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申河:莘城钟表再次敲响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北京时间晚上八点整”2018年12月20日,莘州大地那曾经耳熟能详、深入人心的声音再次响起,惊艳全城,大钟表又响了,人们奔走相告。是啊,多少年了那陪伴一代人多年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随着钟声再次敲响,我的思绪也回到那多年前。
那时,家乡莘城的路是又窄又泥泞。晴天,土又干又硬,高低不平,走起来很不舒服;下雨时,道路又充满了泥泞,走在上面,泥巴都溅到大腿根了。后来,路都修成水泥路了,行走起来比较方便,也经得起风吹日晒,每当晚饭新闻联播开始,你携妻出去散散步,从西走到东,从南走到北…..,回到家,打开电视,依然是新闻联播那熟悉的声音。整个城市的路呈现一个“井”字,形成了“城中有村,村中有城”的奇特景观。其实,莘城是这样,华北平原上的小城基本一样,假如你在一个傍晚被掳掠到某地,你被关在一所封闭的房间里,仅仅依靠视线所及的建筑物和街道,你根本无法辨别自己的所在之处,你会发现,这一座城市和另一座城市,它们彼此之间竟然是如此相像。 
历史车轮进入新世纪,城市发展进入快车道,那些高耸的大楼拔地而起,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的玻璃幕墙,尖角或是翘角的屋顶,白色或是灰色的圆柱……即使你长年身处一二线城市,你也会隐隐感觉得眼前的一切早已似曾相识。
  街上川流不息的轿车,也都像是刚刚从你那个城市蜂拥而来,本田丰田奔驰捷达……你被熟识的和不熟识的车牌团团包围,就连街上的人和街上的垃圾,竟也和你原来生活的城市一模一样啊。他们也穿“佐丹奴”和“杉杉”,他们戴“浪琴”手表,手持“苹果11”手机;骑着山地车的人,衣服款式和面料,都和你每日相处的同事们大同小异。你迷失在被无数次复制过的城市里,你已找不到回家的路。
  从太阳升起来的方向,发现了一棵树。那棵树有一种端庄的王者风度,需一人合抱粗的树干呈深黑色,树枝如巨大的龙爪,遒劲而伸展,缀满了繁密的树叶,每当春天,你行走在莘城大街上,总能让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淡淡地袭来……│
你知道那是一棵槐花树。后来你看见了一排树,整整一条街的两侧,宽大茂密的树叶,如一条长廊遮挡了阳光,马路被灰黑的图案覆盖了,那是树叶的光影。高大粗壮的树干具有一种浪漫的气质,浅绿色的树皮上嵌着淡黄色的花纹,像一匹匹光滑的绸缎。这更增添了一份莘城的浓浓文化感。
我们曾经千姿百态、各具风韵的城市,已被钢筋水泥、大同小异的高楼覆盖。最后只剩下了树,在忠心耿耿地守护着这一方水土;只剩下了树,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座城城池的性格;只剩下了树,用汁液和绿荫在滋润着这城市中芸芸众生干涸的心灵。在冷冰冰的建筑和街道中,它是最有耐心与人相伴的鲜活生命;在日益趋同的城市形状中,它是唯一不可被替代的印记,不可被置换的标识。也许有一天,树将成为城市的灵魂。
我们用心去爱我们城市的树吧,那是大自然留给我们最后的馈赠,也是城市仅存的个性了。
你明白你是在莘城,但也许是在泉城、是在水城。全城遍布蔚为壮观的洋槐,就像一排排绿色的盘扣,将城市偌大的袍子扣紧了。拥挤熙攘、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如今,唯有属于那个城市的树,如高扬的旗帜和火炬,从迷途的暗处闪现出来,为我们引领通往故乡的交错的小路。
你看见了,城南有一座小岛深到徒骇河,垂挂着浅褐色流苏样密密的枝条,这里成为全城最先探到春天的地方,这里构成一片完整的画面:徒骇河水在流动、各色树木随水而舞动、孔繁森广场太极之乡的人民在打着太极十八式、萧红广场上学生们在站在萧红雕像前凝思、彩虹桥横跨徒骇河两岸点缀你我的生活……,这里即将成为城市的中心,灵动的徒骇河会让城市再次启航。是的——你是在莘城。
倏忽间,莘城大钟表再次敲响,这声音是对全城的致敬,这声音让你我再次幸福启航,每时每刻,小城生活是幸福的,明天莘城更加繁荣。
近期作品
散文︱申河:春 节● 印 象
散文︱申河:西行漫记
散文︱申河:故乡的那条小河
散文︱申河:厕所小传
散文︱申河:怀念我的奶奶
作者简介:申河,男,莘县人,自由职业者,文学爱好者。

乡韵文学编辑部
《乡韵文学》是莘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纯文学季刊《乡韵》旗下微信公众平台,作品坚持原创,以刊发小说、散文、诗歌为主,立足本土,面向全国,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挥洒才华的平台。公众号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人,刊物主编康学森先生领衔主持。
投稿邮箱:senzi150@sina.com
一个安安静静做文学的公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