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宇宙中从未现身的最强者

罗文和甄妮唱道:“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
这一问,实乃武侠小说的终极追问。打打杀杀,为的不就是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吗?
金庸宇宙之中,当天下第一当得令众人心悦诚服的,非王重阳莫属。东邪西毒南帝北丐,随便摘一个放到别的书里,都是武林至尊,但他们经过第一次华山论剑数日数宿不眠不休的比拼之后,一致承认中神通王重阳是最强者。
有趣的是,这个最强者在金庸宇宙之中从来没有真正现身过。我们对他的了解,全部来自他人的追述。
更有趣的是,除了一段别扭的情史和几个平庸的徒弟,他给我们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几件事,竟都出于对自己身后事的妥善安排。
临死前,他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他远赴天南,借切磋之名,把先天功教给了当时还没成为一灯和尚的大理皇帝段智兴。
王重阳传授先天功给段皇爷,是一件挺蹊跷的事。表面的理由,是为了找个人克制欧阳锋。
乍一看,好像合情合理。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战斗力是同一个段位的,强弱的少许区别或许有,但不明显,主要是风格的互相牵制。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在风格上,四人之间可能存在着连环套——南帝压西毒,西毒压北丐,北丐压东邪,东邪压南帝。
比如说,郭靖就看出段皇爷的反手点穴法“似乎正是蛤蟆功的克星”,王重阳用来破蛤蟆功的正是从他那儿学的一阳指;洪七公每次碰到欧阳锋总是讨不了好去,武力、机谋都略逊一筹;黄药师稍嫌驳杂,洪七公“程咬金三板斧”式的精纯掌法似乎正是破其之道。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五绝是暗合五行的。锋为金旁,欧阳锋属金;药为草头,黄药师属木;洪为水旁,洪七公属水;灯为火旁,一灯属火;王重阳居于活死人墓,属土。
可是因为王重阳明显胜其他四人一筹,五行的相生相克就被打乱了,不能完美契合。
但火克金,属火的一灯压属金的欧阳锋是符合设定的。
有了这个设定,又有本来就掌握一阳指的基础,王重阳要找一个能克制欧阳锋的人,非段皇爷莫属。这是讲得通的。
一切顺理成章。
但是别忘了,后来破了欧阳锋蛤蟆功的,恰恰就是王重阳本人,而不是他费尽心思要找的人选段皇爷。如果是为了这个,那么王重阳可算是白费了一番心血。
再说了,段皇爷僻居南疆,本来就是中原武林的局外人,加上日理万机,假使欧阳锋横行江湖,他一无动力二无条件去当武林秩序的维护者。王重阳把任务托付给他,是看走了眼。
那么,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认为,王重阳把先天功传授给段皇爷,只有一个目的:维持四大绝顶高手之间的制衡状态。
虽然没有明写,但可以确定,四人之中,段皇爷的功夫是要比另外三位稍稍低一点点的。毕竟他是一国之君,再怎么热爱武功,也要管理那一亩三分地,肯定比不上另外三人有那么多时间练功;何况他万金之躯,谁敢逼他从小苦练?谁敢和他实打实拆招?
凭借天赋异禀,三心二用的段皇爷也成了绝顶高手,但绝顶高手之中也有非常细微却依然存在的差距。对武学更痴迷,实战机会更丰富,东邪西毒北丐有什么理由会不如南帝?
根本没有。
王重阳在世时,次一级的四人有一点差距,无伤大雅,但一旦他去世,如果段皇爷掉队,原有的格局就会被打破,新的格局就需要建立,那将意味着又是一番争斗。
那是王重阳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只有让段皇爷再多掌握一门绝学,才能跟上队伍,维持微妙的平衡。
记住,王重阳是一个江湖秩序的维护者。他所做的一切,都要从这样的高度来理解。
第二件:处理《九阴真经》。
王重阳本来是想毁去《九阴真经》的,但三番五次都下不了手,最后干脆采取鸵鸟政策,由他去。
做到这一点,非常了不起。
《九阴真经》是正大光明的武功,是黄裳读遍《道藏》总结出来的至高武学,是纯理论著作,不是阴损毒辣的技击教材。同为道家中人,以及武学宗师,王重阳应该能理解《九阴真经》的价值和意义。
但这还不足以让他做到这一点。
对王重阳来说,毁掉《九阴真经》本来是顺理成章的行为。第一,正如郭靖所说,“王真人的武功既已天下第一,他再练得更强,仍也不过是天下第一”;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有毁掉它的权力。
任何一个在某领域达到最高成就的人,都抑制不了“骄傲”这种情绪的产生,都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我是审判者,我掌握一切”的错觉。更要命的是,王重阳是一个以众生为己任的人,他一直都想拯救世人。
这是那些自以为权柄在握、拥有真理的大人物最致命的诱惑。
通向地狱之路,向来是由善意铺成。
在我看来,克服自己想毁去《九阴真经》的想法,是王重阳一辈子做得最了不起的一件事。王重阳接受了一个事实:自己不是上帝,没有权利去判断某个事物的生死。
这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太难。
郭靖说:“我只想这部经书既然害死了这许多人,就算它再宝贵,也该毁去才是。”
洪七公说:“老叫化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这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好巨恶、负义薄幸之辈。老叫化贪饮贪食,可是生平从来没杀过一个好人。裘千仞,你是第二百三十二人!”
他们都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
多少屠龙的勇士,最终化为恶龙,不就是因为这个吗?
幸好王重阳战胜了自己。他以对内心的长久修炼化解了这一诱惑,终于没有沦落为一个独裁者。
第三件:死而复活,废去欧阳锋的武功。
这是王重阳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他以一个超级富于戏剧性的场面从自我导演的假死中醒来,腾空而起,一招即中。在完成对欧阳锋的惩戒之后,他终于耗尽真力,连话也没多说一句,就死了——这回是真死了。
这样的情节安排,恕我孤陋,在武侠小说里想不起第二例。
当年王重阳在终南山古墓住了整整八年,不出墓门一步,自称活死人。没想到多年后油尽灯枯,到真要作别人世的时候,还是逃不过先在棺材里藏身装死的遭遇,真正是坐实了活死人的名号。
金庸这一笔,皮得很啊。
听桥帮主说
人,与人所创造之物
微信号:qqsays
微博:@桥东里
知乎:@桥东里
微信读书:@桥帮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