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阿来(藏地史诗话剧《尘埃落定》| 诗意的高度呈现阿来笔下的茅盾文学奖作品)

尘埃落定阿来
话剧《尘埃落定》2021·开年大戏
20多年前,年轻的作家阿来走遍了四川阿坝州几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翻阅了18位土司50余万字的家族史,写下长篇小说《尘埃落定》,成为茅盾文学奖史上最年轻获得者。此后,该小说又被改编为舞剧、川剧、电视剧,以多种形式散发着它强大的艺术能量。

这一次,九维文化携手四川人民艺术剧院,编剧曹路生搭档导演胡宗琪,将这部厚重的经典巨著浓缩为215分钟的话剧呈现在观众眼前。3月26日,史诗话剧《尘埃落定》将正式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首演,目前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南京等巡演场已同步开票。

······
 ??
生与死的前尘往事
铁与血的浪漫史诗
用藏地史诗浓缩人类历史

用尘埃起伏揭示生命真谛
于无常中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从小说到话剧 
 这是一个具象化异域世界的过程 
《尘埃落定》被誉为中国版的“百年孤独”,讲述了上世纪解放前夕四川阿坝藏区的土司文化走向穷途末路的故事,作家阿来将此书献给了滋养他成长的故乡。智慧与愚妄、情欲与权力、爱情与背叛、信仰与奴役、复仇与诅咒、枪炮与梅毒在这片神奇而伟大的土地上上演。30多万字的鸿篇巨著如何浓缩为215分钟的演出,想象当中的异域世界如何呈现在剧场的方寸之间,带着这些疑惑和期待,演出开始了……
? 索观瀛土司,卓克基最
后一位土司
? 卓克基土司官寨,《尘
埃落地》小说背景原型型

01
诗意式的叙事风格
书写着个体和时代的命中注定
穿着藏族服饰的演员从后方入口沿着剧场两侧过道,口中默念着经文缓缓地走上了舞台,将时空牵引至土司文明余晖下的藏地。三个多小时的戏,除了中场休息,基本上目不转睛,亲眼见证了尘埃落定之前的世界。

四川人艺版《尘埃落定》保留了原著的精华部分,通过不同的剧幕切换,从而将故事有节奏地层层推进。对于这样一部严肃题材的雄伟史诗,导演并没有以宏大叙事展开,反而以第一人称的独特视角见证了藏族土司制度从繁荣走向消亡的必然过程,通过王权线、情感线、复仇线、轮回线鲜活地刻画了末世前尘中充满血腥荒蛮的英雄主义时代里的人性百态。从罂粟的引入和大量种植,到当地笼罩在饥荒和残废的阴影之下;从傻子少爷的初次性体验,到妻子卓玛背叛自己出轨大少爷;从麦其家族的内部权力纷争,到土司“王国”笼罩在被复仇的阴霾下……存在数百年之久的土司制度就这样一步步分崩离析,最终归于尘埃。这样的诗意叙事是充满灵动的、超理性化的。
摄影:Hiro

02
诗意化的群像塑造
雕刻出一个个鲜明的艺术形象
话剧《尘埃落定》中,处于舞台中心的始终是一个“傻子”——麦其土司家的二少爷。与周围人粗犷、野蛮、豪迈的气质截然不同,他是善良的、懦弱的,甚至是有些愚笨的,终其一生都在经受着“聪明”和“傻”的拷问。然而,他的所作所为又体现出一种大智若愚的意味,一次次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让他成为了家族和当地的英雄。作为剧中的灵魂人物,傻子少爷拥有超越世俗的诗性智慧。
傻子二少爷
如果说四川人艺版《尘埃落定》和小说中出入较大的一个部分,那可能是原著中的“塔娜”消失了,编剧曹路生将与男主关联的女人们凝炼成三位“卓玛”,贯穿了他觉醒后的一生:给了傻子初次性启蒙的侍女卓玛、开放果敢自恃美貌的牧场卓玛和不幸成为政治牺牲品的茸贡卓玛。她们出身地位不同,生长环境不同,相同的是,她们都不能随心所欲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成为了土司制度下男权的附属品。虽然她们都叫卓玛,但侍女卓玛和牧场卓玛在遇到茸贡卓玛之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配拥有,阶层之间的巨大鸿沟赫然显现。
茸贡卓玛
大少爷
麦其土司
土司太太
土司太太

侍女卓玛

牧场卓玛
央宗
书记官
黄特派员
行刑人
杀手
茸贡土司

管家
喇嘛
作为一部群像戏,《尘埃落定》成功塑造了一系列鲜活饱满的角色: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老麦其土司,因为说真话、坚持真理而被割去舌头的书记官,不惜牺牲女儿幸福来满足自己权力欲望的茸贡土司……除了这些主要人物外,舞台上还有一群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他们是普通的藏族百姓和奴隶,卷入了土司家族的背叛与阴谋,见证了土司文明引向最终的末日狂欢,他们既是参与者,亦是旁观者,被历史的车轮裹挟着不断向前。

03
诗意感的语言表达
保留了文字独特的韵律化美感
阿来是一位用小说写诗的作家,茅盾文学奖对《尘埃落定》的颁奖词是“语言轻巧而富有魅力、充满灵动的诗意”。在话剧的改编中,主创们刻意保留原著小说的“诗意美”和“傻子独白”来推进故事,让剧情在主人公的内在与外界等双重空间“跳进跳出”,让故事在现实真实性和戏剧假定性里“跳进跳出”,借主角之口令观众感受到了阿来笔下语言的诗意和美感,构建出一部关于整个人类社会的寓言。

我当了一辈子傻子,现在,我知道自己不是傻子,也不是聪明人,不过是在土司制度将要完结的时候到这片奇异的土地上来走了一遭。是的,上天叫我看见,叫我听见,叫我置身其中,又叫我超然物外。
与其说傻子少爷是整个故事的一个参与者,不如说他是旁观者、边缘者。在很多关键情节里,他置身其中,却又超然物外,他可以自由地出入人物、自由地变换视角、自由地让结构游动, 在感悟中“把自己变成整个世界”。另一方面,主角同时是间离出来的说书人,直观的视觉呈现与间接的心理描述将故事自然连结,通过傻子的自白可以帮助观众知晓他的内心世界,理解整个剧情走向。
摄影:Hiro

04
诗意美的视听盛宴
勾勒出一幅浓郁的异域风情画
阿来的原著是一本画面感很强的书,话剧把想象中的画面尽力还原在舞台之上,而观众要做的就是打开多维度的视听感官,用心体验这一次神秘的藏族风情之旅。

话剧《尘埃落定》的整体色调偏黑灰色,营造出一种野蛮蒙昧的感觉,舞台布景由可移动的官寨阶梯构成,拆分式的设计使其能够自如地搭建出不同的戏剧空间,将舞台空间最大化利用起来。巨大的官寨阶梯既保留了原著藏式风情的独特地域特征,又兼具了绝对权力的普适性象征,是舞台中重要的意象符号。

服饰的使用无不体现主创团队的创意和用心,服装既华丽精美又贴合生活,反映了土司的末世奢华,大量藏饰兼具细节美感的同时又很轻巧美观,以适应舞台演出的需求。在音乐设计上,石一岑特意为《尘埃落定》设计了以藏区民歌、小调等独具特色的音乐形态,在烘托角色情绪的同时也为作品带来听觉层面的民族风情与神秘感。
摄影:Hiro

 魔幻荒诞的故事背后 
 是命中注定的尘埃落定 
文学给予戏剧以内核和灵魂,而戏剧在一个更广阔的三维空间内,赋予了文学新的生命。阿来用31万字书写了一部兼具文化真实和奇崛想象的雄伟史诗,而四川人艺版《尘埃落定》用短短三个小时便将精髓重现在舞台之上,再现了土司末路时期的荒蛮刚勇与血性浪漫。在我看来,傻子并不傻,他早已提前预知了未来结局,只是来这片奇异的土地上走一遭罢了。话剧最后,石块和尘埃缓缓降落,每个人都完成了属于自己的使命,尘埃落定。
摄影:王徐峰

当尘埃落定,一切都已成定局,谁也无力改变……
四川人艺版史诗话剧《尘埃落定》究竟如何
还请到剧场亲自一探究竟吧
演出信息
INFORMATION
【北京站】
天桥艺术中心
2021.03.26-03.28

【杭州站】
杭州大剧院
2021.04.02-04.04

【上海站】
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2021.04.08-04.11

【南京站】
南京保利大剧院
2021.04.15-04.18

【广州站】
广州大剧院
2021.04.23-04.25

【深圳站】
深圳保利剧院
2021.04.29-05.02

* 中文演出,中文字幕
* 演出时长:约215分钟
(含15分钟中场休息)
* 每人一券,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建议观演年龄:14岁+
*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购票链接 

【主创团队】
原著作者/文学顾问:阿来
编剧:曹路生
导演:胡宗琪
舞美设计:高广健
造型设计:陈敏正
音乐设计:石一岑
音效设计:肖彤
灯光设计:唐铭
形体设计:俞辰曦
特效装置:赵达
历史文化顾问:格勒
民俗顾问:旦增加、尼珍

出品人:张力刚、罗鸿亮
制作人:乔静
项目统筹:王龙艳、黄梁宇
项目协调:张玉滋、马莎莎、董凡

出品方:北京九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出品/演出方: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联合出品:四川省京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剧场夜幕中的一束光
更多精彩视频及文章请关注
今日头条/新浪微博:
光束戏剧

文章及视频转载 请标注:
光束戏剧及原创作者
如果你喜欢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尘埃落定阿来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