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美文 | 微型小说:一块石头 / 马淑琴

声明:本作品为作者授权原创首发
特别提示:作品一经本平台录用,将可能再发表在‘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搜狐新闻、微信公众号’四大媒体平台!
一块石头《微型小说》
作者/马淑琴
小区路口拐弯处有一块石头,模样很奇特,不知谁编给它编的故事,说这块石头很神灵。刚开始只有寥寥无几的人走过时,会站在那顶礼膜拜,默默的祷告。时间长了,过往的行人都要停下来,像做礼拜一样的毕恭毕敬地祷告一番。尤其是早上,上班的人比较多,那个路口比较窄,有关部门也可能看到那常常拥堵,影响这条街的通行,就把那块石头用吊车叼起来,放到了离我们小区大概有两个街区的小广场上。可,不知是习惯使然,还是大家根本就没看见那块石头不在了,过往行人走到那儿,仍毕恭毕敬地站在那儿,顶礼膜拜似的祈祷十分钟,二十分钟,好像那里有磁场一样。
今天早上,因为朋友林松邀我和他一起去办事,我早起半个小时。可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七点出门,就被堵在这。我看了看表,已经七点半了,我的车仍无法挪动半寸,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像赶集一样拥堵在那儿。我焦虑不安的坐在车里,听到脑袋里有一只钟比手上戴着的手表还急促的,慌慌张张的”嘀嗒嘀嗒”的走着,我知道林松一定在焦急的等着我,可我又不能飞过去。我焦躁的把腕上的手表粗鲁的摘下来,扔到旁边的座位上,可脑袋里的那只钟却无法取下来,仍在”嘀嗒嘀嗒”的,以让人心烦意乱的频率走着。我回头望望车后面,一长溜车排到小区院内,有的人还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一阵阵的按着喇叭催促。”早知这样我就不开车了,步行穿过这个路口到下一个路口打车就好了,可正是上班的点,打车也不好打。”我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聚集的人群,脑中旋转着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的假设,如果……。可人却越来越多,好像全市的人都往这涌,我实在急了,打开车门,挤出车外,向那些各式各样的男男女女,但脸上都一样虔诚表情的人大喊了一声,”那块石头已不在那儿了,你们还傻站在那儿干什么。”我希望他们能听见我的话,睁大双眼看一看,那块石头真的不在那里了。可没有人理我,只有离我最近的,一个清清爽爽,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踮起脚尖儿,越过人群,朝那个大家都祈祷的地方看了看,又回过头来望了望我,随即有几分怀疑爬上了她的眼角眉梢,她迟疑地挪动脚步,要从人群中退出去。可因为正是上班的时间,人越聚越多,她东转西转的也出不去。我只有像警察维护秩序那样的不断地大声的喊着:”麻烦大家散开吧,那块石头移到东边那个小广场上啦,不在这里啦!”
“你瞎嚷嚷什么呢?”旁边一个样子很儒雅但身上的西装有一股樟脑气味的男人不满的瞟了我一眼。
“快帮我喊,告诉人们那块石头已不在那里了。”我求助他,因为我看到他和那些人好像不太一样。他没有理我,脸上浮现出轻视的笑,那神情似在说,”关我什么事。”
“我看你有点儿不怀好意。”旁边一个长着一对扇风耳,长长的脸好像横七竖八地写着许多”无聊”两个字,是那种人越多越能用流氓无赖的品性证明自己的男人。他上身穿了一件印有一只鹰图案T恤衫,用蛮横的口气质问我,唾沫星子有落在我的脸上,我伸出手来厌恶的擦了擦。他的话立刻使我周围的气氛有些凝滞,他旁边有一位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的五大三粗黑黑的男人,可能是同伴,适时的把这份凝滞打破了,他出其不意地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并用煽动的口吻说,”这个瞎子,他在骂我们是瞎子。”这出其不意的一拳把我彻底打懵了,我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应付这让我始料不及的场面,只能下意识的用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向大家胡乱的摆着对人们说,”我说的是事实,难道你们看不见那块石头不在那儿了吗?”
“真的是欠揍。”
“揍这个睁眼说瞎话的家伙。”
“侮辱大家的智商,好像只有他有眼睛,别人的眼睛都是摆设似的。”

“太气人了。这么傲慢的人真该教训教训他。”

“这种人就是缺少教训。”
随着人们的吵嚷,有的人用拳头砸我,有的人用脚踹我,还有的人把口水也吐在我的身上,我只有用后背抵住车,两手抱着脑袋,防止愤怒的人们打我的脸。这时我听到人群中有人喊,”石头在不在?”
“在。”人们像一群在上课的小学生回答老师的问题一样异口同声。在这震耳欲聋的声音中,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大象脚下的一只小蚂蚁,随时有被大象无情碾死的可能,我不敢拿开蒙在我脸上的两只手,我怕他们打坏我的脸。这时我听到了一个柔软但坚定的女人声音,”打人是犯法的,即使他说的是错的,你们也没有权利打他。”这声音让我不由的拿开抱着头的两只手,我看到的是先前那个女人,她那整洁地白色的衣服,已不自在的在她身上七扭八歪着,想必她刚才没走出去,听到我挨打,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进了包围着我的包围圈。
“什么情况?”正在我用感激的眼神看着为我说话,活菩萨一样的美丽女人时,一米八五的个子,高高大大的,我的朋友林松,像从天而降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想必他左等右等我也不来,我的电话扔在了车里,怎么打也没人接,他担心我出了什么事,就慌慌张张的赶来了。因为我这个人一向守约,迟到这么久,他认定我是出了什么事。只见他拨开那些男的女的,蛮横地挤进人群,像一座大山一样的立在我身边,我的身体立刻站直了些。只见他一脸歉意地对围在我身边的人拱着手说:”我的朋友如果有什么得罪了大家,我替他道歉。”
“我没有错,是他们错了,干吗道歉。”我在林松的后面,用手拽了拽他的衣角,用林松仅能听到的声音说。
林松没理我,气宇轩昂的站在我的身边,围在我身边的那些人很会见风使舵,立刻不那么嚣张了,他们缓慢的,一点一点的从我身边退去,趁身边有个空挡,林松一把打开车门,把我塞了进去,他也麻利地打开了驾驶室后面的车门,钻进了车里,”快倒回小区。”他果断的语气像罪犯逃离现场那样的不容置疑的急迫。我手忙脚乱地打火,迅速的启动,挂倒档,退回小区内。
原来在我和那群人吵闹的时候,我后面的车都倒回了小区内,我在一片车的海洋中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停车位,把车停好,就心急火燎上楼,草草地洗了一把脸,像罪犯急于毁掉罪证那样脱掉了那些带着愤怒的口水,挨了许多脚和拳头的外衣,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了门,林松已经坐在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当我们又一次驶出小区时,路口的人比刚才少了很多,因为有的人已经上班去了,但还是有许多家庭主妇,退休的工人,无业游民站在那儿毕恭毕敬地垂立,莫名其妙的祈祷着什么。路口站着两个警察在维护秩序,疏通主要道路。那个刚才对我吹胡子瞪眼不可一世的家伙已换了一副嘴脸,谦恭地两手合十站在那,和刚才欺负我时判若两人。
“那块石头明明不在了,他们为什么看不到呢?我告诉他们,还激怒了他们。”我望着车窗外,心有余悸又忿忿不平的向林松讲着发生事情的原因。
“也许?也许他们真的看不到。”林松意味深长的说。
“怎么可能?那么大的石头不在那儿了,会看不到。”我用狐疑的眼光看着林松,不知他到底在说什么。
作者简介:马淑琴。网名,笨马。吉林省长春市人。热爱文学,平生最喜欢的事,是在书海中遨游。
?点击此处随读:本平台主编作品
点击此处查看:近期热门作品收录
征稿启事
《中国诗歌文学精品》长期征稿
征稿:欢迎朗诵作品投稿
《作家美文》小作家学生专栏征稿
投稿作者请进(公告)
注:此文为作者投稿作品,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主编处理,微信:li923887813
投稿作品奖励规则:(1)投稿作品有30位读者留言或者阅读量400以上的,将再发表于搜狐新闻(或者今日头条)。阅读量800以上,将再发表于今日头条、搜狐新闻、腾讯新闻、百度新闻,一点资讯,含微信平台一共6大媒体平台推广您的作品。多个不同类别的平台发表作品会让作品在网上可以容易搜到,慢慢积累知名度。(2)作品有二十五位读者留言或者阅读量八百以上还将获得‘作家美文·人气作者’称号,再次在平台发表时将注明该荣誉称号。
注:投稿作品需没有在其他任何微信平台发表过(平台也会核实),投稿邮箱:923887813@qq.com,主编微信:li923887813
书香课堂
精品荐读:
⊙谈谈写作(经验谈)
⊙两次失败的婚姻,我一无所有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人生的成功与失败,就在一念之间
⊙中国古人智慧:保持低姿态
⊙千万不要低估会写文案的人!
⊙ 诗词起名民俗文化
⊙ 犹太人的88个成功思维
⊙如何结合文学为孩子起名?
⊙人人可学记忆法
⊙学这种书法,好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作家美文 | 微型小说:一块石头 / 马淑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