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油腻更恶劣的,就是构陷

李淼老师又发癔症了。
01
李淼老师就是南科大的那个物理学教授,写过《〈三体〉中的物理学》、《给孩子讲量子力学》什么的,业余的时间喜欢发癔症。
上次见他发癔症,是跟我吵架那次。本来说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整个过程中我也没说任何过火的话,忽然李淼老师就发飙了,两天两夜都不怎么睡觉,起早贪黑地骂我。半夜两点发条微博:押沙龙真不是个东西!发完这条就碎觉!两点四十五:押沙龙这种人,不法办怎么行?!两点五十:这次真要睡了。三点二十:我要跟押沙龙战斗到底!……就这么起来躺下,躺下起来,练了两宿的仰卧起坐。还给我无数条私信:我要让你锒铛入狱!我要和你法庭先玩名誉权,玩玩之后,再玩政治!我还要带人坐头等舱过来,打断你十根肋骨!
就是不知道为啥李淼老师非要强调是坐头等舱过来?我是没坐过啊,但听说里头的人都是一边喝香槟,一边看财经书籍,到时候只有李淼老师坐在头等舱里,磕俩生鸡蛋,就着蛋白粉吃,一边吃一边翻看《中老年自由搏击术入门》。
那是何等励志的场面。当然,也有积极的一面:
追着我骂了好几天吧,一激动还发了张黄色图片,就是他后来说的那种“黑洞”照片,当然后来秒删了。最后,李老师终于消停了,放下键盘睡了一个好觉,睡醒了也没坐头等舱过来。
但这件事对我的灵魂还是很震撼的,第一次知道科学家的洪荒之力。
02
这次发癔症是在几天前。李淼老师到港中深学校去演讲,然后中间加进去了黄段子。
后来,李淼老师澄清过,说这是霍金的段子,那个质疑他的学生“不学无术”。霍金确实提到过这个事情,下面是原文:
意思就是法国人不喜欢黑洞这个理论,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黑洞”在法国的俚语里,有点像咱们中国的“菊花”。但是李淼老师把意思理解成另外一个器官了,而且还加了比较猥琐的暗示“男生再想一想,女生就不要想了”。
说实话,李淼老师的辩解不能成立。这并不是因为他骂过我,而是确实不合理。首先,他说的跟霍金说的不一回事儿。其次,阅读和演讲也不是一回事儿。写作的尺度是大于公开演讲的尺度的。因为阅读是私密性的事情,就算看到点黄段子也没关系,就像关起门读《金瓶梅》,也很正常。但是公开演讲的时候,你读一段“醉闹葡萄架”试试?肯定不合适。再说那是个学校啊,一大群男女学生坐台下听天文讲座,又不是小情侣坐在一起听郭德纲,结果教授来了一段这样猥琐的暗示,肯定会有人觉得不舒服。就是不得体。说到这儿,我就说两句题外话,那就是大家经常说中老年男人的油腻问题,往往比较集中在两个方向,一个是喜欢讲大道理,教育年轻人,一个是喜欢酒桌上讲荤段子。根据我聚餐的经验,确实有讲荤段子这个问题。那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主要不是岁数的关系,而是跟地位有关。小男生要敢在酒桌上讲荤段子,女领导可能直接把筷子一撂:你给我出去!但是中老年男人有地位,有资源,屁股往主位上一坐:我给大家讲一个黄教授新婚之夜的故事!
人家能怎么办”你给我出去”?聚餐请的就是他,他出去了大家还吃个什么劲儿?只能忍着恶心听着,听完了还要礼仪性地赔笑两下。这样,中老年男人就可能会有一种幻觉,觉得自己很活泼,很幽默,很会活跃气氛,所以下次还要这么讲,讲的时候还要记得带上一丝淫笑!所以说,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03
公平地讲,到此为止李淼老师只是公众场合下言论不得体,猥琐了点儿,并不能说他有什么坏心眼。而且他当场也向女生道歉了,事情本来就这么过去了。但问题是就像当年怼我的时候似的,李淼老师忽然发癔症了。他跳起来,给对方扣了一个“废青”的帽子。
李淼老师还拿出马保国的派头,正告港中深的同学:如果你们不想贵校被除名,请好自为之。
大家都知道“废青”的指控在现在意味着什么,可这件事从头到尾跟废青不废青的,有一毛钱的关系么?怎么就扯到废青上了呢?可这就是李淼老师的本能。
别人只要跟他吵架,不管挨边不挨边,他就老琢磨给人扣个帽子,用别的力量收拾人家。他要是活在1927年四一二的时候,会揭发对方是共党;他要活在1940年,日本人打过来了,他会揭发对手是抗日游击队;他要是活在1946年,会揭发对方是日伪汉奸;要是活在1950年解放的时候,他会揭发人家是国民党特务。至于是不是,我管那么多呢,整完你再说。这就有点脏心烂肺了。我这么说李老师,是有根据的。因为当年他跟我吵架的时候,也总想给我扣个什么帽子,整我一把,“先玩名誉权,再玩政治”。比如我们两人吵的本来是毫不相干的话题,吵着吵着,他忽然跳出来一句:就算你再骂我,我也拥护这个国家!这就有点缺德了,看了让人一惊。
打个比方,这就像六十年代,有人钻到下水道偷看女厕所,就像《兄弟》里描写的场景。人家把他按住了打,打着打着,这个人忽然冒出来一句:就算你打死我,我也拥护毛主席!这是不是让对方听了,腿肚子一哆嗦?李淼老师就有点这个劲儿,莫名其妙就想来个反客为主。本来就是一个黄段子的事儿,他一下子上升到批判废青的大是大非高度,还要求深圳方面“三思”呢。这上纲上线的劲儿,是不是有点像哈工大的那位同学?正是这种指控彻底激化了矛盾,让整个事情不可收拾,网络舆论一边倒地声讨李淼。
那为什么李淼老师的绝杀技,这次不好使了呢?原因很简单:厕所里头人太多了。
成百上千人目击了整个过程,搅混水太难了。就像当年那人要是刚从茅坑里抬起头,连汤带水地就喊:就算你打死我,我也拥护毛主席!几百人挤在坑边看着全过程呢,谁会怕他?人家当然上去就是一嘴巴:你也配!
喜欢就点个在看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