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大王王小波

我的朋友邦妮有一阵子写一个关于女人撒娇的剧本,于是有一段时间,我们一见面,她就职业病的开始探讨女人撒娇的问题,当然,谈论完女人撒娇,我们也会聊男人撒娇,有一次我说,男人撒娇这一点其实非常重要,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有一点就是要看他和不和你撒娇,因为男人撒娇和女人撒娇不一样,大多数男人只会跟自己最信任和最依赖的女人撒娇,就像男人只在妈妈那里才是小孩子一样,虽然一个男人撒娇未必就代表他爱你,但是一个男人如果从来不和你撒娇的话,或者突然不跟你撒娇了,那你可要小心了,他很可能不再爱你,也不需要你了。大多数的女人都喜欢能让自己尽情撒娇的男人,谁不喜欢呀,但是我还有一个毛病,就是特别喜欢会撒娇的男人,爱情这种事,本来不就是你和我撒撒娇,我和你撒撒娇的游戏吗?前一段时间看《爱你就像爱生命》,每次看到“你好哇,李银河”,或者“我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请你不要吃我好吗?”看到这种撒娇的话,在联想到王小波穿着破拖鞋的那大块头的样子,就更加乐不可支,心想王小波最落魄的时候,难怪李银河老师心甘情愿的养了他那么久,这么单纯善良,有才又可爱的男人,真是击中女人的软肋,让我等小字辈的看客都忍不住心疼。于是顺手抄起手机给绿老师发短信:王小波真是一代娇王。一个男人如果很会撒娇,那真是一项超级致命的秘密武器,有时候越是看起来很man的男人,撒起娇来对女人的杀伤力越大,就像王小波那样。不是什么原则性的争议,撒撒娇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矛盾,耍个赖皮就破涕为笑了。撒娇这种小事,看上去是情侣之间微不足道的小把戏,其实功能不小,因为只有互相疼爱的两个人之间才会有,而当爱情消失的那一天,就是你看着那个人,再也不想和他撒娇了,他也不会和你撒娇,撒娇你也会觉得恶心。有时候我会想,其实爱一个男人,不过就是有一天你看到他白发苍苍,皱纹爬了满脸,但在你的心里,他还是那个永远的男孩,这就足够了。而现代社会,男人们为了得到女人的爱,总是要赚更多的钱,有更多的名望。但是这些东西即使再多,都换不来让一个男人能安心在一个女人怀抱里撒个娇,也换不来一个能让你尽情跟她撒娇的女人,这是心理上的事,多少钱都解决不了的。爱情其实好简单,只是人们已经习惯把它搞得复杂了。
附文:
请你不要吃我,我给你唱一只好听的歌
by/王小波银河,你好:  今天上午看到你因为我那一封卑鄙的信那么难过,我也很难过。我来向你解释这一次卑鄙的星期五事件吧!你要听吗?  你一定不知道,这一次我去考戏剧学院,文艺理论却考了一大堆《讲话》之类的东西,我心里很不了然,以为被很卑鄙的暗算了一下。那一天在你舅舅那里听他讲了一些文学,我更不高兴了。没有考上倒在其次,我感到文艺界黑暗得很,于是怏怏不乐出来了。后来我发现你也很不高兴。当时我还安慰了你一番对吧?其实当时我的心情也很黑暗。我向你坦白,我在黑暗的心情包围之下,居然猜疑起你来了。你生气吗?是半真半假的猜疑,捕风捉影的猜疑,疑神见鬼的猜疑,情知不对又无法自制的猜疑。我很难过,又看不起自己,就写了一封信。我告诉你(虽然我很羞愧),当时我在心里千呼万唤的呼唤你,盼你给我一句人类温柔的话语。你知道我最不喜欢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人,我不高兴的时候就是家里人也看不出来,而且就是有时家兄看出来时,他的安慰也很使我腻味,因为那个时候我想安静。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我那么渴望你,渴望你来说一句温存的话。  后来的事情你知道。你把我说了一顿。我是躲在一个角落里,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伸出手来,被你一说马上就老羞成怒了。真的,是老羞成怒。我的眼睛都气得对了起来。我觉得一句好话对你算什么?你都不肯说,非要纠缠我。于是我写了很多惹人生气的话,我还觉得你一定不很认真的看待我,于是又有很多很坏的猜想油然而生,其实那些我自己也不信呢。  后来我又接到你一封信。我高兴了,就把上一封信全忘了。  这一件事你全明白了吧。我这件事情办的坏极了。请你把它忘了吧。你把卑鄙的星期五的来信还给我吧。  我们都太羞怯太多疑了。主要是我!我现在才知道你多么像我。我真怕你从此恨我。我懊恼的往家里走,忽然想起小时候唱的一只歌来,是关于一个老太太和她的小面团。小面团唱着这么一支歌:请你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  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了。我怎么解释呢?我不能解释。只好把这支歌唱给你听。请你不要恨我,我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吧。  你说我这个人还有可原谅的地方吗?我对你做了这样的坏事你还能原谅我吗?我要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就是我这一次猜忌是最后的一次。我不敢怨恨你,就是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怨恨。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你把它放在哪儿呢?放在心口温暖它呢,还是放在鞋垫里?我最希望你开放灵魂的大门把它这孤魂野鬼收容了,可是它不配。要是你我的灵魂能合成一体就好了。我最爱听你思想的脉搏,你心灵的一举一动我全喜欢。我的你一定不喜欢。所以,就要你给我一点温存,我要!(你别以为说的是那件事啊!不是。)  王小波 星期日

本文收录于新书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个人简介水木丁,生活中人,文字中人,复杂到一言难尽,简单到不值一提。出版作品有:《只愿你曾被这世界温柔相待》《我们心中的怕和爱》《所有年轻人都将在黎明前死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长按关注微信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撒娇大王王小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