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兄维尼(?他才是《爱尔兰人》里演得最好的那个 | 巨星)

我的表兄维尼
这是「巨星」专栏的第六篇文章,本栏目旨在呈现、追溯、剖析最顶级的好莱坞电影巨星。
此前推出了:
1. 不是影帝,票房也一般,可他是三十年来独一无二的真巨星
2. 很多人认为,他是当代好莱坞最好的演
3.?够了,别再说她是好莱坞最性感的女人?
4.?别再因为她金发碧眼,就觉得她是傻大姐
5.?为什么他是英国演员里的No.1?

灰狼
?
无论你是否喜欢《爱尔兰人》,光凭此片让退休已久的乔·佩西重出江湖,已然功德无量。
《爱尔兰人》(2019)
这次回归堪称是一波三折,乔·佩西原本退意已决,若非马丁·斯科塞斯不下五十次的盛情邀请以及好友罗伯特·德尼罗的软磨硬泡,此次铁三角的合作能否实现还是个未知数。
也许是罗伯特·德尼罗那句话打动了他:「我们必须一起做这件事,谁知道以后有没有别的机会了。」
One Last Hit,这可能是有生之年黑帮史诗片金牌演员们的最后一击。
这也是斯科塞斯的「良心」,面对漫威等新势力席卷全球,他希望以一己之力让黑帮片重回1970-1990的巅峰时代,为此他需要这批老演员,因为他们是黑帮史诗片的「世界标准」,也是「最高标准」。
到最后,《爱尔兰人》也未让广大观众失望,它的规格、质感、情怀以及群体表演都直逼1970年以来黑帮电影的巅峰水准,甚至有些观众毫不迟疑地将其选进此类型的历史Top5,与《教父1-2》《好家伙》《美国往事》并列。
《爱尔兰人》中最频繁出现的道具就是汽车,而整部影片的气质,也像极了一辆尊贵的凯迪拉克。
如果把整部影片比作一辆汽车,那么罗伯特·德尼罗算是这辆汽车稳固的底盘,阿尔·帕西诺是轰鸣的发动机。至于乔·佩西,则是最关键的制动系统。
乔·佩西此次扮演的罗素·布法利诺,是一位老奸巨猾且从容淡定的教父。他与阿尔·帕西诺扮演的卡车司机工会主席米克·霍法恰恰构成了美国黑手党的阴阳两面——后者是面子,前者是里子,而罗伯特·德尼罗扮演的杀手弗兰克就往返于二者之间,听凭二者的差遣。
三个人之中,罗伯特的细腻把握和帕西诺的炸裂表演一如既往,唯独乔·佩西的戏路变化比较大,他从《好家伙》《赌城风云》中肆意飞扬的狂野暴徒,变成了沉稳骇人不怒自威的黑帮大佬。
他所扮演的罗素既有冷酷的一面,能在不动声色之间指使朋友杀掉挚友;也有柔软的一面,时时刻刻保护着自己的下属弗兰克。他的复杂隐藏在墨镜之下,我们仅能从他嘴角上扬的一点微笑中觉察到他的所作所为。
换句话说,乔·佩西甚至是三个人里演的最好的,能镇得住阿尔·帕西诺,也能镇得住罗伯特·德尼罗。
他以本片拿下被称为奥斯卡风向标的纽约影评人协会最佳男配角,也同时入围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这次一并入围奥斯卡男配的还有阿尔·帕西诺,但平心而论,乔·佩西得奖的概率要比帕西诺大得多。
即使无法改变配角的命运,也要把配角做到极致,在天皇巨星扎堆、四大影帝主导的时代,乔·佩西也始终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乔·佩西和帕西诺、德尼罗、斯科塞斯同为意大利裔,生长于纽约布鲁克林,从小学习唱歌和舞台表演,不属于典型方法派,更接近于野路子。
1975年投身影坛的时候,他的身高定格在5英尺4英寸(大约1米63),比矮子影帝阿尔·帕西诺还要矮7公分。如果帕西诺的1.70米是好莱坞主角设定的身高底线,那么乔·佩西从一开始就注定没这种命。
肉眼可见的是,这个尴尬的身高既不能让他像意大利同胞丹尼·德维托(身高1米52)一样做一个马戏团风格的特型演员,也无法和女主角打情骂俏,最多不过是路人甲乙丙丁的类型。
但他又无比幸运地,在1980年遇上了马丁·斯科塞斯,继而成为当时风起云涌的黑帮史诗片中重要的一块拼版。
当然,条件局限的乔·佩西只能给人作配,只是站在天皇巨星罗伯特·德尼罗身边就不一样了。在《愤怒的公牛》里,乔·佩西扮演德尼罗的弟弟,除了帮他做各种应酬杂物之外,还要给他当沙包。
《愤怒的公牛》(1980)
德尼罗在影片中非常完整地实践自己的硬汉方法派表演,恍如一头横冲直撞的蛮牛,乔·佩西在排演中甚至被他打断一根肋骨。然而对手戏里,乔·佩西又从未落下风,他的角色虽然是典型的忠诚、话痨且略有愚钝的形象,却像一条有力的缰绳,能在关键时刻予以制动。
《愤怒的公牛》(1980)
除此之外,乔·佩西也展示出自己潜在的爆发力,在因坏人勾搭自己嫂子而暴揍对方的一场戏里。乔·佩西的霹雳火特性暴露无遗,这随后在《好家伙》和《赌城风云》中继续发扬光大。
《愤怒的公牛》的精彩演出让乔·佩西第一次获得奥斯卡提名,而《好家伙》则真正让他发光发热并最终获奖。在《好家伙》中,德尼罗的戏份不重,最终乔·佩西成功抢走了雷·利奥塔的风头,几乎抢成了主角。
《好家伙》(1990)
尤其是在酒吧的一场即兴演出中,他那半开玩笑半威胁式的脱口秀表演,让对面的雷·利奥塔在狂喜和恐惧之间反复坐着过山车。「How my funny, what’s my fuck funny」,影片中他一共说了近300句Fuck,成为名副其实的「Fuck之王」。这种脏话不离口的嚣张跋扈和动不动就拔刀杀人拔枪扫射的狠毒从他矮小的身体里跳脱出来,就格外触目惊心。
《好家伙》(1990)
和年轻酒保之间的两场冲突便是格外典型,首先是他在餐桌上乱枪不慎打中酒保的脚,然后毫无歉意骂骂咧咧地继续吃饭;第二次酒保脚缠了纱布来服务,他又大肆侮辱,在对方发怒后将其击毙。
这足以称得上是最残暴、最狠毒、最冲动、最暴躁的人格,乔·佩西几乎将自己放在他人演绎角色的某种临界点上,竟然还游刃有余。
《好家伙》(1990)
从《好家伙》到《赌城风云》,他扮演的都是这类残暴狠毒的帮派成员,最后也不可避免走向失控和毁灭的命运。这两部影片的最后他都没有好的下场,一次被脑袋开花,一次被打晕活埋,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典型逻辑。但乔·佩西所演绎的这类穷凶极恶的黑帮份子,却在黑帮片的历史上留下了精彩的一笔。
《赌城风云》(1995)
乔·佩西与马丁·斯科塞斯合作四次,与罗伯特·德尼罗合作七次。多出来的三部,有两部是德尼罗的导演作品《布朗克斯的故事》和《特务风云》;另一次是塞尔吉奥·莱昂内的《美国往事》,他没有争到麦克斯这一角色(后来给了詹姆斯·伍兹),仅仅出演了戏份不重的弗兰基,但也算雁过留痕。
《美国往事》(1984)
在这些黑帮片中,除了爆发力的一面,他的话痨本色和极为特色的唐老鸭式嗓音也颇受观众青睐。如果年轻三十岁,他一定会成为昆汀·塔伦蒂诺最喜欢的那类演员。
然而在他自己的时代,这一特征也有另一番用武之地——作为一名喜剧演员,他在《小鬼当家》《致命武器》两个系列以及《我的表兄维尼》(1992)等作品中呈现的是完全风格迥异的表演。
《我的表兄维尼》(1992)
其实换到喜剧中,乔·佩西就是不折不扣的表情包,颇有点卡通特色。在《小鬼当家》系列里他扮演的仍然还是那种传统合家欢戏剧中的蠢贼形象,但依靠微表情、精妙的道具设定(金牙)和笨拙的身体语言,他在这种近乎脱线的角色中如鱼得水。又或许,唯有喜剧类型中他才能有机会上位成为主角。
《小鬼当家》
但遗憾的是,乔·佩西担纲主演的几部影片《亲爱的妙先生》(1982)、《地狱来的房东》(1991)、《星路急转弯》(1994)、《妙趣钓鱼三人行》(1997)和《一个布袋八个头》(1997)中的演出都评价一般。
《星路急转弯》(1994)
唯一称得上出色的就是《我的表兄维尼》中的频繁出丑却又歪打正着的菜鸟律师,但不幸的是他又被影片中的女主角玛丽莎·托梅抢走了风头,后者以此片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配角,乔·佩西则一无所获。
《我的表兄维尼》(1992)
事实证明,乔·佩西还是放在配角的位置更能发光发热,他本质上是一位「辅助型演员」,是为了策应主角的行动而存在,是能帮助他们加速、减速、润滑或者制动的关键一环。这也是为什么在《爱尔兰人》之中乔·佩西如此不可或缺。
《爱尔兰人》(2019)
当然,乔·佩西的光芒也不会被那些光芒万丈的巨星所覆盖,他的演技弹性和遇强则强的配戏能力,让他成为好莱坞最专业的配角之一。毕竟,没有乔·佩西这样的绝世虎将,怎能成全德尼罗这样的「王的男人」呢?
?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爱尔兰人》的历史原型,真相都在这里了
必须看,帕西诺和德尼罗长谈《爱尔兰人》
《爱尔兰人》为什么是完美的电影?

我的表兄维尼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