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村庄不一般》

作家简介:姜琍敏,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雨花》原主编。现为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江苏省散文学会会长。1976年迄今,在《人民文学》、《当代》、《十月》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各种文学作品约500万字。部分作品被新文学大系及各种选刊、年选本广泛选载。散文集《禅边浅唱》获冰心散文奖;并曾获省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奖、紫金山文学奖中篇小说奖、长篇小说奖及其它奖励数十项。有作品译介国外。
主要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随笔集《不幸的幸运儿》、《愤怒的树林》、《美丽的战争》、《叫我如何不执著》、《红蝴蝶》等14部;长篇小说《多伊在中国》、《漫长的惊悚》、《女人的宗教》、《华丽洋商》、《喜欢》、《泡影》等10部。
《这个村庄不一般》
弯弯曲曲,曲曲弯弯。山道宛如长缨,串连一座又一座青翠峻秀的山包,将我引向大别山中那久慕的地方:霍山县东西溪乡,“中国·月亮湾作家村”。说真的我一路都在嘀咕,这个作家村名头不小,但在这山深林密之处,能有多大气象?不料现实却让我叹为观之。
首先其可谓气势非凡,广大的田园、曲桥、花红柳绿、古树葱笼之间,矗立着好些幢高大轩昂而外观朴素庄重的建筑,分别为淮河书院、枕溪山房、溪园广场、印象居、驻村作家工作室。它们的外墙全系青砖扁砌,沧桑而古朴。内里却一派熠熠生辉的现代格局,空间宏大而精美,布局新颖而别致。其间藏书竟有好几万册。走进淮河书院,一眼看见一座十几米高月牙形的书架,书架正面王蒙题写的“月亮湾作家村”在巨型吊灯映照下,光芒闪耀。其它随处皆是的书架上,高低大小各不同的矩形方格,凸显着文学的包容性和多样性。远至北京的王蒙、铁凝、徐贵祥和湖北湖南的刘醒龙、谭谈;近至江苏和安徽本省的毕飞宇、周梅森、叶兆言、许辉等,数十位名家造访的雅照点缀其间,似乎在和你娓娓切磋写作之甘苦。
(与作家们合影,第一排左五为姜琍敏会长)
原来,这作家村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这里曾是早年的三线军工厂旧址。曾几何时的机声隆隆,枪炮轰鸣,已被时间淹没。唯余幢幢厂房落寞于荒草之中。安徽省作协主席许辉来此采风,深为叹婉,在他倡议下,当地政府一拍即合,筹资以化废墟为神奇,令老厂房旧貌换新颜,方有今天这集“吃、住、游、乐、购”为一体的作家村。
尤令我欣慰的是,作家村不仅成为当地“文化扶贫”、推进乡村振兴之创举;更在于她可于潜移默化间,向当地乡亲和四方游客传播文学精神。无庸讳言,当今传统的文学蒙受着网络手机等新媒体严峻挑战。但文学之树毕竟长青。变易的只是形式,其精神内核仍呈现丰富多彩的姿容。而作家村这种形式和氛围,正合众多作家的理想。

古如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今如王小波憧憬的:“文学之路是这样的,它在两条竹篱笆之中。篱笆上开满了紫色的牵牛花,在每个花蕊上,都落了一只蓝蜻蜓”。而夜来我徜徉在作家村多情的灯火中,眼前又浮现安徒生的“光荣的荆棘路”。他说人文的事业,就是一片着火的荆棘,智者仁人就在火里走着。我仿佛看到:月亮湾作家村,就是重燃在大山深处的一个火塘,张扬着文学的不朽。期待其迸溅的点滴火种,能助力文学生命再度燎原。
-END-
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这个村庄不一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