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北大教授钱理群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所谓的精致利己主义者,简单地说,就是唯利是图的社会精英分子。他们的理念,用华尔街金融家的话来说,就是“Greed is good”——贪婪是美好的。他们最显著的行为特征,就是致力于在最短的时间,让自己个人的利益最大化。

  一般人过点小日子,即使算计精明危害终究有限。而作为社会栋梁的精英分子,如果事事只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必然会带来巨大的危害。
不仅是北京大学,美国的常青藤高校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全世界的精英商学院,都在培养这样的人才。而且这些精英人才,这些年的努力奋斗,终于逐渐把美国拉下深渊。

上图,美国律师阶层
下图,律师出身的政客

在美国的社会体系里,他们是精英分子,是CEO、高级律师、议员、州长、将军、金融家、政客、IT暴发户……这些人勤奋努力,收入丰厚,社会地位高尚,言谈举止优雅,善于包装自己形象,同时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谋取利益。

比如,在美国担任一家大公司的CEO,即使经营不善公司亏损,中途离职都有一笔很大的补偿费用——所谓“金色降落伞”。
比如,那些MBA商学院的金融高材生,设计出一款款复杂的金融衍生产品,然后打包卖给投资人,自己早早赚得盆满钵满抽身离去,到头来留一个金融危机的烂摊子。

比如,那些议员部长甚至总统这些高官,离任后可以通过担任顾问、总裁,或者演讲出书赚大钱。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合法的,经得起任何会计制度和法律条款的质询。
比如那些互联网精英,一边把自己公司包装得神乎其神,股票价格炒到天上,公司赚钱却无所不至地下作下流。八字没有半撇的技术概念,包装成科幻故事拿去融资换钱。(马斯克表示躺着中枪)。
美国的那些知名律师,只要你付得起足够的律师费用,他们完全可以颠倒是非黑白,“Money talk”就是美国法律体系的写照。
他们甚至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游说国家机器去打仗。几场战争下来,国家的财政形成一个巨大的窟窿,而他们自己却赚得亿万身家。
如果有人试图挑战他们的地位,那么他们会利用一切机会阻止。任何损害他们利益的法律条款,都不会通过,他们甚至不惜谋杀总统。

如果美国不能触动这些精英阶层的利益,那么美国注定不会有前途。有部电影里面有这么一句台词:“美国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桩生意!”
没错,美国是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天堂!在美国,如果有机会进入这个阶层,那么你会活得很好,甚至逍遥法外。相反,如果你在美国落入中产阶层以下,那么你的生活,还不如一个中国的普通农民。中国农民永远不用担心失业,永远不用担心被赶出自己的房子。
 
看完美国,我们再来看看中国。这样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中国也很多。但是中国的社会制度,还有这些年的社会发展,很多时候恰恰是反“精英”的体系。越是精于算计,吃不得亏“聪明的”投机分子,到头来反倒收获不大。
中国前面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历程,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精英分子,早年选择了看似“光明”的道路,后面的发展结果却屡屡翻转剧情。
在80-90年代一直到本世纪初期,各大名牌高校流行出国,因为和国外对比,国内的确很穷,条件很差,看上去没有多少发展空间。我所知道的90年代的清华北大,差不多70%以上的学生,一入学就在准备雅思托福的考试。精英分子,的确头脑聪明,即使做投机主义者,也总能够做到极致。

时间过去二三十年,海外精英们忽然发现,当年那些读书远不如自己留在国内发展的同学,不仅社会地位不错,收入也不低,有房有车有存款,反过来看国外,日子一年不如一年,还时时刻刻面临着裁员的危险。
不信大家可以看,现在好多手持绿卡的高材生(包括名人),寻找一切机会跑回国内来捞钱。
当年的这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做了“正确”的投机方案,奋力抓了一手好牌,却猜不透这牌局的结果。
除了这些高材生,当年还有很多算计精明的“聪明人”,把广州、上海、北京的房子卖掉,换来海外投资移民的机会,然后辛辛苦苦海外奋斗十几年(所谓奋斗,往往包括洗盘子这种工作),等他们再回到国内,却发现自己当年卖掉的房子,价格上涨的幅度,远远超过自己这些年海外赚的钱。

他们的心理失落,可想而知。现在海外恶毒攻击中国的,也有很多这些“聪明人”。——当然,这也是收钱的生意。
当年香港回归的时候,很多精英人士,并不看好香港的发展前途,变卖房产资产,移民海外,去往加拿大的最多。
很多人移民加拿大多年以后,却发现那里除了地广人稀环境优美,,却没有什么发展的机会,找一份工作都很难。很多人都只能干一件事——开餐厅。奈何这些人手艺不行,不仅大损我吃货帝国名声,还屡开屡闭——那地儿吃饭的顾客太少了。

等他们一个个转回香港谋求发展的时候,发现香港的房地产又涨了,回到原来的公司找工作,也只能从头做起,当年自己的下属都变成自己的上司。
这些人,很多又转而成为抱怨社会的loser。从当年精英,到今日生活失意。很多人转而去责怪社会,责怪香港的回归,怀念香港回归以前的“好”日子。
前些年,有一部很红的电视剧,叫做《士兵突击》。讲述的是两个农村孩子在部队成长的故事。成才的精明和投机,许三多傻子一般的执着,其实这部电视剧并不是“心灵鸡汤”,相反它很真实。连华为的老总任正非都说:华为没有秘密,就一个字,傻!

所谓的“傻”,不是真的“傻”,而是执着和坚持,不为眼前利益所动,坚持一分理想信念。想要赚快钱,华为只要上市,马上就可以造就成百上千的亿万富翁。但是他们已经说了,几十年内都不会上市。
在这个浮躁的年代,谈理想显得很滑稽,甚至会遭遇嘲笑。但是回过头看,有多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已经倒下?
某著名跨国公司的CEO李X复,够精英的了吧?美国名校高材毕业生,甚至扬言是奥巴马的同学,大卖心灵鸡汤,要做青年导师,最后怎么样?天使投资事业做得一般般,中国一整治网络舆论,立刻生病遁往国外。
某养猪网,当年CEO还是首富,也是一高端精致人才,为了迎合华尔街和美国股东的需要,配合西方舆论宣传抹黑国内。看似人气旺盛,实际上在国内的互联网地位,早已江河日下。
某度娘,搜索领域国内业内老大。为了赚钱,不仅卖贴吧,还大肆推销医疗广告。最终医疗事故曝光,公司立刻遭遇重大危机。

赚快钱的欲望,如果越过一切底线,那么技术再先进,难免掉入自己挖下的陷阱。
更不要说反腐风暴,多少风光一时的人物落马。

其实,这些人并不是现在才有。穿越历史,我们看看明朝的东林党人,也是那个时代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有学识,善辩论,能微观——当然也忘不了自己族群的利益最大化。

很多人说明朝的灭亡,具有穿越性。今天在美国现状里,能够找到那个时代的影子。
中国人崇尚实干家。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看上去并不精英的人物,不“聪明”,不优雅,看上去甚至有点“傻”,甚至放弃投机赚取快钱的机会,只是为了一个个理想信念去奋斗。
华为、吉利、比亚迪,他们的成功经历,都在认证一句话“象傻逼那样地坚持,最终会看到牛逼的结果!”。
那些“精明”的理财投机分子呢? 90年代那些“股神”,死的死,逃的逃,入狱的入狱,有几个善终的?
支持中国崛起的,是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他们也许是官员、军人、工人、工程师、小商人、企业家、农民工、教师、医生、警察……他们是每天辛苦本分的工作者,而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人的本性是自私的,这没有错,甚至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样的话。但是中国古人同样说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而不是为了钱,放弃一切底线。
这些年,美国人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我们的很多知识界人士,也言必称美国如何,甚至很多互联网企业的老板,还模仿美国老板们的做派,把脚撂在办公桌上。
美国把这一整套极端利己主义的思维方式,传导给了我们的互联网精英们。当年本人就亲自见识过,美国人教中国企业如何签关联合同,把利润和销售额做高,然后包装上市。即使这些公司上市以后出现问题,他们也压根儿不在乎——还可以做空赚钱。
当时我脑子里就有过一闪念,美国人这样玩下去,金融早晚会出事。当时没有深入地去想,后来没几年,果然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

中国一定会走向世界之巅。而历史证明,当一个国家变成世界老大的时候,往往会有很多精英分子快速变质,蜕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善于利用一切的机会,为自己和本阶层谋取最大化的利益,惘顾整个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我死以后,哪管他洪水滔天”,不是一个人的信条,而是这一类的人的信念。
现在的推墙党,拆船党,抹黑党,GZ等等,他们往往有不错的收入和社会地位,生活得优雅,看不上一切国产的东西。——但是有一点,他们真的只能在中国赚钱。比如那位叫嚣“中国人民需要的不是房子,而是民主”那位,你让她去美国开发房地产,分分钟赔死她。
 
真的希望,中国即使走到世界之巅,也不要变得像美国那样,一群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形成一个个牢不可破的利益集团。——这是避免走入历史轮回的唯一道路。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