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河文学 · 散文 | 紫云儿 :江苏之恋

江苏之恋紫云儿
回四川后,我和天杰通了几封信,彼此都有几分依恋,我甚至一度想过要回江苏。但我终于没能够回去。隔断我们的不止是千山万水,不止是某种虚荣,还有彼此的人生追求。
接到天杰最后一封信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冷清的荷塘边坐了很久很久。我写下一首题为《无题》的小诗:
“你的笑脸终于一点点地破碎
你的温情终于一点点地撕裂
自我纤弱的手指
自我含泪的双眸
雪花般飞舞
你的迷茫
我的痛楚
哀愁一片片地沉入荷塘
心事一节节地藕化”
因为天杰的父母坚决不同意他们的儿子娶一个比他大五岁的四川女子,所以第二天一早,我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天杰红肿着眼睛送我出来。天杰不忍和我分手,追问我的通讯地址,让我以后和他联系。我有意绝情地说:“我们是没有结局的,还是就此分手吧!”
天杰急了,突然下决心似的说:“小梅,我到你家去好吗?我们就住在你家,再也不回来了,看他们怎么办?”
“这样行吗?”我一下子也惊喜了。
天杰说:“怎么不行?他们不喜欢你,我就让他们失去儿子。小梅,我先送你到我朋友处,然后我回家拿钱。”
当我们终于坐在从上海开往成都的列车上时,我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真的!仅仅几天,我便和天杰相爱,并发展到私奔的程度?!父母会怎样想?不过,天杰既然已经跟我出来了,我也不管那么多了。
在列车上,天杰对我百般关照,买饭、打开水,还为我讲笑话、逗我开心。我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就是我的男朋友吗?一丝甜蜜涌上我心头。
回到四川,父母对天杰的印象很好,都夸他嘴甜,人长得俊。
几天后,我劝天杰回江苏:“如果你父母真的同意我们的婚事,你再到四川接我或者寄钱我自己去江苏。”
天杰走后的第二天,我就到大学里帮小妹和她的男朋友做芝麻糕生意去了。那时我心里想着天杰是决不会再来了,我们就此分手了。
十天后,父亲带着天杰突然神奇般地出现在大学东苑桥头。
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天杰小心翼翼地掏出几页纸:“这是我写的,你看看。”
我疑惑地接过来,发现每一页纸上都用铅笔歪歪斜斜地写着“想她”。
“她是谁?”我问。
“就是你啊!梅兰,你知道吗?回江苏后我每天都在想你,吃不下、睡不下,人看着看着憔悴,最后我父母看不下去了,同意了我们的婚事!”天杰幽幽地说。
“真的还是假的?哄我开心吧!”我笑道,鼻子酸酸的。
天杰急了,举起右手说:“我可以发誓!”
我连忙把他的手放下,笑道:“我相信你!”
我数了数纸,只有七页。“怎么少了三天?”我很好奇。
天杰笑道:“傻瓜,我已经等不得要去找你!我去车站买票赶车了啊!”
天杰说,他家里什么都准备好了,只等我们回去结婚;天杰说,他父母为我找了一份教书的工作;天杰说,如果我不愿教书,他就在街上租一间房子,他拉车赚钱,我全心全意搞我的文学创作;天杰说,如果我不和他一起走,打死他也不离开……
面对天杰精心编织的“蓝图”,面对天杰的真情、天杰的固执,我完全妥协了。
我放弃了与父母团团圆圆地过一个春节的计划和天杰一起回江苏。
天杰陪我到商场细心地为我选择化妆品;天杰在我的日记本即将写完之时含情脉脉地奉上一本精美的笔记本;在那些个寒冷的冬夜,天杰曾经无数次地背我到他的哥哥家看电视(他家没有电视),他的脊背是那么地温暖,我至今还能够感觉到它的温度!
最难忘的是一天晚上我赌气藏起来,天杰到处找我,疯狂地喊着:“小梅,小梅……”我差一点就要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了。后来,天杰终于找到了我,他一下子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喘着气说:“小梅,你把我吓死了,知道吗?”“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依偎在天杰怀里哭了。
再回到江苏,我们过了一段悠闲、快乐的日子。
因为天气冷,我们和天杰的朋友围坐在床上打牌,他们江苏的“官牌(音)”。我总是打不好,天杰的朋友有怨言,有时就有点不愿意我参加,但天杰总是执意要我参加,否则他也不参加。
我们去拜访天杰的亲戚朋友。还记得一次我们到天杰的朋友周哥家,周哥很羡慕天杰找了我这样的好女孩,天杰笑道:“我也让小梅给你介绍一位四川女子,好不好?”周哥却酸溜溜地说:“我家这么穷,就是来了也留不住啊!你家小梅可是喜欢你才心甘情愿留下的!”
天杰天天晚上出去拉三轮车,每次回来都把钱如数交给我放着。还记得我们兴奋地数着钱,说攒够了两百元钱就给我父母寄回去,以表我们的孝心。
我曾经无数次问天杰:“你喜欢我什么?”每次天杰都说:“漂亮。”我漂亮?!记忆中几乎没有一个人说过我漂亮!我有几分惊喜。但更多的是失落!我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女孩!我非常清楚我的容貌绝对称不上什么“漂亮”!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也许在天杰的眼里我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呢!?但我似乎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算我真的漂亮,但我会一直漂亮下去吗?如果有一天我老了,不再漂亮了,天杰是不是就不再喜欢我?如果天杰说我有文化、懂礼貌,或者什么其他的,我都能够接受,真的!
我走的前一天,大家都很平静。天杰的父母忙着煮鸡蛋、包粽子、杀鸡;天杰仰面朝天地躺在床上,一句话不说;我愣愣地坐在床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收录机里反反复复地唱着《长相依》和《你别走》。
“你说我俩长相依,为何要把我抛弃……有句话儿要告诉你,又怕你伤心哭泣,有心把你藏在心里,又觉得对不起你。希望你呀希望你,希望你把我忘记……”
“你别走,别把我的热吻带走……你别走,你别走,既然不知何时再见,就干脆把那月亮牢牢拴在窗口,让我在梦里尽情地游。”
吃完晚饭,天杰的父母才小心地问了一句:“小梅,你还回来吗?”我说:“不知道。”我说的是真话。
第二天早上,临出门的时候,天杰的鞋带扯断了。天杰说:“小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我笑道。
“意味着我们之间结束了啊!”天杰无比伤感地说。
我想说:“你怎么这么迷信啊!”但我马上就意识到我和天杰正在分别啊!我眼里噙着泪,什么也说不出。
外面漆黑一片,我和天杰一前一后地走着,除了昆虫的鸣叫,就是我们的脚步声了。
终于到了车站,天杰到售票窗口给我买了一张到上海的长途汽车票,有些愧疚地对我说:“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我明白。谢谢你。”我真诚地说。我知道天杰没有钱,这钱还是他跟他舅舅借的。
当我坐的汽车经过天杰他们建筑工地时,天杰突然飞奔过来,拼命地喊着我的名字:“梅兰,梅兰……”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记住了车牌号!那一刻,我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多年之后,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天杰。后来,我写下散文诗《无眠》:
“去年深冬。
我尾随盐城悄无声息地抵达你的村庄。
呼啸的北风。飘飞的白雪。你天真而多情的眸子。
一座城市的名字,轻易地就带出眼泪与微笑,那年那月的爱情。
记忆没有季节。只一个恍惚,就万紫千红、莺歌燕舞。
这个夏日。
龙卷风刮过阜宁,刮过手机屏幕,也刮过我的双眸。
你,在我的双眸越长越大,直至,淹没了夜。
爱过,就永远不会忘记。
而那些牵挂,被隐匿,随一阵风掀起。”

爱过,就永远不会忘记。
而那些牵挂,被隐匿,随一阵风掀起。
恋LIAN
作者简介
紫云儿,本名张云飞。散文诗发《散文诗》《星星?散文诗》《诗选刊》《散文诗世界》等。有作品入选文本。
2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