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暴染病女孩,贬低讽刺丁真,诋毁别人需要三思而后行!

不要在阳光下嫉妒别人暗夜里的一盏灯,也不要因为自己身处阴沟而对星空生恨。
——遇言姐
最近两条新闻看得人气愤。
一条是成都20岁的女孩鱼丸妹妹,在感染新冠病毒后被泄露个人信息,遭遇网络暴力。
患病的女孩原本是受害者,应该得到社会的同情和帮助,结果呢,引发的却是不堪入目的恶意揣测和荡妇侮辱。
媒体公布鱼丸妹妹的行动范围旨在让大家注意防疫。
由于通知中提及女孩没有固定职业,并且曾在4家酒吧停留过,一些人认定鱼丸妹妹是转场陪酒女,污言秽语的谩骂滚滚而来。
“骚浪贱”、“援交妹”、“长得丑”、“去了4间酒吧捡尸都没人要”……
连同女孩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个人照片,全部被发到网上供人围观诽谤。
甚至在鱼蛋妹妹住院后,骚扰电话还在疯狂打入。
鱼丸妹妹和祖父母生活在一起,老人家拉三轮车做体力活维生,姑娘自己在酒吧做些营销工作。
氛围营销在酒吧是常见的工作。
招些漂亮会跳舞的姑娘,在舞池里把气氛带起来。
或许不是一份非常符合理想的工作,但是一份合法的工作。
这明明是2,100万人口的大城市中一个底层家庭,鱼丸妹妹不过是千千万万普通年轻人中的一员。
姑娘做什么工作,与哪些朋友聚会,逗留过什么地方,都是她的私人生活和人身自由。
更何况,她在外出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从家人那里感染到病毒。
没人有权对当事女孩掀起人格诋毁和道德污蔑的狂潮。
昨天,鱼丸妹妹发了一条道歉微博。
她说:“我在这里向成都市民道歉,给大家带来了麻烦,打破了大家原本平静的生活……”
又说:“希望大家也能理解我,这件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到自己身上。”
这种“内省”让遇言姐觉得特别不是滋味。
鱼丸妹妹不仅是新冠的受害者,而且还是网暴的受害者。
她不仅仅要面对自己亲人和自己要战胜病毒的压力和痛苦,还面临社会性羞辱的深渊。
接着,多家官媒站出来发声:“我们的敌人是病毒,不是感染病毒的人。”
才算是平息了这次网暴事件。
然而女孩终身泄露的隐私已经挽回不来了。
她的痛苦又有谁可以体会?
网络流氓恶语相向一个染病的无辜女孩时,没有丝毫的内疚和犹豫,没有任何的同情和安慰。
看着真让人心寒。
疫情期间,大家心情都不好,情绪需要发泄口,但这不是凌辱践踏他人的理由。
我相信这里最多数的是不经过思考的跟风辱骂。
比网络暴力更可怕的是,我们在谴责别人,辱骂别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经过认真的思考,更没有想过会伤害到别人。
何炅曾经说过:赞美的话请脱口而出,诋毁的话要三思而后行。
我特别认同,越是疫情这样的艰难时刻,我们更要心存温暖心存善意。
另一件让遇言姐感到荒诞的事是,贴吧、知乎、虎扑上对丁真的仇视言论。
对杨超越妹妹各种怜爱的直男社区,提起出身更困难的丁真却只有嫉妒。
有跟丁真比长相的、有跟丁真比学历的、有跟丁真比才艺的,还有把丁真P图丑化的。
这些从小衣食不愁的中产家庭孩子,在贫困地区的放牛娃身上找优越感,也是叹为观止。
知乎上“为何贴吧男性普遍仇视辱骂丁真”的问题下,获得7.3万次支持的高赞答案大致是这么个意思——
“我比丁真有知识,
我比丁真有才华,
我比丁真有层次,
我救过灾捐过款,对女友嘘寒问暖。
凭啥你丁真一出现姑娘们就神魂颠倒,官媒也站台点赞。
这世界不值得,我受到了羞辱。”
这回答真把遇言姐看笑了。
欣赏别人就是羞辱他,这自我是有多庞大啊?
读个开头,我以为是直男们在唏嘘普通人的努力不被看见,读到后头又发现是在气愤丁真招女孩子喜欢。
这就搞笑了。
女孩子喜欢谁,你还能控制的?
还有说丁真德不配位的。
遇言姐寻思着,当初王思聪横扫微博的时候,多少人在知乎推测王少爷本人情商极高,摆出下作姿态背后自有深意。
怎么王少爷就那么容易道德高尚,丁真干啥了比王少爷还德不配位?
还有一条回答也很好玩,说的是——
“我会两种语言,英语六级待考,懂数理化,会古诗词,结果我十年寒窗不如人家一张投胎脸。”
这段文字写得颠三倒四,语言混乱,看不出答主所谓的水平。
这种思维更是让人“服气”,混搅蛮缠没有逻辑。
你都掌握人类文明的光辉结晶了,为什么还要跟丁真这么耿耿于怀呀?
丁真家所在的村子2014年才通电,2017年才通网,2015年之前基层组织处于停滞状态。
他一个三年级辍学帮家里放牛,背着棉被风餐露宿进山挖虫草,挖了两个月才换得2,000块钱,家里连洗衣机都没有的穷孩子,如今国家扶持也不过是在家乡签了个3,500块的合同工,这钱还不够你买双AJ呢。
没有上综艺搞直播挣快钱,也没有跟资本联合割韭菜,理塘当地那么需要推销自产的蒲公英茶、青稞曲奇,也没急着让丁真开个直播卖货。
就是给理塘旅游业代个言,让大家的日子都能好过些,丁真自己还要重新补齐义务教育。
让你跟他的人生交换一下,你肯吗?
让别人这样诋毁你,你愿意吗?
这居然也能招来平均学历985、平均年收入百万的虎扑男、知乎儿的不满。
再说了上海的户口需要计算积分,理塘的国企可是向全社会开放的。
当地博物馆的招聘条件只要初中学历就行,你也可以去应聘呀。
理塘文旅的杜冬总经理,河海大学水利水电的本科、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硕士,英文可以翻译艺术史,还在上海宝钢工作过,人家就甘愿十几年来留在理塘拿千把块的月薪。
你也可以去啊。
▲当地博物馆招聘条件
那些说丁真凭颜值火了不公平、没上过学进了国企不公平的人,多出生在小康往上的家庭,有机会读书留学进国家级实验室,这对于丁真们而言又公平吗?
丁真红了,按说最该嫉妒他的是身边的人。
但是当地人说起丁真都是开心和感恩。
文青县领导杜冬和90后村书记任敏,这些天多少媒体找,人家一直躲着不接受采访,放着送上门的流量都不要。
不是所有人都像网上揣测的那样,渴望一朝成名天下知。
▲在直男社区吐槽丁真的同时,另一些网友则是给理塘寄去了大批书籍——百科大全、幼儿读物、英汉字典、小学习题,甚至把刑法和民法典都寄去了
遇言姐发现,很多人之所以混不好,不是因为学历、不是因为家境,很大程度上是心胸狭窄,他们的世界观十分消极。
他们的思维更是直线条,没有关怀和换位。
说直男思维也好,说自我中心没有思考也好。
你染病是对我生存安全的威胁;
你出名是对我努力学习的羞辱;
你有钱是令我阶级固化的原因;
你好看就是抢走了我的女朋友。
自己做自己的卷王,还要再踩别人几脚,损人不利己。
前几天遇言姐读到28岁财务自由、辞职边经营温泉酒店边写作的郭宇的资讯。
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他拿到的7,000万期权,也不是他那精准踩中每一步风口的好运气,而是郭宇大气的胸怀、积极的态度、稳定的情绪。
郭宇出生于江西一个偏远小镇,开车到县城还要2个小时。
父母在深圳打工,被祖父母带大的郭宇是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
更糟糕的是,他那做电工的父亲久病卧床十几年,直到4年前过世,母亲一人撑起家庭。
初中时,郭宇考入深圳中学。
在深圳最好的中学,可以想象郭宇跟同学间的家境差异是有多么巨大。
“穷对你的性格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如何面对与同学的贫富差异”……
知乎上有大量类似的提问,许多人都在诉说自己的心酸,穷人思维限制了自己的一生。
然而,谈到深圳的求学时光,郭宇是这样写的——
“贫穷的孩子、富有的孩子,在一起分享着一座座精神的宝库。
感谢深圳中学,每周有专车接送的孩子与我一样,为了偏科而苦恼;将要考入常青藤的孩子与我一样,分享着阅读体验。”
他说:
“这些不用为了生存烦恼的孩子,让我看到在这样一个社会有实现自我的无限可能。”
这段话让遇言姐感动极了。
作为一个偏远小镇贫困出身的孩子,郭宇在一线城市非富即贵的学校中,感受到的不是阶级固化,不是别人占有多少资源,没有自怨自艾自卑自大,而是看到大家都在努力成为更好的自我这一共性,看到这个社会提供了让自己实现自我的无限可能。
这是多么了不起的胸怀,这就是真正的富人思维。
不要在阳光下嫉妒别人暗夜里的一盏灯,也不要因为自己身处阴沟而对星空生恨。
今天,遇言姐看到丁真的领导杜冬以小马的口吻写了一篇微博——
“我鄙视这种宁可花一整天时间去憎恨,却不愿意花一分钟去了解他人的恶臭。”
他说:“多一种世界观,就多一条呼吸的路。”
他说的真好,多一些思考,这个世界也就多了一些光明。
郭宇也在辞职信中这样写——
“朋友,还有更长的路等在前方,愿我们在更广阔的世界再会。”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宽容地对待他人,多一点共情,少一点恶意。
愿我们不在无谓的诋毁和憎恨中消磨自己、伤害他人。
愿我们都能在命运交叉的城堡里彼此欣赏、彼此帮助。
让我们赞美的时候可以不加思考,而诋毁的时候三思而后行。
我们说出的话又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END-
遇言姐席越老师上一周连走三城为她的新书《席越的沟通课》做宣传,在济南、郑州和西安的签售场场爆满。▲济南签售▲郑州@星栖已签售▲西安@方所签售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赞美,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答案,席越老师有“钻石赞美公式”来训练你的赞美技巧。
把这本书送给,那些需要学习赞美的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