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画画|世间破事,去他个娘!(值得珍藏)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文苑杂栏

他的画,总是寥寥数笔,传统的古典山水背景,一个或几个民国时期的长衫先生,偶尔也能看到飞机或牛仔裤等一些现代元素。传统与现代,在此随意“混搭”与“穿越”。更绝的还有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有网友赞:“画这画的人,心在天上游荡呢!”
有时一人独坐,其实并不寂寞。
只想自己待会儿,别人却想太多。
周一破事无数,我已抵挡不住。
真想随了秋风,漫入云水深处。
人到会心处,何必曾相识。
秋雨落一夜,菊花开几枝。
有时百般苦恼,真想死掉拉倒。
折腾半天睡去,醒来不想死了。
有时特恨一人,就想把他干掉。
过后重新想起,自己真是可笑。
人生已过大半,都是无聊生涯。
如今独坐一处,隔水看看梅花。
从来江湖混迹,掩耳盗铃一生。
何如处心以远,有月有花有风。
无缘赶赴江南,梅花已经落去。
只等海棠开时,花下与你相遇。
风中牵牛花开,下地去捆白菜。
世间哪有自由?心中找个自在。
雪停山色寂寂,风过竹声萧萧。
梦中有客来访,门前梅花开了。
风中一鸟过,扶柳看江湖。
红尘千万事,终了总归无。
当时繁华落尽,何物寄托此心?
惟当简净自处,隔水犹看寒林。
水上明月,书中红颜,
墙头老虎,梦里人间。
繁华萧然落尽,秋水深处泊舟。
江山一派岑寂,岁月几度闲愁。
江山千里雪,万径无人踪。
天寒留侠客,炉火一点红。
做梦在大床,遛狗于深巷,
听人骂孩子,抬头看月亮。
待到春风吹起,我扛花去看你。
说尽千言不是,有意总在心里。

平时总在忙碌,周末难得清闲。
兄弟相约到山前,不见还有思,相会却无言。

暮春小园初见,两岸蔷薇开遍。
忽然一阵风起,流水落红一片。

多少耀眼流星,倏尔划过苍穹。
似有似无一场,到底还归虚空。

不必总是挣钱,可以装作有闲。
少揽那些破事,多活一段时间。

岩上无名花开,自发自在自落。
荣枯与我何干,只是偶然经过。

我是山东人,六二年出生。
曾住茅草屋,煎饼捲大葱。
读书去天津,工作来北京。
匆匆三十年,两鬓白发增。
徒为稻粱谋,学问身后扔。
当年凌云志,如今转成空。
今夜独坐此,面对一枝松。
人世皆若梦,往来一阵风。
不如常醉倒,浪跡云水中。

经常心生厌倦,世事真是麻烦。
与其跟人纠结,不如与花缠绵。

少作狂狷客,中年渐逍遥。
何时如云霓,自在天上飘。

青山一旁,住两间房。
拥几册书,有些余粮。
白云在远,秋风欲狂。
世间破事,去他个娘。
月下看红梅,风中题黄诗。
花开千万朵,你能折几枝。

春风已经吹起,心中一团欢喜。
蔷薇开的时候,我在花下等你。
背着一条大鱼,终于来到海边。
心中有点惆怅,天上残月一弯。
有时不知如何好,夜雨秋灯真无聊。
幸有几物可相伴,一杯茶、一残书、一懒猫。

桌上有茶尚温,大风呼啸窗外。
心中时常想你,怀里一丛花开。
江渚沙洲平阔,疏林寒鸟起落。
极目天远云低,侧耳有风掠过。

近来感觉很累,就想蒙头大睡。
电话提示语音,此人停机欠费。
老树的画、诗和随笔,是对当代都市人内心的一种写照,表面看简单朴实,贴近生活,但内在的却是一种沉默的抗争。看看现实中的你,再看看老树画画随手的写意,你会发现,画中总有自己缺失的一面
作者简介:
老树:本名刘树勇,1962年出生于山东临朐。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现为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艺术系主任。先后致力于视觉语言及表现形态、影像传播、当代中国摄影观察与批评等研究领域。策划众多重要展览,著作数十种。老树画画(ID:laoshuhh)
来源:老树画画微博、老树工作室(ID:lsgzswx)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老树画画|世间破事,去他个娘!(值得珍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