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百年”特刊】滑县这位抗日英雄被誉为“村魂”

村魂……

作者:左军明
1946年12月10日,是大吕庄村最黑暗的一天。这一天完全在卷土重来的恶霸地主还乡团横冲直撞下,进入了恐怖的混乱状态。村里的叫喊声和哭叫声响成一片,追魂的枪声也“噼里啪啦”地爆响。恶霸地主还乡团有恃无恐,碰上不顺眼的就打,遇到怀疑对象就抓,真正和土改干部和村里的积极分子相遇,那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枪对枪刀对刀拼个你死我活。红色政权在遭到颠覆、蹂躏和破坏,人民群众刚刚在土改中尝到了甜头,被反动分子的反攻倒算中变得支离破碎。
匪徒们一哄而上,在村里四处寻找报仇的对象,生怕有着不共戴天的仇人从眼皮底下溜掉。他们的复仇心理像腹内燃烧着沸腾的水,把整个身躯都要热爆一样,浑身散发着杀人的冲动。他们要杀尽一切,杀绝一切与他们作对的共产党员,甚至,连共产党员的家属和他们的子孙也不放过,最为主要的,也是他们急于要捉拿的是村里地下党支部书记王全德。王全德自幼看不惯这黑暗的社会,对世间许许多多的不平事义愤填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常常抱打不平,为乡亲们奔走鸣冤叫屈,做了许多为百姓伸冤的事,因此,也得罪了一些村里的地主恶霸。他们对王全德怀恨在心,总想候机报复。就这样,他们与王全德结下了矛盾。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王全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发动和领导村里的一些穷鬼们与他们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千方百计的破坏他们作威作福的生活,瓜分他们的土地,发动群众检举揭发他们过去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丑事、坏事、见不得人罪恶勾当,让他们接受改造,说什么要人人平等。所有的这些已经把他们从天堂拉到地狱,自从国民党新五军攻陷高陵县,各地的恶霸地主还乡团就卷土重来,趁机回到村子。大吕庄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涌入了大批的还乡团,他们一进村就气势汹汹,大有重见天日又不可一世的凶狠。他们要把土改时期失去的家产和地契收拢回来,要把村里的穷鬼们吃他们喝他们的给吐出来,要过去曾经把他们搞得灰溜溜的狼狈相加以改变,重新抬起他们高高的头颅,趾高气扬的坐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而他们之所以失去了曾经的辉煌,完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穷鬼们的觉醒,推翻了他们腐朽坠落的政府连同他们高高在上的地位,归根结底就是共产党使他们失去了一切,这个账自然要共产党来偿还,当然,要加倍偿还,还要搭上生命。他们对共产党的恨已经深入骨髓,散发在肉体的每一个细胞,进而,发泄在行动上。几天来,他们疯狂地对村里的共产党员进行抓捕,甚至逼迫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交出他们的下落,如若不然,他们就用残忍卑鄙的手段逼迫党员的家属就范。他们的行动已经丧失了人性,没有了一点仁义道德,完全是一副副禽兽般灭绝人性的野蛮行为。他们对其家属威逼利诱,动用刑具残酷用刑,每一个角落,每一处场所都成了他们用刑的地方,甚至对其女性做出厚颜无耻的举动,这些丧尽天良的做法让广大的村民义愤填膺,大家纷纷痛骂这些匪徒丧尽天良,迟早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面对人民群众的谴责,他们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更加残酷的杀害村的共产党员,和村里为党做出重大贡献的先进分子。不过,这些匪徒们在抓捕和枪杀多名共产党员和先进分子中,还没有发现村里共产党员的核心人物王全德。这是一个让他们痛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碎尸万段的仇人,必须是不惜一切代价捉拿的要犯。他们费尽心机在村里来回翻找,生怕漏掉一点可以藏身之处。他们早已对王全德等共产党员及骨干分子恨之入骨,扬言要把他们生吞活吃。找不到村子共产党员的带头人,会让他们做噩梦吓破胆丢掉魂寝食不安。他们已经领教了在王全德的领导下,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场变革影响了他们的切身利益,也让他们在村里作威作福横行霸道的日子就此终结。现如今,在这样一个“大好时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王全德,为他们延续横行乡里铺平道路。他们不停的寻找,翻箱倒柜,挖地三尺,轮番审讯其他人,逼迫他们供出王全德的下落,大家都紧闭嘴巴任凭如何毒打仍然一声不吭。反动分子黔驴技穷,正在他们无计可施之际,忽然想到了王全德叔伯弟弟王新兰。王新兰是一个老实本分又胆小怕事的人,就知道低着头干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从来不会发火更不敢主动惹事。他和王全德住的近走得也近,小时候,两个人就在一起玩耍形影不离,王全德有好吃的总是拿给他分享,遇到有同龄人欺负他,王全德都会挺身而出保护他。王新兰也把王全德当成依靠,当成至亲至爱的大哥,有什么心里话都和王全德说,遇到委屈和不平的事也会对王全德讲。王全德会耐心开导和挺身而出为王新兰解忧排难。小时候的时光在两个人形影不离中度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家都已经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唯有一成不变的是两个人的感情始终如一。现如今,反动分子发现了“可用人才”,他们会用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逼迫王新兰就范。他们不相信平日里胆小怕事的王新兰能够经得住严刑拷打,能够在酷刑面前不屈服。提起这些酷刑,每一具都“别出心裁”,变着法能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受刑的人每经历一次都椎心泣血的疼痛和难以忍受的煎熬。走进这里就等于进入了人间炼狱,求生不得欲死不能。他们决心用最严酷的刑罚逼王新兰招供,供出王全德的下落和其它他所知道的秘密。一不做二不休,说干就干,当时就把王新兰抓捕。村里沦陷之前,王全德已经是区里的主要干部,仍然兼任大吕庄村党支部书记。由于工作的需要,王全德时常在外忙碌,为党的事业辛勤工作。当他得知村子被还乡团占领时心急如焚。不知道村里的党组织遭到怎样的破坏,自己的同志遭到怎样的不测,人民群众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新生的红色政权遭遇怎么的摧残和打击?想到这些,他放下手头的工作只身要回到自己的村庄,与他的战友和广大人民群众并肩战斗。想到这里,他热血沸腾。在回去的路上,他得知村子已经沦陷,村里的党员、民兵和积极分子悉数被抓,人民群众被打伤多人,局面已经无法挽回,更为严重的是,他的叔伯弟弟王新兰被抓,敌人准备用酷刑逼他招出所知道的机密。王全德知道,这是敌人在逼迫王新兰招出他的下落,诸不知,在这一段落,由于王新兰表现积极,又和他在小时候情同手足,有一些事情他委托王新兰去办。王新兰办的也很不错,并且,总能以他的缜密的心思把事情办得严实合缝滴水不漏。在他离开家的时候,由于人手不够,王全德还让王新兰办了一件大事,匿藏了党的机密文件。这些文件关乎着上百名党员干部的生死,维系着党的基层建设的全部信息。如果落入敌手后果不堪设想,其它村里的基层组织也会受株连遭到破坏。现在,他们抓王新兰无非就是让他招供出他王全德的下落,如若在遭遇严刑拷打下,胆小怕事的弟弟供出其它,那对于党的基层组织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后果难以估量。想到这里,他有一个清晰明了的决定,自己挺身而出救出弟弟王新兰,不管自己的弟弟如何坚强,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中不甘屈服宁死不屈,也没有他的担当保险系数大。再者,他也不忍心看着弟弟为他而死,自己无动于衷。这个抉择是坚定的,他要用他的一腔热血唤醒民众的觉悟,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推翻旧制度,建立、巩固新中国也是极其值得的。想到这里,他一下变得坦荡和释然了,他需要用自己的死去换取民众的觉悟,为争取民族、民生的解放,建立红色民族政权而英雄献身。还乡团对抓捕了王全德弟弟王新兰也没有过分在意,只是万一能从他嘴里套出王全德的下落,那是再好不过。可是,胆小怕事的王新兰经不起严刑拷打,就怕他真的不知道王全德的下落,那样,即便把他打死了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不管怎样抓住了就要用刑,至于能审出个子丑寅卯那只有上天知道,偏在这时,王全德出现了。王全德的出现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面对生死的紧要关头,好多人都会躲起来避免祸端,唯有王全德甘愿前来送死。这是怎样的一种气节,连他们这些以共产党为敌,又憎恨红色政权的暴徒们也肃然起敬。他们不知道共产党员是用什么材料做成了,竟然会有如此的铮铮铁骨,面对生死看得如此的平淡和坦荡,对于危险表现得如此的视死如归。不过,令他们意外也罢,敬仰也可,总归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曾经的你死我活在如今变得更加的偏激和尖锐,水火不能相容。民生与民权运动把他们逼到险境,土地改革已经让他们没有作威作福的本钱,如今的他们,好不容易借助国民党大举进犯解放区的大好时机,就是要彻底整垮共产党,恢复他们以往的好不自在的时代。他们铆足了劲要大干一场,大张旗鼓的剿灭一切与他们为敌的红色政权,把失去的夺回来,还原自己过去耀武扬威作威作福的生活,让自己依然风光无限。想到这里,他们都释然了,接下来该怎么处置王全德成了重中之重,也是接下来要面对的首要问题。首先,他们满脸堆笑,和王全德扯亲戚套近乎,说他与他们只是一场误会,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戚,血管里流淌着祖辈们相同的血液,就是他来自首不但不会杀他,还会和他们一样风风光光享受荣华富贵。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相互传递着至高无上的亲情,血融于水的至亲,扯不断的亲情关系,割舍不断的骨肉之情。好话说了一箩筐,道理摆了一大堆,情也讲了,礼也叙了,嘴皮也磨破了,吐沫星子也快喷完了。王全德抬起头淡淡一笑,说,我是共产党员,对党的信仰痴心不改,对共产党的忠诚始终如一,为劳苦大众翻身解放的决心永不动摇,对推翻人吃人腐朽的社会制度永不放弃,我会每时每刻担当大任,为我做出的一切决不后悔,并且,会勇往直前一直做下去。匪徒们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遇到了如此强大的对手,竟然在他们面前如此的胆大妄为,如此的嚣张,如此的目空无人,如此的不可理喻。他们扯下刚才的“遮羞布”,完全换上了另一幅面孔,狰狞、暴躁、失去理智。其实,急红眼的暴徒们早已按捺不住,忍无可忍。他们声嘶着、咆哮着、捶胸顿首,然后,疯子一样扑向王全德,对王全德拳打脚踢。至此,王全德过上了人间炼狱的苦难,受尽百般折磨的日子。静下心来,王全德强忍着疼痛,回忆起小时候父亲给地主扛长工,在繁重的劳动中吃不饱穿不暖,在饥寒交迫的冬天得了肺痨。由于冬季没有活干,父亲躺在床上不停地咳嗽,家里没钱医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的病情加重,直至闭眼离开人世。从此,他与母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逐步认识了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只能用抗争来实现他的一言一行。在村里,他有同情心,富有正义感,帮贫扶困,深得相邻的爱戴;他敢向社会不公抗议,敢为民众发声,敢于向村里种种藏污纳垢的丑事揭发和批评,得到群众的赞同。他的言行被周边的地下党组织看得一清二楚,认准这是一棵“好苗”,只要细心培育必将能成为我党的有用之才。慢慢地,邻村的党组织与他有了接触,继而参加党领导下的对敌斗争。他表现积极、勇敢、趁着、机智,配合其他同志较好的完成任务。由于,他接触了共产党,并初步认识到共产党是普天下劳苦大众的指路明灯,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万众一心抗击日寇,推翻腐朽的阶级统治,建设美好未来的新中国。他认准了这个道理,哪怕是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辞。中国共产党这个新鲜而又富有信仰的政党,已经在他心中生根发芽,他迅速提高了思想觉悟和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从而更加坚定他的信念。有一天,组织上通知他去参加赵修业、张建亭在四县边的高平集举办的抗日训练班,使他喜出望外。他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遇,能够系统学习和加强锻炼的最好时机,他希望能好好的把握这次机会,让自己在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都有大的飞跃和质的提高。王全德十分看重这次集训,这是他生活的起点,从此,他会更加成熟去面对现实,并且,他相信能够成为抗击日寇的一分子,彻底把他们赶出中国。在集训时,王全德见到令他仰慕的赵修业和张建亭两个领导。紧接着,集训开始了。在此期间,他表现积极,早上,大家还没有起床,他悄悄地起床打扫大院里的卫生。学员之间谁有思想问题,他主动与之谈心,交流自己的心得,谈自己的感想,让有思想包袱的同志没有了后顾之忧;对家庭有困难的同志,他极尽所能慷慨解囊,虽然,他也是穷苦出身,能帮就帮;学习上,他刻苦认真不懂就问;在回答问题时,他抢先发言,谈自己的人生经历,谈自己的心得体会。他通过系统的学习游击战术,开阔了视野,从理论上掌握了其特点与要领,弄清了游击战的内涵和战略战术,懂得了最根本的就是大力、广泛的发动和依靠人民群众与日寇周旋,千方百计的拖住敌人的有生力量,牢记“敌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方针,认识了抗日战争形势和目前我党所处的位置。野外训练时,他一马当先,从不甘落人于后。他的进步,他的成绩和表现,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品格,早已被集训的领导看见,赵修业曾经拍着他的肩膀勉励他好好学习,将来在战场上奋勇杀敌,报效祖国;张建亭与他促心交谈,谈志向,谈理想,谈在严酷的斗争下,如何坚贞不屈,把民族的道义扛在肩上,赋予起人民的重托。他深深的理解了自己肩上的责任与担当,明白为谁而活,为谁而死的道理。由于王全德在集训期间的突出表现,领导要发展他加入党组织,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宣誓那天,他和另外几名同志站在党旗下,肃穆、庄重、神圣和严肃。王全德心潮起伏思绪万千,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无法表达他此时的心情,他只有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报效党对他的培育之恩,再造之德……深陷匪巢的王全德面对大刑的折磨,丝毫没有减少他坚贞不屈的意志,各种刑具的领受完全没有让他屈服,他怒目圆睁,控诉这些暴徒的罪行和揭露这个黑暗统治政府的腐朽堕落。敌人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往死里毒打王全德,以解心头之恨。王全德被打得遍体鳞伤,他咬紧牙关始终坚持。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知道深陷匪巢,难以复生,只有一死报效党和人民。是共产党指引他走上一条光明之路,使他对党有着醍醐灌顶的认识,有了深厚的感情,有了肝胆相照勇往直前的精神,有了今生今世永跟党走的坚定信念和坚强决心。敌人就是想用惨无人道的酷刑逼王全德招供,供出我党的机密,这对于王全德来说,那是万万不能。王全德早把生死看淡,而党的机密对于他来说,重于泰山。这是他坚守的防线和底线,是铜墙铁壁,是任何人攻不破突破不了。他有这样的信念更有这样的决心。面对着这一铮铮铁骨,敌人想尽百法想逼他招供,棍棒打、皮鞭抽、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等酷刑,愣是没有让他屈服。即便如此,敌人也不会善罢甘休,他们用更加残暴的手段和更残忍方法摧残王全德,他始终没有开口。敌人已经无计可施,照这样无休止地折磨,王全德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折磨而死,那样,他们也不好向上面交差,不过,他们对于王全德的恨并没有因为毒打,就完全在内心消除。这种恨是深入骨髓融化进血液里,是恨到骨头里又散发到全身的每一个关节,是咬牙切齿又恨不得生吞活吃。在交差出发前,他们将王全德摁倒在地,竟然用铁丝穿过他的锁骨,使他经历着揪心的疼痛。虽然,时值寒冬,他的破衣烂衫浸透的鲜血夹杂着汗水,散发着正义的气息。敌人制作了木十字架,把穿透王全德锁骨上的铁丝缠绕在十字架上,拧紧系牢,又把他的双手用铁钉钉在十字架上。铁锤砸在铁钉上发出一声声闷响,殷红的血顺着手心滴落下来,像一滴又一滴的血泪,落在土地上,瞬间形成了一束束惨烈的花。他们把王全德押解到白道口灭共委员会邀功请赏,继而,又把王全德转移到他们的“匪窟”小寨。面对匪徒们的威逼利诱,王全德坦然面对。他知道深陷匪巢生还是不可能了,唯一心怀坦荡的是,他没有辜负党对他的培养、教诲和引导,他怀念他参加“抗日训练班”回到村里的日日夜夜……大吕庄村有原住民与迁移户,姓杂人多,大都安分守己勤俭持家。每天除侍候地里的庄稼就是养儿育女,两耳不闻窗外事,更怕遭遇不测被牵涉其中,大到株连族人小到为朋友或子女受过。这样,看似家家户户是独立的,但在遇到事情上就有内在的联系。从一般意义上讲,你一家的饥饿贫困无人过问,要饭乞讨无人过管,缺衣少穿没人理会,蹭吃蹭喝与己无关没人搭理,但凡惹出是非让族人受过就要被上纲上线。族人更是对其叛逆、欺君犯上、触犯条律的人,把控和惩罚从来都没掉以轻心和心慈手软。这些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给王全德在村里展开地下工作十分不利,带来了诸多的困难。但是,王全德不畏艰险迎难而上。他首先接触与自己比较熟悉的知根知底的同龄人。因为他们善于沟通,也好交往,从理解能力到识别是非忠奸有自己的见解和较为成熟的一面,再者,对社会不公和伸张正义上,有自己善恶分明的先知和侠义心肠。王全德与他们接触,明面上是朋友间的走动、往来,相互间的帮忙和扶持,其目的是传播党在新形势下的路线、方针和政策。讲解党的理念和宗旨,在一定程上感化和引导这些进步青年投身党的怀抱,接受党的领导。在和他们交谈中,他们也对眼下的政局和社会的不公以及政府的腐朽感到愤恨,更为甚者日寇入侵,国人麻不不仁,七尺男儿只知道低头种田,对国事家事民族事不管不问。王全德看着火候差不多了,还需再加一把火。于是,就指出了症结的根源,告诉他们只有共产党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才能让人民大众当家做主,翻身解放。接着,王全德详细介绍了共产党的宗旨、方针和政策。大家醍醐灌顶,仿佛从噩梦中醒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伙伴,今日如何的让他们刮目相看,他们怎么也搞不清楚,他们中间的王全德竟然这么有能耐,能够把错综复杂的社会纷争分析得头头是道,并且,找出根源,然后能对症下药。眼前一下变得开阔,视野也变得清晰明了。大家不约而同的愿意跟着王全德闹革命,上刀山下火海扑汤蹈火在死不辞。王全德严肃的告诉大家:这是提着脑袋上路的革命,每时每刻都会有生命危险,大家大都娶了老婆有了孩子,上有老下有小生活不易,万一发生不测对家庭对父母对老婆对孩子都是巨大的损失。大家异口同声的表示:坚决跟着党走,就是遭遇再大的困难也要迎难而上,遇到再大的危险也决不后退。目光相对,聚焦在一起,眼前瞬间豁然开朗。他们个个心里敞亮了,一切的艰难险阻都被踩在脚下,一切后顾之忧都不复存在,眼前是一片光明之路,可是,走在这条路上时刻都会阴阳两分,但是,它是一条信仰之路,一条闪烁着对新中国无比向往的灯塔之路,一条为着劳苦大众翻身解放的光明之路,一条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理想之路。他们态度坚决,意志坚定,思想牢固,信念牢不可摧。在以后的接触和相互了解,以及在秘密工作中,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由于他们进步显著,思想觉悟提高很大,在此期间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们是:刘金俊、于朝秋、王修林、王玉学、王章礼、王玉魁、王其海7人入党。党员的发展,也为王全德在村里展开工作带来便利和帮助,同时,对广泛发动群众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王全德信心满满,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能迅速成立一支革命武装,建立红色革命根据地,依靠广大人们群众展开游击战,消灭和瓦解日伪力量。他的建议得到其他党员的一致同意,并迅速采取行动,并且,已经初见成效。由于,他们力量的不断壮大,组建基层党组织迫在眉睫。这是一个战斗堡垒,也是健全党的基层组织,从而战胜敌人的不二法宝。在组建基层党组织的动员会议上,大家一致推举王全德为村党支部书记。大家想法一致,思想统一,步调协同,行动划一。在一定程度上,村党支部的建立,是村里开天辟地的一件大事,它标志着村里有了中国共产党的机构,有了以党为领导核心的基层组织,从此,大吕庄村在真正意义上步入了党的领导,一场轰轰烈烈的反抗外来侵略,争取民族解放成了当前的主要任务,同时,在反对黑暗腐朽反动政府的斗争中,成为坚强的中流砥柱。组建大吕庄村第一届党支部,也叫地下党支部,就在这种区域极其复杂而现实又命运多舛中诞生了。斗争的形势正朝着有利于我方的事态发展,一切都在斗争中改变。村基层党组织的成立,在一定程度上催化了人世间感情的真挚,在同一信仰中,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友情和肝胆相照的坦荡,是对同一战壕里的战友的完美诠释。他们同甘苦共患难荣辱与共,面对困难迎难而上,面对逆境,他们共同担当,经历生死,他们临危不惧,在为劳苦大众服务上,他们争先恐后。群众觉得他们与众不同,总能抢先一步为别人着想。他们的思想无私高尚,他们的人品令人推崇。渐渐的,广大村民都愿意和他们相处,以他们为大家的主心骨看待,也乐于在他们的号召和感染下,听从他们的领导。由此,相比社会纷纭的各色人等,就有天壤之别。在茫茫的人世间,社会已经沦落到腐朽堕落无可补救的地步,上层的巧取与盘剥以及极尽所能的搜刮民脂民膏,搞得人怨天怒人神共愤,下面的小头目也巧取豪夺,闹得民不聊生。整个社会都在沉沦中丧失理性,世间也在沉沦中失去应有的操守,苛捐杂税的繁多,盘剥百姓手段的翻新和压榨手法的演变,在一定程度上,让底层的劳苦大众不堪重负苦不堪言。也正是有了鲜明的对比,认识以王全德为首的党的基层组织成员,才显得难能可贵。也有人听说他们是共产党,因此上,在别人的心里对共产党又了新的认识。抗日的烽火燃遍祖国大地,大吕庄在王全德及其党员的带领下和全国一样,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活动。他们拿起锄头是农民,拿起大刀长矛甚至枪来,那就是抗日一分子。他们“跑沙窝”机智锄奸,摸敌人据点神出鬼没,消灭日伪的散兵游勇,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日伪军也搞得人心惶惶,生怕一不留意丢了性命。每逢有鬼子伤亡或失踪,百姓闻言无不拍手称快。他们知道这是自己的队伍在保家卫国,用生命在保卫他们的家园。1940年7月,为适应对敌斗争的新形势,广泛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动员能够动员的力量,投入到抗日的前沿阵地,中共冀鲁豫区党委决定在滑北办事处的基础上建立高陵县,扩大战果,巩固红色根据地。大吕庄村在那一时期特别活跃,抗日精神空前高涨,被划归该县四区<牡丹街>所辖。1941年,日军对沙区进行惨绝人寰的大“扫荡”,所到之处烧杀掠抢。他们大搞杀人竞赛,不论靑壮老幼见人就杀,瞬间,所到的地方变成了人间炼狱,甚至出现了惨绝人寰的屠村惨状,整个村子被洗劫一空,内黄,高陵变成一片焦土。面对日伪对沙区根据地的野蛮行径和惨无人道的兽行,激起了大吕庄村民的强烈愤慨,大家纷纷要求报仇雪恨。在党支部的动员和组织下,办起了自卫队,由村积极分子王修林担任队长,模范班长和书才<两人先后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率领下,深入沙区,利用沙岗和枣林作掩护和有利地形,和日本鬼子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他们化整为零,巧妙地绕过敌人的封锁线,采取深夜和雾霾以及大雨天和鬼子周旋,出其不意的消灭敌人。敌人被搞得晕头转向,搞不清哪里有我军的主力部队,哪里是地方武装,时不时有自己的人被杀或在路上失踪。在沙区实行武装联控,配合主力部队,以“麻雀战”,游击战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打击敌人,保卫和扩大了抗日根据地。在这非常时期,村地下党支部,在王全德的带领下,不畏艰险,与日寇巧妙周旋,同时,又对明面上和暗藏的通敌分子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利用夜间或极其恶劣的天气,以熟悉的地形和堡垒户的掩护与提供的情报,能够准确及时的击中敌人的要害,让他们在嚣张中有所惧怕和顾虑,同时,也震慑了通敌分子的胆大妄为,进一步巩固了红色政权和根据地的势力范围,有力的打击了日伪军的有生力量。1942年,河南大面积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灾,沿街乞讨者剧增,路边、角落被饿死的尸体随处可见。面对这样一种生存为先的复杂局面,以王全德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不向困难低头,挺起腰杆不屈不挠。他们虽然在地下展开工作,但是,还是力所能及的提供便利服务于民。他们最大限度地解决人民群众的生活困难,极尽所能帮助村民渡过难关,发动群众展开生产自救,积极筹粮。这些虽然也是措施,但是,收效甚微,唯一能解决的是如何向大户借粮。大户们看着日益减缩的粮食,也怕有一天坐吃山空,所以,眼睛一眨一眨地死死地守着自己仅存的粮食,生怕被别人抢去。以王全德为首的党员带头向大户借粮,已解眼前的饥荒。可是,大户们认准了自己的粮食就是一家老小的命根子,怎么也不肯借。王全德与他们讲道理,说乡亲们已经揭不开锅,你们也不忍心看着他们被活活饿死,再者,死到眼前,有人会铤而走险,玩着命也要放手一搏,到时候,人心突变乱象丛生,你死我活在所难免,不定会出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保不准就有许多人人头落地。倒不如送个人情救济一下相邻,积德行善功在当今。有人被王全德这番话感化,愿意拿出些粮食帮相邻解决燃眉之急。这样,在一定程度上也帮乡亲们在最为困难的时候,做到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化解了眼下的一些困难,使乡亲们更加认识到他们就是自己人的主心骨、贴心人。在这度日如年的艰苦岁月,抗日的烽火从没有熄火,并且,越烧越旺。抗日战争进入最困苦最艰难的时期,在敌强我弱的情形之下,与日寇展开不屈不挠的斗争。大吕庄村的抗日斗志异常高涨,大家在王全德为首的党支部带领下,忍受着饥饿,风餐夜露,奋勇杀敌。他们面对顽敌毫不惧怕,越战越勇,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临危不惧,巧妙的与敌人周旋,并能在险恶的环境中,出其不意的消灭敌人,取得一次又一次的歼敌任务和锄奸活动,出色的完成上级领导交给的战斗任务。由于他们的出色表现,经常受到上级领导的表彰和赞誉,在当地产生一定的影响,为抗日工作的持续做了很突出的表率作用。在这一时期,大吕庄村也涌现了一批抗日英雄和领导骨干,在生与死的考验中确实表现突出,又能以大局为重,在执行上级领导交给的任务中担任骨干勇挑大梁。刘金俊、王书贵、王辛富、于朝秋等在这一时期的表现尤为突出,被选入农委任职 ,并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经历生与死的考验,九死一生磨练,成为抗日烽火中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王全德的指挥艺术和领导才能愈加出色,彰显出庄重、沉稳、老练、睿智、大度和洒脱,他的话能让人折服和信赖;他说出的道理能让人茅塞顿开醍醐灌顶;他发出的指令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他办出的事脚踏实地又让人感动万分。结合实际,遇事讲究前因后果,办事讲究以理服人。他擅长做思想工作,讲究以实际出发,最大限度的解决实际问题,从细微处入手,讲究策略,注重实效,让人口服心服。在原则问题上,他毫不含糊,一是一二是二钉是钉卯是卯,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坚持和操守一个共产党员的品格。1944年,以王全德的能力和令人尊崇的品德及领导才能,被任命为区“抗联”副主任。他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与上级领导的要求还有距离,一心一意为人民,需要沉下去脚踏实地的办实事。他依然兼任大吕庄村党支部书记,带领全区及大吕庄村党员,干部和群众,积极投入如火如荼民主民生斗争,依靠村里的贫下中农和先进分子,广泛发动人民群众,展开一次又一次的对敌斗争,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在党的感召下,大吕庄村又有一批积极分子经受了战争的洗礼,投身到战火纷飞的战斗中去,用生命谱写一曲又一曲革命英雄主义赞歌。由于他们的出色表现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们分别是:程文祥、王章布、和书才、王章礼、王怀珍、王德贵、马中堂、王其中等八人<从内黄县李庄村转入的共产党员李爱字>。为打开工作局面,村党支部根据上级指示,以反贪污为主要的民主民生斗争逐步展开。从合理的村民负担入手,斗争腐败,改造村政权,扩大群众基础,占据导向优势,树立党在群众中威信。经过王全德等共产党员的努力,大胆清算保长账目,他们细致入微审查各项收支与开支,发现许多不合理的账目和莫须有的账务开支,查出了许多呆账、赖账和不存在的虚假账,把过去玩弄账目吃香喝辣目空一切又极为嚣张的人打翻在地。通过这些伸展正义的行动,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为非作歹作威作福的恶人坏人,受到了人民的拥戴。同时,他们并把不敢说话不敢接近共产党的群众团结过来。接着,他们改造村民政权,恢复了抗联和民兵组织,建立健全了基层组织建设。王全德积极领导区和村展开以减租减息为主要内容的民生斗争,极大的解决了人民群众的生活问题。王全德在这次民生运动中的突出表现,撼动和瓦解了地方腐朽黑暗的反动政府,为人民伸张了正义,为我党在基层树立了威信,震慑了地方的反动势力,为非作歹称霸一方的黄粱美梦,让人民大众翻身得到了解放。王全德还推荐王修林,王章礼到区里工作。至此,村党支部得到进一步巩固,支部建设得到进一步提升。1944年11月18日,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和当时的实际情况,4个纵队11个旅在各地方部队和滑县,卫南县等游击队的配合下,发动滑县战役,历时4天5夜,解放了滑县。此战胜利后,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杨勇率部在村休整。部队进驻,让大吕庄村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纷纷走出家门,对自己的子弟兵嘘寒问暖。战士们也乐意帮助村民家干这干那,忙得不予乐乎,一派祥和的景象。村党支部成员抓住这一大好时机,带领村民帮助部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同时,也要求部队首长讲解党的政策和为民宗旨,并请部队的领导和战士教村民识字、学文化、开办夜校,军拥民民拥军的景象,在大吕庄村随处可见。这一形势的发展,让村民彻底了解中国共产党为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在做不懈的努力,多少人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坚贞不屈,致死忠于自己的信仰,那就是全心全意为黎民百姓谋幸福。1945年6月,共产党主力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通过发动一系列战斗后,大吕庄村第一次回到共产党的怀抱。至此,大吕庄的天是晴朗朗天,大吕庄的人民好喜欢。大吕庄的村民奔走相告,大吕庄解放了,从此,翻身的劳苦大众可以名正言顺的种地,堂堂正正的做人了。至此,村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思想觉悟逐步提高,积极工作任劳任怨,在村里享有一定声望又甘愿付出的一部分人,强烈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一浪高过一浪的要求下,村里有:王辛富、王计周、王涣清、卢运仓、王广彩、程文荣、和郭承、王修玉、王其林、焦清竹、王兰鸽、和改承、王德修等13名积极分子先后加入党组织,全村党员时有32人。1946年5月4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简称“五四指示“,大吕庄村在高陵县委工作队的指导下,和全县人民一样,带领农会、妇救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立即掀起土地改革运动。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也是大吕庄村人改朝换代的起点。在这个起点上,人民当家做主的时代就要来临,一切旧观念旧思想都要纠正,一切不合理的做法就要终止,一切压迫一切剥削一切巧夺一切逼迫他人卖儿卖女,一切逼良为娼卖人做妓等等现象都不复存在,一切都以崭新的开始,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局面正在逐步形成。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富有成效,大吕庄村至此迈上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新台阶,迎来一个崭新的充满朝气和希望的艳阳天……回忆起过去的往事,王全德感到欣慰。面对敌人的攻心战和攀亲结贵的感情牌,以及许诺高官厚禄让王全德就范。王全德还是淡淡一笑,坦然地说:我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痴心不改,对共产党的忠诚永不改变,对劳苦大众翻身解放的决心永不动摇,对推翻人吃人腐朽的社会制度的努力不会放弃,为我做出的一切决不后悔,并且,会勇往直前一直做下去。敌人愤怒地扒光王全德的衣服,吊在院子里的树上,脖子上挂上石块,下堆柴火熏烤,用皮鞭拼命地抽打。生死关头,王全德大义凛然宁死不屈。长期地折磨,已经使王全德干瘦如柴,在经历一次次毒打下,王全德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他的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身体被打得无法站立,胳膊和双腿扭曲严重,整个人已经面目全非,就是在这样的严刑拷打下,王全德依然从容面对。敌人对王全德再想不出别的招数,最后,由两个人拖着,行至到温村的村外,残酷地杀害了。临终前,王全德昂首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英雄就义。此时,乌云遮日,大地无声,仿佛在为这名坚强的无产阶级战士悲愤默哀。蜿蜒的金堤河水已经结冰凝固,在它的下面正集聚着巨大的能量,将有一天会奔流而出,向着大海奔腾而下。共产党员王全德用他毕生的经历,为党和人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的一生极其坎坷,历经磨难,但他痴心不改,始终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先人后己,鞠躬尽瘁死而后己。他牺牲时年仅38岁,是大吕庄村有史以来最为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王全德的牺牲时间是农历十二月二日,距本村解放只有十二天。这也证明了他的预感,终归邪不压正。但是,这样的胜利来之不易,它是成千上万无双革命先烈前仆后继用生命换来的。这里面就有王全德的一腔热血,铸就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基,换来了人民当家做主的美好生活。为纪念王全德烈士的英雄事迹,人民政府于1947年农历三月初六立石,碑文上方横书“英雄堪钦”四个大字。在在这次反扑中,反动分子特别嚣张、残忍和没有人性,妄图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色政权,其本质就是要重新恢复他们过去作威作福横行乡里的日子,继续维持剥削阶级巧取豪夺劳苦大众的血汗,变本加厉盘剥贫苦百姓。在面对大吕庄村基层党组织的围剿中,共产党员、农会干部和民兵刘金俊,王章礼,王玉学,马中堂,赵金凯,王子丙等先后被枪杀和活埋,村党组织遭到了极为严重破坏。在新一届以王其林为首的党支部成员,站在烈士王全德的碑前默哀,怀念他和他的战友并肩抗击日本鬼子和反动势力的斗争,光荣献身的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勉励自己继承先烈遗志,更好的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来回报党和人民赋予给自己的神圣使命。以后,每届村党组织都会站在烈士的石碑前,缅怀烈士的丰功伟绩,暗下决心,继续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作者简介

左军明,河南滑县人,系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会员、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滑县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在《百花园》《小小说选刊》《滑台文学》《作家天地》《金山》《小小说大世界》《甘肃经济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百十余篇,多篇入选年度选本,发表文学评论若干篇,有作品获奖。

作者近照

HuaZhouZongHeng

“滑州纵横”微信公众平台来稿邮箱:

HuaZhouZongHeng@126.com

长按2秒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阅读是一种成长 点赞是一种分享

转发是一种快乐 留言是一种智慧

编辑不易,右下点【在看】以示鼓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