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宗信:走进左拉的森林

点击上”蓝字”关注我们

走进左拉的森林
孙宗信
大地被炎炎烈日炙烤得冒出缕缕白烟,蒸笼一样蒸着你,白亮亮的热追得你无处可逃,一身臭汗奔到一棵小树荫下 一顶遮阳伞下让守摊的老女人拿一瓶可乐,扬起脖子灌下去,温吞吞地在胃里晃荡,抓起草帽狠命地煽,一点热风携着尘土惹得你灰头灰脸—……上司白眼同事指指点点飞短流长老婆唠唠叨叨,脏碗碟冷锅灶老婆出来进去把门摔得“乒乒”响,心情沮丧到了极点,抽烟抽得嘴苦,拿头狠狠地撞墙,头木了,便把头在墙上横七竖八来回蹭,好象这样能减轻一些痛苦……。朝思暮想一个女孩,默默站在窗下等她回家,看见她和一个男人一起走忍不住妒火万丈,把自个关在小屋里反反复复想了好多话要对她表白,鼓足了勇气走到她跟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攥着拳头目不斜视走过去,懊悔得直敲自个脑袋。无助地在空旷里让心灵孤独地流放,或是长夜难眠在枕席上辗转反侧,一会关灯一会开灯,一堆烦躁在肚里燃烧,无处释放。每个人都会遇到沮丧的时候,心情恶劣的时候,在这种时候,你千万不要做什么重要决定,十之八九会错。在这种时候,你让自己走进一本书里去,走进左拉的森林里,那份沁入骨髓的静穆和清凉会使你沮丧全消。在这里,你不再焦灼和徨惑,你的心灵得到了遮天蔽日的覆盖,从深层地底下弥漫出来的经过沙层土层树根苔鲜过滤过的阴凉的地气,兜头把你心情湿透,你会突然一噤,剧烈一爽,一阵凉意过电一样,从头顶灌到脚心,全身幸福地战栗,你领略了这美妙的一瞬,万感俱消,心灵里满是绿意,然后你举目四顾,看见了左拉的森林:林木幽深,古树参天,随着缓坡徐徐上升,视野所及,一片绿测,朝南的方向铺展着肥沃的平原,青青之地被活篱芭分割成块,延伸到无边无际。莫勒尔河从加尼树林直泻而下,仿佛它在树萌下流了好多公里而汲取了阴凉,它带来了低低的声响和森林的冰冷而又静穆的阴影。然而它并非是惟一的清凉,还有各种流水在树林下歌唱,每步路都有泉眼涌水,当你沿着羊肠小道行走,仿佛会感到地底下有湖泊,要渗透青苔,利用树根和岩石间最细小的缝隙,夺孔而出,形成水晶般的喷泉。这些小溪,纵横交错,漏漏作声,湮没了红鹤莺的歌喉,四周瀑布飞溅,人们置身其间如临苑仙境。草地都湿透了,草地边上,白杨树列成长阵,张开沙沙作响的帷幔,两行合抱的梧桐林带穿过田野。中午,烈日当头,阴影变为蓝色,野草在酷热中昏睡,而浓烈寒气却从浓林密叶下掠过。——爱弥尔.左拉《磨坊之役》
左拉在森林里构致了一段柔曼的爱情,勾勒了一幕人性的挣扎,描述了一场美丽的战争。战争是流血,血在森林草地上成了绿色的汁液,它过滤了尘世的喧嚣,使人性澄明而善意。在左拉遮天蔽日的森林里,凉风飒飒,你赤了脚,倚在一棵弯曲的树干上,把脚伸进树下清冽的溪水中,鱼儿柔柔地从你脚面滑过,溪水中露出水面的石头上长满青苔,你再调整一下姿势,躺得更舒服些,看大树渺渺的梢间,一片碧蓝的天空,白云在蓝天上飘浮,林间的鸟啼催你入睡,你睡熟了。一片金色的阳光照到你脸上,你醒了,长长伸个懒腰,走出大森林,走进生活中,你发现令你焦躁不安的原来是一幕幽默剧:上司误解了你,同事们同归于好,你追求的女孩正在幽幽地望你。当你焦渴时,来左拉的森林里做几次深呼吸吧。
作者简介:孙宗信,五十年代生人,作过教师、编辑、记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作家协会会员。现任镇平作家协会主席,《涅水文学》、《镇平文化文史研究》杂志主编。
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 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 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 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 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号:lanxinhui88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孙宗信:走进左拉的森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