处的也敢乱买?下面却都是这样的回答:我有难处。【我有难处】这四个字,好像棒槌一样打在了我的心上,我体内的女性共情能力顿时油然而生,感到心猝似的沉重和难受——太惨了。在身边大多数都市女性都在面临职场、养娃和买房压力的时候,大家早已不会去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很多女同胞买不起卫生巾。而了解之后,我还慢慢知道了一个新词:月经贫困
它真不是什么吐槽味的网络流行语,这个词在世界教科文组织上都有解释。「月经贫困」,是指因为落后观念、月经税或者贫穷导致女性在生理期用不上靠谱的卫生用品,没有办法健康、有尊严地度过这段时间。据联合国妇女署《世界妇女进展报告》称,全球12.8%的女性买不起卫生巾,甚至不知道卫生巾的存在,她们都在用报纸、厕纸、塑料袋、旧袜子、旧衣服和破布来代替。而印度女议员曾经还表示,在印度是只有12%的女性使用了卫生巾,其他70%以上都是用破布、报纸和干树叶…大家的身上会发生什么呢?印度卫生部估计,70%的印度女性正因此受到感染。电影《印度合伙人》中也提到,印度女性在生理期都是用脏布、树叶甚至土灰,所以每个月总是会有十几个来看病,有些病导致大家年纪轻轻不能生育,而有些,甚至会让人死掉。然后我们可能会侥幸地想:这种情况是不是只发生在相对落后的国家?其他地方应该会好很多吧?并不是。根据英国儿童慈善机构Plan International UK针对当地14~21岁的女孩调查发现:每10个女孩里面有1个买不起卫生巾。甚至有数据统计,英国每年137700名女孩因用不起卫生巾,导致她们每个月生理期都躲在家里,最后旷课甚至辍学。中国还有多少女性面临月经贫困?
考虑到私处的健康情况,一般建议3~4个小时就需要更换一次卫生巾,相当于1天更换7~8片。即使按照一个月5天生理期来算,也大概需要35~40片卫生巾,排除日用、夜用和安心裤各种类型,按照普通品牌的低价(每片1元)来算,平均每个月需要花费近50元。(更不用说女性为此耗费的内衣床单、止痛药和妇科检查)虽然在很多人看来,50块的卫生巾价格不过就两杯奶茶钱。
但不得不承认,中国很多地方就在面临着这样的贫困——根据去年的一项数据,中国20%家庭的月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615元。这些家庭的女孩们面临的选择早已不是一包卫生巾还是一杯奶茶,而是一包卫生巾还是一周的伙食。甚至根据某公益机构的数据,我国约400万12~16岁女孩用不起卫生巾:她们平时会用作业纸来处理经血,或者用穿过的棉袜来代替卫生巾,等生理期结束后,再把袜子穿回脚上。以至于在该公益机构去助学时,这些孩子也会主动提出,她们不要书包,能不能送几包卫生巾?
看到这里,有谁不想问一句:这事儿能解决吗?
卫生巾到底能不能便宜点?
况且,卫生用品价格高,也不仅是买不买得起的问题了,而是作为曾经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女大学生,我早就怀疑过,每个月的生活费本就不多,凭什么我还要比男同学多花几十块买卫生用品?2016年美国加州议员加西亚女士在推动相关立法时也说过这话:对女性生理用品征收消费税,意味着“女人,为生而为女人交税”。月经贫困,到底该怎么解决?
所以现在很多国家都开始想办法了,
比如,减税免税。
英国的卫生巾税率就一度高达17.5%,和奢侈品同级,但在2001年开始降低为5%;澳洲去年取消了10%的税;德国今年也把经期用品税率降至7%;而美国在今年7月,已经有20个州对经期用品免税。不过话说回来,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全球性的免税呢?任重道远。苏格兰脱口秀演员Daniel Sloss
也许就像Daniel夸张说辞下的内核,免税的实质更像一场长期的男女平权运动吧。而说到减税免税问题,有的朋友会质问:中国的增值税也从17%降到了13%,但超市里卖的东西降价了吗?卫生巾便宜一点了吗?并没有。因为减税不等于降价,最后可能都进了企业的荷包,跟我们无关。所以比起调控消费,我反而希望有更多针对女性卫生用品的公益活动和社会福利,而对于一些特别贫困的地区和人群,把卫生巾直接发放到女孩手里可能更加实在。比如法国从这个月就会拨款100万欧元,让所有女性中学生、大学生、囚犯、低收入群体以及无家可归者在中学、大学、收容所、公益性食品店都可以免费领取政府发放的爱心卫生巾。除了减税免税以外,
要想消除女性的月经贫困,
也需要消除社会对女性的月经羞耻。
即使是在一二线的大城市,我也深刻记得在我月经初潮那天,我妈是避过家里其他人,往我手塞进了第一包卫生巾,偷偷摸摸跟地下交易似的,千万不能让人看到;至于后来长大了,在大学超市里女孩子们买卫生巾结完账也都是要拿黑色塑料袋装的。要想改变所有人对月经羞耻论的偏见,
还需要社会进一步科普知识,
当然,包括对男性的科普。
在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月事革命》中,被问到月经,印度男孩说到:“我听说过这是一种病。”即使在中国,男性对这方面也都是缺乏常识的,有多少人看了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卫生巾广告,以为蓝色是女性月经的颜色?以为姑娘们在生理期轻松没烦恼,说肚子疼多半是娇气的?甚至我老公,在和我恋爱之前,他也一直以为卫生巾是一天用一片…——有人可能会灵魂质问:“我为什么要知道女性生理期用多少卫生巾?”当然是因为女性需要男性的支持啊。男性作为这个社会重要的角色,只有更了解女性所处的境况,才会有理解和支持;而很多被传统偏见所导致的羞耻和贫困,也只有被不断看见、被不断提起,才有解决和变好的可能吧。
记得星标、在看二连哦。
今日互动话题
你怎么看待「月经贫困」和「月经羞耻论」呢?
你可能还想了解:(点击即可查看)科学养娃 黄昏闹生活辐射咳嗽雾化关注女性 生育年龄妇科检查腹直肌分离在线吐槽 母婴店套路当妈以后二胎难题育儿理念 严厉教育儿童家暴穷养富养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分享+在看,月经贫困需要被看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400万女童拿袜子当卫生巾?中国还有多少女性深陷「月经贫困和耻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