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这些画会唱歌啊

建福宫。这座宫殿兴建于乾隆五年,里面有抚辰殿、建福宫、惠风亭和静怡轩。皇上非常喜欢这里,把他喜爱的珍奇宝贝都收藏在这里,经常到这里逛逛。皇上在建福宫里,主要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欣赏字画。第二件事:写诗。

乾隆皇上写诗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打扰。现在他身边一个宫女太监都没有,只有一个黑衣人站在旁边伺候。
乾隆苦思片刻,拿起笔刷刷点点写了四句,写完以后轻轻吟哦一遍:人夸不似老年象,一笑付之半信疑。设使廿年前面目,又何须藉尔夸为!
乾隆笑眯眯地说:“我觉得我这首诗有点杜工部、王摩诘的气象。前一段还写不出这么满意的诗。这多亏你进奉的那本诗集,我揣摩了好几遍,诗思倍增!”说着,拿出钥匙,打开旁边的小匣,从里面拿出一个被缎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包袱。
皇上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才仔细打开包袱,里面赫然一本小册子。《第五届退休干部诗词大会精选集》。皇上怕损了封面,拿热毛巾仔细擦拭了手,才小心翼翼翻开册子,吟诵道:风和日丽天气殊,我为国家来放猪。草吃不饱加把糠,大猪小猪喜洋洋!读后,乾隆不禁轻拍御案:立意正,文字洁,格调高,笔法奇!可惜这种语感朕一直捕捉不好……
又翻了一页,吟道:来到美国纽约城,昨天下雨今天晴。一路乘车观美景,绿化面积占六成。乾隆叹道:虽然不知道美国纽约城说的什么地方,但是诗句雄迈,尤其这句“昨天下雨今天晴”,足以超绝千古!朕当以此为师。你再多弄几本这样的诗集来,朕好仔细揣摩。
黑衣人躬身道:谨遵圣喻。现在我还是领皇上看画吧。

黑衣人引着乾隆皇上来到殿侧。黑衣人指着一副画说:此乃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乾隆眯缝着眼看了一会儿:很好!很好!朕要盖章!
皇上每次欣赏书画,太监必定提前准备好三十多方印章,还有六斤印泥。乾隆咔嚓咔嚓在画上盖了五个章:“松雪斋图书印”“群玉中秘”“明昌御鉴”“神品”“乾隆宸翰”。退后两步,欣赏了一会儿,又拿起笔在上面写了四个大字:妙入毫巅!黑衣人引他到下一幅画前:“皇上,此乃宋代米友仁的《潇湘奇观图》。米友仁传下来的画已经很少了,这是其中的绝品。皇上请看,画面峰峦起伏,云雾出没,层林被烟霭笼罩,山石和树木都用水墨点成,浑然一体,全然不觉线条及皴擦的痕迹….”
黑衣人正在指指点点,乾隆已经拿笔蘸好了墨,上前两步,悍然就要题诗。“尔时展卷观美景,山水缘何占六成?这个这个,就是下两句还没想好…..”
黑衣人铁青着脸:“请陛下不要在上面题诗了!”乾隆的脸色也变难看了:“难道朕的诗不好?!”黑衣人:“很好,很好。但是和这幅图不相称。”乾隆怫然道:“那什么跟它相称?!”黑衣人凝神看了一会乾隆,轻喟一声:“那我就带皇上看一看吧。”

他伸出手指,向建福宫花园的方向画了一个圈。整个天空忽然变黑了。外面的宫女太监都消失了。宫殿外一片空旷。黑衣人又伸出手指,再画了一个圈。空中传来一个女歌手歌唱的声音:“春天的故…..”黑衣人一愣,说声“错了!”急忙手指一弹,声音戛然而止。整个宫殿的广场上忽然亮如白昼,灯光像瀑布一样流泻出来。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舞台。乾隆张大着嘴巴看着这个场景,过了好一会儿扭头问黑衣人:“这就是你以前跟我说起的电灯?”黑衣人说:“差不多吧”。
乾隆点头片刻,吟道:
原本一片黑蒙蒙,忽然出来许多灯。若问灯从何处来?还要感谢爱迪生!
刚刚吟完,光影汇出了一副巨大的图画,就是刚才还放在案上的《洛神赋图》。乾隆满意地指着屏幕:“上面有朕盖的章!又大又红!”转身问黑衣人:可这是怎么回事啊?
黑衣人道:这是QQ音乐和故宫博物院,也就是皇上的紫禁城,共同举办的音乐会。乾隆很不高兴:“朕的紫禁城里,办个晚会也未尝不可,但内务府怎么没有告诉朕?而且,什么又是求求音乐?”
黑衣人吃力地解释:“这个…..腾讯,马化腾,QQ音乐……..皇上听说过么?嗯,肯定没听说过…..总之,都是些大大的忠臣良民。至于故宫博物院,这个得从1911年说起……”这个时候,音乐响起,乾隆的注意力转移了,黑衣人松了一口气。
在图画下,出现了一群少年。他们饱满的声音穿越在会场中:静水流年相约好 幻化你唇间一笑秋山批羽衣裳 拂袖落入你身后云茫茫柳岸斜阳落枝稍 泄露一缕残愿遗燎良辰易老 秋风不忆春松茂
乾隆找了把椅子坐下,微微闭眼倾听。音乐和诗句还在建福宫内奔涌,在辉煌的灯光下,伴奏的乐队渐渐浮现出来。两位少年用嘴巴轻声发出“呜呜”的风声,以及“噗呲”的鼓点声。
若非薄情 长天亦老是梦是真 谁人知晓独留月染繁霜 洛川今年何人照…….
歌曲唱完,灯光渐渐隐去,整个建福宫就像陷入暗夜。一片黑暗中,只有前面屏幕上那副《洛神赋图》还在发出光芒。

等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乾隆沉默了半响,才开口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唱歌?黑衣人一脸严肃,挺着身板,摆出庄严的架势说:为了激活传统文化。
乾隆:什么叫传统文化?黑衣人说:皇上的这些画,就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一代又一代,我们会消亡,可是有些东西不会,它们会穿越时代,带着自己的印痕,告诉年轻的一代,我们有过多么美好的东西。
乾隆:那什么又叫鸡活?黑衣人说:让它们不至于老去。每一代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它,用自己的方式去激活它。画是死的,被人们理解之后,它才是活的。这些歌是为了不让年轻人遗忘。
文化不会死于颠覆,而是会死于遗忘。年轻人如果遗忘了它们,它们就会枯萎。这些少年用自己的声音让这些画能够活过来,能唱出自己的歌。
乾隆想了片刻,摇头说:“听不懂。”他指了指那些少年:他们是谁?朕有赏,着他们赏穿黄马褂!灯光重新幻化,再次凝成一个巨大的舞台。舞台上出现了一副巨大的《潇湘奇观图》。乐声响起。多少日 烟雨中缠绵多少世 红尘里孤单千里雁声断冷月照白帆 …….
音乐和光影不断变换,一幅又一幅图画,一首又一首的歌。画和歌交织在一起,融入无边的月夜。

等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所有的光华,所有的图画,所有的人影都消失了。只有乾隆静静坐在黑暗中,旁边立着黑衣人。但是音乐的乐符仍旧若续若存地跳动。
黑衣人说:皇上,我们该走了。乾隆恋恋不舍地朝舞台方向看了一眼。
黑衣人身体越来越淡,渐渐消散了,就像被风吹走的一团雾。太阳的光慢慢透射进来。周围出现了一群太监宫女。“哎呀,皇上,您怎么在这儿坐着呢?快扶皇上进去!”
乾隆站起身,慢慢走近殿内,那些画还挂在那儿。乾隆走过这些画,一幅又一幅地仔细看了一遍。最后有一副《赈灾救荒图》,上面盖了自己的十几个章,旁边还有自己的题诗:
庚申无雨也无风,家家仓空井也空;朕心焦急如火煮,拨款来救仓井空。
又翻了翻桌头的小册子《第五届退休干部诗词大会精选集》:“什么破玩意儿?扔了!”“嗻。”
乾隆又皱着眉头,在屋子里转了几个圈,内心挣扎了一会儿,又说:“以后看画的时候,少磨点墨。印泥也不要准备那么多了,不要六斤,一斤就行了。”“皇上,为什么?”
“为什么?要保护传统文化!懂吗?还要鸡活!唉,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以后御膳房少做那么多鸡!”“嗻。皇上,明天晚上的宴会,还要准备什么吗?”
乾隆沉思了一会儿,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刚才的场景,那优美的词,那动人的歌,那:“要有光,要有钢琴和筝,要有发唱歌的画,要有优美的音乐,要有彩灯,重点的是要有年轻人,要让他们爱上这些画的好处!还要有…..”“啊?”
这个时候,空中忽然出来一个人头。没有身子,就是一个脑袋,所有人都吓成一团,只有乾隆辨认出那是黑衣人的脑袋。这个脑袋开口说道:“皇上您说的是这个吧?

2018戊戌年,也就是两百多年以后的十月二十二日,我跟您说的腾讯创新大赛、QQ音乐与故宫博物院共同举办了“古画会唱歌”音乐大赛作品分享会,地点就在您的建福宫。
您刚才看的就是这个演出。演出展出了十一幅典藏的千年古画,包括《潇湘奇观图》《韩熙载夜宴图》《步辇图》《洛神赋图》《芦汀密雪图》等等,差不多都是皇上您赏鉴过的,好多画上面都有您的墨宝,当然主要也是因为擦不掉。
皇上看到的年轻人,都是我们千方百计筛选出来的优秀歌手。五百多首歌里,我们精心选出来十几首,每一首都配上一副古画,就是为了用现代的方式激活传统文化。对了,御膳房该杀鸡还是杀鸡,跟这个没关系。皇上!还有,QQ音乐平台…….

乾隆点了点头:你脑袋先回去,怪吓人的。我自己听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