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字,一个人,一座城!

01
隔壁庄上住着一个爱助人为乐的好叔叔,有一次下班下大雨,我从他家门口路过时摔了一跤,不能走路,他看见我之后,二话没说,冒着雨就把我送医院去了。
小时候,自从母亲讲完这个故事后,邓茜就对这个好心的叔叔充满着崇拜。
七岁那年夏天实在太热了,邓茜受不了玩伴的鼓动,一起上村上的小溪里去玩水,没想到没站稳,她一个趔趄摔水里,水虽然不深,但是水流很急,等吓坏了的玩伴喊来大人时,就已经来不及,邓茜都已经飘到五里以外了。
刚从镇上回来的郑步凡,看见溪里呼救的邓茜,扔掉自行车,甩掉鞋,跳入水中,这才把邓茜拦在了河入口。
邓茜母亲看见她醒来,停止了哭泣。
村长遣散了众人后,邓茜看到了一个满身湿漉漉的男人,父亲正在跟他道谢。
孩子没事了,我就先走了。那个好心人说完就走了。
后来,邓茜有一次想起这事的时候问母亲,这个好心人是不是就是小时候你给我讲的那个人啊。
邓茜母亲先是一惊,然后笑着说:是的,就是他。没想到你还记得。
02
后来上中学路过郑步凡家的时候,邓茜都会多看两眼。慢慢地,郑步凡的家从一个人,到两个人,到三个人,后来到经常看见院里有两个小孩在玩耍,邓茜从欣喜地回望,到后来满满的失落。
上大学的前两天,邓茜正在家中准备着行李,听见母亲进来就很失落地说道:“你还记得以前救你的那个叔叔吗?他老婆昨天出车祸去世了,明天就出殡了,你要去参加吗?”
啊,邓茜手中的衣服掉地上了,邓茜赶紧捡起来,又问了句:妈妈,他叫什么啊?
郑步凡。妈妈很遗憾地说道:多好的一个人啊,上天这么对他太不公平了。
从此,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了邓茜的心口上。
那晚,邓茜跟母亲说要出去散步,其实是偷偷去郑布凡家。
两个小孩哭的撕心裂肺,郑步凡一动不动,孤单的身影淹没了窗户外的邓茜。
那刻,邓茜给自己下了个决心,只要大学归来,只要郑步凡还没再娶,就嫁给他。
邓茜报考省里的农林大学,是为了能回到村上。
03
时光荏苒,当年的小丫头女大十八变,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班上的男同学有送花的,有送巧克力的,有约看电影的,有约周末一块逛街的,但这些邓茜一点都不心动。
邓茜的心中只有三个字,一个人,一座城。那座城里有一个等着她的人。
大四那年,邓茜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却推掉当时分配的工作回到了村里。
老师知道后,惋惜这样的人才,向学校反映,学校向省里反映。时值村委换届选举,省里开会决定让邓茜当选当界的村主任。
喜讯传来,邓茜家里瞬间就挤满了人,有道喜,有送礼的,有请吃饭的,就是单单不见郑步凡。
傍晚时,邓茜又去了郑步凡的家里,只看见两个小孩在做饭,生火半天都不着,邓茜都急了,她走过去拿过他们手中的打火机和玉米棒子,也加入了他们。
邓茜在那里生火时,就听见兄弟两个在旁边嘀嘀咕咕地商量了一会,看她帮他们生火后,才得出了结论:她不是个坏人。
邓茜哭笑不得,只好跟他们说:我是新上任的村主任。
吃饭时,邓茜问他们才知道,郑步凡为了养家糊口天天往返镇上,每天都很晚才回来。
从那以后,邓茜每天下班后就会上他们家给两个小孩做饭吃,偶尔给带点菜。
04
而这些,郑步凡都不知道,直到有次提前下班,一回家后就看见家里有个女人。
两个孩子在屋里看电视入了迷,连他回家都不知道。
进了厨房,郑步凡就看见邓茜一手炒着菜,一手擦着汗。
邓茜喊着“孩子们该洗手吃饭了”没反应,回头就看见郑步凡站在门口。她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看着郑步凡笑。
郑步凡要过去帮忙,却被邓茜拦下了:你去摆下桌子,喊孩子们洗手吃饭吧。
这顿饭吃的有点尴尬,四个人却没人开口说话,只有邓茜不停地往孩子碗里夹菜。
邓茜走的时候,郑步凡提出送送她。
郑布凡先开口说话:邻居大妈说,每次回来看见有人给小孩做饭吃,就是你吧。
邓茜说,是的,当村主任嘛,爸爸不在家,帮帮照顾照顾也是应该的。也没做什么,就是做饭而已。
谢谢你啊。
听到郑布凡的道谢声,邓茜停了下,和他对着走,说道:“其实你不知道,我这也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而已。
邓茜看着满脸惊讶的郑步凡,才跟他说起小时候的那次落水,字里行间对他的爱慕之情却被邓茜藏进了心底。
郑步凡笑了笑说道:没记在心上,当年的小丫头长这么大了,我这无意间救了村里的未来主任啊。
说着两人就都笑了。
邓茜没敢让郑步凡送到家门口,怕家里人知道,但还是被隔壁的李婶看见了,没几天邓茜的父母也都知道了。
05
邓茜也到出嫁的年龄了,回村上没两个月,家里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连镇上的都有人来说媒了。
邓茜母亲问她相中了哪个没有,邓茜摇摇头,说不急,还小,工作要紧。
那天又来了个提亲的,长得好,又有钱,关键是对方脾气还好,按道理没有拒绝的理由,还是被邓茜给送走了。
邓茜母亲又想起李婶说的那事,就问邓茜,是不是跟郑步凡来往很勤。
邓茜赶紧否认,说因为些小事偶尔有见面。
邓茜母亲面上没说什么,暗地里跟综了她,那事情也就瞒不住了。
邓茜一回家就看见母亲在大厅里抹眼泪,赶紧递上纸巾。
邓茜母亲说,丫头,我知道你懂事,郑步凡他救了你,但是你和他相差十四岁,不合适。
邓茜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有人把那事说到母亲的耳朵里了。
邓茜赶紧安慰母亲:妈妈,你想多了,我是村里的主任,郑步凡这些年都没有再娶,上班早出晚归,孩子没人照顾,我赶了这个空子,就帮忙给照顾照顾,正好报答了他的救命之恩,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为什么那么多优秀的人来说亲,你都不嫁?邓茜母亲想不到别的理由了,又问她。
妈妈,姻缘这事说不清,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男,你也不希望我过得不幸福吧。
邓茜好歹说服了母亲,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06
那天郑步凡回家早了,看见邓茜刚要准备做饭,就帮着打下手。
邓茜问他:不再娶个吗?
郑步凡说,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对妻子还有感情,而且和两个小孩感情很好,都这么大了,再找个不容易接受,也会影响父子之间的感情。
邓茜嘴角上扬,问道:如果和孩子关系好呢?
那还行,不过目前还没考虑,我整天忙着工作,哪有空啊。
邓茜急了,回头看了低头洗菜的郑步凡,说道:就是因为你整天忙着工作,所以才要再找个照顾孩子啊。
郑步凡笑了笑说道:主任这是要帮我介绍对象吗?
邓茜理了理头发,看着郑步凡说,你看我行吗?
郑步凡被邓茜的话吓了一跳,不说话了。
送邓茜回家快到门口时,郑步凡说,以后你还是别上我们家了。
邓茜急了,我跟你开玩笑的。
郑步凡表情决绝:不管你是不是开玩笑的,你的话提醒我了。你老往我们家跑,难免会惹一些闲言碎语,你一个还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以后怎么嫁人?
邓茜说了,反正我也没打算嫁别人,要嫁就嫁给你。
邓茜。这是郑步凡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以后请你不要再上我们家,要不然我就搬家。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邓茜哭了,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邓茜不懂郑步凡,当他第一次看见邓茜在厨房里炒菜的时候,他的心再次有了种温暖的感觉。只是两人的年龄相差太大,郑步凡害怕了,自己倒无所谓,顶多带个老牛吃嫩草的头衔,可她不一样,她还年轻,跟着他,他迟早要走的,留着她,他终是于心不忍,长痛不如短痛。
——一弯月亮 2018年8月7日于九亩园
精彩内容回顾
那夜之后,我们各奔东西
因为一封信错过的爱情
一场迟到的情事!
一双高跟鞋引发的离婚案!
得此一人心,一生足矣!
接地气的红薯其实是深藏不露的补品!【夜读】世上再美的风景,都不及回家的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三个字,一个人,一座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