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会孤独终老吗

讲述人:程焕性别:男年龄:39岁职业:职员本报记者潘璐女友祝我孤独终老前天,女友梁玥给我打电话说:“你可以把你东西收拾走了吧。”我说:“你能不能再考虑一下。”她说:“不用了,你不来,我就把你东西扔在门外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去了梁玥家。收拾东西的时候,她一句话都没有说。等收拾完了,我赖在沙发上,她说话了:“程焕,如果你再这么过下去,只能是孤独终老了。女人受得了你,也绝对受不了你妈。”从梁玥家出来没两分钟,我就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她问:“去那里收拾点东西要这么久?那些东西,不要也罢,我再给你买新的。”我说:“你能不能不随时随地掌控我?我也是40岁的的人了。”发动了车子,看着方向盘上的四个圈标志,我想:“没有我妈,我能开这么好的车没有我妈,那些女的也未见得看得上我吧?”我妈是那种典型的女强人,从小到大,我家就是我妈妈的一言堂。姐姐比我大7岁,从小到大读书都好,一直是父母的骄傲。我呢,从小成绩平平,起初我妈以为我是贪玩,也没在意,后来等姐姐出国之后她专门来管我了一年,我学习依旧没有起色,她才终于有点死心了。我记得姐姐出国之前跟我说了一句话:“程焕,一定要记得坚持做你自己想做的。”当时没有明白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脱离我妈妈的掌控,就是我姐姐一直想做的,并且很早她就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做成功了。我呢,千辛万苦才考上了一个三流大学。为了躲避选择闪婚在大学里,我必须每天给我妈打两次电话,除此之外,她还掌握着我的课表,我的社团活动的时间,随时随地查岗。报名参加什么社团,都是她来做主。文学社,太浮夸,不让参加;戏剧社,可以参加,但是只让我去排英文的剧;围棋,锻炼脑子可以学;篮球社,不让进,怕我会受伤。除此之外,她还经常临时起意跑到我的学校,如果找不到我,会拉着寝室同学谈心,要他们多关照我。在如此监控严密的情况下,我居然还能谈恋爱,现在看来是一项奇迹。我长得不错,长期生活在城市,会打扮也舍得钱打扮,自然有不少女生爱慕。女友小渔来自江苏的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毕业时,我决定和小渔去她的家乡发展。和我妈一提,她就说:“那个小地方能有武汉好?爸妈的人脉都在这里,给你找个舒服钱不少的工作不是难事。”我顿时就怒了,当时也不反驳,只是在拿到毕业证那天,买了离家的车票。我和小渔闪婚也是临时决定的。趁着毕业,我拿到了户口。我和小渔说:“拿证,错过这村就没有那店了。”小渔当时就点了点头。所以,我拎着一袋水果和两条烟去小渔家,就把老婆给娶了。贫贱夫妻百事哀从小到大我妈妈虽然对我严厉,但在钱的问题上倒是对我一直大方。和小渔结婚,到外地工作,彻底触犯了我妈的底线,所以她基本上和我断绝了来往。小渔的父母对我意见也不大,女儿都嫁了,却得不到婆家承认,婚礼也没有办,偷偷摸摸的,好像见不得光我和小渔只能在外面租房住。每个月底,房东就来催要房租。每逢这时,我和小渔就会吵架。然后她要么回娘家,要么去同学那里住,留我一个人在出租屋里。看着空荡荡的出租屋,看着我那些名牌衣服被洗得最初的颜色都辨别不清楚,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想着,如果一年之后不能升职加薪,我就离开这里。一年之后,我的工作依旧没有起色,和小渔那些柔情蜜意也消失殆尽。我说:“我要去上海发展。”她说:“那离婚吧。”我的第一次婚姻,就像风吹水面,留下涟漪,顷刻就消失。排斥她指定的女人我去了上海,可是作为三流大学的二流学生,学的又是文科,在上海这个城市,依旧是最底层的。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向我妈低头了,接受她的安排,进入武汉的一家单位,工作舒服,工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很快,我妈妈就给我介绍女朋友了,她选中的女人,都有很好的家世,有着稳定的工作。有的像公主一样傲娇,有的表面平和内里暴躁,有的则像我妈妈一样彻头彻尾女强人一个。相了无数次,基本都是见面三次以内就没有下文了。在我看来,女人的事业,家世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温柔可人。可是我妈妈给我介绍的,从来都只是她想要的。基本上每隔半年,我们都会因为这个原因大吵一架,然后要么我离家出走几天,要么我妈妈出差避开。总之,我们都不妥协,就这样,我到了36岁。到女友公司大闹2014年春节,我认识了梁玥。梁玥比我小3岁,离婚4年了,带着一个4岁大的女儿。照理说,她应该不是我理想的再婚对象。我们一开始也就是像朋友一样相处的,可是慢慢的,我就被她吸引了。她把自己的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工作也是有条不紊的。我觉得哪怕天塌下来,她都会用很温柔地语气和我说:“没事,别慌。”这是一个让人安定的女人。我们谈了一年的时间才确定恋人关系。这在现代这个速食爱情的年代,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可梁玥从来不催我决定,不逼我表白,她在我面前就是完全真实的自己。我和她说过我妈妈的事情,她微笑着说:“你是成年人,我和你妈妈的关系,是你要处理的事情,而不是我要关心的。”可我终究还是懦弱的,我告诉我妈妈我和梁玥交往的事情,隐瞒了她有女儿的事实。过年的时候,我妈提出要梁玥到我家来坐坐。梁玥的端庄大方还是让我妈妈比较满意的,梁玥走后,我终于告诉我妈,梁玥有一个女儿。我妈妈当时就扇了我一个耳光,她刚刚觉得有点高兴,我就当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我再三解释,梁玥有一个孩子不是我们之间的障碍,可我妈妈还是二话不说逼着我分手。那段时间,我搬到梁玥家去住。我以为这样的反抗会逼着我妈妈低头,可她老人家憋着大招呢。6月份的一天,我妈妈杀到梁玥单位,先找她的领导谈,领导表示对职工私生活无法过多干预后,我妈妈就冲到梁玥办公室,扇了她两个耳光,说她是狐狸精之类难听的话。这事发生之后,梁玥问我有没有信心处理好,我不答话。她说:“这样吧,我也不勉强你。如果你选我当老婆,以后我是不会和你妈妈来往的。至于你自己,我不阻止你和你妈妈来往。”我问:“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梁玥摇头说:“我已经给了你两年时间了,你不脱离你妈妈的羽翼,没人能帮你。”终于,我拖了3个月,梁玥依旧没有心软。我想,我的婚姻,真的会更难。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李青说情解开与父母的链接一个妈宝男,有脱离妈妈控制的意愿,却没有脱离妈妈控制的能力,也就是说,没有自立的能力。在妈妈羽翼下呆得越久,自我生存能力就会越来越弱,脱离妈妈控制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低。一个40岁的男人,很幸运遇到了一个优秀女性,可惜却没有把握这个运气的能力,真要为他一叹。我们没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但并不表示就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因为终有一天,我们会脱离父母的势力范围,展开自己的生活,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这都是必经的一步。父母最好的爱,都应该是为这分离的一刻做准备的,让子女能够安心地自信地离开自己的掌控。如果一方不愿意解开这个链接,另一方就得花费更多的力气去解开,如果双方都不愿意,如同今天故事里的母子,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