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晒晒‖篱笆墙的影子

“世人争出名,唯恐沙洲冷。
物欲遮晓日,飞鸟入花丛。”
——题记
听说丹凤女作家贺新峰的第三部长篇小说《抱着火鸡宝宝去乞讨》,已经通过了省上文化部门的审核,肯定,即将出版。这是一本怎样的书,写了作者怎样的传奇经历?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一行三人去了贺家村。
一团白云簇拥着我们走过了一片青青的杏林,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
视线里,一间茅屋,一块包谷地,一个女人弯腰正在给玉米浇水。
在这个安静的村落,她就像是一朵喇叭花,耀眼的开着。
当她抬起头来给我们打招呼时,我看到她清秀的脸上有一双善良的眼睛,听到了她婉转的乡音。
她就是贺新峰。在热爱文学的人的心中,她能带病长期坚持写作,出版两部长篇小说《困惑》和《饥荒》,是很了不起的。
初夏,地里的包谷苗子,已经一筷子高了。她很细心地把双苗处,挖一苗,移植到空白地带。浇水,然后用?头盖上土保墒。丹凤晒晒问她,“辛苦下来,一年能挣多少?”
“大概是五百元吧。”
她说她一辈子爱种庄稼,觉得和庄稼在一起,自己就快乐。心里有啥烦心事,和土壤说说,就得到了莫大的释放。庄稼是亲人般的温暖,你给它付出,它就给你回报,讲良心,不像世人,翻脸不认人。
“这倒是。”同行的文友张小莲哈哈大笑起来。
“土里刨食养活不了人啊。你没别的打算?”丹凤美丽社的老板贺琳纳问。
“哦。我这地里没上肥料,也买不起。全部是鸡粪。玉米,小麦全部是有机的。去年我住院时,就认识了一个病友,要吃有机玉米这成了有机肥玉米榛子。那样,价钱能贵一点。要是我学会网上卖就好了。”
“你懂电脑,去哪个电脑行干些啥,都比种地强。”
“放下锄头,自己可能啥也干不了。”贺新峰笑笑地说。
贺新峰在那个千疮百孔的鸡圈里养火鸡——一种舶来品家禽。她的日常生活就和火鸡,土地,一只大黄狗在一起。
最多时,她养了20多只。在这个独立的王国里,她就是鸡司令。因为她是单身,享受不到国家的许多优惠政策,整个鸡场无水无电,过着近乎原始般的生活。十几年来,火鸡们蜷缩在屋檐下,或者孤独地行走在玉米地里,唱着落寞的歌。鸡有时候饥一顿,饱一顿,她不忍心看着自己精心喂养的鸡挨饿,就推着老式自行车四处借粮,寻找青饲料——那些碎菜叶,树叶,或者是饭店的剩菜等,就成了奢侈的营养源。
在这个现代化气息的村子里,贺新峰是唯一一个每天背着背篓给火鸡们背吃背喝的人。那些陪伴着她岁月的火鸡,本以为能给自己带来经济效益,结果,却因这样那样的原因,相继死去。在去年冬季,仅剩的一只最大的种鸡,也因为村里孩子不懂事,被偷走了……
她的眸子里,星星沉下去了,黎明并未到来。在现实与梦想面前,究竟该如何抉择?有时候,贺新峰在篱笆墙前徘徊着,她找不到了回家的路。
劳作之余,贺新峰最大的爱好就是写作。
无论白天多么劳累,放下锄头,她就趴在床头写作。她的手稿堆了一尺多高,然后,又用电脑打出来,送到相关部门,等待审核。
在那一布袋的草稿里,有她的人生经历和体验。把自己的生活故事呈现出来,把她在人世间的苦愁哀乐写出来,为的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坚持。她像一只蚕,不停地吐着思维的丝,为了抵御人世的冰冷,她躲在了自己的茧里。这个茧,是她自己的童话屋。
贺新峰的自传体长篇小说“抱着火鸡宝宝去乞讨”,有的领导说写得好。省作协某人打电话说,快出版了。她相信这些大人物说的话。这些鼓励,时不时地温暖着她一颗脆弱,敏感的心。
在丹凤文学界,不理解她的人说贺新峰是疯子,是二杆子。
她淡淡一笑。
在孤独的篱笆墙前,她怅望着文学的圣石。是写作点亮了她生活的蜡烛。她照过相,经过商,最终都失败了。她命里有一块黄连在煮沸,也有一团火在燃烧。当苦难越来越接近真实,她反而更加坦然。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在红尘里,我们都是这样的俗气,漠然,在淡淡的岁月里,孤独着自己的车痕。对着那些渴望,摊开自己的一米阳光,足够。
丹凤晒晒:陕西商洛人,70后,网络写手
丹凤万湾虎山粉条,商洛人舌尖上的美食
地址:丹凤棣花万湾
电话:13992450905
文学顾问:孙见喜 木 南 东 篱 远 洲
主编:丹凤晒晒
责编:方子蝶 张芬哲 白月光 曹苌茳
校对:邻家小妹
自媒体支持:
大 乾 州 无言年华
温暖相见 家在商洛
新新文学 淮安文学坊
力荐阅读 松风阁语
投稿:(附个人简介及图片一张)原创,首发3071085012@qq.com 或者15591980848(微信)
稿费:即赞赏(10元以下不予发放)
作者往期作品阅读:
丹凤晒晒‖丹凤晒晒那些三毛钱的塞牙缝的事
丹凤晒晒‖一身醋味
丹凤晒晒‖那山,那人,那狗
丹凤晒晒‖六指姑娘
丹凤晒晒‖走,看泥腿子美女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