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遭受洪灾的城市减税

最近南方洪灾牵动人心,受灾最重的当属安徽歙(shè)县。7月7日凌晨,也就是今年高考当天,歙县遭遇强降雨袭击,境内河流水位暴涨,加之上游来水凶猛,洪水很快淹没村庄和农田,大半个城市浸泡在水中。歙县的高考被迫延迟,一直到7月9日,考生才完成全部考试。考生只是经历了高考的小插曲,但对歙县当地企业来说,洪水带来的伤害却难以抹去。最近两天,歙县一个中年男人的眼泪牵动着网上很多人的心。一家茶叶厂的负责人郑先生,在洪水暴发前,才将收购的茶叶运到工厂。夜里水位上升太快,3000吨茶叶来不及转移,全泡在水里,损失超过9000万元。站在泥泞的工厂门口,看着散落一地的半成品,郑先生失声痛哭。有极少数评论称:人家一亏就9000万,可见平时赚得不少,没必要太同情。说这话的人是骨子里仇富,全无心肝——人家平时赚得再多,也是合法所得。因为一场洪灾,从财务自由到负债累累,难道不值得同情吗?幸好,绝大多数评论都是正常的。只要经历天灾,遭受损失,无论贫富,都值得同情。况且茶叶厂的3000吨茶叶,还牵涉很多茶农利益。茶叶收购这行,通常是茶商收购散茶,制茶出货,才陆续付款。价值9000万的茶叶泡水里了,茶商一旦破产,茶农的利益岂有保障?大灾之下,一损俱损,少有人能作壁上观。郑先生一哭,牵动很多人的心。当地武警赶来清污,政府也来慰问,网友们纷纷出主意:这3000吨茶叶,如果不是泡烂,晒干了还能填枕头嘛。只要肯卖,大伙一定支持。那句“洪水无情人有情”,真是永远都不过时。今天,郑先生再次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感谢。当然,像郑先生那样遭受损失的,还有很多,只是他们没机会上新闻。据灾后统计,全县损失超过35亿,当地开发区损失超过21亿元,工业企业损失最重,将近20亿,其余是个体工商户和基础设施的损毁。歙县是安徽经济相对落后的县,一场洪水袭来,不知多少人要负债累累。如何帮助受灾企业呢?一个可以起用的工具是税收。《企业所得税法》规定,因自然灾害造成损失,可做税前资产扣除。增值税法律也规定,自然灾害造成损失,可以作税额抵扣。此外车船税和个人所得税也可依法减征。这些都是很好的政策,具体到落实层面,远远不够。因灾损失的减免税,要申报和登记,纳税人申请,根据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予以核准。很多企业不知道灾后可以减税,地方政府也没有出台政策。中国每年因灾损失的企业和个人很多,真正知道申请减税,并为此获得实惠的有多少呢——地方政府财力有余,才会考虑减税;今年疫情之下,地方政府又有多少动力?因此,值此南方洪灾严重之际,我们呼吁地方政府切实减税的同时,也要考虑完善灾后减税的体制。中国古代素有灾后蠲免税赋的优良传统。比如两汉时期,因受灾导致粮食减产过半,可免全年田赋,不满此数者按实际受灾程度减免。此后历代,“岁大饥、免钱粮”的记载不绝于史。清朝康熙和乾隆两朝的蠲免钱粮达到顶峰,各州府县遇有水旱灾害,皇帝往往大笔一批,免去当年或数年钱粮。灾后减免赋税,不只是为了显示皇帝开恩,更有其他现实考虑。古代交通不便,救灾成本很高,与其朝廷从各地调集资源救灾,不如让灾后百姓休养生息。免税之后,百姓更有动力开垦耕作,提高粮食产量——救灾款项不经过官员之手,就少了一道消耗。古代中央政府比地方政府有动力减税。原因很简单,地方官员吃皇粮,是职业经理人,他们也要谋取在任时的短期利益。大灾之后,地方财政本来就困难,再减税的话,官员如何中饱私囊?相比而言,中央政府(皇帝)的利益较为长远。他们要考虑税收的长期伤害性。太平无事时,税收尤有痛感,在人民罹灾的惨痛之时,税收还照收不误,岂不让人心寒?因此只要现实允许,蠲免钱粮都是古代皇帝的明智选择。现代社会,这样的道理其实并没有改变。税收是汲取性质的,官多取一分,则民少留一分。企业受灾之后,如果还要承担税赋,无异于雪上加霜。因此我主张,将来对受灾严重的地区,可以考虑普遍性的税收减免。一县遭遇水灾洪涝,则全县大幅减税;一市地震损失惨重,全年或几年免税。税务局直接减免就好,纳税人不需要搞什么繁琐的登记申报和批准。为什么我强调普遍性的减免税,而不是针对个别受灾损失者呢?有两个方面的考虑。第一,税收有激励作用,如果受灾损失越严重,越能获得优惠,这会消解民众的抗灾意志。基于同样的道理,我反对有些人提出“对受灾者进行经济补偿”的意见,这样的政策等于告诉民众,不用买灾害保险,也不用抢险救灾,损失越大,补贴越多,这成何道理?第二,针对个别损失者减税,有不公道之处。现代自然灾害造成损失最大的是工厂企业,它们获得减税,这固然是好的;但相比而言,个体工商业者和农民才是最孤弱无助,需要抚慰帮助的。对整个灾区进行税收减免,可确保覆盖到每个纳税人头上。按照地区进行普遍性免税,还有个好处:容易形成税收洼地,吸引外地资本进入。免税时间越长(比如一年两年),效应越明显。灾后地区有税收优惠,只要人来货来,都是最好的支援建设。灾后减免税收,幅度要大,程序要简单。地方税范畴内,地方税可自行决定;国税方面,地方可以申请减免,国家部门也可以根据灾情做决定。至于减免税收形成的财政空缺,则以延缓和转移进行过渡。政府减收同时更要减支。大灾之后,减少奢靡,崇尚简朴,楼堂馆所的建设可以暂停,一些福利措施则要减去,尽量与民休息,让经济恢复。在现代自然灾害面前,古老的政治美德从不过时。
觉得好看?转发朋友圈
或者点在看↓↓ 表示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给遭受洪灾的城市减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