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供述解析:真实的谎言

牵动亿万人心的吴谢宇弑母案进入送检、起诉阶段,吴谢宇部分供述被媒体披露:
吴谢宇供述的作案动机是为“帮妈妈解脱”。他自述称,父亲去世后,自己发现母亲很痛苦,会写一些话在纸上,比如“我要去陪你”,情绪悲观。他曾尝试很多次开导妈妈,包括带妈妈出去玩儿,但都没有帮助妈妈摆脱这种情绪。吴谢宇称,案发那天,他趁谢天琴换鞋的时机,用哑铃砸死了她。
这些供述可信吗?
谢天琴思念亡夫,情绪低落,写字条排解,对于没有知心朋友可以倾述的她来说再正常不过,但是否痛苦到需要儿子用哑铃砸死的方式来“帮妈妈解脱”呢?
吴谢宇是谢天琴最大的骄傲、希望和快乐:
2015年7月5日,谢天琴给亲戚谢瑶打电话,谢瑶回忆:“她很高兴,说小宇已经放假回家。过几天带他回老家看望外婆。”
一位邻居回忆,7月初她在楼道碰到谢天琴母子,“母子俩当时都挺高兴,谢老师还说小宇瘦了,发愁该做些什么好吃的补身体。”
7月11日,命案发生。
非常高兴的谢天琴,想着怎么给儿子做好吃的补身体,带他回老家看外婆,对生活、对未来充满期望,这是一个情绪悲观到生不如死、需要儿子用那样残酷方式活活砸死的状态吗?
即便母亲生不如死,还有很多无痛苦的方式,用哑铃砸,砸死?
如果吴谢宇在撒谎,又是因为什么?
1.求生欲。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
作案动机反映了罪犯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虽然在刑法中的地位并不明确,但它属于酌定量刑情节。比如说,盗窃同等数额的财物,一个是为了救命,一个是贪财,刑期很可能就会有所差异。
如果法庭认可吴谢宇“帮妈妈解脱”的说法,在量刑上当会酌情考虑。
2.愧疚。
亡命山城的岁月里,看守所的漫漫长夜中,无数次回忆和对回忆的回忆,母亲在吴谢宇的心目中绝非单一的形象,而是多重、甚至矛盾的。
吴谢宇在机场被捕后全身发抖,嚎啕大哭,“一包纸巾(都给他)用完了”。
含辛茹苦的母亲留给他的记忆不可能全部是压抑和仇恨……
没办法了,我和妈妈只能活一个,一了百了……
一旦愤怒的大潮退却,只留下无尽的悔恨!
母亲全身心地爱着我,就算有千般不是,也不至于痛下杀手啊。
哪怕不出国,再熬两年,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找一个工作,何至于无法收拾、无可回头的惨烈结局……
对母亲的愧疚,对辜负整个家族、母校、老师、同学期望的愧疚,使他无法面对任何亲人,在押期间只与调查人员见面。
说什么呢,事已至此,夫复何言?
哪怕不为自己,为了亲人们在余生里稍微好过一些,他也只能坚持“帮妈妈解脱”的说法。
吴谢宇本人否认杀害妈妈的想法与妈妈管教严格有关。
“帮妈妈解脱”,而不是帮自己解脱,吴谢宇势必否认作案动机与母亲严格管教有关。
这是一个真实的谎言。
吴谢宇的舅舅(谢天琴的弟弟)痛定思痛:
我姐一生清苦、清贫,也有种清高,或者说是人格洁癖,从而注定了悲惨的结局。
话语委婉、沉痛,洁癖属于强迫症,人格洁癖意味着把完美的幻象当成现实目标追求,“注定悲惨的结局”。
一方面,母亲全身心爱着儿子;另一方面,从待人接物到人生规划,儿子休想有自己的个性、想法、选择。
2013年,吴谢宇告诉好友,大学生活很压抑,没有能够说话的朋友,想自杀。
一个热心助人、有口皆碑、万众仰望、前程似锦的北大学霸,要苦闷、绝望到什么程度才会想到自杀、弑母?!
吴谢宇准备充分:2015年6月底,回福州前买了防水塑料布、防油桌垫、干燥剂、防潮剂、抽湿器、防霉包、真空压缩袋抽气泵、隔离服、医生护士服,以及剔骨刀、菜刀、手术刀、雕刻刀、手机贴膜用刀、锯条……
7月11日案发后,“开始企图分尸,改锥和刀都用了,未遂。处理里外包了几十层塑料薄膜,每层撒上碳粉杀虫剂,尸体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成了木乃伊。布置得和墓穴一样,里面装着几个监控探头”。
之后诈骗、撒谎、谢师宴……
买彩票,在重庆各种放荡,无不是对母亲严厉管控的报复性反弹和对完美学霸人设的肆意践踏。
吴谢宇曾向好友孟川反复提到“仪式”:
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参加老家的一个仪式……我老家在上学期时有亲戚辞世……我还需要参加一些仪式。
故意用短信提示舅舅,警察、亲属破门而入——
吴谢宇说他这样做是想让母亲早日入土为安,感觉他在撒谎。
太阳底下无新事,这种处心积虑的冷血杀戮和远程监控,为的就是品尝所有人的美丽幻想被无情粉碎的那一刻,排山倒海的委屈和愤怒彻底释放,充满斩断过去、重获新生的象征意味,对于吴谢宇来说,这是不容错过的高潮体验,是一部“作品”(仪式)的最终完成,为此可以不惜任何风险和代价。
但我又希望他没有撒谎,或许,记忆中的母爱唤醒了他残留的人性?
这个案子的教训太多太多。我想,见多识广的调查人员面对吴谢宇,心情也会有些起伏,这个曾经意气风发、千万学子可望而不可即的学霸究竟经历了什么?
吴谢宇座右铭:我来我见我征服
我想从一个孩子的角度,呼吁全天下的父母:
他首先是人,然后才是你的孩子,他应该有自己的想法、意志、兴趣,有一定的空间和发表意见的权利。
学业、工作、婚恋等重大抉择,应该是两代人像朋友一样促膝谈心、充分交流的结果,而不是单向的命令、强制,否则,迟早要出问题,只是问题大小而已。
父母们,想想你们儿时最大的快乐是什么?
玩具、游戏、红包?
不,最大的快乐是也只能是父母把你们当成他们最亲密最重要的朋友,不用“为了你好”绑架你们,双方平等、理性地交流意见,共同迎接生活的挑战和生命的恩典。
你是多么渴望能够向父母敞开心扉,诉说全部的担心、恐惧和喜悦……
为什么自己当了父母,就把这一切都忘了呢?
吴谢宇的舅舅通过媒体公开了对外甥的谅解书:
我们已经原谅他了,他毕竟是我的外甥,是我们的家人,犯下的错不能全怪他……
亲人们已经失去了谢天琴,不愿再失去一个了……
谅解书对于量刑非常重要。希望法院认可“帮妈妈解脱”的说法。
“犯下的错不能全怪他”字字泣血,凝聚了亲人多少哀伤和痛苦……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吴谢宇供述解析:真实的谎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