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半个世纪的玫瑰余香——刘庆邦《女工绘》 | 郑在读诗

女工绘片段
作者| 刘庆邦
声音| 刘庆邦
录制| 王腾霄
美编 | 陈cc
-诗意心情-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采访执笔| 王腾霄
被称作文坛“短篇王”的作家刘庆邦携新作《女工绘》回到家乡河南,接受了《郑在读诗》主理人王腾霄的独家媒体专访。这是刘庆邦目前唯一一部书写矿场女工故事的长篇小说。《女工绘》中,主人公们结束了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走进煤矿的工人阶级队伍,当上了矿场女工。她们的到来,使古老沉寂的矿山一下子变得生机勃发,春风荡漾。青春总是伴随着爱情,她们的爱情是顽强的,一如向上的生命不可遏止。作为读者心中的“短篇王”刘老师分享了短篇小说的理解,长篇小说像大海一样波澜壮阔,中篇小说像长河一样曲曲折折,短篇小说更像一个瀑布,短篇小说最接近于诗,它的爆发力强、感染力强。创作一定要凝视自己心灵,同样一棵树,一朵花。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你找到你的感觉,用你自己的语言准确的语言把它描绘出来,就打上了一次你心灵的烙印。万不可以,别人怎么说,你也怎么说,那就不行了,要找到自己的感觉,形成自己你自己独特的修辞,用你独特的语言把它描绘出来。关于自己的创作,刘老师说自己有三个“不甘”。第一个不甘,是不甘心只过外在生活,还要过内在生活,也就是说,不甘心只过物质生活,还要过精神生活。阅读,就可以让丰富我们的精神生活。第二个不甘,是不甘心我们只有一个世界。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每一个人只有一个世界。那么我们不甘心你怎么办呢?每一个人写作的人呢,他都想在创造一个世界。我们的写书就是在创造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我们的创作来自现实世界。但是他跟现实世界不一样,他不是雷同的,他是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叫的精神世界或者叫心灵世界。第三个不甘,就是不甘心,我们只有一生,不甘心只有一辈子。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有终结的时候。那么作家写作的一个根本的动力,就是他要通过他的写作,把生命、青春留在书里,然后他的生命也可能消失了,但是因为他的作品有可能留存下来,那他的生命也留存下来了。- 特别感谢 -作家出版社
中原图书大厦回声馆
对采访提供大力支持
-诗意发声-刘庆邦
作家中国煤矿作协主席,北京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享有“中国短篇小说之王”的美誉。短篇小说《鞋》获1997至2000年度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神木》获第二届老舍文学奖。根据其小说《神木》改编的电影《盲井》获第53届柏林电影艺术节银熊奖。-五年欢聚季-
?
郑在读诗·创刊五年欢聚季
相伴五年——陪你读过漫长岁月主播书单系列活动第一弹昨日顺利举行?《郑在读诗》工作室主理人
读书文化节目《听朗读》主持人
王腾霄
从纪伯伦著名的作品《致孩子》谈起,并分享独家亲子关系书单,还大家放映了阿米尔汗首部导演作品亲子电影《地球上的星星》。现场气氛活跃,参与的大朋友、小朋友们,都深感受益匪浅。
接下来,《郑在读诗》创刊五年欢聚季还将于下周分别走进几何书店与郑品书社,欢迎朋友们关注参加。详细参与方式,请关注下期推文。
本微信公众平台读诗音频、视频、文字及视觉设计系“郑在读诗”团队制作。个人或媒体转载时请务必注明出处为“郑在读诗”,微信公众号转载必须获得授权。
每个点在看的人
都有一颗诗意且温柔的心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