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自禁爱上她 我不再是那个“好男人”

记者潘璐
讲述人:姓名:蔡飞琛性别:男年龄:41岁
靠买贵礼物平息纷争
三八妇女节的时候,给老婆送了一套护肤品,当然鲜花是不缺的。可是老婆并不高兴。她暗示的礼物,我并没有买给她。她相中的是一套丝绸内衣,很早之前就丢给我链接问我好不好看,我敷衍了她几句岔开了话题。
果然,三八妇女节过了没有几天,老婆就借一点小事和我吵架了。道歉无效,冷战。一周后,连九岁的孩子都察觉到家里气氛不对。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去给她买了一个名牌包,好话说尽,她总算是给了一个笑脸。
这次是一个名牌包,下次呢? 我很怕她问我:“你知道我要的不是名贵礼物。”是的,作为一个女人,更重要的是婚姻的稳固,是丈夫的心。
而我,这大半年以来,表面上依旧是好丈夫的人设,但实际上,我一直和老婆没有性生活。原因很简单,我爱上了别人。都说女人会为爱人守身如玉,其实男人也会,至少,我是会的。
在这之前,我觉得我的人生顺风顺水。年轻时努力学习考入好大学,大学毕业后进入好公司。觉得公司工作不自由,自主创业抓住好时机,现在有自己的工作室,有稳定的收入和自由支配的时间。
至于婚姻家庭同样顺利。相亲和老婆认识,恋爱两年结婚。结婚第三年,第一个孩子出世。结婚第八年,第二个孩子出世。
我的人设一直都是“人家的丈夫”。顾家、分担家务、带孩子,适时了解老婆的心思,送礼物、各种纪念日都过,仪式感十足。一年带家人出去旅行两次。
本以为会这样天长地久,看孩子们长大,再帮他们看孩子。可是人生突然就在40岁那年来了一个急转弯——因为我爱上了别人。
被她的一个动作撩到
我在三年前就认识刘青了,但仅限于工作交往,一年难得碰到一次的那种。清楚地记得是去年夏天最热的时候,每个人从外面进屋都带着腾腾的热气和汗水。一群人在开会,刘青坐我旁边。她穿着一袭红裙子。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她怎么这么白。那种红色,衬得她肤光似雪,吓得我眼睛不敢乱瞟,生怕控制不住盯着人家看被当成登徒子。忐忑中,鼻端闻到了似有似无的香气,好像瞬间就从带着汗味的会议室穿越到了夏季清晨的森林,那种树木和露水的味道,让我心猿意马。怎么从前没有发现她是这么有魅力的女人。会议室里人声嗡嗡,我神思恍惚,等一愣神,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回忆之前碰到过刘青的画面。
正在这时,刘青看我抬头,对我笑了笑,然后撩了撩头发。我发现,完蛋了,我无可救药爱上了这个女人。
我是学艺术的人,一向认为自己拥有艺术天分,但没有艺术家那种感性和多情。可那一刻,我推翻了对自己的这个评价,理智早就见鬼了。
我掏出手机打字给刘青看:“开会太无聊了,等下结束我请你吃饭。”她问:“为什么?”我回:“庆祝我们共同历经磨难。”她说:“但可能要加班。”我答:“没关系,我先去楼下喝冰咖啡等你。”她还在犹豫,我赶快说:“合作这么久,没有请你吃饭,择日不如撞日。”她这才点头。
冰萃咖啡不加糖,冰、苦、涩,但咖啡因并没有让我清醒。吃饭的时候,我们聊下工作,聊下生活,交流一下育儿。刘青说:“啊,很少有爸爸对孩子的教育这么有心得。我们一定要多交流。”我自然是忙不迭点头。
帮助她不是为回报
我像一个陷入爱情的18岁少年一样,每天绞尽脑汁,如何靠近刘青。唯一不同的是,少年有资格去爱,而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我知道刘青老公是做工程的,常年不在家,回家之后,也总是有种生疏感,和她还有儿子交流不多。她说自己是“丧偶式育儿”的典型,因为这个原因,10岁的孩子已经有了青春期的叛逆。
总之,和她聊工作、家庭和孩子,她都挺乐意的。我想了解的,她偶尔会说一些。比如婚姻的状态不理想,不是没有努力过,可是收效不大,要大改很难。她说很羡慕我的家庭,要我好好珍惜。
这样大概过了两个月,有一天和刘青聊天,她一直没有回复。电话也不回,这很少见。从早上到中午,四个小时,我如坐针毡,终于忍不住给她办公室打电话,同事接的,说她早上请假,说家里有事。
到了晚上,她给我回电话了。声音里带着疲倦,说家里出事了。我小心翼翼问她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她说老公因为经济问题被批捕了,因为一点小事被牵连出来的。她说老公要真坐牢没有公职,她的家就完蛋了。说完她就哭了,很伤心那种。我头脑发热,就说:“你别急,我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那晚我坚持到刘青家楼下,她第一次请我去她家。孩子已经睡了,客厅开着地灯,光线幽暗。我打量了一下,家居布置同样是好品位。我第一次握着她的手,安慰她。即使她在为老公神思恍惚,但我也对此很满足。
人在家可心回不来了
此后,我一直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去帮她。今年过年前,刘青老公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判了缓刑保留公职。刘青是知道其中艰难的。她问我图什么。我说就是朋友间的帮助。她沉默良久说:“我不是无知妇孺,你说这话能骗到我吗?”我不回答。她接着说:“其实,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我急了,赶忙截断她的话说:“我不要你的回报,真心的……”她说:“你可以不要回报,但我不能知道了还装作不知道。那很卑鄙不是吗?”我说:“你知道就行,知道就好。”
再见到刘青,是在她公司的年会。大家都打扮得争奇斗艳,她只穿着一件简单的小黑裙,甚至没有化全妆。她对我说:“你看,这么多小姑娘,你为什么看中我这个苦兮兮的中年妇女。我还比你大一岁呢。”
等到我离开时,收到她信息:我在你包里放了东西。我打开一看,房卡。我苦笑。这算什么呢?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 或者她认为这是我想要的。我为她的误解感到丧气。
第二天早上再次收到她的信息:“我猜你百分之八十不会出现。我猜对了。你这样的好男人说不吸引我是假的。但太不现实了。就这样吧。”
是的,只能这样。我们的理智都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可是心却无法控制。不管我有多久不见她,心里总有这个人。只是,对自己家庭欠下的债,不知道该怎么还。
李青说情
吞下这颗无奈的果子
这是一个让人感叹的故事,讲述者是个好男人,他爱上的女人也是个好女人。
我们说一个人是好男人或者好女人时,我们说的是,他们懂得克制,他们知道自己的责任所在,他们不会不顾一切地放纵自己的感情。是因为他们的理性和克制,让他们的生活充满了很多无奈。好在只是无奈,而不是失控和放纵之后的不可收拾。
无奈是成年人稳定生活的副产品,要稳定就得遵守秩序,遵守秩序就得克制自己的很多欲望,想要而不敢要,无奈就来了。这是稳定生活必须付出的代价。除非你想打破秩序,把一切推倒重来。
但成年人已经很少有这种勇气和力气了,那么也就只好吞下这颗无奈的果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