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诗选(壹佰伍拾壹期)

目录(排名不分先后)
汪剑钊/燕子
剑男/大青山中的石头
王计兵/大海
孔坤明/我是一个有故乡的人
红朵/辞旧词
齐春玲/不在场的月亮
郭淑萍/苦行僧罗传赋/你的名字
马鸣/冰雕
孟小语/之夜
老三/没有钟声
何中俊/大国寡民
燕子
汪剑钊
燕子飞起,顷刻就拉高了我的视线,
犹如闪电照亮恐惧的内心,
轻盈的翅膀与空气相亲却并不相爱,
仿佛在急切地寻找树枝与软泥,
寻找某处适宜的屋檐,
建筑可以栖身的安乐窝。
从正午到子夜,
没有一只鸟在计算时间的流逝,
也不曾有一株草关注这个世界的变化,
快是一种疾病,所谓慢也不过是一段回忆,
一只燕子轻轻滑过平静的湖面,
细爪掠走心如止水的止。
2021.1.4
大青山中的石头
剑男
天然的大青石,如同大青山
身上一根根肋骨
当山的高度一天天降落
我们才知道扛住一座山的除石头
其他不过如采石厂上的浮尘
那么多石头运送到山外
有的做成雕像,有的做成了庑廊
有的被切割成垫脚石
有的成为墙
只有极少数被凿成墓碑
又被运回到被不断掏空的大青山
伴着那些早年走出的人们
魂归故里
大海
王计兵
我见过比海浪更加汹涌的
是风雨中的塑料大棚
它们呼啸着,一浪高过一浪
裸露出的弧形棚架
像是大海的骨头
我还看见
蹲在骨头内部一言不发的男人
像一块潮湿的石头
而那个哭喊的女人
更像是一头受伤的海豹
在王庄村
我是见过大海的少数人
我为我曾经站在海滩的欢呼感到羞愧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
我愿意像那些茄子和辣椒
被海浪拍打
愿意承受一株蔬菜
一生的无言和战栗
我是一个有故乡的人
孔坤明
太阳缓缓升起
树枝,像无数的手掌
撑起一缕缕霞光
早起的人,举起镐头
如读书人拿起笔,一排排
山顶写到山脚。玉米,红薯
如一行行鲜活的文字
我的农民兄弟
堪称一流作家。每一个人都把
自己的作品刻在幕阜山麓
流传后世
偶尔,夜晚经过
妇女给光屁股的孩子洗澡
男人叼着汗烟
瓦蓝的星空,月亮挂在东山口
花草的气息,虫鸣的奏鸣曲
这是我曾经生活的地方
我是一个有故乡的人
辞旧词
红朵
最后几分钟,我将睁大眼睛
感受心脏跳动
铜壶滴漏自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门扉开启一条缝隙,新光初现
耽于无用之物事
弹拨弦筝,撷林下清音
镜子变形,马鬃奔腾西去无法拽回
罐子里堆积的灰烬深不可测
慰我以浮云、胜日,度我以星光
荆棘鸟日夜歌唱,不息的流水
一层层洗净我
是何其边远的一粒沙也罢
不在场的月亮
齐春玲
这个中秋,月亮不在场
节日瘦了一点点
灯光多了几分优越感
偌大的虚无,万念
不肯成灰的灯火,一朵
一朵在台前幕后变幻着脸色
但它终究不能取代月亮
两袖清风的洒脱。有笛声穿过院心
看云,是一种境界
听风,也是一种境界
把月亮从一首唐诗里叫醒
李白的霜,就白了
白得千年不朽。有多少
故乡山水还心疼我
那条羊肠子小路承载着
时光的两端,一头是
炊烟,一头是牵挂
苦行僧郭淑萍做个苦行僧吧,独自前行心志体肤,必将经历最绝望的历程那怕刀山,火海,岩浆崩裂统统都来吧以最猛烈最尖锐的形式不需要借助蝗虫的力量不需要站在沙石堆上不需要秋水的推波,鸭群的助澜不需要怜悯,与施舍站在凛冽中,一段钢打的筋骨绝不会发抖,绝不会退缩绝不会向你吐露,一丝半缕的软纵然被世俗的刀斧劈成两截也是一半立地,一半顶天
你的名字
罗传赋
一念及你的名字
便想到春暖花开
便呈现枫叶的烂漫
自然还如同沐浴阳光
那种热情与月色
流淌的明媚跟洁白
甚至我不敢想你
害怕呼吸急促
担心生命消失突然
每天清晨饮一碗水
每个夜晚喝三杯酒
我爱你在清醒或沉醉之间
给你讲过往毫无意义
念你可以摸摸心跳
可以梦想明天的地阔天蓝……
冰雕
马鸣
我曾经见过的
那两只在湖面上交颈相磨的丹顶鹤
一个猛子
同时扎进了蓝天白云深处
不见了
如今
却被眼前这两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人
用铁铲
从一大块冰里
轰了出来
我后退了好几步
我怕我再靠近一点点
它们就会嘎地一声 飞起来
之夜
孟小语
.
在没有玫瑰盛开的夜晚
你用白鹭
胸口的羽毛诱惑我
远古的车辙,我注意到了你
眼睛的篝火,迎着
雪松上的星光
站立
而在那飘然而至的子夜,窗口的
吊兰多么完美
我在子夜幽香的寂静里
啜饮着一杯获胜后的火与水
你用白鹭胸口的羽毛诱捕我
亲爱的,只是至今
还隔着一条……远古的车辙
.2021.1.4
没有钟声
老三
村庄醒着
你也醒着,站在被雪压弯的路口等我
坐着老式大客车
它的车轮因一再轧上冻得坚硬的牛粪
而有些颠簸
挂在村头的,那口老去的钟还在
几只麻雀落在篱笆桩上
好像在等我撒下一把谷粒
而我喜欢吃的
是玉米面煎饼和放了红辣椒的萝卜丝汤
年货,被母亲藏进了陶罐
尽管没有听到钟声
新年还是来了
也许钟声是在我们熟睡时敲响的
也或许它就在我们的身体里
像我们的衰老,没有声音
大国寡民
何中俊
一只驴子骤然长鸣
像炸彈,在驴国开了花
零下一度的时候
在太阳下,有的人脸上挂着刀子
九月,第一朵菊花开放
万木霜天,众芳走到了尽头
跑进马群的驴子
没听见,那些雷鸣般的蹄声
百万只寒号鸟,捂住耳朵
一起鼓动了翅膀
2021年1月3日
新月诗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