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位时髦掌柜,4种夜生活文化,掀起成都夜晚新高潮。

都说一个城市进入夜晚的样子最能够透露出它的脉络,那些隐藏在霓虹灯光下的是它最具生活气息的样子。
所以成都的夜晚,是什么样的?
说起成都人对夜生活的追求,思绪都会不自觉地被引入到以九眼桥为中心持续了多年的灯红酒绿当中去,而靠近城东的夜在大多数成都人的印象中则显得有些默默无闻。
如今在那些被称之为“传统”的成都夜晚当中,城东以万象城为中心的夜晚逐渐开始响起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一些新鲜的人与物正在悄悄带来改变,给这座城市添上了更多除了火锅和冷淡杯之外的人情味。
Patric和马路从来都是不会“循规蹈矩”的“野路子”选手。一个是20年前全上海滩最早一批接触米其林餐厅的西餐厨师,另一个则是有着18年奢侈品市场管理经验的运营总监。
▲夯食联合创始人Patric
何曾想到机缘巧合之下,有别于刻板印象中生冷且量少的传统日料,经过马路创新之后的日本料理竟然成功锁住了Patric这个“钢铁直男的胃”。
▲夯食联合创始人马路
于是两个看似大叔模样其实心里住了个“脱线青年”的人一拍即合,成就了如今的“夯食”。
至今Patric仍然没有弄懂“夯”的意思,只知道“大力”表现的东西总是实在的,同时也是现代年轻人所追求的饮食观。即使是新派料理,所有的食材也极为讲究。
“5年前成都年轻人都崇尚去咖啡馆消磨时间,5年后他们则希望吃了饭能马上有个聊天消遣的场所。”
当“轻社交”的概念被Patric捕捉到之后,二人当即决定将日料和酒场做了结合。然而酒场却不是你想象中日式居酒屋的样子,而更偏向西式的Lounge,通过对“五感”的再现捕获人心。
“我们店内的音乐绝对不是QQ下载,而是请中国有名的DJ专门打造的,独属于夯食的节奏。”
从晚餐时间过渡到酒精时段的音乐做到了无缝衔接,再到通过专业“三角测试”的香氛设计,以及使用力度和频率的考究。当你踏进店内,所有环境和气氛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出戏的感觉。
作为“斜杠青年”的代表,Patric和马路让夯食做的不仅仅是饮食,更是一种以气氛烘托和操控消费者情绪的“大事”,既留住了年轻人的胃也留住了他们的心。
当你慢慢悠悠吃完了晚餐,正准备商讨去哪里消磨接下来的夜晚时光时,音乐、气味、灯光三者的完美结合和转换,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如同爱丽丝梦游仙境一般,掉入一个又一个为你打造的“套路”,当你反应过来时,只能大喊“糟糕”,却早已酒过三巡。
用Patric的话说,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把来到夯食的人留下来,而懂的人自然会懂,即使那需要花费一点点时间的成本去引导。
而夯食,则想做那个引导成都年轻人全新夜生活的“节奏大师”。
“在这里经常有一些偶遇,比如上周老狼和朋友来这里喝酒,昨天李志也来了……”
当说起这些在音乐圈功成名就的音乐人的时候,小酒馆运营主理人大鬼已经觉得见怪不怪,仿佛在聊来来往往的其他普通客人一样。可能对于成都人来说“小酒馆”本身存在的意义早就盖过这些音乐常客。
▲小酒馆万象城店
1997年在玉林西路开了第一家小酒馆,那时候的成都几乎没有什么酒吧,人们更没有泡酒吧的习惯,依着旁边沙子堰东巷当时的“画家村”,最初的小酒馆便成为了那时候当代艺术家的聚集地,现在的他们很多已经是当代艺术圈里的超级大佬。
▲小酒馆老店
“不同年代的人对于小酒馆的情怀是不同的。”
那时候的小酒馆是艺术家们畅所欲言的“会客厅”,却在两年后迎来了一群“新兴的音乐人”,他们大多数是些没有几个钱的学生,只想找一个能表演的地方,小酒馆馆主唐蕾便爽快的将周末免费开放给他们作为演出场地。
▲赵雷在小酒馆芳沁店拍摄《成都》MV
由此小酒馆便有了Live House的雏形,因为条件所限,10年之后同样位于玉林的小酒馆芳沁店开业,演出也搬到了更大的舞台,几年后这里也成为了赵雷歌词中那个传唱至大街小巷的“玉林路的尽头”。
▲小酒馆Littles空间
2017年,又经历了10年的沉淀,小酒馆的第3家店落地万象城,然而却褪去了大众印象里躁动的地下音乐,回归了21年前玉林西路上的初心。
店面位于万象城闹中取静的负1层一角,不大的店面重新成为青年艺术家聚集展示的地方,取了一个乖巧的名字——Littles空间。没有了隔壁Live House的喧闹,多了一份让人想要驻足停留的安逸。
“这么多年来,小酒馆一直是以不变应万变,不赶潮流,不爱搞什么打折促销,就连老店的计账方式都还是手记本……”
白天在这里可以驻足看看展览,品尝小酒馆的私房茶;夜晚的这里是比较隐秘的约会地,很适合朋友喝喝小酒聊聊心事。
即使有了新的店面新的装潢,已经21岁的小酒馆,带着淡定从容甚至有点不屑的气质,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消费时代中,以他独有的节奏和态度,坚定的做着自己。
无论大家眼中的小酒馆是什么样子,他总能给人一种随意,就像歌词里说的,在某个闲来无事的夜晚在小酒馆点一瓶啤酒在门口坐上一会。喝的是酒,品尝的是一段21年老店的文化气息和变迁。
大概全世界人面对啤酒和肉类这两种饮食的时候,大快朵颐的面貌都是一样的。这一点在常驻成都的德国领事来到兰巴赫用餐的第一天,Jason就发现了。
做了12年酒店餐饮的Jason已经很擅长观察自己餐厅的客群,离开了熟悉的星级酒店管理行业后,他加入兰巴赫餐饮管理公司负责区域运营。对于Jason来说,靠的不仅仅是对未来职业规划的期待,更多的还因为那一口纯正德国风味的啤酒精酿。
兰巴赫作为连锁的德餐品牌,不像大多数消费升级的餐吧品牌那般“花样百出”,所有有关餐厅的“小心思”都被用在了每一块肉质,每一杯进口啤酒以及那最具德意志风情的墙纸和鹿角灯上。
“很多来到我们店里的德国人都感觉回到了自己家乡的酒吧餐厅。”
对于德国人来说啤酒就像是白开水,可以点一杯从下午喝到餐厅打烊,而对于成都人来说,啤酒是在冷淡杯的场子里是吹壳子的灵魂所在,于是二者不谋而合,懂得享受夜晚时光的成都人从此又多了一个去处。
从白天到夜晚,几杯啤酒下肚后的微醺,让人逐渐变得慵懒起来,像是一个在格子间工作了一天的上班族,终于能脱下领带,毫无顾忌地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那般的愉悦。
在喝酒的间隙,跟同事享受着吐槽工作的畅快感,伴随着耳边现场爵士乐队的演奏,嘴里是小麦发酵酿造后的回味无穷。
当结束完一轮之后,在归家的路上,你又会突然开始回味今天席间那一口让人满足的纯正德国菜——面筋牛肉口蘑,想着周末似乎应该找机会带上家人一起来享受一次难得的亲子时光。
从西安到台北,飞飞和阿凯就在几万公里外曼谷夜市的小吃摊达成共识,最终这个理想选择回到成都“落地生根”。
“我们俩都不是餐饮新手了,对泰餐是真的太感兴趣了。”
▲太食獣联合创始人飞飞(左)和阿凯(右)
流连过泰国街头巷尾小吃摊的两人,对于泰国菜的理解早就超越了大多数城市千篇一律的“冬阴功火锅”。最具一座城市灵魂的饮食往往藏在罕有人至的小巷,飞飞和阿凯为了找寻每一道美味,从而成为了泰国饮食文化最好的“朝圣者”。
“没办法,我们真的太爱吃了。”
因此,太食獣应运而生。用阿凯的话说,人的七情六欲中最凶残的“食欲”,就是对这样一家接地气的餐厅最好的诠释。
从筹备到试运营耗费了1年7个月,虽然都不是地道的成都人,但是在阿凯和飞飞心里,成都这座由好奇心与多元化包裹的城市有着其他城市都难以拥有的包容心。
▲全球限量印有泰国经文的暴力熊摆件被阿凯淘回来放在店内。
很难再有一座城市,夜生活的丰富频率跟泰国街头不分伯仲,某种程度上,成都人享乐主义的慢节奏刚好满足在泰国街头酒吧喝过一杯鸡尾酒的飞飞心中对泰国餐厅所有的想象。
身为资深旅行者的两人,将他们在泰国街头搜集到的有关美食的美好瞬间分毫不差地搬来了成都。在这里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小吃常常让你忘记自己似乎吃过泰餐,并最终拜倒在它带给你的新鲜刺激的口感当中。
“我不希望太食獣成为那种大家来过之后没有任何记忆点的店。”
▲店内装潢参考了华人中餐厅的设计以及摆件,营造出泰国街头餐厅的感觉。
有别于传统泰式装潢的餐厅风格,太食獣除了食物风味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跟泰国相关的空间元素,不大的堂子反而更像是复古美式剧院风,简约的工业风墙壁搭配木质的家具,甚至让人有种置身唐人街中餐馆的穿越感。
“我们希望你来到这里,也可以享受到一个人饮食的乐趣。”
对于飞飞和阿凯来说,每座城市中总有那么一些孤独的“旅行者”,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做着飞去外面世界的美梦。
他们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两三个志同道合的好友,而太食獣刚好可以用一盘街头小吃和一杯鸡尾酒安抚你在这座城市夜晚的孤独。
成都的夜晚总能满足你所有的想象,在这座城市里每个维度的人群也总能找到自己的归属。
突破传统的新派日式Lounge,见证成都艺术变迁的小酒馆,德国大快朵颐的啤酒文化,泰国街头充满烟火气息的小情调,这些多元文化交织在一起,便是万象城为成都夜晚带来的不一样的乐章。
万象城的夜是成都新式夜生活的首次集体发声,让这座城市除了那些被宵夜啤酒支配的夜之外,更多了一些人文情怀在其中。
因此在这里,你总能找到属于你心中的那个成都的夜晚。
成都·万象城
店/铺/地/址
Hunt‘s 夯食料理酒场
成都万象城L1-155号
太食獣泰式茶餐厅
成都万象城 L1-152号
Lenbach兰巴赫 西餐啤酒坊
成都万象城L1-159号
小酒馆
成都万象城B1-120号
灯红酒绿
点击文末“写留言”
你最喜欢以上哪一种夜生活体验?
● ● ●
– THE END –
*本文由幸会Salon原创出品,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客服微信 | xinghuijun520
联系我们 | xinghuiwenhua@qq.com
合作平台 | 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搜狐、网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