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西二日行记:过寺逢僧话 临江看奇峰

2018-02
21-22
我爱游山玩水,被很多人当成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例子,常常被嘲笑为“浠水徐霞客”,其实啊,百代皆过客,江山是主人!一个人趁身体强壮的时候应该饱览山河,当自己的感情都和每一座山脉、每一条河流、每一块土地产生缘分,这种对国家的爱,才是有根基的真爱!
A lifetime of travelling
我是黄冈人,从方言、地域、文化上来讲,其实我们更加接近安徽,唐宋时期我们和河南上蔡、信阳、安徽庐州、安庆都归一个行政区,叫做淮西。从文化上来讲,我们和皖西更有血缘!
初五在家里吃罢早饭,细雨蒙蒙,年也差不多拜完了,在家烤火枯坐吃东西看电视,除了给腰上的游泳圈增加厚度,毫无益处,决定开车去安徽西边转转。
顺着高速,看着沿路的地名,散花、蕲春、梅川、黄梅,每个名字都藏着浓浓的春意,忽然觉得黄冈是一个很美的地方,天生就适合春天在这里定居!
过了界子墩,就出了湖北进入安徽宿松境内。宿松这个地方跟我们湖北渊源很深,我们这边荆州有个松滋市,松滋松滋,松林滋茂,松滋完全在平坦的江汉平原上,没有任何山丘和松林,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地名呢?
原来南北朝时期五胡乱中原,松滋人从大别山区全部迁徙到江南荆州躲避战祸,连地名也带走了。于是原来的松滋,就叫做宿松,宿,老的意思,宿松,就是老松滋!就像美国纽约,对应英国的约克郡,纽约是新约克郡,英格兰的是老约克郡,地名中的历史,可谓非常有趣!
第一日:五祖禅院
车子开下高速路口,就是宿松县城孚玉镇,孚玉镇边有一座丘陵,名叫佛坐岭。这个佛不是旁人,乃是禅宗五祖弘忍,当年他跟随四祖道信学法,后来就下山东行继续求法,游历到这里,穴居岩处,与麋鹿虎豹相处,与猎人农夫交友,留下了很多遗迹。至今山中有一处拳窝一样的岩石,就是他当年坐禅说法之处,后人因此在这里建了一座五祖庙!
五祖庙香火千年,近四年来更是大起伽蓝,建成了一座精巧庄严的禅宗道场,名叫“五祖禅院”,住持这里的乃是原来黄梅五祖寺方丈见忍法师,当年他到这里瞻仰五祖遗迹,就发下大誓愿,要把黄梅祖师传下的东山法门,在这里重新发扬光大起来!
去年我就已经来过这里,爱这里的庄严道场和青松翠竹,盘桓两日念念不忘,今天算是麋鹿回头、故地重游。

农历初五日是民间传说的接财神日,很多香客和信众簇拥到寺里烧香礼佛。我去的时候,见忍法师正好在文殊院中接引大众,给大家摩顶祈福,我也跑过去接受了法师的祝福,真的撞到了一个好彩头!
很多人对佛教有很深的误解,把奉献香火当作修成功德,把晨昏礼拜当作成佛之路,很少意识到这其实是南辕北辙。东山法门开启的禅道,就是给凡夫俗子大开方便之门,让他们用通俗易行的方法摆脱贪嗔痴等诸多烦恼,而走上自我觉悟的成佛道路!
五祖禅院在弘扬禅风正信上花了很多工夫,这里不鼓励人们去烧头香,也不诱使人们去布施贡献,让信仰成为一种发自内心意愿的东西,让禅堂成为信众自愿皈依的家园,这一点非常让我敬佩,也是吸引我经常来拜访的原因。

摩顶之后,见忍法师邀请我们去他的禅堂听他说法,大家围坐在四壁的座椅上,自自然然、平平等等。法师给我们讲了一些如何收住杂念进入禅定的心法,联想起我们平时所学的“念念不忘”“心猿意马”“降伏其心”等已经变成生活俗语的佛经词汇,忽然感觉自己获得了一场非常好的传统哲学教育!
法师说了很多好的话语,我记忆深刻的就是“做个好人,就是做佛”,他还提了三点见解,如何做个好人:首先,和颜爱语;其二,修正自己;其三,广结善缘。寥寥数语,字字珠玑!

晚间我留宿在寺中,观摩来自上海慈缘的信众给各方举行的供灯仪式。一千多盏莲花宝灯在大雄宝殿中点亮的时候,四壁神佛身上披满了圣洁的光辉!法师敲起钟罄,呢喃念起般若心经,那种宗教的恢宏大气感觉,确实让人心灵震撼!
回到住处,在一夜风雨声中安然而卧,各处楼堂殿阁屋檐下的风铃声不时入梦,有天花乱坠佛境出世的感觉!
第二日 小孤山
次日初六,是节后返程的高峰,考虑到路上拥挤,我决定在宿松再盘桓半天,免得在高速上被堵车耽误太多时间,于是作别五祖禅院,直奔江边的小孤山而来!
久居江南的人都熟悉一个词,叫做“矶”,比如我家乡巴河对岸的鄂州燕矶、湖北黄石矶、张志和“桃花流水鳜鱼肥”的西塞山、抗日时期著名的“马当要塞”,都是磅礴大江流淌处突然冒出的江边高地,这些地方古往今来作为长江中著名的标志物,经历历代文人墨客吟咏,成为了每一个热爱中国文化的人一生必要探访之地。
小孤山在江矶当中可以说是最浪漫也最雄丽的!它的江对岸是江西彭泽县的彭浪矶,两道江矶配成一对儿,就是苏轼诗中所说“舟中贾客莫轻狂,小姑前年嫁彭郎”,把两座江矶幻化成恩爱情侣,从此在我心里种下的根脉,呼唤我前来拜访!

熟悉王阳明的人,更应该到此拜访。当明朝正德年间宁王朱宸濠顺江东下,准备攻克南京,重演燕王朱棣靖难夺嫡的老戏码时,是王阳明在这里将他的汪洋大梦给击碎的,想想这个古今少有的文化和功业兼备的大儒的作为,更让人发起誓愿此生一定要来此一观!
把车停好,跑到江边一看!江风如怒,掀得人站立不稳;洪涛巨浪滚滚东去,江中几千吨的钢铁轮船如同一片片无助的叶子在飘荡,对岸彭浪矶如一块三角形玉屏风插在江畔,这边的小孤山则一峰独立,仿佛天神不小心遗落在这里的一块牙齿,突兀奇绝,电影阿凡达到这里来取景,都是上选!
俗话说:天下名山僧占尽!小孤山这样的名胜,山体中紧紧抱着一个大寺庙,叫做启秀寺。相比于昨天我去的五祖禅院,这里少了清净禅林的圣洁气,而多了民间信仰的热闹和喧嚣!
小孤山下没有焚帛炉,当地专门围了一处供人放鞭炮和燃香烧纸,从早到晚,鞭炮声从没有停歇过,巨大的香雾和炮烟,把整个小孤山都包住了,然后被江风吹散成为远处的青云!
沿着启秀寺的大门的石阶慢慢爬行,一路上碑碣不断,仔细看那些震古烁今的人名,比如刘伯温、嘉靖皇帝等,想先贤往圣一一登临,我今天也有幸到此,攀登这座奇峰仿佛亲自参与到一件伟大的历史事业当中!

小孤山和彭浪矶相夹,江流到此骤然变窄,古时候会形成巨大的漩涡,当地称为“江眼”,估计是解放后疏通航道,把江中的暗礁都炸掉了,水流平缓而过,无法再形成江眼奇观!我站在半山腰,透过山中林木的缝隙,只见两道江矶如同门户夹护长江,江涛一过,顿时如同脱缰野马奔腾东去!没有望见江眼,心中有点叹息!
不过当天天气多云,江畔云层低垂,阳光很费力地从云缝里漏了下来,在江面上留下一块块奇特的光斑,把长江也点缀得恢宏大气。我从小生长在长江边,见惯了波平两岸阔,只有到这里,才深深感觉到江山瑰丽、风月无边!
小孤山上的僧人豢养了很多鸽子,其实是这里最美丽的风景。鸽群时飞时止,当它们飞翔空中时,我深深感叹,地灵则物杰,在大江旁边生长的鸽子,都能飞出雄鹰的姿态!

俯视山下,是阔达数里的江滩,边缘被江水淘洗出遒劲的纹理,旁边是都被人种上了麦子!春风骀荡,麦野流碧,旁边是大江浩漫,江风狂吟,忽然觉得,江山大气,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小孤山上供奉着一个沿海很常见但在内地却很罕见的神衹,那就是天后林默娘,这个沿海名声大得压过王母娘娘的女海神,竟然鹊巢鸠占抢了长江龙王的地盘,实在是令人感到好奇!
小孤山被安徽民间唤作小姑山,福建人天后林默娘在这里被人当成安徽姑娘“小姑”,当地的妇女对她非常崇奉,我挤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跪倒一地的都是一群婆婆和年轻妇女,只有我和一个守庙的老和尚杵在这群女人中,顿时感觉不好意思,赶紧夺门而出!
小孤山完全是一座石头山,很少见到土壤,数千年的积尘在岩缝中积留了一点底子,竟然也能养得山上草木葱郁,朝阳一面长满了杂树和丛竹,背阴一面长满了蕨草!在这样贫瘠毫无肥力的石灰岩和钙性土壤里生长,江边终日大风,酷寒难耐,生长还这么好,真乃草木英雄!
下得山来,再回头看看这座奇峰,想想它的历历往事,天地有此江山,长我胸中浩气,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我爱游山玩水,被很多人当成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例子,常常被嘲笑为“浠水徐霞客”,其实啊,百代皆过客,江山是主人!一个人趁身体强壮的时候应该饱览山河,当自己的感情都和每一座山脉、每一条河流、每一块土地产生缘分,这种对国家的爱,才是有根基的真爱!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