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残阳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文苑天栏地
那一抹残阳
文/闫俊
我的工作地在北非的苏丹,尼罗河沿着首都喀土穆流过。我常常午后去河边看日落,尼罗河水流平缓而静谧,夕阳西下,晚霞满天的时候,宽广的河面被染得彤红,一抹摇摇欲坠的残阳时常勾起我的心底往事…….
在我的家乡,村子前面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记忆中河堤上的石头巨大无比,据说是全村人在六七十年代饿着肚子用那种近乎原始的工具和方法修建的防洪护田工程。过了河堤便是一片片祖祖辈辈精耕细作的农田,再往里的山脚下是一排排土瓦房,记得从村东头一直到我家门前河堤上全是爷爷修的“无闲地”。
这些地是在河堤外围垒上几层石头,然后将河底的泥沙铺到上面。夏天像是给曲曲弯弯的河提系了一条绿带,最宽的地方也不到两米,这石头上垫起来的地些极易干涸,一般种植着高粱这种既耐旱又能当做主粮的作物,但是在骄阳似火的夏日还是需要每天浇水。
夏日午后,我和村子的小孩子们成群去河里嬉水,清凉的河水驱赶了炎热,满河滩的欢声笑语夹杂在潺潺的流水声中,直到夜幕降临,我们听到河堤上家长的喊叫声后才依依不舍地上岸。那是一个欢快无比的时刻,而我每次玩耍时总是提心吊胆——经常会被爷爷叫去帮他浇地。
我真是恨透了那片无闲地,因为我的快乐总是因它被打断。
从河里上去的小路窄而陡峭,上面铺着青石凹凸不平,被我们来往洒落的水滴得湿漉漉的。那时候爷爷七十多岁,身体还算硬朗,每当我们艰难地抬着一桶水往上走,我能听到他的喘气声。地旱得厉害,一桶水倒下去马上渗得点滴不剩。听着河里的打闹声我总希望尽快浇完,但往往事与愿违——如果时间充足爷爷总是把地浇得更湿透,几乎每次都是天黑时才能收工。
一次,我心不在焉地抬着水,一不小心脚一滑,本能地丢了抬水的棍子用手去撑地,爷爷那头一下子失去重心,措手不及,差点摔倒,桶也滚了好远。
回去后,我把这件事情汇报给大伯,果然,大伯让爷爷以后不要再去浇地,要是万一滑倒多危险,他有时间会去浇,我听后高兴地溜走了。
连续几天爷爷没有浇地,每天只是去地边上看看,手里没有拎那只可恨水桶,我暗自庆幸。大伯过几天会挑着水桶去浇一次,但是他总是有那么多忙不完的事,往往抽不出时间。
又过几天,我正在河里玩得高兴,没想到爷爷又提着桶来了,我又被喊去了。这次他让我小心慢走,尽量不要把脚下石头洒湿,他把水桶往他那边挪了又挪,我抬起来便比往日轻松了许多,爷爷的喘气声却更加急促了。
我想到了一个妙计,我算计着快到浇地的时间让别的小伙伴在田间帮我放哨。一天午后,我早早去泡在河里,不一会放哨的小伙伴呼嗤呼嗤地跑来了,边跑边朝我喊:“你爷提着桶来了”,我迅速穿好衣服,跑到河对岸隐藏在树丛下,透过树叶的缝隙观察着。果然,爷爷拎着桶来到岸边喊我,所有的人都说没见到我,他目光在水里搜寻了一下就开始自己提水浇地,趁着他背身,我迅速窜到公路上,沿着路往上跑了一阵子,等完全看不见他了,我又下河里去玩了。
日头快要落了,霞光万道,估摸着爷爷回去了,我沿着原路返回。当我快到刚才躲藏的那片灌木丛时我看见他了,他正拖着沉重的步伐提着一桶水缓慢地移动着,路过那段陡坡,他弯着腰找了一个稍微平稳的地方把桶放下,稍作歇息后又使尽全力提起水桶,每走几步都停一下,喘几口气,擦去额头的汗水再步履瞒珊地前行。夕阳照耀着他那饱经风霜的脸,脸上一层汗珠泛着霞光,晚霞把他那凄凉而孤独的影子拉得很长…….
慢慢地爷爷拄起了拐杖,他再也浇不了地啦,每天只能在夕阳下看看那些他侍弄了一辈子的土地,坐在地头和田里的人唠着那些永远也说不完的话题——旱涝、选种、节气、防虫、疏苗……,那片土地有着他一辈子也讲不完的故事。
几年后的那个春节,爷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临走前话语不清地向满屋儿女用目光示意着他的帽子,直到父亲翻开帽子取出了卷在里面的三十块钱,他才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我厌倦了河里那些捉鱼摸虾的嬉水和玩耍,也有了自己理想,努力着,奋斗着,如愿地去了一所高中。
父亲送我去西安上大学,晚上两点起床出发,大巴车在崎岖的盘山路上颠簸着,直到天蒙蒙亮才能到达。
大学第一年寒假回家,不再走那条盘山路了,一条笔直宽广的高速路从村前穿过。旧河堤和爷爷的无闲地早在修路时被大马力的挖掘机推平,坚固无比的路基是从河底中浇筑起来的。
后来,我时常梦见夕阳下,熟悉的河堤边一位身影孤独的老人在艰难地劳作,我立刻迈着矫健的步伐趟过河,挥动着有力的臂膀过去想帮他浇灌那一片干涸的土地,他却渐渐走远了…….
前年清明,大伯和父亲修缮了爷爷的坟头,新立了墓碑。傍晚,我去了河边,走完田间小路,穿过高速路下面一个低暗的过道就是那条熟悉的小河了,河水静静地流淌着,没有了那杨柳依依的河岸,没有了那干涸的无闲地,那天的晚霞格外红艳,一抹残阳映红了河面。
又是清明,时间在雕刻那位曾经躲在河对岸的少年,可是谁来原谅他二十多年前的懵懂无知?
(文图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闫俊,男,商洛市商州区人,通信工程师。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说明】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那一抹残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