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步生莲》· 第二十四章 03

新来的仙友,记得点上面的蓝字关注我哦~
阅读本文全部更新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第二十四章 03直到被国师送到洞口,昭曦还有些不真实之感,他本已做好了准备,将会同这巧诈机变而又城府极深的青年再交锋数个来回,不想这事竟这样就了结了。他在洞口停了停,国师垂目看了眼他手中握着的那份地图。那是国师方才亲手呈递给他的灵泉地图。国师微咳,跟着连宋称呼他为尊者:“尊者可是看不大懂这份地图?”他惭愧道,“贫道画得是简略了些,”又热心道,“要么贫道亲自领尊者前去罢!”
昭曦抬手止住了国师,转身面向洞中,看到青年仍保持着方才的坐姿,垂眼不知在想着什么,微光之下,那表情竟似冬季湖面的薄冰,寒冷,坚硬,本质却很脆弱似的。昭曦一时有些恍惚,他突然想起了曾在轮回中所见的连三。
那一夜是凡世的上元节,远处有热闹灯市,他所在之处是一个寂寞孤塘。他是一尾鲤鱼。连三是在后半夜出现在荷塘边的,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位可人的青衣少女。
那少女娇声抱怨:“青鹤明明说上元节时凡界做灯会,必然会展示那种极美的冰灯,可我们已去了五处凡世,都没见着那种灯,殿下,是青鹤在胡说还是我们走错路了呀?”
少年答非所问:“的确,已走了五处了,你不累?”
少女嘟嘴:“是有些累,可我就是想看那种灯嘛~”
少年瞥了一眼身旁的孤塘,忽地抬了抬手中玄扇,池水一震,一只凤凰蓦地破水而出。那凤竟是以池水结成,内中嵌了七彩明珠。水凤绕塘而翔,极是绮丽华美。少女惊喜地啊了一声,旋身化做一只青鸟,一鸟一凤相互追逐,在子时的夜空中嬉闹不休。
然不及少女尽兴,水凤突然化做一片急雨,飒飒坠入土中。青鸟可惜地叫了一声,重化为少女飘落在少年身旁,抱住少年的手臂撒娇:“殿下不愧为水神,做出的水凤真是有趣极了,可也太不禁耍了呀,殿下再化一只给我,我还没有玩够哪~”她大胆地将唇印在少年执扇的手背上,而后脸红地偏头看他,娇蛮又妩媚地小声央求,“好不好嘛殿下~”
少年微微垂眼:“再有趣也不过是个刹那就会消失的玩物,再化一只出来依然只能存于刹那,何必执着呢”
少女紧紧挨着他,爱娇地将脸贴住他的手臂,细声细气:“可知刹那也有长短,有长的刹那,也有短的刹那。”突然有些感伤似的,用脸蹭了蹭他的手背,轻声道:“就如我和殿下在一起,明知难以永恒,这一段缘分于殿下而言可能也只是刹那,但我也要抓住这刹那,还要想方设法让它长一些,因这刹那多长一尺,于我便多一尺的欢愉,多长一寸,于我便多一寸的欢愉。”她低头再次亲了亲他的手背,“即便你我之缘只有刹那,却也阻挡不了我对殿下的执着心,殿下可爱我这样吗?”
如此深情表白,又是出自如此一位貌美佳人,本应格外惹人动容,但少年却皱了皱眉头,片刻,他将手自少女怀中抽出,淡淡道:“明日便回你的朝阳谷吧,你不应该待在我身边了。”
少女愣住了:“殿、殿下,我、我是说错什么了吗?”方才还嫣红得仿似蔷薇花苞一般的一张脸忽地煞白:“才、才三个月……”她喃喃道,眼泪忽然落了下来,“他们说殿下无情,我本不信,殿下明明那样温柔,可今日为什么突然……”她试着去抓少年的手,泣不成声,“殿下你告诉我,若是我、我说错了或者做错了什么,我会改……”
少年并没有躲开,任由哭泣的少女拽住那素纱袍袖:“你不用改,你也没有错。”他的神态很平静,看着她时甚至很温和,“只是刹那二字于你而言有许多不同,于我却没什么不同,极为短暂的存在罢了,不能恒常,也毫无意义。”他递给了她一块拭泪的绢帕,是妥帖而又有风度的动作,但言辞却透着不自知的凉薄,“你坠入这梦幻泡影雾雨雷电之中太深了,却又不自知,我及早让你解脱,是为你好。”
昭曦紧握了一下右手,自回忆之中抽身。他有些疑惑为何已过去这许多年,此时回忆,少年那时候的言辞和神态竟悉数在耳历历在目。
他凝目洞内,借着白烛的光,仔细分辨连宋的面容,那曾经端庄而含着少许青涩的眉眼如今已全然长成,如诗如画,俊美夺目。年轻的水神,虽气质淡漠,但生得便是一副风流薄幸的模样,合该不将情字放在眼中,一晌贪欢后,所有的缠绵和柔情都风过无痕,自万花丛中趟过,翩翩然一叶不沾,这才该是他。他对成玉,怎会有什么真心呢。昭曦皱了皱眉。
国师见昭曦静立于洞口不进亦不退,低声提醒道:“尊者这是……”
昭曦回过神来,握着地图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却又退了回来,站在洞口向内道:“我曾经在轮回中见过你一次。”洞中的青年抬起头来,露出微讶的表情。
昭曦道:“你为了逗一只青鸟开心,在上元节的夜里陪着她去了五处不同的凡世,只为寻到那少女想要看到的一种冰灯。”他眉头微蹙,唇线抿直,“你不想同我谈起阿玉,认为她是一则题外话,却表现得又像是极喜欢她。但我还是想同你说一句,你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喜欢她。”像是问他又像是自问,“你待她好,甚至为了解开她的心结带她去冥司,同当年你为了让那只青鸟开心而带她来凡世,有什么不同呢?”
青年似乎被他问得怔住了,表情空白了一瞬,但很快便变得晦暗,像是江海之上,风雨欲来:“本君的私事,不劳尊者费心。”
这一回,却是昭曦不将青年的拒绝之语放在心上,两人的位置像是突然间打了个颠倒。昭曦淡淡道:“包括你为了尊上,答应我将永不再出现在阿玉面前这桩事。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觉得这是为了阿玉好,是让她没有机会去爱上一个神,防患于未然。”他不禁冷哼,“真是冷静理智又无私的想法,可这只能说明你的确没有那么喜欢她罢了。因真正喜欢一个人,很难那样冷静理智,也绝不会愿意与她一生不见,那太难了。”
昭曦停了停,冷然地、执着地、却又探究地注视着青年:“但我有些好奇,倘若她已经爱上了你,倘若这已经不是一件可以防患于未然的事,你会怎么办呢?以仙凡有别之名,劝她收回真心是吗?”他嘲讽地弯了弯嘴角,“毕竟你冷静理智,又很无私。”
青年紧紧抿着唇,半晌方道:“你自以为是够了吗?”
昭曦转移了目光,看向洞中明光未及处的阴影:“我是不是自以为是,你自当明白。”他静了一瞬,突然劝诱似地,“你还记得你那时候对那只青鸟说过什么吗?你说世间所有的刹那对你而言都没有意义。”
他重新将目光移向青年,像是想要说服他,“其实,阿玉的一生于你而言也不过只是刹那,所以你同她也是没有意义的,你说对吗?”
连宋笑了,俊美面容上一个隐含戾气的笑,使得那自来平静的一张脸显得有些扭曲,却又因此而含着许多生动,竟有一种暴虐的、肆意的美。此刻的他,同那游刃有余地逼迫昭曦做交易的他,同那厌倦地同昭曦说着本君已同尊者说了太多题外话的他,全然地不同。他敲了敲手指,面色冷酷而暴戾:“一再地提醒本君那只青鸟,尊者是想要告诉本君,因本君过去曾有过许多女人,所以根本不配喜欢成玉,也不堪为她良人,是吗?”
昭曦微怔,他本意并非如此,一时无法理解连三为何会想到此处去,然他扪心自问,发现他的确也是这样认为的,他巴不得有更多证据证明他的见解:连三并无真心,连三并非良配。
他静了片刻:“对,你没有资格喜欢她。所以及早从这梦幻泡影雾雨雷电之中抽身吧,”他认真地看了他好一会儿,“这也是你一意想要做到的,不是吗?”
即便站在洞外,国师也感到了洞中陡然而生的寒意,本以为是错觉,抬眼而望,蜡炬明明灭灭中,却见冰凌贴地而生,似一种优雅却冷酷的病菌,感染一切可触及之物。连那挣扎的烛火,也在瞬刹之内冻成了一柱冰焰,而在冰焰冷淡光芒下的连三一脸阴沉,神色中藏着他从未见过的怒意。
国师打了个哆嗦,匆忙之间拽住昭曦向后退了四五步:“殿下您冷静,这、这,”他灵机一动,一边推攘着昭曦向后退一边朝洞内胡说八道:“这眼看着要下雨了,月色将隐,我先领尊者去灵泉,否则待会儿找不着路。殿下今夜原本已耗费了许多法力精力,不如趁此时小憩片刻。”
那冰凌已蔓至洞口,裹覆住了就近的一株悬铃木,坚冰吞没了树干,树冠恐惧地在夜风中颤抖,昭曦深锁眉头,还要说话:“你……”被国师反手捂住了口。仗着人主初醒,法力和体力均未恢复,国师几乎是拦腰拖着昭曦向密林深处狂奔。
跑了一阵,看向后方,月光之下,只有洞口两株悬铃木被封冻住了,那冰凌没有再继续肆虐,国师松了口气。
国师虽然从前对季世子不是很客气,但自季世子复苏为人主,一想到眼前这人几十万高龄,且是人族之君,国师就忍不住对他尊敬有加。然此时此境,国师不禁也有些怨言了:“三殿下和郡主之事,贫道也算旁观了许久,”他叹了一声,“郡主可怜,三殿下却也是有苦衷,尊者又何必如此怪责殿下,还非要将殿下激怒到如此地步呢?”他语重心长,“尊者此时尚未恢复法力,而贫道同三殿下相比,法力堪称低微,倘若果真惹得殿下失控,最后如何了局?”最后他总结,“尊者就算对殿下有再多不满,且忍忍罢。”
昭曦闻言,转头看向国师:“我说错或做错什么了吗?”他抚了抚眉心,“我只是让他认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罢了。”
国师暂时将一个好道士的自我修养抛到了脑后,忍不住参与这个情感话题,叹息道:“可贫道以为,殿下是真心喜欢郡主的。”
昭曦淡淡道:“我没说他不喜欢,”他笑了一下,笑中透出凉意,“但若你果真同他相熟,就该知道,他的喜欢不值钱。至于真心,”他嘲讽地问,“依你的真知灼见,你觉得,你家殿下能对阿玉有几分真心?”
国师默了一默。他其实也看不懂这事。他想起冥司中成玉同连宋的拥抱,以及今日连宋为成玉的失态;可他也想起了那夜成玉知晓连宋身份后、来到他府中与连宋那场近似决裂的告别。
那一夜,成玉曾问连宋他是否曾为一名叫长依的女仙散了半身修为,来此凡世是否也是为长依,连宋均回答了是。彼时成玉伤心欲绝却强自忍耐的表情,国师到现在都还记得。
国师不懂情,不知道一个人若真心喜爱另一个人,是否能眼睁睁看着她伤心。因此好半晌,国师都没有说话。
见国师良久不语,昭曦自己回答了他方才提出的那个问题,他远望密林深处,淡淡道:“他对阿玉,大约有三分真心吧,不能更多了。”
将昭曦带至灵泉后,国师坐立不安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回洞中瞧瞧连三如何了。
甫至洞口,朦胧月辉之下,见两株悬铃木树干上的坚冰皆已化去,两树相依相伴地发着抖,似对半个时辰前那场突如其来的劫难心有余悸。
还能抖得如此生动,说明还挺生机勃勃的,国师心下稍安。朝洞中探身,见一片漆黑,他心里忽又有些没底,咳了一声,未听到什么回应,他犹豫了片刻,燃起了火折子。
火光覆开,国师愣了一下。连宋仍坐在原来的位置,右手扶着额头撑在玉椅的扶臂上,微微闭着眼,寂然而平静的模样,倒的确像是在小憩。然周遭一切却像是刚经历了一场雷电过境,烛台倾倒,玉桌碎裂,壶杯四散,那座寒冰床更是化做了齑粉。
洞顶之上竟似在落雨,雨声滴答,打在国师脸上,有一种化冰的冷。国师拢着火光看向洞顶,的确是冰凌化冰。国师禁不住走近了几步,再瞧连三,才发现他衣衫皆湿。
未再感受到水神那带着强烈威压的怒气,国师也不再觉着紧张心慌了,一腔惊讶满腹疑虑接踵而至,他试探着唤了一声,“殿下,”问道:“您这是怎么了?”
国师毕竟伺候过先帝那么些年,察言观色是把好手,决意若是连宋毫无反应,他就给他做个避雨的结界然后默然退出,如此也算周到了。他数了十五下,正欲捏印造界,却听连三突然开口:“我在想,他说的或许是真的。”
国师捏印的手势停住了。这个“他”自然指的是昭曦,可昭曦今日说了太多话,三殿下他是觉得昭曦说的哪一部分有道理?国师踌躇了一下,问道:“殿下指的是……”
连三没有睁开眼睛,仍撑着额,所以看起来像是梦语,可他的声音却十分清醒:“当年九天之上有位仙子叫做长依,爱上了我二哥。但长依乃妖族,以妖身成仙,所以同我二哥断无可能。可即便知道两人没有将来,她也一定要待在我二哥身边。我有时候会想,这有什么意义呢。”
国师虽不懂男女之情,但也知人之常情,思索了片刻,回道:“大约时常能见到二殿下,对于这位长依仙子,便是一种意义吧。”
便听到连三突兀地笑了一声,“是了。”他说,半晌,他继续道,“我是很想她,却也能忍住不见她。所以我可能真的没有那么喜欢她。”
国师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弄明白了三殿下的意思。“她”指的是成玉。他说的是成玉。
国师一时不知该回什么,火折子眼看要烧尽,他将倒在地上的烛台扶了起来,重新点燃了烛焰。这倒霉的白烛今夜三番四次遭劫,此时即便饮火而燃,得以残喘,也气息奄奄,仿佛立刻又要熄灭了似的。
那脆弱的模样,有些像连宋和成玉的姻缘。
国师突然想起了那夜成玉自他府中离去的背影。天上一轮荒寒的月,她打着他借给她的夜雪漫江浦灯笼,明明穿着厚实的狐裘披风,背影看上去却依然纤细,有些摇摇欲坠的况味。与她一道离去的只有伴她而生的、那同样纤细萧瑟的她的影子。雪光灯影,皆是孤寂,雪地上留下了一串细小的脚印。
国师一直记得那时自己的心情,他觉得那样的成玉有些可怜。今日听到三殿下说他可能真的没有那么喜欢她。当日对成玉的那种心情再次漫卷心头,善良的国师再次觉得,那倾城丽色却单薄纤细的女孩子,是有些可怜的。
– 未完待续 -七姐唠嗑:步生莲连载到此,大约三十三万字。感谢大家这几个月的陪伴,我讲故事,大家听,有时候彼此还能你来我往地交流一下,很有趣,是一段让人很享受的经历,带给我很多快乐。在此停更,对大家很抱歉,主要是因为我没有存稿了,而目前在忙一些别的事暂时没办法写,但忙完手边的事我会立刻为步生莲的凡世卷结尾的,知道有这么多读者在等,我不会,也不敢不上心,所以请大家放心。步生莲是三生系列的第三部书,是一个体量很大的故事,我预计会写到七八十万字,主要分为两个部分:凡世卷和八荒卷。凡世卷还有约六七万字结尾,整个凡世卷会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我希望在今年下半年使它成书,能和大家见面。另外,因为这么多年来读者一直反映,说枕上书停在“滚滚我是你父君“这个地方很不人道,希望能有一些番外,我计划了一下,觉得可以在步生莲的凡世卷成书里,增添几个枕上书的番外,以满足大家的心愿。按道理枕上书的番外的确应该放在枕上书的成书中,但是因为这次枕上书再版上市之前我太忙了,拿不出时间来写番外,所以只能将这个遗憾留在步生莲凡世卷弥补,因为步生莲凡世卷应该是我最快会出版的书,希望大家能理解。步生莲的八荒卷,如果没有意外,我希望在2021年内成书,使它能和大家见面。目前对于步生莲我大概就是这么个安排,书的咨讯消息会第一时间发布在公众号,请大家关注。最后,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今年的新春是一个不太平的新春,希望大家都能保重身体,爱你们,我们成书时再见!前文回顾:? 序章 ? 第一章 ? 第二章01? 第二章02 ? 第三章01 ? 第三章02? 第四章01 ? 第四章02 ? 第五章01? 第五章02 ? 第六章01 ? 第六章02? 第七章01 ? 第七章02 ? 第八章01? 第八章02 ? 第九章 ? 第十章01? 第十章02 ? 第十一章01 ? 第十一章02? 第十二章01 ? 第十二章02 ? 第十三章01? 第十三章02 ? 第十三章03 ? 第十四章01? 第十四章02 ? 第十四章03 ? 第十五章01? 第十五章02 ? 第十五章03 ? 第十六章01? 第十六章02 ? 第十六章03 ? 第十七章01? 第十七章02 ? 第十七章03 ? 第十八章01? 第十八章02 ? 第十九章01 ? 第十九章02? 第二十章01 ? 第二十章02 ? 第二十章03 ? 第二十章04 ? 第二十一章01? 第二十一章02 ? 第二十二章01? 第二十二章02 ? 第二十三章01? 第二十三章02 ? 第二十三章03? 第二十四章01 ? 第二十四章02阅读本文全部更新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本微信内容所有权归唐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欢迎分享至朋友圈欢迎扫码关注唐七公子三生三世乐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三生三世步生莲》· 第二十四章 03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