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偏!!!

1
长生生物的疫苗事件继续发酵,从上到下全国一心,好不热闹。
但没有人把关注焦点放在疫苗本身上。大家在关注怎么收拾长生生物,怎么收拾老板,怎么收拾即得利益者。说白了,都是为了解恨。
昨天,有人扒出长生生物老板是原吉林省委书记的女儿,《环球时报》的主编老胡找人打听了一下,不是。原吉林省委高书记的女儿叫高露露,不叫高俊芳,现在在深圳。
虽然这条消息是假的,但反映出的民众思维方式是值得执政者反思的——为什么一有坏事出现民众就会想到“官二代”?
老板被带走,公司全部停产,股票连续跌停。
昨天有报道,老板的儿子,也是副董事长持有公司17.88%的股票,已质押了95.86%。长生生物被“ST”,一天跌5%就停。老板的儿子说,最坏结果是退市。
是的,你都把钱拿走了。那么,其实投资人的利益谁来保障?
长生生物的大股东都是基金,其中有9家基金提前出逃,其中坚持持有的仅有富国基金、中金基金、长信基金、天弘基金等四家机构。富国基金是中外合资的,中金基金、长信基金、天弘基金可都是国有的,还有那些小散户,他们怎么办?
这次长生生物疫苗出事是因为内部员工举报“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而举报的部门是国家药监总局,他为什么不向长春市药监局或也在长春的吉林省药监局举报呢?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
还有,长生生物2017年11月被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 25.26万支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这条信息为什么没有被披露?不是老百姓不知道,中金、天弘这样央行、证监会旗下的大投资机构都不知道。
“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意思是有效成分太少,那么打了这种疫苗的25万个小孩子应该怎么办呢?
而去年同时查出,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的40万支百白破疫苗不合格。为什么也没有公布,或向打了疫苗的孩子家长告知,现在这些孩子应该怎么办?
刘强东的女儿也打了长生的百白破疫苗,前天还气的要死,说要代表孩子的爸讨说法。
刘强东22日发微博称,本次假疫苗事件,强烈建议相关政府部门严惩处理所有责任人,给公众一个交代!他会向政协提案,会发动身边的亲人、朋友,会竭尽所能,在法律范围内,讨要一个说法!而本次假疫苗事件,比那些制造假阿迪、耐克的性质恶劣百倍!这些人不仅应该罚他个倾家荡产,更应该施以重刑!
今天看他的微博,删了。一个富翁、一个政协委员也只能如此,普通老百姓呢?
我们国家百白破是强制接种(虽然不是一类疫苗),但不接种就上不了学,你给人家打了“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的疫苗,这事怎么算呢?
而且,7月15日出事,吉林省药监局7月19日才对去年11月就有定论的不合格的百白破疫苗开罚单,啥意思呢?意思是这事是你没关系了?玩法太拙劣!
到现在吉林省食药监局也没有公布长春长生涉事百白破疫苗的质量不合格原因。
这事药监总局也知道啊?是他通报的,为什么飞行检查并没有先检查长生生物呢?还得有人举报呢?
其实,没人想孩子,大家想的都是股市,谁要为隐瞒了9个月负责?恐怕这个责任还不在高俊芳。
生产部门、监管部门、审查部门、执法部门、行政部门沆瀣一气,连小孩子都当韭菜割,都割完了谁当韭菜啊!
割韭菜也还得等韭菜长大点,耐心点,让韭菜长长,好吗?
2
1955年,美国也发生这样一起事件,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这次没有他们惨。
那起事件中,美国卡特制药厂制备的脊髓灰质炎疫苗,由于病毒灭活不彻底,很多脊髓灰质炎病毒没死,导致12万名接种儿童中的4万人染病,上百人瘫痪,5人死亡。
最终法院责令卡特药厂向脊髓灰质炎受害者支付赔偿,巨额民事赔偿让卡特药厂付出了惨重代价,并失去了自己研究疫苗的生产权。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美国卫生部秘书长Hobby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Sebrell引咎辞职。
为了应对疫苗接种恐慌,美国在“卡特疫苗惨案”之后,做了下面四件事:
  
一、疫苗研发和流通上步步规范。
国立卫生研究院对下属生物制品控制实验室进行细分,分为7个实验室,每个实验室负责一方面的内容。
要求从研发到生产,每一步都要有完整的记录,我们的这次事件就是记录造假。
美国国家疾控中心(CDC)联合各州公共卫生部,给出了的疫苗流通方案。比如温度上的控制。
在疫苗流通中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时刻检查温度是否适宜,若一旦开箱核对时,发现疫苗在运输过程中没有温度的记录,或者发现当下疫苗温度不在规定的区间,接收机构必须立即联系上游疫苗分销商,生产商及负责监管的公共卫生部门。
近两年我们曾有一个次因运输中温度下降,使疫苗失效,但没人管,继续使用。
二、成立“疫苗法庭”。
1986年,美国国会通过《国家儿童疫苗伤害法案》,法律规定每剂疫苗征收75美分的税收,用这笔钱来设立专项疫苗赔偿基金;美国联邦法庭设立一个专门部门处理疫苗伤害赔索案,俗称“疫苗法庭”。
即使是企业倒了,受害者也能得到补偿。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社会的公正。
三、在赔偿上,实行无过错原则。
啥意思,粘边就赖。就算不能证明伤害是和接种疫苗有关,也可能获得赔偿。
据统计,自1988年至今,美国疫苗法庭收到1.6万起申请,其中1.4万已做出裁决,其中有4500起获得赔偿,总赔偿金额高达33亿美元。
而其中约有80%的赔偿被医学专家认为“不能确定伤害和疫苗有直接关系”。
四、实行第三方监管,成立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实施FDA认证。
这里面我们学了两项,第一项和第四项,那些“粘边赖”的事儿我们没学。
不同的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现任局长是医生叫斯科特·戈特利布。
3
这个事件一直在跑偏,抓人也好,杀人也好,谁管打了不合格疫苗的孩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