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游诗界 || 网络现代汉诗选粹(2021第2期)

吕游诗界
(总第383期)
网络现代汉诗选粹(2021第2期)本期诗人:程维|里所|薄小凉|鹤轩|叶德庆|周健|张志|淋升|三坛子|

听风记|| 程维
风声,你可以听一下那风声
它撕扯着什么,要把撕碎,带到很远
你听那风声,它一意孤行,根本不把谁
放在眼里,它呜鸣着,长啸着
像愤怒而傲慢的神,我听出它在转身
大幅度的,衣襟擦过大楼,像刀片
它锋利,切割而过,你看不见刀痕
它横冲直撞,快捷如光影,穿越许多物体
都不显露伤口,只抛下声音,像复仇
我坐在下午两点钟的客厅
感到有一种看不见之物,比视觉更强悍
11月28日黄昏|| 里所
夕阳藏在一片
巨型白云里
像一个发光的鸟头
拖着整个天空
向南飞过雪原
一头扎进阴山
生出黑夜黑石黑树
以及
天上的圆月——
一枚未孵化的
鸟蛋
2020.11.29
爱|| 薄小凉
爱是什么,三个字:离不开
哪怕厌恶。憎恨。要么就爱
不爱就死。半辈子的光阴都在打闹中度过
一边流泪一边做饭
你让我越来越像我的妈妈
关于简介|| 鹤轩
我写痛风,有好友给我提供
痛风药物或偏方
我写盲人,有人转发时说:
可惜了,鹤轩眼睛那么大
居然看不见
想说的是,我不痛风
也不哑不瞎不聋
只因为看到听到一些事
常感到无语和无能为力
所以想成为瞎子,聋子,哑巴
2021.1.30
声音|| 叶德庆
伸懒腰的时候除了骨头咯咯地响
床也在嘎嘎地响
晒太阳的时候
竹椅上铺着一块旧棉垫
依然吱吜吱吜地响
仰望屋顶,有人捡瓦
咯噔一声,红瓦落槽的声音
收拾碗筷的声音,是烟火的声音
噼哩啪啦,声音中有香味
从饥肠辘辘到一声饱嗝
雨水还远。
一队蝼蚁在搬家
人类没有听见他们的号子声
天空有雁,云低时雁过留声
呱呱,呱呱
不知道人过留名是什么声音
有没有人听见过一粒尘埃的声音
我用什么来表述春天的模样|| 周健
春天的芽,象小针
一点点从我的心底冒出尖来
我却不知用什么
来复述春天的样子
用风吗
越来越调皮的嘴唇
把风筝的愿望一点点拔高
用花朵吗,灿烂的山河
一万只杯盏溢满芬芳
和粼粼的银光
用耕牛行吗,鞭子啪啪作响
古铜色的铃铛响彻山谷和林间小道
一首首民谚在哞声里,流淌着
汗水和诗经里的复调
用春燕行吗,一次次
用尾巴为春天剪彩
一次次用闪动的羽翼
为春天的树枝点笞
用诗歌吗,我荒芜的胸口
缺乏绚丽的修辞和辽阔的内心
一首首颂辞被我写废
词语罗列,构成
我生命里速朽的繁荣
还是用劳动吧,磨亮的锄头
被荆棘刺伤的勋章,用
一片片磨厚的老茧
用疼痛的关节、压弯的背脊
用我粗糙的文笔
一遍遍复述内心的咏叹
这薄如春风下,花瓣一样
薄薄的收获,我都接受
2021.2.22
一个癌症患者|| 张志
早晨,一个癌症患者围着房屋边奔跑
边吼《东方红太阳升》。早餐后,他带着
儿子侄儿满乡村路闲游,时不时
蹲下和小狗说说话,问问小草
癌症患者带着孩子们满田地疯跑,他们要
寻找春天
癌症患者在步行上班签到的路上
边走边用普通话说着一路上的宣传语广告牌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群众不脱贫,干部不离村”
“美梦家装就到梦达”,“未来之星从学前开始”
“初味早餐,辣鸡粉、大排粉、蹄花粉、肉沫粉”
……
一路上,路人投来异样的目光。癌症患者
仍就我行我素,有滋有味
孟秋的夜|| 淋升
从凌晨四点的清凉中醒来
我的梦被孟秋割成两半
一半躺在往昔三十余年的记忆里
一半行走在未知世界的光阴中
我像一粒微尘
游走于前尘与后世
卑微的一生没什么祈求,惟愿
我落下的地方都有光
有光的地方就有善良的人
善良的人正擘画一个丰收的秋天
早春笔记|| 三坛子
过雨水。成群的鸟雀飞来
一只小鸟撑一蓬小花伞
中途降落或折返
飞行出的风光现出早春。灿若早春
……明知季节周而复始,人心却颇觉欣慰
万物复苏,万物都不媚俗
尚未花红柳绿。百鸟皆有朝凤意。谁在洗手?
两个男人开始讨论的女人
一个叫梅。一个叫桃的
仿若流水。济世般
一相遇
就爱
2021.2.20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吕游诗界》微信公众号所推内容均已经作者同意。感谢源自网络图片作者。对本公众号图片使用如有异议,我们将随时纠正。
文稿校对:王连宗
特约编辑:闫维生
压题图片:源自网络
投稿邮箱:zhongguo1970@126.com
微信联系:wansuishige(吕游)
沧州诗社欢迎个人投稿和团队投稿。个人投稿,请发诗歌10-15首(总计200行以内为宜),附个人简介和1-3张照片(头像、生活照均可),也可以随诗歌发来对作者诗歌的评论一篇(2000字以内为宜);团体投稿以微信群和各类诗社投稿,每一次10-20人为宜,每人1-2首诗歌(附100字以内简介),可随发诗社或者团体诗歌评论。期待您的到来!
【请点击关注】

赞 (0)