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之生死恋(爱 — 跨过时空,穿越生死)

穿越时空之生死恋
今天,农历五月初六 – 父亲的生日!
 
父亲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乱世和窘迫的生活让家人没有记录或记忆他准确的出生日期,只记得是端午节的第二天,属鸡。
 
据此,我在纪念父亲的书籍《无声的诗》(ISBN: 978-988-8568-53-6)中判断父亲的生日公历应该为:1933年5月29日。但是,在这个之前,我们全家都是依据农历为父亲过生日的。
 
在我童年时,端午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 – 提前好多天全家就坐在一起包粽子,那糯米和箬叶的香味弥漫着整个生活。还有香袋,咸鸭蛋!
 
极度喜爱糯米食物的父亲总是在工作间隙跑回屋,拿起剪刀快速剪下一个挂着的粽子,边吃还边叮嘱我们不要多吃,以免消化不了!然后就一阵风一样回去他的盆景园了(我们就住在父亲的工作地)。

(二十世纪六十七十年代初父亲在工作的妙果寺盆景园的留影)

端午节于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 那就是端午节的第二天将是父亲的生日!父亲那一天会特别和蔼,而且我们又会有一顿美食!这顿美食就是那天我们全家可以吃面条,而且父亲的那一碗面上会多一个煎蛋!父亲知道我喜欢煎蛋的蛋白部分,就会在大家吃饭前悄悄地拿一部分蛋白埋在我的面条下面,所以,我快吃完的时候,总是抬头给父亲一个会心的笑!
 
1979年,父亲代表浙江省去北京参加了中国首届盆景艺术展,他有10个作品入选《盆景艺术展览》画册,同时作品还被彩色记录片《盆中画影》收录,次年,他这次展出的两个作品上我国第一套以盆景为主题的邮票!

此后,父亲进入了事业的奋斗期,我也进入了高考的备战状况。随着我赴异地求学以及后来在异地工作后,在后面的几十年里,我再也没能和父亲一起过他的生日。
 
期间,我们各自经历了生活和事业的起起落落,直至2006年,我才意识到父亲上年纪了,这年的夏天,我离开父亲的呵护二十多年后第一次没有任何理由地“回家看看”,然后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从今以后,此生所有的重大节日必须和父亲一起过!

(2006年我回家看望父亲和父亲在他的屋顶花园的合影)
 
我做到了,可惜上天只给了我11年的时间。。。
 
从2007年到2016年,每年6月基本上是父亲在他生日之前到上海,然后我们一同外游,在美好的旅途中度过他的生日(父亲非常喜爱旅游)。2017年,父亲患“带状疱疹”后久治不愈,体力明显下降,他对我说今年生日就不外出了。我说好的,我回来和弟弟一家一起陪你过!于是,2017年端午节前我专程回故乡,端午节第二天,我们全家陪着父亲到郊区的山中民居入住一晚,和父亲欢度生日。

(在山居的平台上和父亲聊天)

(在山居晚餐,为父亲庆生)
 
经过一晚的休息,第二天父亲精神不错,很早就起来看云海了!

 (父亲用手机拍摄的山中飞云)

(我晨跑回来的路上碰到在欣赏云海的父亲,给他拍了这样一张生日“官方”照– 我们的惯例,每年一张)
 
早餐的餐桌上,父亲要求和我互换手机交流各自今天早上拍的自然景观照片,居然发现我们都拍了附近的一颗枯树,自然是要放在一起比较的,自然基本都是互相说了好处和不好处,然后互相拍拍肩膀:继续努力!– 这是我们的默契!

离开山居一路下山,突然父亲要求停车。从车上下来,他留给我这样一个姿势:深深地被眼前地景观吸引了 — 

 他就这样拍下一张我们都很喜欢地照片:

(“山中人家”—胡乐国摄)
 
行程中遇到山中暴雨,可是就在暴雨里面,父亲为了不错过山谷中的一颗松树,让弟弟向荣在雨中掉头,重新寻觅。终于看到了松树,他不顾我们全家的阻拦,坚持要求下车走过去。就这样,在暴雨的山中,我们全家分工合作,小孙儿给他打伞,儿子女儿一左一右扶着他,从山中车路走下山谷,他老人家拍下了这样三张照片:

(在山腰看松树)

(在树下面看松树)

(近观树鳞)
 
当我们全家全身湿透回到车上时,他老人家才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把你们都淋湿了!(我们的伞都用来保护他了)

(此程和父亲留下这样一张甜蜜的合影,这也是我和父亲最后一张他仍健康时的生日合照)
 
2018年6月农历五月初六,我们在父亲入住的医院边上的酒店为父亲庆生,他此时已经非常危险,心绪也不稳定了。但是,他还是要求儿子向荣把他的长寿面拉高(地方习俗:面条拉高拉长表示长寿):他多么希望能够再和我们多过几个生日啊!可是,这却是他此生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父亲在2018年的八月份陪向荣过了向荣的生日,可是没有撑下去,离我的生日还差几天就离开了我们。在我2018年生日的前一天,我和所有爱父亲的人把他送到柏山陵园,他在高高的山上注视着我们:

(从父亲安眠的位置看出去的远方)
 
 
父亲1979年的成名作题名:“生死恋”  — 一个意寓死亡的枯枝极力回望青葱的生命,这对于生命的热爱是贯穿父亲一生的精神,他不浪费半点时间,放弃所有与盆景艺术没有直接关系的利益和纷争,自始至终高度专注他的事业;

(“生死恋”—胡乐国作品)
 
同时父亲晚期的另一个著名作品,题名:“活着” — 

(“活着” — 胡乐国作品)
 
相依的一个高干失去了生命,但它仍然挺立着,为了陪伴仍然活着的另一半,也就是在这样赤裸裸的死亡的反衬下,生命在撕裂中更显珍贵!
 
我们还和您的众多作品一起还在这个世间,父亲,您能如这个舍利高干一样陪伴着我们吗?

爱 — 跨过时空,穿越生死 — 父亲,2020年生日快乐!

 
更多关于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胡乐国的盆景艺术作品和理论的资料,以及他的学生群体,盆友松友的相关消息,请点击下面二维码,关注本微信公众号“无声的诗”!

穿越时空之生死恋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