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医奶粉」的地下江湖

湖南郴州「大头娃娃」事件发生后,公众的神经立刻紧张起来,愤怒也在聚集。十多年前三鹿奶粉的噩梦并不遥远,今天仍有人为当年事件奔走——难道还要再来一次吗?幸好这次的新闻并不复杂,很容易搞清楚。湖南郴州的「大头娃娃」事件,基本可以断定,和市面的奶粉无关。有家长将固态饮料当作「特医奶粉」(特殊医学用途奶粉,专为乳糖不耐受或其他有医疗状况的婴儿食用),给孩子食用。孩子长期食用,营养不良,患上了佝偻病。一些孩子颅骨突出(即「大头娃娃」),发育迟缓,还有用手拍头的症状。涉事产品是一款名叫「倍氨敏」的固态饮料,生产厂家是长沙一家名为「唯乐可」的健康产品公司。这家公司声称「倍氨敏」是普通食品,质量符合要求,普通人群都可以食用。婴幼儿也能吃吗?厂商的说法是:「鱼是好东西,但只吃鱼肯定是不行的。」售卖这款产品的母婴店,当时极力推销,现在却否认「销售误导」。难道要怪家长稀里糊涂,给孩子买营养不足的固态饮料当奶粉,才造成这一惨痛后果?幸好有证据显示,湖南永兴并非孤例,类似的事情早已发生过。这些案例映射出中国乳业某个角落不为人知的生态。2019年7月,媒体曝光一起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的事件,地点也在郴州。主角产品「舒儿呔」来自山东烟台的一家企业。这件事的争议点在于,本地经销商为了推销产品,竟然借助当地医院处方笺,在医院内销售。「舒儿呔」是类似「倍氨敏」的固态饮料,也有氨基酸成分,但它真不是「特医奶粉」。医院称,经销商私自印制便签纸,以医生名义推荐。而经销商称,「舒儿呔」进医院是要缴纳入驻费的,医生每卖一罐,可以拿60元提成。谁的说法更可信呢?相信读者自有判断。「特医奶粉」是「特医食品」的一种,虽说不是药品,但也参照药品的管理方式,接受药监局监管。有资质的厂家很有限(目前国内10家中外品牌的企业有资质),厂家要取得特医食品的生产资质,产品配方注册资质,且有一定研发能力,才可以注册和生产产品。「特医奶粉」市场狭小稳定,市面产品种类不多,广告也很少做,因此很多家长都不知道。相比其他奶粉,特医奶粉价格要高出许多——以贝因美为例,普通400克装奶粉在京东上才不到80元,同重量的特医奶粉超过150元。这样的价差给了不法之徒觊觎之心。一些边缘小品牌奶粉公司,它们在大的奶粉市场没有竞争力,就将目标转向「特医奶粉」市场。生产特医奶粉,工艺不算复杂(基本的原理,是将奶粉中特定的牛奶蛋白或大豆蛋白,替换成氨基酸,从而避免过敏),但行业门槛很高,一般企业没有资格生产,要想拿资质,也不容易。于是这些小型奶粉公司转而生产固态饮料——也就是生产门槛低得多,普通人都能喝的食品。相比普通奶粉,固态饮料可以有氨基酸或别的营养成分,在包装和概念打造,可以和「特医奶粉」走得更近。这些小品牌的奶粉公司,它们生产「固态饮料」还不错,有什么拒绝「特医奶粉」这个近在咫尺的肥美市场呢?要知道,一款固态饮料和「特医奶粉」挂上钩,利润至少可以翻上两倍。此外,「特医奶粉」的市场看似不大,却有便捷入口。几乎所有过敏体质婴儿的父母,一开始都会询问医生,从医生那里获得推荐。小奶粉公司熟知当地市场,价格体系又灵活,只要打入医院内部,站稳脚跟,销量就非常稳定。看懂这些,2019年的「舒儿呔」事件就迎刃而解,今年「倍氨敏」事件也变得清晰起来。生产「舒儿呔」的企业山东梵和生物科技公司,主业是生产奶粉。这家公司的网站介绍,「公司拥有高学历的专业研发、生产、检测技术人才二十余名」,够寒酸吧,偏偏销售很有门道,知道钻营医院,拿医生推荐,因此一度从北打到南,深入湖南郴州市场。小奶粉公司不需要占领大片市场,它们牢牢把握几个据点,持续供货,日子也可以很好过。生产「倍氨敏」的湖南唯乐可公司,大概复制了它的同行经验,并且在外部市场做得更好。郴州当地连锁的母婴用品店,都摆上了「倍氨敏」。这家公司2018年的销售额是759.62万元,2019年达到1405.47万元,翻了将近一倍。2019年下半年,「舒儿呔」出事后,当地严厉整顿,「倍氨敏」这才顺势停产。如果不是去年出了事,「舒儿呔」和「倍氨敏」大概率还会有滋有味活下去。有没有同类型但还没事的公司呢?2019年5月,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部分医院,发现3家医院的商店,都在售卖声称具有一定功能的「配方粉」。这些配方粉厂商,和前面两家奶粉公司一样,都是不知名的食品乳业公司。它们只有生产食品的资质,却没生产「特医奶粉」的资质,由于销售有方,同样获得医院推荐,打着「特医食品」的擦边球,在医院里售卖。这些产品是假货吗?很显然不是——无论包装还是宣传,它们都标注得清清楚楚,这只是普通食品,产品质量也合格;医生却是以「特医奶粉」的用途,有意无意地推荐给家长;短期偶尔吃一吃没事(就像糖果一样,没啥营养),但是长期吃,就会损害儿童健康。医生们都在推荐,更何况母婴用品店的销售人员?他们可能也搞不清楚「特医奶粉」「配方奶粉」的区别。只要产品合格,宣传页有「氨基酸」字样,有人上门来买,为什么拒绝呢?再加上,这类打擦边球的固态饮料,利润率更高,销售人员有高回扣可以拿。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很多人谴责黑心商人,不法销售,无德医生,这些都没问题。道德谴责不能解决问题,甚至这件事情本身的责任厘清,都不是那么容易。很多人呼吁政府要加强监管,问题在于,「特医奶粉」本身已经参照药品,进行严格监管,还是有人打擦边球。需要一刀切,禁止向婴幼儿销售固态饮料吗?对这个广大市场而言,显得反应过大了——毕竟打着「特医奶粉」在卖的固态饮料,实在微乎其微。只要固态饮料还有市场,打掉合法的生产销售者,就是给不法商家提供地下市场。这个行业现在面临巨大危机,需要自救。生产固态饮料的厂商,不宜再使用奶粉外包装,以免误导消费者;是否可以有「非特卖奶粉,不能作为奶粉长期食用」这一类提醒呢?对很多家长而言,这样的提醒非常有必要。呼吁加强行业监管之外,还应考虑市场的自净功能。应当增加「特医奶粉」的生产者,鼓励行业竞争,让市场活跃。通过广告战和价格战,让「特医奶粉」的价格降下来,更多人去买大品牌,不法之徒才不会有生存空间——通过竞争来净化市场,才是真正的治本之策。
最近文章不要无原则讨好年轻人转发朋友圈或者点在看↓↓ 表示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特医奶粉」的地下江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