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我的母亲
文/史罕明
我的母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全由她做主。
  
母亲性格开朗、待人真诚、热情,勤劳、节俭,善于处理家庭矛盾,注重教育子女,聪明、贤惠、处事大方,安排事情条理清楚,是家里的支柱与核心。
  
母亲人缘特别好。在母亲来西安帮我带小孩的两年多时间里,她几乎认识了单位所有年长的同事和家属,经常和她们聊天、上街、玩耍。与母亲关系好的几个阿姨,不时送东西给她。母亲每次来西安,总不忘带上一大堆苹果、梨、柿子等家乡的土特产回赠阿姨。我上大学的时候,所有的费用基本上都是母亲找亲戚朋友借的或赞助的,许多人竟是主动送上门来。
  
母亲爱说爱笑,她到哪里,哪里就有欢乐和笑声,她的人气特别旺。她非常喜欢小孩,每次有小孩来,她总会把最好吃的分发给他们。久而久之,孙子、外孙来看她就赖着不走,有时直接将半截身子埋到柜子里,自己去找好吃的东西。
  
有一年暑假,我去探望父母和孩子,母亲没在家。我叫儿子去找,儿子很快回来了,藏在大门后,随后母亲急匆匆进门,只听到“哎呦”一声,母亲应声倒在大门口,长长地爬在地上,半天没起来。我吓呆了,赶忙扶起母亲,还好,安然无恙。原来小家伙(儿子当时只有六岁多)故意将小腿放在母亲脚下,母亲没注意,被绊倒了。我气得要揍儿子,母亲拉住了,还夸赞孙子有本事,能把奶奶绊倒。
  
打我记事起,每年春节,家里的客人从大年初二排到初九、初十,天天来人,年年如此,母亲在家里招呼。在我印象中,母亲好像不用拜年。
  
大姨英年早逝,孩子都小,母亲每年腊月二十七左右要给大姨家蒸过年的馍、蒸碗。舅母住院,母亲连续三个多月在医院照顾。舅母去世后,外婆家过年的东西全部由母亲准备。
  
我在家吃面条,全部是母亲替我调和好。离开老家之后,我较少吃面条,除非别人调好,否则吃到最后还在放调料。
  
母亲很节俭。她来西安帮忙带孩子、做饭,买的都是比较便宜的菜,还要求必须吃干净。一次母亲将剩下的三个菜放在一起热,我说得各热各的,放在一起不像回事。母亲答道:吃到肚子里不还在一起混。有次母亲买回来一堆梨,全是些小的、不太好的。我说以后要买就买些大一点、好一点的。母亲说:都要大的、好的,那小的、不好的让谁吃?
  
母亲账算特别清。小时候母亲常常带我到街上卖鸡蛋、柿子等农副产品换钱买盐扯布。一块钱七个鸡蛋,母亲带11个,叫我算是多钱。我捡个小树枝在地上列公式,半天没有结果。买鸡蛋的看着我认真的样子和狼狈的神情使劲地笑,他越笑我越着急,越感到羞耻。“一块五毛柒”,母亲脱口而出。买鸡蛋的问我,“小伙子,算出来了没有?”我恨不得钻到地下。
  
我一直搞不明白,母亲没念过书,心算为啥这么快?账算得为啥那么清?估计这与母亲家的遗传有关。
  
听母亲说,小舅是生产队算账高手,分粮、分钱能一口清。一次生产队几个人为装煤的工钱算不到一起,来找小舅,小舅叭叭几下给他们分的一清二楚,大家心悦诚服。村里算账的事,一般都找小舅。
  
记得我十二三岁时去大姨家,大姨给我和表哥、表弟出了一道题:用一百块钱买一百头牛,大牛一头十块,中牛一头五块,小牛一头五毛。问需要买多少大牛、多少中牛、多少小牛?我用了不到二分钟答对了,大姨夸我很聪明。
  
母亲非常聪明。以前农村老人喜欢玩花牌,那是他们的唯一游戏。游戏的筹码就是包谷豆、黄豆等,但大多数人不会玩。每次我去观战,总见母亲面前的小碗中放的包谷豆或黄豆比别人多。我试图学习这一游戏,母亲也给我讲了几次,我还看着他们玩了多次,至今不会玩。母亲在西安学会了打麻将,回家竟成了老年人中的高手。母亲不识字,不知她如何记住一万到九万,东南西北中发白板这些汉字的?
  
母亲教育子女有一套。小时候,常听母亲给我们讲基督教中的圣经,其中有一段,我记忆犹新。小花生,街上卖,人家的东西我不爱,我有钱了我来买,我没钱了我离开。母亲常说教育孩子要爱在心上,不能爱在嘴上,要给孩子好心,不要给好脸。母亲说:年好过,月好过,日子难过。教育我们好好过日子,用心过日子。要有吃苦的思想和耐劳的习惯。将心比,都一理,要想公道,打个颠倒,教育我们学会公道处事,学会设身处地的思考和处理问题。
  
母亲处理家庭矛盾有诀窍。谁家都有磕磕碰碰的时候,我和爱人以前也经常吵架。
  
每当知道我和爱人吵架,母亲不问原因,直接劈头盖脑地将我收拾一顿。可能觉得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或者不忍我被母亲痛骂,爱人很快就同我言归于好。母亲从不批评、更不会责骂我爱人,她们婆媳间十多年没吵过一句嘴。她教我的是会怪怪自己,不会怪怪别人。爱人经常给母亲买衣服、织毛衣,特别是爱人的大姐,每次回西安都要给我父母带礼物,有时从北京寄回来。母亲在村里逢人便夸,这是我儿媳妇买的羊毛衫、打的毛衣,这是儿媳妇的大姐从北京寄来的……
  
2003年9月,母亲突发脑血栓。因单位有重大活动我无法脱身,就安排大哥、二哥、妹妹、侄子、同学将母亲送到医院。幸亏发现早,治疗及时,母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从此以后,每年回家,母亲都让我带她到兵马俑看看。一方面我工作太忙,逢年过节总要值班,没时间安排,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我认为母亲身体挺好,什么时候去都无所谓,何况我以前带母亲去过兵马俑,就没有着急安排。
  
母亲乐观、豁达、为人善良、贤惠明理,我认为她至少会活到90岁。但集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脑血栓四种老年病于一身的母亲,受了多少折磨、吃了多少苦我真没想过,其后果怎样也没有多想,更不愿去想。
 
直到2005年5月2日(5月1日我值班),在二个哥哥的催逼下,我才带父亲、母亲、二个哥哥逛了兵马俑、华清池、骊山、王顺山、大雁塔北广场、大唐芙蓉园等地。
  
没想到,同年8月,受糖尿病、高血压影响,母亲的脑血栓又一次复发。入院第一天,腿还能动,嘴巴磕磕绊绊能说几句话,第二天竟突然失语,一只腿也失去了知觉。看到如此情景,我不禁愕然!我真是恨死自己,明知道母亲身患四种老年病,却没有去问如何保养,明知道母亲的糖尿病严重,却没有劝导和阻止母亲吃她最爱的甜食,它是母亲的最大杀手啊!如果三月前没带母亲看兵马俑,这一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这才醒悟过来,人们常说孝敬父母宜早不宜迟真对呀!
  
由于母亲的高血压、糖尿病身患十多年,加上高血压惧盐(生理盐水),糖尿病惧糖(葡萄糖),使母亲的半身不遂在西医治疗无效后用传统的针灸也难以见效。回到家中,每天几十人的探视队伍不但不能安慰母亲,反而让她更加伤心。尽管哥哥、嫂子、姐姐、妹妹、侄子、孙子特别孝顺,洗衣、喂饭、端屎、倒尿、擦身、换衣、收拾屋子样样用心,我和爱人每周回家给母亲送去的药品、吃的、用的,还是没有留住母亲。她老人家于2005年12月15日凌晨三时离开了我们,享年76岁。
  
我悲痛欲绝。母亲用一生的心血、含辛茹苦将我们拉扯大,培养成人,她的孙子大部分参加了工作,重孙们也开始上学。她老人家四世同堂,该到儿女们好好尽孝,该她享清福、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她却匆匆离我们而去。母亲您不该走的这么早,这么急,您应该活到90岁、100岁呀!
  
在母亲的葬礼上,一曲吹奏了无数遍的《世上只有妈妈好》让我的哭声无法停顿。我和两个哥哥一起给亲朋好友敬答谢酒,每到一桌,我止不住的泪水让许多亲戚潸然泪下……
  
此时此刻,我才真正理解了《世上只有妈妈好》的内涵,才体会到这首歌的强大感染力,才真正感悟到母爱的真谛。母爱博大,没有衡器能将她计量准确;母爱伟大,没有语言能将她表述完美。
  
母亲虽然走了,但她的音容笑貌、她所说的每句话,她为我做的每件事,她对我们的教诲、关怀时时刻刻浮现在我脑海中。世上只有妈妈好,我用三生也报答不了她老人家的恩德啊!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史罕明,男,陕西铜川人。现任陕西省公路局党委委员、总会计师,正高级会计师。在《陕西日报》《西安晚报》《陕西交通报》《西南文学》《东方散文》等报刊杂志和网络平台发表文章数十篇,出版散文集《巴人雅趣》《幸福在哪里》,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交通作家协会会员。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我的母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