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成为一项负担

转眼间主持《诗日历》已经半年,这半年间每天要大量读稿,阅读竟然成为一项难以承受的负担。有时不禁会想,我们每天如此高密度地制造海量的文字,有多少是具有真实价值的呢?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五花八门的信息充斥耳畔,一天不看手机,感觉生活好像缺少了点什么。但仔细想想,如果关机一个月,难道真的就隔绝成世外猿人了吗?每个写作者都是信息的热源,他发布的文字相当于一个热点。如果把所有的热点都标记出来,那微信朋友圈里就是一片热成像的红海。对于诗歌写作者来说,更是如此。写作者的激情喷发得如此容易,创作的梯队如此庞大,热点络绎不绝地融入到信息的汪洋里,确实有点让人应接不暇。信息的输出与接受也遵循着商品的供求关系原则。当供大于求,市场的主导地位就会发生改变。以至于诗人之间的客套慢慢变成了:多谢老师读我的诗。微信朋友圈里,通常发一个自己的文章链接,马上要羞涩而忐忑地甩出一个红包,以拜托群友去读。作者需要读者,在庞大的作者群面前,读者有充分选择作者的自由。信息过剩,阅读成为一项请托,那信息的制造者向阅读者支付相应的劳务费好像也是理所当然。要想改变这种供求关系,写作者只能提高自己的定位,把自己从普通的信息生产商转变为稀缺商品和紧俏资源的高端开发商,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为享受买单,我想,是每个人都愿意的。END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