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颍州文学.解语花】内蒙.司萍||写文章如当妈

点 击 “颍 州 文学” 关 注 我 们 吧!2020176期 总第176期写文章如当妈文/司 萍写文章的过程怎么看都像是养孩子的过程,每一部作品都是自己的孩子,再苦再难都要把它养大,其中的或苦或甜或酸或辣或咸,自知了。初有念头,就像是卵子受了精,着床的那一刻,心心念念,难以释怀,欣喜中带着忐忑。写作的念头时不时地一闪而过,干什么活儿做什么事儿都不敢使劲儿,生怕抻着、累着,好好儿的话题就消失不见了。“预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觉陈”。流产了虽有遗憾,但更多的是心痛,虽然时间长了就无所谓了,但总有那么一丝不快。正如饭桌上有些人不喝酒,无论男女,有一个托词都会是“我在备孕呢”,这么一说,别人也不好再劝酒,仿佛怀不上孕、孩子生不下来自己也带着罪过。劝不劝酒的另当别论,但脑补一下扼杀了一条未降生的生命,仿佛手上已经血淋淋了。至于后续文章写不写得出来,至少要先把孕育的土壤培育好吧。念头渐渐长大,仿佛怀胎三月,随时有流产的可能。蹦迪、轰趴、酒醉神马的都变得无足轻重、可有可无,前提是你打算要这个孩子。酝酿数日、数周、数月乃至数年,取决于怀的是龙胎还是凤子,数量众多的可能还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子吧。五谷杂粮亦或是山珍海味,呵护生长的心尤为重要,营养足够,胎儿才能茁壮成长,文章也才能顺利诞生。带胎生活的妈妈吃、喝、玩、乐都有了负累,起初总是隐隐作痛的,想想不怀孕也就不用如此折腾,但随着月份增大,想着诞生的自己的血脉独一无二,期待它美如朝霞灿若黎明,不自主心里就乐开了花儿,身体笨重、腿脚浮肿、血压升高,血糖不正常、尿频尿急……随之而来,都成了怀孕的附属品,有时甚至彻夜难眠,辗转反侧。怀孕的妈妈出现胃口不好、甚至恶心、呕吐,总是难免的,毕竟食不甘味、眠而不休总是要有些日子的,酝酿鸿篇巨制者更甚吧?!路遥在《早晨从中午开始》一文中提及写作《平凡的世界》的过程,让人读了心痛。由孕育孩子而生出的那份执着的爱、那份责任感使得创作的过程艰辛无比却又异常坚信而坚定。写文章如当妈,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心情终生难忘。孩子落地,犹如经历了重生。“文章自得方为贵,衣钵相传岂是真。”孩子渐渐长大,高矮胖瘦是先天的养分了,好坏美丑也以众生相评判了。其中的字斟句酌、推推敲敲、磨磨打打,犹如教子,既要温柔以待,又要敢于痛下决心,“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莫将死句入诗中,此诀传来自放翁”,抄袭别人的做法看似省力,实则“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溺爱孩子则更是后患无穷的。成文温文尔雅还是粗野鄙陋是很见后天培养的真功的。否则清代袁枚怎会写出“爱好由来下笔难,一诗千改始心安”的诗句来?至于“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想法可以有,但若以此下饭,则必消化不良了。陪孩子长大的过程,与其说是在抚育孩子,不如说是自身人生修炼的过程。那些自己当孩子都未曾体验到的情感当了父母是逃也逃不掉了。以为给点儿饭食就能长大的荒唐想法,势必在某个时候必迎来当头棒喝。想必严歌苓在创作《陆犯焉识》的时候,那份世态的炎凉和命运的多诡、那种随着人物命运的起承转合而跌宕起伏也如自身涅槃一样吧。所以,能写就鸿篇巨著者也必有一份坚强的灵魂了。孩子长大成人,不论是帅气男儿亦或是仙美女子,总是春天最明媚的那一抹亮色的,怎么看都怎么欢喜,那些煎熬的日子不过是回忆中的一道加餐了,甜丝丝的味道总是夹杂在悠长的回味中吧。“春花春好,秋花秋好,每日看花尤好”的心境是当妈的心态了,如若看春花不喜、听夏蝉不烦、享秋风不悲、赏冬雪不叹,人生总少却一番滋味吧,但若随看随喜也谓为笑谈了。
作者简介:司萍,曾用笔名“我是一片云”,内蒙古人,现为安徽某高校教师,尊崇自然之道,随心,随喜,随缘,以读书为乐,以写作为伴,力求大道至简。作品散见于《皖风文学》、《榴花诗刊》等。
本期审核/编辑:肖龙
▼往期精彩回顾▼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颍州文学》征稿须知
【颍州文学.解语花】内蒙.司萍||减肥的人生不淡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