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淮诗典1380期 || 武义采风作品集(一)

2020年9月12日,“缘酒杯”第二届中国长淮诗歌奖颁奖典礼,在浙江武义田庐文创园隆重举办

2020年9月12日,中国诗人走进“钱江瓯江诗路”武义站暨“缘酒杯”第二届中国长淮诗歌奖颁奖典礼在浙江武义县田庐文创园隆重举行。著名诗人梁小斌、海南省作协主席梅国云、安师大博导杨四平,以及来自北京、甘肃、陕西、黑龙江、吉林、河北、山东、广东、江苏、安徽、江西、湖南、河南、海南、上海、浙江等地的诗人、评论家雪鹰、马启代、李不嫁、方文竹、黄礼孩、孤城、宫白云、霍竹山、汪剑钊、张德明、周瑟瑟、叶德庆、阿翔、罗亮、毕志、吕煊、沙漠子、刘斌、风儿、少爷、牧村、刘西英、汤红辉、蒋立波、吕游、高亚斌、寿州高峰、宇轩、丁一、罗利民、江离、伊有喜、黄劲松、老庙、冷盈袖、涂国文、朱记书、胡新开等八十余人参加了活动。武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童咏雷到会祝贺并致辞。

本次长淮诗歌奖,授予朦胧诗代表诗人芒克先生特别奖《长淮诗典》终身成就奖;孤城、黄礼孩、霍竹山、罗亮获年度杰出诗人奖;周瑟瑟、毕志、管一、叶秀彬等获年度优秀诗人奖;方文竹、黄劲松、刘季获年度优秀长诗奖;刘西英获诗歌贡献奖;杨启运、敬笃等获长淮诗人奖;缎轻轻、井鸣睿等获新锐诗人奖;洋滔、舒怡获年度诗歌评论奖;陆渔、吕煊、陆新民、盛祥兰等获优秀或创意诗集奖。

诗人和评论家们还参加了“传统与创新·武义诗群现象初探”研讨会,“致敬潘漠华诗歌朗诵会”。参观游览了潘漠华故居、延福寺、明昭山及坛头温地公园等。诗人们为武义留下了精美的诗篇。

(按收稿顺序整理)

周瑟瑟在武义亲了我一下(外三首)

/吕游

周瑟瑟亲了我一下

在武义,长淮诗歌奖颁奖前

我们第一次见面,合影时

他靠近我,离我脸颊一寸的时候

嘴“嘬”了一下,整个武义

都听到了这声, 这是周瑟瑟发出的

我们十余年神交的距离

缩短,短到就像田庐家园的

两所房子之间的距离,那是一条小巷

仅容得下两个人并排行走

容得下一场大雨,在此瘦身成小溪

周瑟瑟亲了我一下,准确地说

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于是

周瑟瑟可以写成“周色色”了

仅一口,江南的上衣扯到腰部以下

这是八十岁男模王德顺的样子

江南也是一个秀场,田庐就是T台

一吻,组委会就按下印章了

只有我的获奖证书上,与众不同

我的脸上,被亲了一下

像一只翠鸟,鸣叫了一声

从我的腮边,飞过

2020.9.14于沧州

在武义,素描汪剑钊

能在俄语诗歌和现代汉诗之间架一座桥梁的

必有一副好舌头,顿河不再寂静,翻涌着波浪

这些,汪剑钊都可以实现,舌尖上的诗歌

在金华武义翻转,就能听到西伯利亚的风吹动

而江南依然温润潮湿,朗诵活动却达到高潮

武义江水融入乌拉尔河⑴的波涛能有啥不同

他朝着台前走,武义山就开始往后退——

舞台一定是汪剑钊推出来的,像一台诗歌推土机

他摇晃,田庐的榫卯憋足了劲儿,就是不松口

他用俄语杀出一条血路,笔尖需要多快才能做到

“在秋天黄昏的明媚里存在着一种动人、神秘的魅力……”⑵

仿佛成了预言,在武义,祖籍山东的汪剑钊

南方婉约的笔触,和骨子里的荷尔蒙卯在一起

在武义,他的头发是松针的,他的情感是梅花的

我想挑战一下汪剑钊,穿过他里海一样深邃的眼神

究竟能下潜多深依然呼吸自如,甚至想让它挑战

六百年的田庐古建筑,他如何能翻译成武义的高楼

如何将历史的深度穿过现代的蒙蒙细雨,却不显浅薄

等我冲着坐在陶村的汪剑钊喊一声,他微微一怔

从村口的那条小河中,河水清澈的流水声中弹将起来

汪剑钊已经是游进大山深处的红锦鲤,已经变成

一块雕塑,他将行程刻进去,将诗句刻进去

“一名水手正在奥罗拉邮轮上细心地擦拭玻璃,

据说,下一次启航的日期已经确定。”⑶

在俄语和汉语之间游刃有余的,是汪剑钊

在俗世和理想之间从容镇定的,是汪剑钊

2020.9.14于沧州

⑴ 又称乌拉河,俄文:Урал, Urál,发源于乌拉尔山脉南部,流经俄罗斯联邦及哈萨克斯坦在阿特劳注入里海,全长2428公里,是世界第四大内流河。

⑵ 俄罗斯诗人丘特切夫的《秋天的黄昏》,汪剑钊翻译。

⑶ 汪剑钊的诗作《鱼骨桥》里的诗句。

见证

“爱是从谎言开始的”

你说的话,像一张纸币

穿进田庐的瓦房,再退出来

“这张是假币”

“爱你!我只有一世的时间”

我的话也是一张纸币,穿过田庐

田庐没出声,夜晚的灯笼

瞬间亮了起来

如果真爱,就来田庐

它多像一架验钞机,从

明朝穿越到武义

“时光生锈,而情感簇新”

2020.9.13晚7:28于德州高铁站

田庐需要你来才能听到心脏的跳动

——给少爷

若没有拂尘,拿衣袖掸一掸

灰瓦青砖就睁开了眼睛,六百年

不过是尘埃,仅仅弹指一挥

总得有人将它复活

石阶还在,青苔是另一件衣服

它们被细雨洗了一次又一次

屋门还在,推开时

能听到当年有人走过的脚步声

这次是你,凭窗而立时

我重新听到了田庐心脏的跳动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不是清风,不是烛火,当然

也不是屋里的茶具,夕阳西下

涂抹残墙的光线也不是

直到你来,青花旗袍遮住你

旧时光开始有了呼吸

田庐,不过少了一个人

等了六百年能来,不算迟

2020.9.15晨7:15于沧州

吕游,原名吕宏友,河北省沧县人,习作诗歌近15000首,人称“诗魔”。有诗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北京文学》等报刊。曾获海林诗歌比赛一等奖、牧言诗歌奖金奖、长淮诗歌奖等奖项。自印诗集《心灵版图》,主编诗集《深呼吸》《蓝色世纪》。

在田庐

/煜儿

九月,高铁从南宋星空驶入

北宋鹅卵石花纹。石阶洇进语音顿挫,点烟

像认亲的热泪燃烧眼眶。

我与镂刻的失忆碰杯。湿地诗语

刷新明朝布政官“奶婆厅”视野。

九点,天井打亮高光。

颁奖声从青石板跳到

木楼窗口。仿佛亮屏晃动夜晚,

呼唤医生的手机没走。我站在

潘漠华家,接过他再生的云彩。

冷姑娘说等一个人。

我看见旧钥匙还挂在厚砖墙。对哦,

漂泊行李箱底的村头月光,是人间值得。

海军裙女孩在坛头站成,

一袭关于田庐的时光说明。

梁下,唱腔比旗袍更曲折。又有人高举

夜色进大堂,火花翻滚,

百年前泛黄空气烤出鼻翼细密汗珠。

天亮后,白鹭溪练习奔跑。

而秋栗,撞开我的超大杯拿铁冷萃。

煜儿,中国诗歌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研究会会员,商丘诗歌协会理事。有作品发在《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等,入选新加坡《新华文学》四十周年纪念版,《中国网络诗歌二十年大系》等。

在田庐

/黄劲松

我发现谷粒与蛙鸣弥漫在我的心跳中

它忽然地升高,对瓦楞表达亲切

对回来的事物表达字和词的位置

我可以自负到舍弃明月,在暗夜里

独自寻找一盏灯光。我可以是田庐的

一块金属,在人们的呼吸间发出响声

自我的责备是必须,就如今夜我对

人群的回避,是为了预备另一个答案

在田庐,请给我更多的鸟声和晴空

请在石头里为我置入灯盏

黄劲松,男,1968年8月出生,江苏昆山人,曾在《诗刊》《十月》《青年文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发表作品,获得“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评选﹒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和平崛起·改革开放40周年全国文学创作大赛特等奖等奖项。作品入选各类权威选本,出版诗集11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在田芦看过承祁弹琴

/阿开

把喝空的酒瓶

倒过来

才忽然发现

一直安静的湖水

无故起涟漪

才发现席中人

趁未醉

已起身迎月 奏起曲

送给墙角和路边

那些小花草

把喝空的酒瓶高举

这一次倒置在

那平静的湖面上

透明的天空

仿佛从来一无所有

该怎么散就该怎么聚

2020 09 12 写于武义

胡新开,曾用笔名瘦西风,江西婺源人,2014年开始启笔写诗,至今没有学会放下。作品陆续在一些刊物发表。在诗歌的道路上,孤独自由地行走,只为辜负简单的一生,只为用文字延续自己活过记忆,出版个人诗集《孤独的色彩》。现创办诗歌公众号《榫卯美学》。

陶村(外一首)

/过承祁

四围山色,都住着我的女神,

她们的噪音和诗一样爱着月亮。

唯独没有看见篱笆下的菊花,

那个心脏里的工厂

是否已经停止生产文字的自然。

家家门前挂着的红灯笼,

梦见火的呼吸擦着玻璃。

苦瓜掩住了院墙半个花窗,

像是要堵住石灰温顺的嘴。

桥与桥之间截取一段溪水,

而风柳又想将溪水赶走。

雨停了,我仍然在仙女的怀里。

延福寺随想

到了寺庙前,庙门紧闭,下雨,

像手风琴的哭泣,像萨克斯

拒绝的矫情的婉约。我口渴

难忍,棺材里躺着月亮的火。

我越过竹子的修长和芭蕉的宽阔,

眺望山顶,像一支逃出黑板的

粉笔。呼啸而过的汽车,是不可

抗拒的凡俗。它有可能通缉

一只水果吗?或者怀疑一筐水果

在团伙作案。墙上的古画里

深山古寺,大抵也是眼前的情景。

那是稻穗里面的我,在月亮

着火的时候,在水果里留下的

一点情欲。这里已经没有僧侣了,

但喝醉的钥匙,让桃溪泛起的水声,

代替了梵唱。让一个水手溺水。

过承祁,1968年生,1990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建德市作家协会主席。著有诗集四部,散文集二部。现供现职浙江省建德市文联。

结识田庐(组诗)

/牧村

在田庐的清晨

云在马头墙背后移动

吸引一个村庄古老的目光

坛头村的清晨

早已没有戚家军挥刀斩倭的杀气

一座田庐静卧在诗人的句子里

一根烟火薰燎的柱子不再孤单

依然是老屋的顶梁柱

笔墨纸砚重新发芽

在明清遗落的砖缝里生香

风尘仆仆的来客小心翼翼

打探盛世里峰回路转的印迹

多余的词语跌落在青石板上

细细研磨

穿过人间烟火的喃喃细语

在田庐的黄昏

残破在矮墙上的瓦罐

早已经被人动了手脚

敲碎的颧骨处意外生长着花草

复原的证据里

缺失的美感不担心被冷落

暗下去的黄昏欲言又止

落座的地方退让出来

任由肆意的黑暗掩盖熟悉的面孔

凭借一线微光

试图看透裂痕累累的人心

以及拱手垂揖的道义

奶婆厅尖叫的朗诵者

从诗歌里捡出一根根骨头

填补快要散架的魂魄

在田庐的晚上

灯光勾勒了古屋妩媚的腰身

白天豪放的表白偃旗息鼓

村庄的眼睛眯成一把刀

上下打量汹涌而至的灵光

雕塑家让古老的村庄复活

田庐开始澎湃另一种妄想

明清的碎片被不断缝补

以及返樸归真的情怀

我决定放弃抵抗

不再畏首畏尾

与此同时

折磨内心的欲念也渐渐冷却

2020.09.11日

注:揖首归田,结庐人境。田庐是明清时期遗落的古村,位于浙江省武义县坛头村。

牧村,原名陈伟,安徽寿县人。《珍珠泉》微刊总编。作品散见《作家天地》等纸刊和微刊。

颁奖词

/骆艳英

一辆坦克克制着前行

却依旧被水稻田,松树林围攻

履坦小镇,一个听起来

可以反复碾压自身的地址

现在离我已越来越近

这是何处?

——一艘木头船

系着旧时的大红绣球

停在傍晚寂静的湖面

似乎这空无嫁衣的湖泊

仍在等待一管羽毛笔

来为她书写天空的空洞

鹭鸟疾驰在青苔的茸毛里

它们纤瘦的脚掌

蹬出白露溪一长串音符

最后,不可避免地

休止于词语的堤岸

而履带,也在高低不平的裤脚管里

找到一份田庐湿地的颁奖词

20200913

骆艳英,女,浙江省作协会员。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诗歌创作,走失20余年后,与诗歌重逢。有少量作品发表于国内文学杂志。出版有个人诗集《鹿鸣呦呦》 ,诗歌合集《越界与临在》。

田庐一夜

/盛祥兰

没有比九月来田庐更好的事了

瘦小的月亮站在屋脊上

练习平衡

斑驳的马头墙上

有它胆小的影子

奶婆厅里,诗人的欢畅声

抬高了夜色

一只白鹭的姿势路过窄巷

没有留下声名

所有的良辰都值得悼念

所有的美都是易碎品

就像今夜会过去

欢畅声会消失

我也会离去

而田庐依旧完整

盛祥兰,女,出生于吉林抚松,现居住珠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偶然》《我们都是宇宙的一撇》、长篇小说《爱的风景》、小说集《流放的情感》、散文集《彼得堡之恋》《似水流年》《童年春秋》等。作品被翻译成世界语日语,入选多种选本。

田庐的暧昧多于坦诚(组诗)

/吴警兵

坛头湿地公园

给个水荡,芦苇

就神一样存在

靠不住的水草

随意调节着身姿

白鹭时而惊起

时而迅速隐于无声处

不确定的事物

纷至沓来。久违的感觉

流于形式,丁步之间

暧昧多于坦诚

这样的早晨

没有人想改变什么

2020年9月14日

在田庐

在田庐,有两幢房子

让我印象深刻,一幢叫奶婆厅

另一幢叫知青屋

来到这里的人

大都会在奶婆厅用餐

享受田庐的美味

而知青屋,偏安一隅

像不曾揭开的经卷

在田庐,时间的圈套深藏不露

老屋却不把它点破

2020年9月14日

延福寺

一场秋雨与延福寺的关联

无法考证,就像对面的饭甑山

时不时被云雾遮挡

忽隐忽现之际,便已物是人非

相互靠近,或分道扬镳

——都是最好的安排

过金水桥,鲤鱼打挺而起

我们不急于发现什么

却忽视了自己预设的陷阱

越往里走,离真相越近

这副木头结构的空架子

经常迎来送往,销蚀着一切

面对先人留下的珠丝马迹

我们赞叹几声——

像一次蓄谋已久的还愿

2020年9月14日-15日

吴警兵,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磐安县作家协会主席。著有诗集《春天开始的地方》《无风不起浪》《磨刀石》等。

田庐歌(外一首)

/寿州高峰

乘飞机坐高铁

骑马或赁驴

我们穿越千山万水

无论路上耗费了多少时间

总算在天黑之前赶到坛头

在一块巨石上凿台阶

过小小门第

老房子斗拱精巧,出檐深广

木头门扉安装的是密码锁

我们的手牵在一起

不约而同按响尘世里剩下的几个数字

今夜没有星月

躺在田里的是即将黄熟的水稻

睡在庐舍里的是刚刚吟诵的诗人

我们不准备班师回朝了

嫁人就嫁田庐郎

娶妻要娶田庐女

在田庐的N种朗诵方式

大雨倾盆而下

小天井院喧哗

四檐连绵的雨帘

我们隔着模糊的面孔在鸣叫

忍受着笼中鸟的婉转、困顿

当山中星月消隐

灯光又反过来倒射向夜空

我们翻山越岭

赴今晚幽深的井蛙之约

起伏跌宕的孤鸣,冒泡,然后迸裂

坐在厅堂里人

终于等来最后登场的那个人

他是一位赤子

穿着皇帝的新装

敝着平民的胸膛

他唱“田园将芜胡不归”

他提着自身的竹篮子

给行将干涸的稻田打水

寿州高峰,原名高峰,当代诗人,1965年6月生,安徽省肥西县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诗歌专委会成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寿州诗群发起人,现居寿州。

田庐一夜

/冷盈袖

他们都走了

好在留下了风声和清泉

这是最理想的生活

我知道墙边还有几根翠竹

一夜我都睡在流水里

或者说我也是一小截流水

一小段时间。夜晚令我安静

我不关心自己会流向何方

我们的将来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但是我记住了半夜黑屋顶上方的星光和风声

这样寂静又空旷的余生

是我们无法轻易描述和拥有的

冷盈袖,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又名骨与朵,偶尔写诗,偶尔获奖。诗作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等刊物及各种选本。 著有个人诗集《暗香》和散文集《闲花抄》。

田庐一夜

/陈星光

骨与朵——冷盈袖藏诗阁

里躺着《暗香》和《闲花抄》。

几本寂静的诗集吸引我来到田庐徐小冰的桃花源。

曲径通幽,鹅卵石的小巷向晚,踢踏着岁月回来又消逝的足音。

坛头湿地飞来飞去的几只白鹭,一只叫闲适,另一只也叫闲适。

鸟鸣在一个个树梢反复跳跃,仿佛替我说出内心的感激。

蚂蚁在松林里忙忙碌碌,花朵在浓得化不开的绿意里唱着自在的歌。

云朵随意闲卧,像弥勒佛的微笑,我醒着就开始做梦了。

时间太快,而万物葱茏。我们的放弃里有不舍的执着。

在一张张诚挚的面孔里发现日子还是诗意和值得过的。

田庐一夜,弹奏温暖的音乐。

陈星光,生于1972年11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永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作品有诗集《月光走动》和《浮生》。诗作散见《诗刊》《青年文学》《草堂诗刊》《诗江南》《中国诗人》《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江南》《扬子江诗刊》《文学报》等,并被收入《当代短诗三百首》《年度最佳诗歌》《中国诗歌年选》等十余种选集。穿行于市声、月光和山野,以梦为马,以诗为寄。

田庐一夜

/方文竹

拿什么修补万物?挂起的红灯笼

惯用古典手法。我独自抚摸老屋斑驳的墙

“对于时间之缝隙的填补一刻也没有停止”

江山如画,用的是心灵的笔墨

蛙鸣,狗吠,见证一个时代的通感

田野成为人类的替身,只有极少数人

沉静如冷僻字或晾在一边落满灰尘的算盘

棋格一样的房舍与此相映成趣

迎面走来的皆熟悉的陌生人,带来一片

意境中的逆光,多了一些内容

无事可做,一起赏月吧,一起修改梦

忽地,高高的夜空脱下它的彩衣

眼前一片漆黑,随它去吧

一小片莫名翅翼拍着我的肩膀

世界就是一只乌鸫,只飞,不叫,有实无名

方文竹,60后诗人、批评家。中国作协会员,安徽省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出版诗集《九十年代实验室》等各类著作21部。

田庐送别

/涂国文

“就这么走了美丽、挺拔与骄傲!”

推开田庐溪山雅舍后窗,对面小楼石门中

有离别的身影掀动晨光之帘

脑海忽然浮起高尔基小说

《一个和八个》最后一句

鱼鳞般的黛瓦覆盖着江南

一排排巨浪斜着身子朝向远方奔涌

木质的窗棂泛起木质的感情和美学

一些浪涛试着冲向天空

却被时光凝固成翘檐

我没有看清离去者的背影

也没有呼唤他们的名字

多年以来,我只习惯于迎来而伤情于送往

如同静立在楼底天井中

那几竿单薄的紫竹

但我知道,他们离去时并不孤独

他们随身带着友谊与诗歌

他们的旅行箱

装满了田庐的风声和鸟声

以及潘午潭的一片湖光

(2020.9.13)

涂国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浙江省散文学会理事、西湖区作协副主席。著有诗集、随笔集、文学评论集、中篇小说集、长篇小说共九部,现供职于某高校杂志社。

于航班上,致雪鹰、牧村及组委会谢辞

/毕志

云上,荒凉得找不到一件尘世的东西

时光悬浮,白得让心发慌

没顶深的浩荡

人间零上32度,天上零下41度

七十多度的差,像一生

涡轮机粗大的袖口

收纳稀缺空气和多余的光

长出卷毛的自由

高处,徇道场。徘徊的灵魂和脑容物

都和白亮色相关

它们投胎武义,化身田庐

都和紫诗色相近

归途,航班还是伪装成雪鹰状

才未被上帝发现

毕志,祖籍于山东,血缘于陕西毕国。现栖居辽宁沈阳。

访田庐

/老庙

打渔人撑起竹排

从白鹭溪上游一路下来

穿过郭婆桥和古樟树感觉风景奇异

一路收获鱼虾纷纷跳回流溪

撒网追捕只捕上一只漂亮母螺

渔翁准备把母螺收进鱼篓

母螺竟然站立开口说话:

打渔人辛苦了

不妨到前方武义江边拐个弯

转转潘午潭上田庐坐坐

我和夫君有美酒小菜伺候

白鹭溪左拐豁然开朗

打渔人从没见过溪滩树林这么广阔

穿行谜宫靠近潘午潭

有个和渔翁相仿男人吹响魔笛

整片松树林嗨皮刘海掌声四起

每棵松树下面有田螺姑娘舞蹈歌唱

领路母螺变身台门上方最美厨娘

渔翁在鲶鱼泉泡了温泉浴

邀上田庐酒色穿肠做起快活神仙

行文至此我喟然长叹:

为什么这幸运渔翁不是我?

鄢子和,笔名老庙,60后,1980年代写诗并创办诗社,1990年代初出版诗集和散文集,现为《潘诗刊》创办人和《湖畔文丛》主编。

我从你身旁经过(外一首)

/沙漠子

我从民乐那条河边经过,

曾经,在河的两岸,

我童年憧憬的天空,

比河流更暗些,

河流泛白,

色泽银亮。

我曾经,旁观,

河水从我身旁经过。

我親爱的父亲,

恋爱中的母亲,

闪闪烁烁,

他们鲜艳的面孔,

在水中晃动。

他们在水中,荡漾

姿式象花朵开放。

现在我经过这条河流,

在田庐。在两岸行走,

想起父亲母亲媚艳的舞蹈,

在水中晃动,

身体象花朵摇曳,

想起花朵中间一蓬甜沁的莲子,

曾经,就是我。

歌声象一只水鸟,

它的翅膀,

缓缓升起,自水边

拍打两岸,

河流泛白,

两岸青青。

在田庐,一只白鹜飞过

我已见到

我还未见

那将要呈现的一切

这是一首情歌的展开部分

通常,它总是这样:

象鹜鸟,或者所有的其他水鸟,

它们悠然恬静 自由自在

嬉戏着浅翔 觅食

不远处,田庐的炊烟鸢鸢

招唤着归家的人儿

三三两两劳作的人们,经过

它掠动翅膀 会心地莞尔一笑

仿佛天生他们是天长地久

朝夕相处的朋友

夕阳西下 在田庐

一只白鹜飞过

乡间的民谣响起来了

骛鸟欢快地从我身旁经过

我看看它:亲爱的鹜鸟呵

你象我记忆中的一支歌

而歌唱着的爱人

又象一只飞翔的白鹜

她飞翔

时而划过水面

时而又离开了水

我还未见

我已见到

一只鹜鸟送来了欢愉的乡愁

沙漠子,60后,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诗集《城市不朽》、长篇散文《乘着歌声的翅膀》《寻城记》、长篇小说《长江以北》、《江左齐梁》《经纬》《悬挂》等。

武义两首

/寿劲草(浙江)

在田庐

拥有一小块湿地

一亩水田和一间清洁的瓦片房

假如你的灵魂借来了燕子的翅膀

请它们住进来

请保持这些飞檐、亭台。燕子

在南方的故居

这些童年的康复者

它们用过的枯枝、春泥、必须的水分

——我们当初使用过的,并且是

最后要使用的

甚至乐意喂养这里的蚊子

我的血很多,流淌多年又无大海

20200915

延福寺

有两个延福寺,一新一旧

新的在前面

旧的在后,像被黜置的旧臣

被我们遮掩的贬值的事实

有两个延福寺

一大一小

新的大而旧的小——

我们一直在做放大的事情

我总想看望旧殿里那些

老派的菩萨。它们尘灰蒙面

金漆斑驳

瘦削的信仰已经不够灵验

20200915

寿劲草,男,60后。爱诗,写诗。现居西施故里,供职于诸暨市教育考试中心。

田庐知识考古学(组诗)

/周瑟瑟

白色的房子

白色的房子

住着衰老的人

他们并没有出现

树木在丘陵生长

青鱼在池塘里游荡

绿油油的大地上白色的房子

长相怪异的老人到了生命的尽头

他们搀扶着在夜晚走出门

星光下

他们在骂我

骂生长的树木

骂游荡的青鱼

2020.09.11

今天

朝霞尚未升起时

我走出家门

列车一路向南达到金华

武义的空气飘满水分

每一个人的脸和裸露的肌肤

看起来水汪汪的

山峦低矮水汪汪的

湖泊弯曲水汪汪的

火车头尖尖水汪汪的

母亲怀中熟睡的孩子

他流着口水梦见了我

一个皮肤干燥的人

一个身体带电的人

从清晨到日暮

像一个孩子

在水汪汪的空气里

重新做人

2020.09.11

田庐一夜

睡在一座300年的老宅里

整夜有人压低声音在说话

乌黑的柱子在说话

一线天在说话

瓦在说话

我与老友方文竹在说话

墙壁里的鸟

的喉咙里卡着一座老宅

它们压低声音在说话

2020.09.12

坛头村记

再深的睡眠也会醒来

再疲惫的四肢也要伸直

漆黑的夜晚不要咳嗽

你一咳嗽星星就会掉下来

坛头村的古人不睡觉

在我睡着的时候

他们在烧火酿酒

他们在修建祠堂

然后在祠堂敬神

他们在码头上船

天一亮又回来了

他们忙碌了一夜

做我不会的事情

门吱嘎一声细响

我起床四处寻找

他们已经消失了

2020.09.12

女知识青年

田庐的早晨

一个老年女知识青年向我走来

也是一个年轻女知识青年向我走来

她衰老的容貌里有年轻的容貌

她的篮子里有年老的丝瓜

和年老的南瓜藤

年老的丝瓜结黄色的丝瓜花

年老的南瓜藤有鲜嫩的叶子

两个女知识青年

重叠在一个女知识青年身上

2020.09.12

天井之夜

我倒悬在空中

我的脚踩在天空

某一朵软棉棉的云上面

漆黑的天空

一口倒悬的天井

倒悬在我的脸上

乌黑的廊柱

反射白色的灯光

你们聚集在

巨形红灯笼下

我在天上

看着你们

迷人的眼睛

2020.09.12

奶婆厅

一场大火

烧了布政使官邸的花厅

不知其名的保姆

一家人亲爱的奶婆

为了报答东家

倾其平生积蓄

修造了四间房子

供布政使家眷居住

我们来住几天

像明朝布政使的家眷

早晨我喝了两碗白粥

像奶婆的奶汁

依然如故

2020.09.13

榫卯结构

元代

江南遍地树木

伐木的人兴高采烈

把木材堆到了天上

木材多了就造庙吧

不用一颗钉子

木头就是最温柔的钉子

木头钉在木头上

木头插入木头身体深处

木头紧紧插入木头的肉里

只要一插入就永远不抽出来

木头把木头钉在了历史的柱子上

七八百年都不松口

爱与被爱就是这样牢固

后来梁思成与林徽因

爬上福田寺的阁楼

夫妻二人激动得

热泪盈眶

2020.09.13

湖畔诗社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爱情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诗社

我再次来到湖畔

柳树还是当年的柳树

湖水清澈见底

就像看那一代人

苍白的面容

随着时间的流逝

失去了血色

要让死人复活

只有重新获得那一代人的爱情

坐在一代人的湖畔

把你的脸

深深插入

清澈见底的湖水

2020.09.13

鹅湖之会

粉色脚掌,白色屁股

黑色喙

一只鹅跳出来

它拦住我去参加鹅湖之会

它告诉我不要介入理学

与心学之争

我穿绛色的宽松衣袍

露出白色的内衣

腰带是玉做的

脑袋后面一根横线

像淳熙二年六月

帽子透气

我的杏仁眼与胡须

不是画上去的

我们在鹅湖就各自的

学术观点激烈辩论

一只鹅跳出来

急得团团转

2020.09.13

穿红袍的鱼

在浙南一座古老的村庄

我遇到一条溪流

在溪流中我遇到

一群穿红袍的鱼

我不知道它们的性别

估计公的多于母的

因为白色的胡须闪亮

因为在交叉重叠的

混乱运动中

大多在搔扰

这样热闹的场面

我在青春期经历过

像一伙疯子冲入

少女中间大吵大闹

丑陋的嘴脸

过早扭曲的肥胖的身体

一下又一下

撞击溪水里

漂亮的穿红袍的鱼

2020.09.13

知识考古学

在田庐的阁楼

白色床单

灯光照射

你的身体平躺

很轻

渐渐发出鼾声

一种生命的呼吸学

一种知识考古学

一种沉默的秩序

一种档案

进入我们的身体

很轻

渐渐发黄的纸

你的签名像福柯

的笔迹

他1984年就死了

正是我们现在这个年纪

而我们还要活下去

今天就此告别

知识考古学

才刚刚开始

2020.09.13

(方文竹在田庐赠我福柯的《知识考古学》一书)

铜像

铜像梳民国小分头

铜像戴圆边眼镜

铜像上半身在故乡

下半身不知在哪里

他死时惨烈

只有一个女学生

去给他收尸

损坏的尸体

年轻的尸体

铸造成今天的铜像

死后五十年

白发苍苍的恋人

来到他的故乡

英俊的男人就在眼前

老太太痛苦万分

捐出当年的一笔

一千元巨款

2020.09.13

周瑟瑟,当代诗人、小说家、批评家。生于湖南岳阳,现居北京。著有诗集《松树下》《栗山》《暴雨将至》《世界尽头》《犀牛》《种橘》《向杜甫致敬》(英、西、日、韩等多语种),诗歌评论集《中国诗歌田野调查》,长篇小说《暧昧大街》《苹果》《中关村的乌鸦》《中国兄弟连》(三十集电视连续剧小说创作)等20多部。曾参加哥伦比亚第27届麦德林国际诗歌节、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第三届(越南)亚太地区诗歌节。曾获得“2009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十大诗人”、《北京文学》诗歌奖等。编选有《中国当代诗歌年鉴》《中国诗歌排行榜》《新世纪中国诗选》《中国当代诗选》(中文版与西班牙语版)等多种。

我在田庐等你(外一首)

/张乎

你不在的时候,我仍可以从绿莲蓬里

剥出一个完整的你来

从圆荷叶中找出你坐过的痕迹

这么多的房子为你空着,窗户

像敞开的明月,墙头草寄居在屋瓦上

漏下来的光线连成串,白石子是珍珠

你哒哒哒的脚步声,整夜响着

有白鹭的地方总有你,有雨水的地方

也有你。田庐的小雏菊开了,有的花

一辈子也没有人欣赏

田庐是最后的念想,许多似曾相识的人

路过似曾相识的地方

致田庐主人

田庐有最慢的时间,在一朵花上

分针和秒针以奇妙的方式打开

田庐有最深情的绿,跟踪人的脚步

从小池塘到绿门厅

田庐的白鹭,不知从哪里飞来

一晃眼,一个春天过去

白鹭是一首会跳舞的诗

闲时读读《暗香》和《闲花抄》吧

和戴帽子的徐小冰坐一坐

不管多少人来了又走,最终他都会留下来

田庐多好,有酒,有月亮

这样单溥而丰满的夜

一生中不知曾错过多少次

张乎,原名张莉春,浙江省金华市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金华市税务局,闲时爱读诗写诗,部分作品曾在各诗歌刊物及诗歌网络平台发表。

在田庐(组诗)

/梦儿

潘午潭

箫音,翻过马头墙

在水面上萦回。绿柳轻舞

小舟羞涩,静静地泊着

岸边有人。停驻于无言的对视

仿佛怕错过螺蛳姑娘的

一线涟漪

湿地白鹭

白鹭是天上云

栖息于坛头

对于赶来看它的人

笑而不语

它悠闲地飘来飘去

我走不近

它站立的姿势亭亭

像那位对我招手的美人

一只麻雀

田庐的夜晚沸腾

青石板的天井

看得见星星

颁奖词一声高过一声

朗诵与唱词

婉转与高亢对决

一只麻雀慕名飞来

有些许的惊恐,躲入梁间

探头探脑地,学习发声

在田庐

“你走了,亭子就空了” *1

“你来了,柑橘捧出饱满的胸口” *2

在田庐,所有的语言都是诗句

窄巷为框,装下多少倩影

见过的和没见过的同样亲切

每个人,都是一本待读的线装书

杯中是“缘”酒

“奶婆厅”回荡“诗骨”的吼声

注:

*1(吕游句)

*2(李不嫁句)

明招寺的梨花

静,幽

一片梨花裸露

从将军到隐士

也要经历破壳的疼痛

听得懂禅语的白

独自坚忍。在秋天

重新展颜

再结一次善果

九月,在明招寺遇见梨花

从德谦禅师墓塔往书院

要经过一片梨园

梨花的清白,让人诧异

疑惑春风倒灌

寺院的女居士言道

它们开两次花,结两次果

(书院内的紫玉兰如是)

恍然中似有所悟

——暗藏玄机

梦儿(无心),江西省作协会员,游子雪松新乡愁诗歌研究会理事。《珍珠泉》副总编,《梦儿之声》《乡愁诗人》主编。酷梦女子,以诗得乐;任多家网络传媒平台主播。

武义五章

/雪鹰

瓷片在怀念母亲

黏土是她的外婆

墙,是她嫁入坛头的深宅

在秋日斜阳的眼里

我们都是未成年的孩子

而我的速朽,正好反证

余晖对你的偏爱

你此刻的反光

带有拟人的修辞,而

婺州窑却是一面镜子

炉火映红的一瞬

从我的眼,照进了心

被墙化的立着,我没找到

哪一片,才是我闪光的瓷

在田庐

没有看到南山,其他

三方的也行吧。坛头湿地

肯定也行,履坦就是

脚下珍贵的平地

有一片,一亩三就行

草盛就让它盛吧

不用去锄,好歹

是个草,是个缘

茅屋也行啊,秋风

想破就破吧,可以修补

冬暖夏凉。隔绝

已经很难了,吕祖谦

阮孚若在今天

也要上网,也会聊天

活了一个周期,我们

按灵魂的召唤回到原点

从故乡来到异乡,在异乡

我们找到了故乡

活明白的人,都不想走了

留在田庐,守一方山水

写隐逸篇章

雕塑家让古老的村庄复活

(题记:以牧村句致徐小冰先生)

需要设计,至少打个腹稿

需要勾勒,雕琢

研究骨骼,肌肉

毛发,装束,甚至眼神

一声湿地鸟鸣,一片

婺瓷的反光,瓦片上的

清露,松林里的一缕阳光

雕塑家绕着坛头

转了一春又一秋,刻刀

不知不觉中深入,渐渐

有了眉目,有了风韵

有了古典美女的韵致

于是,武义倾倒了

江南倾倒了,各地慕名的

诗人也随之倾倒。他们

仿若遇见了女神,一见钟情

他们顾不得矜持,张开双臂

热情地拥抱,放开喉咙

高声赞美,他们与白鹭群舞

和老屋对话,与潘午潭

吟诗作赋。隐逸七百年的

坛头,正在雕塑家的呼唤中

走进了世人的视野

西施,就在隔壁

与老庙对饮

每一次,都渐入佳境

像老套的诗,起承转合

每个人都先寡言,再抢话

由握手,到拥抱

诗意总在最后呈现

你把我送进岸芷休息

我不记得。你说了老师

沈泽宜先生,却刻在了

我的灵魂里。真传

是风骨,飘逸,是江南

才士的博雅,或者无羁

甚至他人不懂的手势

看不惯的絮叨,里面

都是醉人的情义

在坛头想起故乡

也是这么大的村落

一条进出的道,也是

村后一水流过。但这里

村庄建在石头上

溪水洗净琴音

周围有山,住着神仙

也是这样安静,尤其夜

甚至没有鸡鸣,犬吠

你的呼吸,伴着露珠落在

青石上,宫灯照不亮

白鹭的梦影,若隐若现

2020.9.16

雪鹰,《长淮诗典》《安徽诗人》主编。主要从事诗歌写作、编辑与出版工作。

在田庐(组诗)

/少爷

我来迟了一步

我知道,田庐一直在等我

你一直在等我

当灯笼撑破黑夜

当空船载满星星

当石磨把时间碾成碎屑

砌进这古老墙壁

我总在时间的正面

与你擦肩而过

又在时间的背面与你重逢

我用旗袍与这里的青灰

交换古老气息

用方言交换方言的神秘

我在水之北,你在山之南

而田庐比山水更懂珍惜

你说——

你来了,六百年不长

你走了,回眸一瞬就是一辈子

只是——

在那个烟雨朦胧的时辰

我拥抱你的肩膀过于用力

至今还有些生疼

田庐咖啡

我用煮沸一杯咖啡的时光

温暖秋天的气息

当久违的晴朗

在田庐慢慢放大

我的欢喜,也是同样的

当夕光漫过招牌

我握住的咖啡壶,尚有余温

如果你此刻恰巧经过

我会说——

先生,这是你的咖啡,请慢用

只要你的沉默不那么显眼

我欢喜的火苗就不会熄灭

错过

我说我会来,不管多晚

吕煊说:来了就好

孤城说:少爷严重迟到

而我在心里默念

那个严重早退的人

是不是也要站到教室后面

聆听田庐的批评

事实上,与我错过的

终会用其他方式与我重逢

我错过了颁奖典礼

错过了与五个女人共情

(你看,她们戴着遮阳帽走T台

那摇曳的身姿真美)

至少我没错过

梁小斌的钥匙和白墙

汪剑钊的铿锵俄语

更没有错过

古老的铜锁和砖瓦

宫白云的豪情与婉约

风儿夫妇的相互包容和默契

当徐小冰送我到车站的时候

我们双手合十

田庐的隐逸和虔诚

在长久的道别中熠熠生辉

而我的眼眶终究太浅

容不下太多雨水

和太多透明的叹惜

2020.09.19

少爷,本名邵秀萍,笔名邵以默,女,江苏靖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风吟诗歌》创始人兼微刊总编、《长淮诗典》编辑部主任。企业质量负责人,业余写诗,偶尔译诗,作品多次获奖并入选多个选本。

本期组稿&制作:少爷

长淮诗典新增名家点诗栏目

《名家点诗》可评一人多首,也可评多人各一首(3人为基数)

该栏目将结集出书,欢迎诗人、诗评家把好诗好评砸过来!

投稿邮箱:chsd998@126.com;330513284@qq.com

投稿须知:好诗/好评+简介+照片

《长淮诗典》顾问

梁小斌、陈先发、余怒、李云、杨四平

主编

雪鹰

编委会成员(按姓氏排序)

阿翔、方文竹、宫白云、慧子、卢辉

林荣、刘斌、李不嫁、裴郁平、盛祥兰

少爷、汪剑钊、向以鲜、雪克、雪鹰

西棣、育邦、杨启运、张洁

编辑部主任

少爷

《长淮诗典》公众号栏目简介

一、名家点诗:著名诗人或评论家为著名诗人、实力诗人、新锐诗人点评诗歌三首以上,可多人点评一人,亦可一人点评多人。

二、实力诗人三人行:由编委会成员荐稿,每次三位实力诗人,每位诗人诗作5-10首。实力诗人亦可直接与编辑联系。

三、专辑:已成风格的诗人诗歌5-15首,诗论或者他人评论若干,附照片、简介一并发邮箱 chsd998@126.com;330513284@qq.com

四、诗群大展:以地域或诗歌社团、诗歌群落为单位,每期10-20人,每人3-5首诗作,带个人简介,以及200字左右的诗群简介,说明诗群代表诗人、诗群流派风格、诗群刊物、创作成就等。作品资料发邮箱 chsd998@126.com;330513284@qq.com

五、投稿须知:同意本公众号原创保护,特殊情况需事先声明;Word文档,小四号宋体,左对齐,标题加粗。

《长淮诗典》编委会

2019.5.29

优惠出版项目

(1)合作出版社一:中国华侨出版社、成都时代出版社、四川大学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等,书号管理费30000元,包编校、设计、印刷,送样书300册。超出部分按定价2 折回购。

(2)合作出版社二:吉林人民、北方文艺出版社、三秦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书号管理费32000元,包编校、设计、印刷,送样书300册。超出部分按定价2折回购。

合作出版的图书都是单书号,是上述出版社里其中一个社的号(书号下来之前不确定),且免费做推广宣传,当当网、京东、中国图书网等等会有免费上架宣传。

名额有限,有意者速联18915871239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常年)征稿启事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是国内文艺类图书出版一流大社、名社。是一家具有广泛文化影响力的文艺出版社,被誉为当代文学出版重镇。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坚持原创、精品、格调与传承的出版理念,“荟萃八方精英,力推百家佳作,重视文化内涵,追求高雅品位”。在长篇小说、大家散文、纪实文学、传记、作家文集、名家诗歌、言情小说、学术精品等诸多领域具有专业优势,逐渐形成文学、文化、教育三大核心板块。近年来,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大批既具有社会效益,又具有经济效益的优秀图书,在国际国内各类评奖中荣获一系列大奖。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秉承品质与服务并举,专业和情怀并重的理念,向您提供设计制作、出版印刷一条龙服务。欢迎有意出书的单位和个人(单书或丛书均可)联系我们。我们将竭尽全力为您服务!

联系电话

雪 鹰18915871239

刘蕴慧 13913967609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

(联系电话:18915871239)

关注我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