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河文学 · 小说 | 梁雪凝 :等你

等 你
梁雪凝
四十多年前,他的同学给他写信让他一起去支援边疆,他想都没多想,带上少得不能再少的行李,意气风发地奔赴了新的“战场”。到了地方才知道那一望无际的大戈壁滩有多么荒凉。他们一起来自全国各地的支边青年和当地的师傅们用一腔热诚和冲天的干劲在半年内就建起了一座中型的水泥厂。他是高中毕业生,所以当上了一名技术员。等他们有了一排排整齐的宿舍后,终于可以去五七队理发了。在那间二十多平方米的理发店里,他第一次见到了她——一个细高挑的女子。那女子怯怯地给他围上围单,然后告诉他今天她是第一天单独理男发,如果理的不好请他多多包涵。他听出了她生涩普通话里的家乡口音,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狂跳。毕竟,是第一双女子柔软而温和的手触摸着他的头发,他的耳朵,他心里升腾出一种别样的滋味。那天,他的头发真的是理的很不理想,他起身拍掉袖子上的头发茬,故做轻松地照着镜子捋了捋头发,夸她手艺不错,第一次就理得很好了。她脸上的两团红晕更鲜亮了。第二次去理发时,她娴熟地给他理了标准的平头,剪刀推子很有节奏地“咔嚓咔嚓”响,她的手灵活而轻柔。他告诉她其实他们是同乡,她惊喜的认下了他这个老乡。第三次见面是在共青团举办的舞会上,他唱完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眼就看见了亭亭玉立的她,他上前轻挽起她羞怯冰凉的手,拉着她极有耐心地一步步数着点子,带着她在舞场上优雅地旋转,引来了一道道羡慕的目光。他们就这样熟悉了。平时他很忙,只有在办舞会或理发时才能见她一面。就这样平淡的两年过去了,他的工作步入正轨,二十四岁的他光荣入党并被厂里提拔为车间副主任,前途一片光明。他的婚姻问题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给他介绍的女朋友的人很多,他心里装着她,觉得和她才有说不完的话,她才是能和他一起过日子的那个人。当他鼓足勇气向她表白时,她拒绝了。他问她为什么,她伤心地给他讲了她的身世:她在老家结过婚,是父母包办的,因不能忍受粗鲁丈夫的虐待,只身逃出。她没有文化,也算不上支边,只好在“五七”队学理发。他的心为她而疼,只是接受不了她结过婚这一现实。又是一年过去了,当他听到她准备结婚的消息很震惊。经过一夜未眠的思想斗争,他的心告诉他:是她占拒了他整个的灵魂,他真的放不下她。他冲进她正在布置的新房,强行拉她出来,她哭了,哭的撕心裂肺。他们终于结婚了,新房就是他十几平方米的宿舍。她去买了几米素淡的花布,把床和吃饭桌隔开,就是他们的新家了。他很开心,因为是同乡,她会做妈妈曾经做给他吃过的许多面食。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他们就迎来了大儿子的降生。她省心到自己买煤,自己带孩子,让他看不到一点倦容。他发现三岁的儿子不如邻居的同龄孩子反应快,也显得内向怯懦,两口子马上带着孩子去省里的医学院做检查,结论是智力低下。这无疑是晴天霹雳!把他们俩震昏了头,家里的欢声笑语戛然而止。单位派他去南方的一所大学进修两年,躺在异乡又窄又硬的学生宿舍的床上,他从心里吐出一缕郁闷,他不是不牵挂她和注定要操碎心的儿子,只是他心里又乱又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和孩子。离开家的第一个春节,他硬是没回家。让同事告诉她想多学点东西。她托邻居给他回了一封信,说家里一切都好,让他只管好好学习,她会带好孩子管好家的。除夕夜,他揣着这封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信,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看着满眼陌生的喧闹的万家灯火,为自己愚蠢的逃避懊恼不已。临放暑假时,他收到了一封信,信里夹着一张婴儿的照片。他的心跳加速,忙不迭打开信纸,是她亲笔写的,为了能给他写信,她天天晚上趁儿子睡了后去找老师学的。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这婴儿是他刚满月的女儿!为了不影响他去进修,她隐瞒了已怀孕的实情。这一刻,他的心情豁然开朗,归心似剑。等他进修结束回到家中时,女儿已经满地跑了。大概是上苍特别眷顾他们的缘故,女儿聪明可爱。他的事业蒸蒸日上,成为年富力强的副厂长。他们举家搬进了楼房。按理,他完全可以通过厂里的人事部门给她安排个清闲的岗位,她不肯,她说自己没有文化,工作干不好还会给他添麻烦。结婚后他再也不用去理发室,都是她把理发工具带回家来给他理发。他很享受她给他理发的过程,期待那双轻柔的手指留在他发丝上的感觉。他四十岁的时候当上了厂长,风华正茂意气风发。他们的日子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已经暗流涌动。管理科新分来一名女大学生,新潮、漂亮、开朗,他带她出席过一些商业场合,她表现的很出色,大方得体,游刃有余,他对她欣赏有加,她对他近乎崇拜。他出国考察时特意给她带回一条乔其纱连衣裙,她在他生日那天送他一件挺括的烟粉色衬衫并配上一条漂亮的条纹领带,他穿上身立即显得容光焕发。从此,他出席重要场合总会穿上那件烟粉色衬衫打上那条领带,驻足镜子前左顾右盼,她知道他心里的天平,开始倾斜了。她不再等他深夜开门的声音,她的内心,在隐忍的煎熬中等待着他给她的一个结局,一个人去楼空的结局。该来的迟迟没来,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却猝不及防的来了:他在出差的路上因为车祸伤及腰椎,医生给他的结论是下辈子有可能离不开轮椅了。她没有时间难过,一刻不停地忙前忙后。她像上足了发条的钟,准时有序地料理着他的生活起居。女大学生来医院看他,捧着一大束粉色和玫色叫不上名字的鲜花,生机勃勃香气四溢。他的眼睛亮了一下,感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开始打喷嚏,打到鼻涕一把眼泪一把,随即是喉头发紧,喘不上气来。医生把那束漂亮的鲜花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他对花粉严重过敏,这束花险些要了他的命。只有她不相信他会坐一辈子轮椅,寒来暑往地推着他去康复中心做理疗,跟推拿师傅学推拿,他们家的灶上,没有断过药罐,家里冒出的热气中总带着药味。孩子们很懂事,节假日推着爸爸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两年后,他奇迹般地站了起来,自己能扶着轮椅走几步了。三年后,他可以走出家门上班了!上班的第一天清晨,她给他拿出了那件挂得平展如新的烟粉色衬衫和那条条纹领带,他摇摇头缓缓地揉成一团,背着她扔进了垃圾池。他知道,女大学生就像那束让他过敏的鲜花,可望而不可及。而她,就像是盛开在他面前的一棵大白菜,毫不做作,无色无味,但不可却失。重返岗位的他除了忙工作又平添了新的兴趣爱好:喜欢研究美食了。他买了一大堆厨艺书籍和菜谱,休息了和她一起去菜市场采购做菜原料,把她撵到客厅看电视,戴上老花镜严格按菜谱做菜,一家人围坐在餐桌上品尝着他的手艺真是其乐融融。他说等他退休了就让她从厨房里彻底退休,由他来掌管吃饭大权。他要让侍候了他大半辈子的她享享清福。她含着泪花笑了。没等到他退休,她就病倒了。当他得知她得了不治之症时,他第二次做出了让全厂职工震惊的决定:提前退休,陪伴她走过最后的日子。在进手术室之前,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不愿意松开。她说,这辈子爱他爱得太辛苦,但是很幸福!他的眼泪第一次不争气地流下来,轻轻抽出手为她掖好被角。他让她快点好起来,他的头发只有她才能理得称心如意,他会在他们相遇的地方,一直等着她……
她说,这辈子爱他爱得太辛苦,但是很幸福!
等你DENGNI
作者简介
梁雪凝,新疆石河子市作家协会会员。在杂志、报纸、微刊上发表文学作品数百篇。
1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