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塔会议:帝国的末日,铁幕的开端


作者=马维


1945年2月3日,在夜色的笼罩下,一队派考德汽车载着西方世界中最有权力的两位领导人,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前往他们的目的地,从前俄国沙皇和大贵族在黑海度假胜地雅尔塔建造的别墅群。英美代表团自称“阿尔戈人”(远古传说中的战士),他们前往黑海之滨的使命,就是要找寻一头永远不会睡着的龙,为的是要抢回金羊毛。而这条“龙”,显然就是他们即将参与的这次决定世界未来命运的会议的东道主,格鲁吉亚人约瑟夫·斯大林。
而这次现代史上最秘密的和平峰会的成果其实一直是现代国际关系史上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与会者们,尤其是罗斯福和丘吉尔当时设想的是,他们要创造一个机构,用以保卫和平和战胜国的利益。而者或多或少有点勉为其难,因为在他们身后,是一个30年来由两次世界大战造成的数千万人牺牲了性命的、满目疮痍的世界;在他们眼前的,又是一个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战后世界。而在很大程度上,人类世界自1945年之后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这次峰会奠定的。尽管这次会议之后,世界上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局部战争,但至少,超大规模、席卷全球的战争迄今没有出现。这一点说起来好像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要是把这件事,放在整,个人类历史的角度上看,仍然不得不说是一个伟大的奇迹:和平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这不仅是因为战争的残酷得到了人们的公认,还因为那些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决定把和平作为战后世界的第一准则。
说起来有些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对这一影响世界已经长达70余年的峰会,至少自从冷战结束,尤其是苏联档案解密以来,在西方历史学界,并没有多少重要研究成果问世。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好在这一空白还是有人填补的。哈佛大学东欧史专家沙希里·浦洛基通过悉心梳理苏联解密档案、各国政府文件,以及与会者的回忆录和尚未公开发表的日记,写出了《雅尔塔》这部既严谨有好看的历史著作,生动再现了会议从萌芽到产生余波的整个过程,让人读来很是过瘾。而作者对于原始史料的呈现,则多少有助于打破中国读者对于这次没有中国人参加的峰会的、教科书式的刻板印象。
红色主人的“款待”
这次战时三巨头的峰会,是由丘吉尔首先提议的,但是关于会议地点的选择,却破费周章。起初,丘吉尔提出会议可以在1944年8月底在卡萨布兰卡、罗马或者是德黑兰举行。罗斯福表示同意,但他在致信斯大林时,不小心透露了英美关切的重点,他说,局势发展既快速又成功,我觉得应该会面一谈。”这样一来,斯大林自然不会同意去到英美势力范围内的任何地点参在加会议。他借口红军当时正在进行重大军事行动,他必须留在莫斯科坐镇,婉拒了到苏联以外赴会的提议。在斯大林真实的想法里,除了想在自己的地盘开会之外,还想把会议推迟到德国崩溃之后,总之,他不喜欢到非他本人能够控制的地区参加会议。这一点,被罗斯福的私人助理霍普金看了出来。但也正是这位霍普金斯,提出了关于雅尔塔会议的整个构想,令人不可思议地让身体不佳的罗斯福跋涉数千英里,还要穿越敌军火线,到苏联的地盘上去开会。显然,在会议举行之前,斯大林已经或多或少赢了一招。
《雅尔塔》(美) 沙希利·浦洛基 /著
林添贵 /译
中信出版集团·新思文化
2018年3月
会议举行期间,美国代表团的驻地,是由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和皇后亚历珊德拉修建的。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俄国皇室每年都会到这里度假。尼古拉二世的一位女儿说出了家族成员对这座建筑的感受:“在圣彼得堡,我们工作;在里瓦迪亚,我们生活。”
而早在1944年的11月间,当罗斯福和斯大林在往来电函中提到克里米亚这个可能的会议地点之后不久,贝利亚就收到了斯大林的命令,要求他全权负责修缮里瓦迪亚和其它宫殿。会议期间的安全事务,由秘密警察机构的将军谢尔盖·柯鲁格罗夫负责。他们奉命要准备2000张床——事后证明,实际需要大大超过了这个数字——总共有1500多节火车车厢被派往克里米亚,运送建材、设备、家具、食品补给等物资。
罗斯福的女儿安娜·伯蒂格全程陪同父亲参加了雅尔塔峰会。她在日记中写道:“当我们抵达时,一楼所有的房间都生了火——太棒了,尤其是在经历了五个小时的车程,冻得缩成一团之后。”供12人享用的晚餐菜品,包括俄国名菜鱼子酱,“生的但经过加工的”鱼片,野味、烤肉,还有马铃薯。另有两种咖啡和甜点,香槟、葡萄酒和烈酒,则是无限量供应。苏联方面还派女佣替大家整理床铺、打扫房间,还免费为代表团成员提供理发和修剪指甲的服务。这样的招待规格,即使是在并未经历战争折磨的美国人看来,也是颇为周到的,可见斯大林及其手下,是多么地善于用这些漂亮的“外表”来赢得人心。
不过在安保措施方面,苏联特务机关可就没那么客气了。代表团成员得到提醒,任何时候都不要在里瓦迪亚宫门口和其它苏联军事设施附近走动,夜里也不要到公园和海滨去。发给美国代表团成员的指示强调:“卫兵要求你出示文件、护照时,请立刻交出你的身份证明。如果他基于任何理由有任何疑问,请出示你的证件。别跟士兵起正面冲突,他们可是奉有严格的命令。”但在另一方面,由于峰会是在战时进行,苏联方面的严苛规定,看起来似乎也情有可原,这也令英美与会人员减少了对苏联和斯大林本人的恶感。
德国问题
在这次会议上,罗斯福一开始只是被礼节性地选为了主席,直到几天之后的2月5日下午4点,他开始为即将展开的讨论确立议程。由于之前的几天大家讨论的都是军事问题,尽管美国在战争中出力甚多,但英国和苏联,都并不把美国人当作战争中真正的主角。但是到了讨论德国占领区的划分事宜的时候,罗斯福打算开始主导会议进程。当时他脑子里想的是,让法国也参加占领工作。在会议桌上,他递给斯大林一张事先已经标明了如何划分占领区的世德国地图,但斯大林并没有领会这张地图,他跳过了罗斯福的方案,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议程表。这张议程表中提议的讨论事项包括,如何划分德国、如何建立新政府,如何理解“”无条件投降”这个词的实际意思,以及德国在战后应该如何赔偿。而在此之前,苏联外长莫洛托夫也已经向西方的外长们发出了同样的一份方案。由此可见,斯大林在谈判时相当强硬,丝毫就没有打算跟罗斯福讨论法国加入德国占领区划分的构想。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斯大林更关心的当然是他自己的核心利益,而他的方案,正是最直截了当地体现了这一点。
并且,当罗斯福打算提出这种方案时,斯大林也毫不理会。他表示,罗斯福和丘吉尔之前都提出过分割德国的具体方案,那就应该沿着过去的思路继续讨论下去,没有必要改弦易辙。斯大林说,他过去支持罗斯福提出的把德国分为五块的方案,但现在却认为丘吉尔提出的“一分为三”的方案,也属“可行”。而在斯大林的方案备选库中,还有更多的选项。他的外交政策顾问们建议,可以将德国分为四块、五块或者是七块,这些都在斯大林的档案中有所体现。可见,他在这方面的决策其实是颇有弹性的。
其实,苏联关于划分德国的设想,远远早于英美。1941年11月,德国人迅速扑向莫斯科,距离这座城市仅有65公里,苏联政府各部委、盟国使节和代表纷纷撤离,疏散到伏尔加河畔的一座小城。就在那个最危急的时刻,莫洛托夫却代表斯大林,给苏联驻伦敦大使发电报,要求与西方讨论分割德国的问题,“斯大林认为奥地利应该从德国分出来,自成一个独立国家,而德国本身,包括普鲁士在内,应分割为一系列一定程度上独立的国家,以保障未来欧洲的和平。”而从日后局势的发展来看,斯大林的这一设想,还真的是不打折扣地实现了。
说回到会议桌上来。这时,又是罗斯福主导了整个会议的进程。他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把苏联分为五块或七块,这时,丘吉尔插话说,“也可以更少。”但这位老牌政治家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无法主导对德国的分割事宜,所以只是要求,“别让德国知道我们未来的政策。”三巨头同意把细节留给外长们讨论,并把讨论结果拿出来报告峰会。但是大英帝国还有最后的面子要顾及。所以在讨论细节时,艾登外长坚持不能用“分割”,而要用分解,因为——他在日记里写道,“我们还是一个独立的大国。”最后,英国总算是保住了面子。斯大林很亲切地向艾登打招呼说,“你又赢了。”不过当然,最后的赢家并不是英国。除了斯大林替他自己和苏联锁定了胜局之外,从这次辩论中获利最大的,就是罗斯福。他是这次会议上的调停者,而他在会议上的重要位置,也正是美国战后地位的缩影。
联合国安理会
早在雅尔塔会议召开前数年,由于罗斯福提出的成立联合国的提议得到了各主要盟国的支持,因此他就已经在国内安排人手,起草有关联合国的文件。有关联合国具体架构,在美国国内主要分为两派:一派以次国务卿萨纳姆·韦尔斯为首,主张大国在各自区域内对区域安全承担责任;另一派的领头人是曾任赫尔国务卿私人助理的利奥·帕斯沃尔斯基,他主张采取集中化的模式。罗斯福最终选择的正是他主张的模式,由美、英、苏、中“四大世界警察”来负责世界安全,并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
而在雅尔塔,是斯大林第一个提到了大国特权的问题。他措辞强硬地表示,“要相信阿尔巴尼亚会和赢得大战的三大国有相同的发言权,那是荒唐的。有些已解放的国家似乎认为大国是被流血来解放他们的,他们现在还反过来责备这些大国没有考虑到他们这些小国的权利。”当然,他知道罗斯福的“四大警察”方案,而且后者还在试图把法国拉进来,所以才故意强调了“三大国”。因为如果是按照罗斯福的设想组建安理会,在五个常任理事国中,苏联是一对四,必然寡不敌众,毫无发言权可言。
所以,美国代表团提出的表决程序方案并没有得到斯大林的认同。这一方案承认大国在维护和平方面的特殊角色,赞成安理会在涉及军事或经济措施的一切决定上,都应该采取一致原则,即,只要有一个大国不同意,该提案就不能通过。但是,美国方案同时强调,“大国一致同意”原则,不适用于预备促成和平解决冲突的措施。因为在美国方案的起草人看来,这样一来,在安理会上就能自由讨论针对任何一个常任理事国的不满,但又可以阻止直接针对它的任何决定。
丘吉尔表示赞成美国方案。斯大林很不高兴,他所担心的显然是,如果有人在联合国对苏联提出不满,而其中又有五大国,那么苏联在联合国的地位也就岌岌可危了。在这种情况下,苏联在联合国相当于就是个摆设,毫无维护自己利益的可能。
就在斯大林与丘吉尔再次争执不下的时候,罗斯福又出来调停了。他说,他三国的团结是他政府的最高目标。他向斯大林保证,若是要排除联合国的某个会员国,一定要经过安理会的一致同意。但是斯大林并没有表现出丝毫软化的迹象。于是,罗斯福也只好同意删去美国方案中的例外条款,同意彻底贯彻“五大国一致同意”原则。因为他认为,没有斯大林的同意,就不会有联合国的诞生——这是在罗斯福本人的提议下开始着手筹备的。而没有联合国的世界,在罗斯福看来了,是不会有持久和平的。
霍普金斯对斯大林在这个问题上的做法相当愤怒,他说:“那个家伙对和平组织根本没有兴趣!”有些评论者也已经意识到,“斯大林根本不关心小国家的自由之类空洞的情感和含糊的希望。他只关心波兰国界、赔偿,以及在远东能到什么。罗斯福志在替世界开药方,而斯大林只想搞清楚苏联能吞下什么。”
尽管如此,雅尔塔体系毕竟让世界拥有了长达七十余年的和平,而且至今几乎也看不到短期内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就此而言,雅尔塔会议召开的那八天,仍不愧是给人类命运带来曙光的时刻。只不过,如果要说教训,那就如同这部书的作者所言:“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及社会,在和价值观不同的人物或国家有密切牵连时,应该准备付出代价。降低代价的唯一方法,是对梦游的认识至少要与对敌人的认识一样深刻。雅尔塔会议及会后的发展显示,当没有共同价值把盟友绑在一起时,敌友之间的分歧迟早会爆发。”


经济观察报书评
eeobook

阅读有难度的文章,每天成长一点点
合作及投稿邮箱:eeobook@sina.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


纸城。有趣,但不低俗;严肃,却不正襟危坐。这里有一些拒绝无病呻吟的文艺生活,一捧拿得起放不下的审美趣味,或者再加一点无伤大雅的吃喝玩乐。欢迎入住纸城,让我们轻盈、透明地生活在别处。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关注paper-city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