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拍马屁,下场太惨

拍马屁是一门技术含量很高的语言艺术,大师级别的马屁精往往能在恰当的时机,巧舌如簧,达到出人意料的效果,而蠢材级别的马屁精把握不好尺度分寸,也就是拍在了马蹄子上,轻则留下笑柄,严重了则小命不保。
武周时期,就有这么一位不长眼的蠢货,叫王庆之。
唐睿宗李旦在位时期,老娘武则天一手遮天,李旦不过是个傀儡。武则天不满足于垂帘听政,干脆废掉儿子李旦,自己做了皇帝,上尊号则天大圣皇帝,改国号为周,史称武周。
李旦从皇帝降格为皇嗣,迁居东宫。
皇嗣既不是皇太子,也非普通的皇子,这个称号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李旦本人处境尴尬,也极为凶险。
随着诸多李氏皇族子弟被杀戮,武则天觉得李氏皇族不可信任,而开始大量重用武氏子弟。
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年富力强,很快被提拔为宰相,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人物。
武承嗣对打击李氏皇族不遗余力,曾极力劝谏女皇“去唐家子孙,诛大臣不附者”,唆使酷吏周兴罗织罪名,残害泽王李上金、南安王李颖等宗室十二人,同时对忠于李唐的大臣们进行残酷打压。
武承嗣一直对皇位垂涎三尺,他认为皇嗣李旦就是自己的绊脚石。
武承嗣多次派大臣游说女皇,极力巴结女皇的宠臣,却遭到狄仁杰等正直之臣的极力反对。
天授二年(691年)秋九月,武承嗣派遣凤阁舍人张嘉福,去唆使洛阳平民王庆之,率千余人向朝廷上表,组团请求女皇立武承嗣为皇太子。
王庆之也许是收了巨额贿赂,如同打了鸡血般亢奋,他“以死泣请”。
《大唐新语》记载:王庆之率领着光棍无赖千余人,“请废皇嗣,而立武承嗣为太子”。
赶上这一天女皇心情很好,于是破例接见了王庆之,王庆之感动得泣泪纵横。
女皇问:“皇嗣是我的儿子,为啥要废掉呢?”
武则天
王庆之回答说:“神灵不接受非同类后嗣的祭祀,如今是谁家的天下?当然是武氏的天下,那又为何以李氏子孙为后嗣呢?”
武则天有点烦了,于是命其退下。王庆之给脸不要脸,不肯离去,一个劲儿磕头,表示不惜一死。
武则天派人送给王庆之一张盖着宫内印章的纸,说:“你拿着这张纸,想来见我的时候,就拿出来给看门的侍卫看,他们就会带你进来了。”
王庆之得到了这个特别的通行证,此后出入皇宫就像是在自己家来回溜达一般,屡屡进宫劝谏。
时间长了,搞得武则天很烦很恼火,有一天,王庆之又来了。
武则天气急败坏,命宰相李昭德杖责王庆之,教训一番。
李昭德虽然不是皇族,但人家五百年前是一家,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来,他觉得给李氏复仇的机会来了。
李昭德命左右侍卫将王庆之带出光政门外,对左右说:“这个犊子玩意儿要废掉皇嗣,册立武承嗣为太子,削他,往死里打!”
武士得令,三下五除二,几棍子就把王庆之打得“眼耳皆血出”,不久一命呜呼。
那些跟着王庆之起哄架秧子的无赖之徒吓得屁滚尿流,此后没人再敢提这件事儿了。
《旧唐书》记载:李昭德打死了王庆之,向女皇报告说:“臣听说文武之道,在于有法度讲规矩,没听说过侄子当了皇帝,给姑母立庙祭祀的。
论起亲疏关系,天皇(高宗皇帝)是陛下的丈夫,皇嗣是陛下的儿子,陛下理所当然要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
更何况陛下受天皇的嘱托,才得到了天下,如果立武承嗣为太子,那么天皇将无法享受后世的祭祀了!”
武则天觉得李昭德说得很有道理,此后就不再提废黜皇嗣、改立武氏子孙的事情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