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子雍/《寒斋随笔》序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寒斋随笔》序
文/商子雍
三十多年前曾写过一篇短文,题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序》,发表在《作家生活报》上。而现在,给别人的著作写序,对我来说已经成了司空见惯寻常事,用坊间俚语来状绘,这不是“打脸”吗?当然不是。因为,当年我批评的,是那种不认真的作序;而如今我作序,却是从来不敢有半点儿马虎。不过,作序虽多,但给自己亲弟弟的文集写序,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如今,面对子周的书稿《寒斋随笔》,未免百感交集!
子周是一位出色的外科大夫,是他从业那个行当里的专家。1963年子周考入医科大学读书,在那场现在被称作“十年艰苦探索”的动荡岁月降临以前,总算还认认真真地上了三年基础课,下来的五年(本来是三年,由于延迟分配,在大学里多呆了两年),受老父亲头上那顶“右派分子”帽子的影响,无法去叱咤风云、呼风唤雨,只能躲到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临床实习,这在当时是不幸,长远来看则是有幸,他最终能成为一名好医生,这八年特殊的大学生活,不能说不重要。
左起:商子秦 商子雍 商子周
1971年,子周背着简单的行囊,和同时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夫人(那时他们还没有结婚)一起北上榆林,在靖边县杨桥畔公社卫生院开始了他们的悬壶济世生涯。两个在西安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年轻人,突然告别故乡、远离亲人,身处毛乌素大沙漠边缘的一个荒僻所在,他们面对的诸多考验之严峻,可想而知!好在苍天有眼,1961年我在西安市四十六中学当俄语教师时的学生惠坤海,正在杨桥畔的一个部队农场当场长,对子周夫妇多有关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子周和坤海先后回到西安工作,我们常在一起小聚,说起那一段难忘的艰难岁月,常生出不尽感慨!。
从杨桥畔公社卫生院起步,最后在一家省级大医院院长的岗位上退休,平心而论,在事业上,子周不是失败者,甚至也不算太过平庸。
大型综合性医院的管理者,如今似乎是一种稀缺人才,所以,子周退休后,立马就在一家规模不小、级别也很高的民营医院当主管业务的副院长(好像还当过一段时间院长),一干就是十年。发挥余热,治病救人,按说是好事。但在我内心深处,却是极不愿意他继续坐在医院院长这个位子上。原因嘛,一次,我应邀去阎良区访友,午餐时,一位男士前来敬酒,言道:“我和子周很熟。”并进而解释说:“我在经开区当过公安局长。”子周六十岁以后供职的民营医院,就座落在经开区的地盘上,面对医患纠纷多发(咱们且不说高发)的现实,医院院长和公安局长能不熟悉吗?我和这位男士会心而笑。医患纠纷,只是医院院长遭遇的麻烦之一,至于其它麻烦,不说也罢!好在子周在年近七十时真正退休,他不再继续受苦,我也无须继续操心,好事!至于子周在古稀之年彻底离开医院以后,竟然要把多年来撰写的散文结集出版,在我看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散文写作其实是一件但凡识文断字者都能够从事的劳作,诚如马克思之所云:“怎么说就怎么写。”看来写散文,也就是把口头发表的一个故事、一番抒情、一通论说用文字记录下来,仅此而已。当然,如果是要写出好散文,那必须条件有三:第一,你必须有着确实感动了自己,同时表述出来也能够感动别人的人生经历;第二,你必须对自己的人生经历进行了认的思考,并悟出了某些较为深刻的道理;第三,你必须拥有较为出色的把自己所经所历、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写下来的文字能力。如前所述。子周当然具备前两个条件;第三个条件嘛,我们父母都是民国时期受过良好教育的文科知识分子,他们的藏书,他们良好的阅读习惯,还有父亲的写作实践,对我们姐弟四人影响至深,所以,大姐子渝大学读的是中文系,我和子秦则是以烹文煮字为业,连学医的子周,也能写出相当不错的散文。
还有几句绝非蛇足的话要说。
我一直愿意在更高的层次上认知写作。几年前,曾应邀为高新一中推出的一本考场优秀作文选《我唱我的歌》作序,后来又在该书的首发式上以《我们为什么要写文章》为题致辞。其中言道:
“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把零星的话语记录下来那叫语录,而把口头发表的一个故事、一番抒情、一通论说记录下来,就是文章。鉴于此,我们为什么要写文章和我们为什么要说话这样两个问题,答案应该是完全一样的。说话和写文章的首要目的是交流。人是一种高级的社会动物,人类要在敬畏和尊重自然的前提下,为自身争取尽可能大的发展空间,以获取尽可能多的物质和精神利益——试想,倘若缺乏交流、缺乏通过充分交流所形成的密切配合,这样的生存和发展目标有实现的可能吗?
人之所以要说话、要写文章,更因为在现代文明社会中,针对五花八门的公共话题发表自己的见解,是每一个公民的神圣权利,也是社会健康发展的必须。从基础教育阶段开始,就努力帮助青少年具备关注、思考和议论公共事务的自觉和能力,具体来讲,就是能把话说好、文章写好,这关系到中国的未来,是一件天大的事。”
这一席话是说给孩子们听的,但包括我和子周在内的成年人,更必须如此。
是为序。
左起:子秦,子雍夫人,子雍,子周,子秦夫人
经典回顾:
商子雍/我写《咥在西安》
咥在西安/羊肉泡馍
咥在西安/肉丸糊辣汤和肉丁糊辣汤
咥在西安/腊汁肉夹馍
咥在西安/饺子和饺子宴
咥在西安/面条的故事
咥在西安/说不尽的饺子
作者简介
商子雍,资深报人,著名作家,文化学者。中共党员。1942年生于西安,曾任西安日报总编辑助理、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杂文专业委员会主任、省杂文学会会长等职,系西安市有突出贡献专家,市优秀新闻工作者,政协西安市第九、十、十一届委员会委员。兼任陕西师大、西北大学、西安文理学院等多家大学客座教授及陕西广播电视台、西安广播电视台、西部网等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长期在西安电视台开办每周一期的评论栏目“直播说吧”。在香港书展、省、市图书馆及各大专院校、各种高端论坛、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举办讲座或发表演说百余次。
长期从事杂文、散文、报告文学创作,在全国各大报刊和香港大公报等有二百多万字的作品发表、出版有四卷本《商子雍文集》《申酉杂品》《戌子杂品》《咥在西安》等多部专著;作品曾入选《中国新文学大系》、《中国最佳杂文》、《中国杂文大观》、《中国杂文精选》等数十种权威选本,是有着全国影响的杂文大家。曾先后获全国及省、市级奖励五十余次。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商子雍/《寒斋随笔》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