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文苑 | 郭良:世 相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世 相

文/郭 良

张三哼着小曲儿快速走向停车场,看得出来心情很好。笔挺的西装,黑亮的皮鞋,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张三坐进自己的座驾里,发动车子快速驶出了自己的小区。
这是城南的一个高端小区,小区里住的都是所谓的成功人士。张三开着车,把音乐放得很大,他很享受这种感觉。车子在市里面拐来拐去,八点二十,到达公司楼下的停车场。时间不早不晚,刚刚好赶上八点半上班。上班是要打卡的,当然了,张三现在不需要打卡,因为他刚刚被总公司提拔为河南分公司的销售总监,分管销售二部。
刚走进公司,前台的小姑娘立刻站起来,微笑着鞠躬,“张总好”,甜甜的声音响起,得体的职业装下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张三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继续往里面走去,“张总好”,“张总好”,“张总早上好”,问候的声音此起彼伏。张三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这感觉极大地满足了张三的虚荣心。
“小张啊,W市的石总上个月发的一批产品,有部分不符合乙方的要求,需要处理一下。”
张三一看,是大伟,负责销售一部的总监。
“伟总,你不应该叫我张总吗?工作的事,半个小时以后来我办公室说。”张三面无表情,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大伟愣了一下,没有做声,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销售二部是刚刚成立的,以前没有什么一部二部,只有销售部,全归大伟负责。最近由于业务发展迅猛,大伟向总公司建议成立销售二部,并提拔片区经理张三为副总监,由他来负责销售二部的日常工作。
大伟喝了口水,“还是得跟张三说一下。”
大伟这样想着,就起身向张三的办公室走去。隔着玻璃门,大伟看到了张三在跟一个员工说话。张三坐在老板椅上,指手画脚地说些什么,那个员工时不时地点头哈腰,不断地用笔在本子上记着什么,五官挤在一起,非常刻意地笑着,却不知道这样的面部表情像极了一个“囧”字。
大伟突然觉得那个员工像极了一个人,像谁呢?对,像张三。张三当年在自己面前也是这个样子,甚至那腰弯的比这个员工更严重。大伟曾多次告诉张三,没必要这样,但张三依然是这样,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我叫张三,刚来咱们公司,还请领导以后多多关照”,张三刚来公司的时候,穿着一件很大的西装,劣质的皮鞋擦得很亮,梳着个小中分,大伟感觉那时的张三有点像电视剧里的汉奸。“领导抽支烟”,张三递过来一支中华烟,看起来皱巴巴的。
“平时都抽中华吗?”大伟想不明白,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为什么要买这么贵的烟抽。
“没有,这不来见领导了,特意买的,领导抽一支吧。”满脸堆笑的张三,点头哈腰的张三,唯唯诺诺的张三,大伟的记忆里,张三就是这样一副模样。
“谢谢你,我不抽烟。”
“哦哦,领导不抽烟啊,好习惯啊。那我给领导泡杯茶去。”
看着张三忙前忙后,大伟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那时候,刚刚步入职场的自己,也是这样勤快。不同的是,自己并没有像张三这样谄媚,这样殷勤。大伟想着自己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当初那个领导手把手教会了自己很多业务技能,所以直到今天,大伟依然很感激当初的那位领导,大伟觉得他无异于自己人生的导师。逢年过节大伟都要去他家里走动。
“砰,砰,砰”,大伟敲了敲张三办公室的门。
“进来……”,声音拖得很长。
“小张啊,不,张总。”
“伟总,坐吧。有什么事一大早找我?”
“W市的石总,上个月发的那批货,有一部分不符合乙方的要求,他以前一直是你负责,你有空了,协调解决一下。”
“这个事啊,这个事还用得着我来处理吗?直接找总公司售后人员吧。”
“我觉得咱们还是联系一下吧,石总是我们的大客户,原来也一直是你负责的。”
“伟总,我很忙的,你要没别的事了,我先忙了。大客户怎么了,售后的工作就应该由专业的售后人员来负责,还一定要让我亲自去联系解决吗?”
大伟无奈地走了出来。“张三这小子,真是不变蝎子不蜇人。这才升上来几天,就这样子了。”
大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砰,砰,砰”,有人敲门。
“请进”。大伟轻声说道。
“大伟哥,你忙吗,有事儿向你汇报。”进来的是孙卫东,也是公司的老员工,比张三晚来公司几天。
“哦,你说吧,卫东。”
“大伟哥,我给你说个事儿,你可别跟别人说啊。”孙卫东边说边左右看看,还刻意把声音压低,显得很神秘。
“放心吧,卫东,你只管说。”
“张三前几天给总公司的杨总打小报告,说你没有原则,拿着公司的业务经费,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孙卫东非常小声地说道。
“是吗?张三这么说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伟哥,我在张三的办公室桌子下面,装了一个窃听器,我想着这家伙一升职,肯定不安分。他能有今天,不都是沾你的光啊,这小子太不地道了。你手把手教他怎么做业务,怎么投标,还把好客户都给他了。比如W市的石总,这么优质的客户给了他,就是为了让他多挣钱。他家原来那么穷,穷的一年吃不上几次肉,现在能够在省城买那么好的房子,这些不都是因为大伟哥你的帮衬吗。他结婚时,你给了那么大一个红包,你就是他的贵人呀,这么多年这小子咋没有一点儿感恩之心呢。”
孙卫东越说越激动。大伟心里很明白,孙卫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次提拔了张三,没有提拔他,他心理不平衡。不过也能理解,换了谁,谁心里都不能平衡。入职的时间差不多,业绩也差不多,能力不相上下,自己却没有被提拔。
“等等,你刚说你怎么知道他在总公司杨总那里说我坏话的?”
“我在他办公桌下装了一个窃听器……”,孙卫东声音特别小,小到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
“窃听器,你怎么能这么做呢?”说到这里,大伟下意识地在自己办公桌下面摸了一下,原本光滑的办公桌底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多了一个疙瘩。大伟心里打了个冷颤,他目光如炬,盯着孙卫东看了一会儿,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又摇摇头。
“怎么了,大伟哥?”孙卫东不解地问道。
“没事儿,卫东,这件事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只有你知我知。你先去忙吧,我这边还有事。等闲了我约你一起喝酒。”大伟着急地把孙卫东打发走。他现在关心的不是张三打他的小报告,而是桌子下面是个什么东西,是谁弄的?
W市石总的事,大伟只给张三说了一半,原本想跟他说另一半,现在看来不必了。
原来,石总那里有售后是真,但石总又拿下一个大工程,下个月会从公司发数量相当可观的一批货。原本想着张三刚升上去,销售二部刚成立,把这个单子给了张三也算是他给总公司纳一个投名状,能让他销售副总监的位子坐得更稳,现在看来不必了,且不说他打小报告,就冲他那态度这个单子就不能给他。
“那这个单子给谁呢,这么大的一个单子,给谁都会拿到一笔不菲的佣金。给孙卫东吗?”
大伟觉得还得好好想想……

郭良,字梓良,网名豫西笑笑生,河南卢氏人。竹韵汉诗协会会员,新乡市作协会员。有作品散见于各类诗刊。对现代诗和古韵诗皆有涉猎。爱文学、爱历史、爱音乐、爱文玩杂项,奈何资质愚钝,难登大雅之堂。只愿以梦为马,诗酒趁年华,不虚度此生。“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性情中人,常一时兴起,率性而为,甚喜竹林七贤。

●郭良:庚子新春随笔

●郭良:人生何处不相逢

●郭良:变化

卢氏文友群主办

文学顾问

牛爱民 任耀榜李宏文张银成周天鹤董建中寇一洵(按姓氏笔画排序)
文苑编辑部文苑总编:知一和文苑主编:卢一辉执行主编:张淑清责任编辑:张一瑞 张欣燕一一一一:程向楠 邹一楠一一一一:李一璇 本期编辑:张淑清投稿信箱:LSWY1818@163.com
广告外联部微信联系:baixue7818微信联系:lsm1685786966
▊声明
感谢关注《卢氏文苑》。网站与公众平台转载《卢氏文苑》所刊发的文章,须征得《卢氏文苑》授权,并请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平台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平台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法律援助单位:
河南共同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宋海峰律师

更多

详情

敬请

关注

请点击“写留言”,留下您的精彩评论!点击“在看”推介给更多的微信好友!投稿作者请提供简介及照片,切忌一稿多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