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诗群主题诗歌创作:芒种

题记: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古代诗人白居易用诗歌表达了芒种时节麦收的喜悦。今天,沧州诗群的诗人也拿起笔,写六月,写麦子,“父亲,是最了解它们的人”,写担当麦收重任的父亲的喜怒哀乐。“我感谢/这些使我得以成长的水/让我领悟生命的艰辛,也感谢/走出锋芒的麦子,让我看到/闪亮的背影背着我追逐的光明”(草原狼《麦子熟了》),我们向麦子致敬,就是像种下麦子的普天下劳动者的致敬!(吕游)
麦子
柳三春
其实,麦子的想法很简单
慢慢长熟了,安静地等待被收割
父亲,是最了解它们的人
撸袖,弯腰,挥镰
诗人们,每人写一回麦子
它们就会重新疼一次
2018.06.06晚
芒种
杜宝千
打鱼的人对芒种
没有太深的印象
我在想,麦穗上的芒
是不是海水举起的浪
只知道海风献给的海浪
是不是阳光也献给了麦芒
长出的麦芒是不是太阳的光芒?
我的父辈
这一切弄明白了
我才不会跪错了方向
2018.6.7.中午
阳光·父亲
杨洪谦
阳光
无私而精力充沛的男人
一刻不停地将自己金色的血液
撒向大地——他的爱人
所有因光而生的物种
所有因热而生的物种
皆奉他为父
2018.6.7
芒种
默问
这一整天
大家都在写麦子
我见到的麦子
竟然是
空白的
真的
你是不知道
这些麦子
它们无论怎样坚挺
或者怎么饱满
而害羞
它们竟然是
空白的
我不会辩解
也不会揭穿
这个秘密
除了我和麦子
旁人一无所知
2018.6.6
麦子
天天
王。
靠近太阳。
心脏的血液。
金黄的火!
蔓延过父亲的头颅。
黝黑的面庞。
悬挂在麦芒之上。
死命抓住月亮,
“熟了呀!——麦子。”
呐喊声穿透天籁,
父亲的手是擎天的柱。
呼啸而过的夏风,
连同祖先和几辈人的血液。
汩汩流入土地。
月光之下。
有人坐在粮仓中无语,
有人,无眠。
2018/6/6晚
芒种
梅子
请宽恕这毒辣的日头
没有它,麦芒的尖刺不会刺破羊水
让颗粒诞生
让麦子和粮仓如同亲人
挽着我的父辈,如此亲密
骨血相连
当我一再眺望
这连绵不绝的金色山河
我愿意低头弯腰
挥汗如雨
把所有和土地相似的
骨头,呼吸,谦卑的匍匐
像跋山涉水走了长途的游子
终于得见面包,泉水,绿洲
交付这生命的金子
眼含热泪,誓死不分
2018.6.5
麦子熟了
草原狼
你选择了这页农历,自折锋芒
怀里的黄金终要离开的
不能再抱紧它们
它们,急着从高处走下来
和关心它的眼眸相互致敬
干热的风比刀子快
制造幸福也烫贴疼痛
母亲的眼神充满渴望
父亲的一生,都奔波在
青苗通往金黄的田垄
看啊!汗水流在脊背,就是
一条奔跑的渠,我感谢
这些使我得以成长的水
让我领悟生命的艰辛,也感谢
走出锋芒的麦子,让我看到
闪亮的背影背着我追逐的光明
2018.6.6.15点30分
芒种
王萌
清晨,父亲一个人
从麦地苏醒
他并没有叫上我,或别人
他一个人收割,俯身
沉默地挥动镰刀,捆绑
偶尔会和麦穗一起停下来
看看我
当我听见他沉重的喘息
田野已被收去了一半
我知道这时候站进麦地
必须俯身,或者爬行
才能接近父亲的镰刀
和麦粒一起掉下来
像口袋一样被扎紧
泥土里掉落的麦粒
没有人记住它,像父亲一样吞咽雨水
大风吹灭的村庄
何时从苍白变成金黄
2018.6.6.晚
芒种
王柱良
错过这个时节,水
就会侵蚀骨头,
挺起满身的锋芒,刺露
太阳,让光
浇灌最后的丰满。
轮回也是一刹那
夕阳和晨光只隔一个黑夜,
既然死能熨平生的犁痕,
就让忙碌再加些份量,
睡在囤里与播进土里
都是亲生的儿子和孙子,
一样欢喜也一样喜欢。
把那管旱烟袋使劲磕在鞋底,
这个时节的腰杆也挺起了锋芒。
2018.06.07
麦子熟了
张艳霞
麦子熟了,
太阳烫了,
我的脖颈脱了皮,
父亲的头顶是温泉的眼,
妈妈的眼睛眯着,
提来一篮咸鸡蛋,还有几张大饼。
她挎蓝的胳膊上,
有昨夜麦芒扎出的红点,
和汗毛孔一样小,一样多。
弟弟躺在麦垛上睡着了,
麦堆在他身旁,反射着黄金的光。
2018.6.6

于向前
在梦中缠绕的
是儿时的馒头
在麦丛中起伏的
是父亲的身影
这一片黄
又在晃动
尖尖的芒
不知刺出的方向
那一年
体弱的父亲
病倒在打麦场上
再没站起来
父亲走了,奶奶也走了
奶奶的泪水,容不下白色的馒头
面对这耀眼的金色
我必需顺从,这芒的刺痛
烈日下
用力收割
2018.6.6
芒种到了
王胜军
芒种到了
我必须扔掉诗人生锈的镰刀
让收割别再迟钝
芒种到了
我必须摘掉诗人头上的太阳
让汗滴别再湿透
芒种到了
我必须折叠诗人铺好的麦场
让诚实别再碾压
芒种到了
我必须治愈诗人肿胀的喉咙
让布谷唱的更加嘹亮
2018.5.28
收割交响曲
风起云舒
这曲子,父亲爱听
六月的交响乐
硬是演奏出金子般的期许
一定是上天的旨意
不然,他们怎么会身穿黄马衣
这气宇轩昂的演奏
是大地之魂,阳光谱的曲
是金黄色的撞击
一枚麦粒,一个音符
但愿可以单曲循环
永远留下最朴实的笑语
2018年6月6日
芒种
骆驼
没有芒种,六月
就落不到地上,麦子
是实实在在的,在六月
所有的阳光
都会集中于一个晌午
而后,抢收是重中之重
雨来之前,颗粒归仓
必须要有一声炸雷
有种子,有雨后的彩虹
有一缕阳光,在芒种前后
抢种,让田野受孕
该丰沛的,该葳蕤的
都来。蝉鸣也来
荷花开了,芦花也来
2018.6.6.07:58
麦子
孙飞
看一眼麦子的金黄
心就会疼
身体里
太阳古铜的颜色
融进父亲的汗水
走进麦田
风正撕开
父亲干裂的伤口
沾满汗水
抓一把
尖锐的麦芒
就像抓住长满老茧的双手
听他最后的呻吟
麦子
最后被剥夺的
只剩下一粒躯壳
裹着我的疼
在麦香里
呈送父亲
一缕孤魂
2018.6.8早6:13
芒种
明月清风
疯狂的干热风
几日
把绿色镀成金黄
布谷鸟声声嘶吼
催促着快收、快收、快快收
机声隆隆轰鸣
把饱满的成熟歌颂
散发着淡淡的饭香
在炊烟里畅想
轰鸣、轰鸣
把希望播种
怀揣着七色的梦想
在未来的天空丰盈
2018.6.6.晚
芒种这天
陈丽
芒种这天
不写油纸伞下的窈窕
不写甩钩垂钓的悠闲
不写佛烟缭绕的菩萨与众神
只写草帽底下一张张麦色的脸
只写烈日下泛着碱花的脊背
只写被镰刀摩起血泡的双手
这天还应该写到父亲
写到我的疼痛麦浪一样延展……
2018.6.6

爱花
今天
摒弃燥热的南风
肃立
聆听神谕
在这个时刻
1时29分
放下孤傲桀骜
披靡反戈
芒刺向下
归顺泥土
举起成熟的屠刀
我学会悲悯
2018.6.6.10:04
芒种
王汉中
稼穑之艰难,在芒种
有芒之谷物,或被收割,或被种下
锈蚀的镰刀收割记忆
不能与新锐快意恩仇
我是有芒之种,像极了母亲
被父亲用磨十把镰刀的工夫
催生,催长,催熟
我的尖锐敌不过父亲的锋利
于是一一
我想变成父亲
不想被人种下
只想收割别人
2018.6.6芒种
芒种到了
梁红满
芒种到了
父亲挥起镰刀
让麦子别在腰上
芒种到了
母亲收割太阳和月亮
麦子穿过岁月魔镜
达慕醇香
芒种到了
我折叠起花折伞,铺好麦场
麦子举着金牌,挂在
老家村口的榆树上
清风受到惊吓
躲在麦垛旁,悄悄将
父母亲的爱情珍藏
牧羊鞭响起
震碎夕阳
2018.6.6
久违的麦香
心港
这是久违的麦香
她在天地间回响
是父亲粗糙的大手将她酿造
是母亲的乳汁给她灌浆
小满有些想家了
她已经好久没有回去看看爹娘
她没黑没白的在地里疯长
晒得皮肤已经金黄
这是即将丰收的六月
麦浪浩荡
芒种踮着脚尖翘首期盼
麦子颗粒归仓
只有麦香是挡不住的
从黄河飘到长江
她想告诉所有的人
只有劳动才能锻造梦想
就像父亲
后半夜就开始起来磨镰刀了
磨亮之后
直接把她挂在了天上
2018年6月3日夜于秦村
芒种
素心兰
六月灼热的风吹响号角
慈悲的麦奉出真身
黄色的袈裟坐化
虔诚的农民在轰鸣声中
做最后的祈祷
双手供捧舍利回家
2018.6.6
不写麦子
吕游
不写麦子,田野就是空的
长满芦草的六月不能叫六月
让六月黄袍加身,要让
田野黄袍加身,一晌称王
不写麦子,田野成了破裤
没有麦子的六月,那么贫穷
2018.6.6中午12:25草稿
诗句集锦:
芒与太阳对接
连着两种谷物
南方,细雨如烟满眼水墨
北方,阳光灿烂一地黄金
万物有光
——予人玫瑰《芒种》
与麦收相关的影像
在记忆的芯片中
是以战争类型存储的
——静洒阳光《芒种》
蛙鸣摇落的夕阳
闪闪烁烁
是农人眼中的希望
——巴月《芒种》
谷、黍、稷按捺不住
催促着播种
幸福在种子里酝酿
汗水孕育着新的生命
——燕金城《芒种》
等待雷声的战鼓
绿色从地里刺出勇敢的刀枪
——王连宗《芒种》
季节的镰刀
从容地将渺小的旧痕覆盖
——刘国莉《芒种》
只有“刀耕火种”的人
才真正懂得麦子的
分量
——李振全《芒种》
一季的庄稼,一年的口粮
随狂劲的风,无情的火
飘散
也许罪魁祸首
只是一截没熄灭的烟
——远旺昆《题图·麦火》
裸露的麦茬勾勒成优美的线条
——河间梅子《芒种》
父亲早就走了
可那张镰还挂在老屋的墙上
——晓宇《芒种》
大型收割机
轰隆轰隆作响
一粒粒希望
翻滚,颗粒归仓
——纪墨《芒种》
在收获之前
总有一种滋味让你坐、卧不安
——明月清风《芒种》
麦子,躺下
我把她抱上车
——梧桐之《迎亲》
一次干热风
就带来一次阵痛
——心语《麦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