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此需要慰藉

我想跟你说晚安
?
文/S先生
假设一下,你要和一个亲人聊天,不幸的是,对方是聋哑人,习惯比划手语,从小没法上学,靠自学才能书写歪歪斜斜的汉字,且语法常常混乱,充满错别字。这个亲人找你有事要聊,你又看不明白他的手语和文字,一头雾水。对方一急,手势比划地更快,几乎要把桌子拍烂了,你也只能眼花缭乱,无可奈何,怎么办呢?
我说的亲人,其实是我二叔。小时候使用抗生素不当,失去听力,也就失去了说话能力,只能发出吱吱呀呀的无意义音节。为此他无法上学,找工作困难,很不容易学会做菜,当了小饭馆的厨子。年轻时候,我常常躲着他,偏偏他很喜欢找我聊天,因为我是家里第一个大学生,在他看来是有学问的人。每每和他聊不下去,他便焦躁,我赶紧在纸上写“有事”,逃之夭夭。有一次回家,他又找上我,这让我很苦恼,不是我不愿意听,实在是沟通无能。
后来我母亲告诉我,他有口难言,别人又听不懂他的意思,经历本来就很坎坷,比常人自然容易激动容易焦急。我说,“那怎么办才好?”我母亲就笑道:“你就让你二叔说啊,他说什么你就听着呗,听不懂也没关系?多冲他笑,多点头就行了。”我试了试,果然奏效。二叔冷静下来,我看着他拿铅笔在本子上写字词,结合他的比划,连蒙带猜,搞懂七成。原来,他是要我帮忙打听残疾人提前办理社保的事,我在网上查清楚了,转告给他。
今年我的牙齿终于疼到痛不欲生,昼夜不安的地步,跑去医院弄牙齿,要补。补之前先先清理龋齿,把烂掉的部分钻空,牵扯到神经,钢钻头磨着牙齿和痛感神经的时候,那叫一个腾云驾雾。然后牙医往里面塞东西,过了十天后,正式补牙。当时我看着旁边器械材料包装盒,好奇发问,“咦,之前用了氧化锌,现在还要用吗?”
牙医发笑,你怎么知道?我说我认识那个化学元素,搜索过,主要成分氧化锌,有收敛镇痛保护之功效。
那个温柔的女牙医一边调整灯光照着我的嘴巴,一边说:“对啊,之前是观察期,还是要用它安抚你的神经,再铺一层固化材料,你的牙才能继续好好用着。”
几天后,我的牙齿带着氧化锌,渐渐恢复了平静,这也令我又想起了二叔。
柴静采访电影《桃姐》主角写过一句手记:我们经历磨难,是为了更好地安慰他人。其实她说的并不完整,漏了另一半。我会接下去说,我们学会安慰,是为了更好地渡过烦难,在慰藉中心平气和,解决问题好好相处。
今日晚安曲
新浪微博 @DJ晓苏
个人微信号:sradio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收听本期节目↓↓↓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你如此需要慰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