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河文学 · 散文 | 刘明礼:从容应对防疫情

从容应对防疫情
刘明礼
这个春节,本打算和妻子带着岳父岳母去南方过年。孰料,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疫情,彻底打乱了我们的行程。作为从2003年“非典”中过来的人,直觉告诉我,此番疫情非同小可。我暗自思量:当如何面对?采取万全之策,首先确保自身健康和家人的安全。1月22日,也就是大年廿八,全国除了西藏的其它省份,都发现了疫情,我所在的河北省石家庄市也出现了首例确诊病例。疫情已经逼近身边,更让我觉得事态严重。虽说过年的物资早已齐备,但为了尽量减少外出,我一大早便戴上平时哪怕重度雾霾天气都很少戴的口罩,又专门去了趟超市,采购了一批油盐酱醋米面等日常生活必需品,还到药店买了些口罩、消毒液及清瘟解毒药品。马上过年了,还有几位亲戚长辈没有去看。为既不失礼节,又不至造成病毒传染,我照常去看望了他们。只是到每家把东西放下,站在门口说几句话,然后推说还有急事就匆匆离开了。回家后,我一改平时不爱洗手的习惯,用洗手液把手认认真真地洗了三遍。岳父岳母是我腊月十六从老家接过来的,二老本来每天都会在小区附近转上一个多小时。可自从有了疫情以后,我就把他们“关”在了家里。为排解他们的寂寞,我给他们的手机下载安装了Wifi,手把手教他们玩微信,让他们熟悉了利用电视的“回放”功能查找喜欢的戏曲节目。没事的时候陪他们聊聊天,还找出一堆杂志社寄给我的老年类样刊供他们无聊时翻看。二老每天的生活都很充实,倒也没觉得无趣。为预防疾病的发生,我每天精心调剂好饮食,做到荤素搭配,以素为主,水果、干果常备。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开窗通风,然后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空气净化器和加湿器24小时常开。督促着全家人,隔天洗一次澡,每天热水泡脚。换下来的衣物,洗的时候都启用洗衣机的“高温消毒”功能。家里的垃圾,我都是当天处理,并且要等到天黑之后戴上口罩再出去,因为这时楼道里基本上遇不到什么人,即使遇到邻居也是隔着老远打个招呼。疫情爆发正值春节假期,全家人都宅在家里基本上没出过门,有时候必须要外出一下,都是我主动领缨。因为我的身体素质好,抵抗力更强。每年大年初一,我和妻子都要外出串门拜年,中午赶到我大妈家吃饭。今年情况特别,给长辈们都是电话拜年,也没出去聚餐。疫情当前,没人不理解。初二初三,连续两天有朋友邀我小聚。去吧,违背自己心愿,不去吧,又觉得自己不够意思,干脆推脱说有点发烧,正吃着头袍。“别再是冠状病毒把您给传染了。”朋友在电话里关切地询问。连蒙带唬全都没去。还有几拨人约打小麻将,还是这套说辞。不是咱不厚道,瘟神或许就在你我身边,避免与人接触,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我好了不算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当然,我这样做,并非是贪生怕死。一来这新型病毒虽然传染性强,但只要科学防范,它也并没有那么可怕;二来全国上下正齐心协力积极防控,没必要人人自危。可话又说回来,我们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但战术上必须重视敌人。万一不小心真的被传染了,不是给家庭和社会添乱吗?咱既不是医务工作者,也不是公务人员。一个退了休的普通百姓,面对肆虐的疫情,不能在一线冲锋陷阵,不能做出惊天动地的壮举,甚至连一只多余的口罩都没得捐,但绝不能给国家添乱。我觉得,响应政府号召,少出门,勤洗手,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自己不染病,全家保健康,省下几只口罩,不占有用宝贵的医疗资源,就是对抗击疫情的最大贡献。您说不是吗?!

编辑 |丁春梅 审核 |徐莲华
刘明礼 退役上校。从1984年开始,先后在《解放军报》《中国文化报》《羊城晚报》《南方周末》《北京日报》等百余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随笔、诗歌等文学作品4000余篇,多次在全国性征文比赛中获奖。
征 稿
征稿要求:散文、小说、诗歌、戏剧等,一般在三千字以内。必须原创,必须首发,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文责自负。
稿件请用word附件形式发至:xsghwx@163.com,并注明姓名、笔名、微信号、作者简介及照片。文章刊出一个月后发放稿酬。如有需要请加《灌河文学》小编微信:15962018580。文章配图如有侵权行为,深表歉意,并请及时与小编联系,酌情补偿。
响水文艺刊物《云梯关》设“烟雨灌江”“诗经”“小说世界”“新蕊”“艺话”等栏目,欢迎投稿,投稿邮箱:xsytgzz@163.com
请您扫码关注
新闻 报纸 文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